李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典
捕虜将军
國家 曹魏
時代 東漢末
主君 曹操
曼成
封爵 都亭侯
籍貫 兗州山陽郡鉅野縣人
出生
逝世
諡號 愍侯

李典(?-?),字曼成兗州山陽郡鉅野縣人,是东汉末年曹魏的重要将领。李典為將頗有儒風,好學問,博覽群書,不與諸將爭功,敬賢士大夫,軍中稱其為長者。魏文帝曹丕稱帝後,追封谥曰愍侯

生平[编辑]

易任從命[编辑]

李典早期和從父李乾追隨曹操襲擊黃巾賊,破黃巾於壽張。又參與征討袁術、攻打徐州等戰役。李乾拒絕呂布別駕薛蘭、治中李封招降,而遭到殺害。李乾子李典整領其兵,破薛蘭、李封等,後去世,封李典為潁陰令,中郎將,後遷離狐太守。

沉謀研慮[编辑]

官渡之戰間李典率領自己的宗族部曲為曹操提供軍資。袁紹被擊敗後,升為裨將軍。曹操攻擊袁尚袁譚時李典與程昱負責押運糧草。袁尚部下高蕃屯兵河上斷曹軍用水路運糧,曹操曾對李典、程昱說:“若船不能通過,則轉到陸路。”[1]李典與眾將商討,認為:“高蕃部下少甲冑而占水路,有鬆懈的心態,將其擊敗必能克制。軍隊不能擅自行動,但如若對國家有利,自己應拿下決定,迅速把對方攻下。”[2]程昱也認為是這樣,遂與李典渡河將其擊敗,水路因此通行。建安九年(204年),參與圍城。建安十年(205年),與樂進高幹壺關。建安十一年(206年),擊管承長廣。封為捕虜將軍都亭侯

明察計識[编辑]

建安七年(202年),劉表使劉備博望,夏侯惇奉曹操命抗敵,李典跟隨。劉備見夏侯惇軍到,忽然燒營退兵,夏侯惇領兵追擊。李典對夏侯惇說:“賊無故撤退,恐怕必有埋伏。南道路狹窄,草木茂盛,不可以追擊。”[3]夏侯惇不聽,與于禁追擊,留李典守營。夏侯惇果然中了劉備伏擊,李典出兵救援,劉備便撤退。

謙厚敬賢[编辑]

李典部曲宗族有三千多餘家,居住在乘氏縣,自己請願遷徙到魏郡。曹操笑著說:“卿仰慕耿純而學他嗎?”李典謝過後說:“李典駑下怯弱,功勞低微,而俸祿和獲得的太厚,應該全宗族效力;加上征伐未停止,應當到京郊以內,可牽制四方,並非效仿耿純。”遂即遷徙部曲的宗族萬三千多人到鄴城居住。曹操為他嘉獎,任命李典為破虜將軍[4]

義忘私隙[编辑]

建安十四年(209年),李典與張遼樂進駐守合肥。建安二十年(215年),張遼、李典、樂進屯於合肥,孫權率眾包圍合肥,張遼奉命出戰。樂進、李典、張遼平時素有不睦,張遼怕他們不服從命令,李典毅然決然地說:“這是國家大事,願聽將軍的計策是如何的,我怎麽會因為私嫌而忘卻國家公事呢!”遂李典不計私嫌與張遼共破孫權,破解合肥之危,增邑百戶,並前三百戶[5]

貴尚儒雅[编辑]

《三国志》记载李典好學問,儒雅而不與其它將領爭功。尊重有學識的學士,儒雅之風無人能及,軍中都稱其為長者。去世时年仅三十六岁(古人论虚岁则实为35岁),李典之子李祯承嗣都亭侯。曹丕代汉称帝后,追念李典在合肥之战的功绩,諡为愍侯,追加李祯食邑百户,另外又以百户封了李典的另外一个儿子为关内侯。

三國演義[编辑]

三國演義中,李典與樂進在第五回同時響應曹操的號召,前來投歸。基本與史實相同,但在合肥之戰與史實不相同。張遼,樂進,李典三人在合肥守城,孫權率軍攻打。曹操派人送“賊來乃發”四字的木匣到合肥給三人,如果孫權十萬大軍來就打開。張遼打開一看,裡面寫著:“如果孫權將至,張遼將軍、李典將軍出戰,樂進將軍守城”。張遼將紙條給李典,樂進觀看,張遼打算出戰,但樂進見素與張遼不睦的李典默然不語,便對張遼說:“敵眾我寡,難以迎敵,應該堅守。”張遼見此并感慨二人不顧公事打算獨自出戰,李典頓時慷慨說道:“怎麽會因為私事而忘卻公事,願聽從指揮。”樂進也附應。張遼大喜,經過商議後,李典埋伏在小師橋旁的草叢,等中軍的孫權軍隊緩過小師橋後拆橋,令後軍部隊不能過橋,孫權也不能撤退。至於樂進的軍隊故意上前與前軍的甘寧進行交戰,并詐敗逃脫,引導甘寧部隊追殺他。張遼便等待到孫權來後,而李典拆橋過後,李典帶領軍隊匯合張遼、樂進二人,合擊孫權,最後大敗孫權軍。

評價[编辑]

  • 陳壽:李典貴尚儒雅,義忘私隙,美矣。
  • 曹丕:合肥之役,遼、典以步卒八百,破賊十萬,自古用兵,未之有也。使賊至今奪氣,可謂國之爪牙矣。
  • 三國志:典好學問,貴儒雅,不與諸將爭功。敬賢士大夫,恂恂若不及,軍中稱其長者。
  • 魏書:典少好學,不樂兵事,乃就師讀春秋左氏傳,博觀群書。太祖善之,故試以治民之政。

家庭[编辑]

從父[编辑]

[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註釋[编辑]

  1. ^ 太祖敕典、昱:“若船不得過,下從陸道。”
  2. ^ 典與諸將議曰:“蕃軍少甲而恃水,有懈怠之心,擊之必克。軍不內禦;苟利國家,專之可也,宜亟擊之。”
  3. ^ 典曰:“賊無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狹窄,草木深,不可追也。”
  4. ^ 典宗族部曲三千餘家,居乘氏,自請願徙詣魏郡。太祖笑曰:“卿欲慕耿純邪?”典謝曰:“典駑怯功微,而爵寵過厚,誠宜舉宗陳力;加以征伐未息,宜實郊遂之內,以制四方,非慕純也。”遂徙部曲宗族萬三千餘口居鄴。太祖嘉之,遷破虜將軍。
  5. ^ 與張遼、樂進屯合肥,孫權率眾圍之,遼欲奉教出戰。進、典、遼皆素不睦,遼恐其不從,典慨然曰:“此國家大事,顧君計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義乎!”乃率眾與遼破走權。增邑百戶,並前三百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