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姜維
曹魏:中郎參天水郡軍事;蜀漢倉曹加奉义将军→中監軍征西將軍→右监军辅汉将军→司馬→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衛將軍尚書事→假節加督國內外軍事大將軍後將軍行大將軍事→大將軍
姜维
姜維畫像
大將軍
國家 曹魏→蜀漢→曹魏
時代 東漢末年→曹魏→蜀漢→曹魏
主君 曹操→曹丕劉禪曹奐
伯約
幼騏
官職 加督國內外軍事
封爵 當陽亭侯平襄
籍貫 凉州天水郡冀县(今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
本籍 涼州天水郡冀縣
出生 202年
逝世 264年(62歲)
蜀漢成都
墓葬 姜維墓

姜维(202年-264年),伯約涼州天水郡冀縣(今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人。三國時期蜀漢著名軍事家。原为曹魏天水中郎將,後降蜀漢,深受諸葛亮器重。諸葛亮死後,姜維先後11次伐魏。其後,司馬昭滅蜀漢,姜維在劍閣防守鍾會鄧艾行險自陰平小徑攻入蜀中,蜀漢後主劉禪降魏。姜維打算利用鍾會野心復國,而降鍾會。但因事敗,死於亂軍之中,享壽六十二歲。

生平[编辑]

歸漢降蜀[编辑]

父親姜冏是天水郡守的佐官,曾任郡功曹,早年於叛亂中,戰死沙場。姜維與母親相依為命,喜歡漢朝學者鄭玄學說。時常結交一些豪傑,心中有大志。初為曹魏中郎[1],參天水郡軍事。[2]建兴六年(228年)诸葛亮出兵祁山,姜維及功曹梁绪主簿尹赏、主记梁虔等正与天水太守马遵同行,马遵听到漢军将至,而诸县响应,怀疑姜維等人皆有异心,遂連夜逃走。姜維等人察觉马遵已逃走,想回去,但城门已关闭。去冀城,也被拒門外,遂跟隨諸葛亮。

忠思明事[编辑]

諸葛亮徵辟姜維為倉曹掾,加奉义将军,封當陽亭侯,時年27岁。诸葛亮曾與張裔蔣琬書稱:『姜維忠勤時事,思慮精密,考察他所擁有之才能,李邵馬良都比不上。此人,乃涼州之上等人才。』又說:『姜維在軍事上很有見解,既有膽色、明義理,深解兵法意理。此人心存漢室,才能兼備於人,須先敎他操練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將軍事全敎給他,當帶他進宮,覲見天子。』後來,姜維遷為中監軍、征西將軍。

明斷不周[编辑]

234年,诸葛亮死于五丈原后,姜維返回成都,為右监军、辅汉将军,统率诸军,进封平襄侯。238年,隨大將軍蔣琬(諸葛亮後繼者)遷往漢中蔣琬不久升為大司馬,便以姜維為司馬,數次率偏軍西入。243年,升為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247年,升衛將軍,與大將軍費禕共同行使尚書事權。是年,汶山平康蠻人反叛,姜維率眾討伐平定。出在隴西南安金城邊界,與魏國前將軍郭淮右將軍夏侯霸等於洮西交戰。249年,劉禪授姜維假節,姜維出兵西平,沒有什麼重大戰果就撤兵。姜維每次想大舉出兵,費禕常不依從,限制給他不超過一萬名士兵,因此沒有重大斬獲。[3]

主持北伐[编辑]

253年春,費禕被降將郭脩刺殺而亡。三月,吳太傅諸葛恪再次興師攻魏,發兵20萬進攻淮南。姜維率數萬人出石營(今甘肅省西和縣西北),經董亭(今甘肅省天水市西南),包圍南安雍州刺史陳泰率軍解圍,進至洛門(即洛門聚,今甘肅甘谷西),姜維糧盡退還。

254年,姜維加督國內外軍事。二月,魏中書令李豐皇后之父光祿大夫張緝等密謀廢易大臣,欲以太常夏侯玄代替司馬師為大將軍。事泄,司馬師殺李豐、夏侯玄等,廢張皇后,魏國一時陷於混亂。魏狄道長李簡密向蜀漢請降。六月,姜維復出隴西攻魏,李簡獻城降,占據狄道(今甘肅臨洮)。十月,姜維率軍進圍襄武(魏隴西郡治,今甘肅隴西南),與魏將徐質交鋒,斬其首級,魏軍戰敗撤退。蜀漢前軍蕩寇將軍張嶷戰死。姜維乘勝進擊,拔河關(今甘肅臨夏西北)、臨洮(今甘肅岷縣狄道)三縣民回蜀漢。

255年七月,姜維乘魏大將軍司馬師病亡之際,又與車騎將軍夏侯霸、征西大將軍張翼等數萬人攻魏。八月,到達枹罕(今甘肅臨夏東北),遂向狄道進軍。魏征西將軍陳泰命雍州刺史王經率所部進駐狄道,待他率主力自陳倉(今陝西寶雞東)到達後,再鉗擊蜀漢軍。王經不俟陳泰軍至即擅擊蜀漢軍,姜維率軍先後故關(今甘肅臨洮北)、洮西大破王經,王經部下死者數萬人。王經退保狄道,姜維乘勝進圍。魏大將軍司馬昭命長水校尉鄧艾出任安西將軍,與陳泰進兵解圍,並遣太尉司馬孚為後援。陳泰與鄧艾軍會合後,分三路進至隴西,避開蜀軍,出其不意地繞過高城嶺(今甘肅渭源西北),進至狄道東南山上,燃火擊鼓與城內聯絡,守軍見援軍至,士氣大振。姜維即督軍沿山進攻,被魏軍擊退。這時陳泰揚言截斷蜀軍退路,姜維遂於九月二十五日退卻,駐鐘題(今甘肅臨洮南)。

256年正月,姜維在駐地就遷為大將軍。六月,姜維與鎮西大將軍胡濟約期於上邽(今甘肅天水)會合。七月,姜維率先出兵祁山,聞鄧艾有備,乃改從董亭(今甘肅武山南)攻南安(今甘肅隴西東南)。鄧艾軍搶佔武城山(今甘肅武山西南)據險拒守。姜維見地利已失,強攻難克,乃夜渡渭水東進,沿山進取上邽。兩軍戰胡濟失期未至。蜀漢軍為鄧艾所破于段谷(今甘肅天水西南)。士卒潰散,死傷甚眾。百姓因此埋怨姜維,而隴山以西遺亦騷動不安寧。姜維謝過引疚負責,自求削貶為後將軍,行大將軍事。

257年五月,魏征東大將軍諸葛誕聯合東吳在淮南起兵反司馬昭。司馬昭分調關中兵東下討伐諸葛誕。姜維欲乘機攻向秦川(渭水流域),於十二月率兵數萬出駱谷(今陝西周至西南),到達沈嶺(今陝西周至南)。當時,魏在長城(今陝西周至南)積存大量軍糧,且防守薄弱。聞姜維至,眾皆惶懼。魏征西將軍司馬望和安西將軍鄧艾恐姜維襲奪長城,立即合軍據守。姜維軍進至芒水(今陝西周至黑水),依山為營。司馬望、鄧艾依傍渭水堅守築寨。姜維多次挑戰,司馬望、鄧艾不于回應。

258年三、四月間,姜維聽聞諸葛誕被破失敗,乃退還成都。復再被拜為大將軍。[4]

262年十月,姜維起兵再度攻魏,攻入洮陽境。魏征西將軍鄧艾率兵迎戰。鄧艾抓住姜維懸師遠征,戰線長,給養困難,難以持久的弱點。搶佔有利地勢,在洮陽以東侯和(今卓尼東北)設陣,以逸待勞,阻擊蜀軍,雙方激戰後,魏軍發起反擊,蜀軍大敗,損失嚴重。姜維連年出兵,沒有立下功績,而宦官黃皓與右大將軍閻宇協比,姜維只得藉口屯田,退往沓中(今甘肅舟曲西北),實際上是遠離成都以避禍。

景耀六年(263年),魏國將領鍾會關中練兵,姜維上表後主:「聽聞鐘會治兵關中,欲規畫進一步拓取土地之意,宜一併派遺張翼、廖化督率各軍,分別護陽安關口、陰平橋頭,以防患於未然」。黃皓徵求鬼巫信息,謂敵人終究不會自來,稟告後主有其事,而群臣不知所以。及後魏大都督司馬昭兵分三路大舉進伐蜀漢:鎮西將軍鍾會領十餘萬大軍,將兵向駱谷,南征漢中;征西將軍鄧艾領隴右軍三萬攻入沓中,牽制姜維;雍州刺史諸葛緒領兵三萬至陰平橋頭,阻止姜維回救蜀中。姜維立刻率軍由沓中南撤,遺右車騎將軍廖化往沓中為援軍,左車騎將軍張翼、輔國大將軍董厥等往陽安關口以為諸圍外相助。姜維奮力擺脫鄧艾追擊,並且用計騙過了諸葛緒,以阻擋魏軍。而鍾會圍攻二城,遺別將進攻陽安關口,武興蔣舒開城出降,傅僉格鬥而死。鍾會不能攻克樂城,聽聞陽安關口已攻下,便長驅而前進。張翼、董厥甫至漢壽,姜維、廖化亦舍陰平而退,皆退保劍閣以拒鍾會,雙方僵持不下。鍾會不能攻克劍閣,糧食運送遙遠,將議還歸魏國。而鄧艾自陰平由景谷道傍入,遂破绵竹,蜀將諸葛瞻諸葛尚黃崇張遵李球等戰死。劉禪請降於鄧艾,鄧艾前往佔據成都[5]

勢變潰失[编辑]

姜維等人起初聽聞鄧艾攻破諸葛瞻於綿竹,又聽到許多關於劉禪的傳言,有或聽聞劉禪卻固守成都,或聽聞欲往東入奔吳國,或聽聞欲往南入建寧,於是引軍棄劍閣往成都。不久接到刘禅投降命令,姜維乃投戈放甲,蜀漢將士非常憤怒,紛紛拔刀砍石來發洩。於是姜維便決定假降於鍾會,並獲取其信任,然後挑撥他和鄧艾之間的關係,慫恿其叛變,意圖趁亂杀钟会,夺其军权,復興蜀漢。但最後眾將沒有響應鍾會的叛亂,蜀地的魏軍發生兵變,兵士憤怒格殺鍾會、姜維及張翼。姜維時年六十二歲。据《三国志·姜维传》注引《世语》记载,姜维死時腹部被剖开,胆跟斗一样大[6],所以后世有“大胆姜伯约”的说法。

西魏年间,姜维被追封为开明王[7]

評價[编辑]

後世對於姜維的評價,頗具爭議。有史學家認為他出兵無度,導致國力疲弊,間接使蜀漢亡國;有另一些學者認為並不盡然。

蜀汉丞相諸葛亮:“姜伯約忠勤時事,思慮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諸人不如也。其人,涼州上士也。”又說:“姜伯約甚敏於軍事,既有膽義,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漢室而才兼於人,畢教軍事,當遣詣宮,覲見主上。”

魏國司徒鍾會:“公侯以文武之德,懷邁世之略,功濟、聲暢華夏,遠近莫不歸名。每惟疇昔,嘗同大化,吳札鄭喬,能喻斯好。”又說:“以伯約比中土名士,公休太初不能勝也。”[8]

蜀汉官员郤正后在西晋官至太守,著論评論姜維,稱:「姜伯約據上將之重,處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資財無餘,側室無妾媵之褻,後庭無聲樂之娛。衣服取供,輿馬取備,飲食節制,不奢不約,官給費用,隨手消盡;察其所以然者,非以激貪厲濁,抑情自割也。直謂如是為足,不在多求。凡人之談,常譽成毀敗,扶高抑下,咸以姜維投厝無所,身死宗滅,以是貶削,不復料擿,異乎《春秋》褒貶之義矣。如姜維之樂學不倦,清素節約,自一時之儀表也。」[6](「位居上將之重位,處於群臣之首。屋宅院舍簡陋,沒有多餘資財和妾室,家中沒有聲樂娛樂之物,穿衣、出行、日用及飲食上也有節制,薪水也都隨手用光;姜維之所以這樣,並非刻意表現清廉高尚,而是滿足於這樣的待遇,沒有多餘奢求。常人譽成毀敗,扶高抑下,都認為姜維投降於蜀,最後死無葬身之地和家族滅亡是失敗作為,而不復探索其他方面,這有異於春秋褒貶人物之本義。像姜維這樣好學不倦,清廉樸素,節儉簡約,可說是一時之模範。」)

東晉孫盛对姜维评价很差:「異哉郤氏之論也!夫士雖百行,操業萬殊,至於忠孝義節,百行之冠冕也。姜維策名魏室,而外奔蜀朝,違君徇利,不可謂忠;捐親苟免,不可謂孝;害加舊邦,不可謂義;敗不死難,不可謂節;且德政未敷而疲民以逞,居禦侮之任而致敵喪守,於夫智勇,莫可云也:凡斯六者,維無一焉。實有魏之逋臣,亡國之亂相,而云人之儀表,斯亦惑矣。縱維好書而微自藻潔,豈異夫盜者分財之義,而程、鄭降階之善也?」[9](「士大夫雖有百種德行,做萬種不同作業,但忠孝義節是百行中最重要品德。姜維求功名於魏室,而外奔蜀漢,違背主君而徇私,不可謂『忠』;為苟且免死,捐棄母親,不可謂『孝』;加害於舊祖國,不可謂『義』;戰敗而不死於難,不可謂『節』;而且沒有德政而疲憊人民以逞強,身居抵禦外侮之責任而引致喪失國土於敵人,不可謂『智勇』。這六樣美德,姜維一項也沒有。實有魏之叛臣,亡蜀漢之亂相,而說他人之儀表。縱使姜維好讀書而自奉卑微、文藻高潔,豈不與強盜富貴,晉侯嬖程鄭降問自降下偽善之道理一樣?」)

裴松之为《三国志》作注则不同意孙盛之批评:「臣松之以為盛之譏維,又為不當。于時鍾會大眾既造劍閣,維與諸將列營守險,會不得進,已議還計,全蜀之功,幾乎立矣。但鄧艾詭道傍入,出於其後,諸葛瞻既敗,成都自潰。維若回軍救內,則會乘其背。當時之勢,焉得兩濟?而責維不能奮節緜竹,擁衞蜀主,非其理也。會欲盡坑魏將以舉大事,授維重兵,使為前驅。若令魏將皆死,兵事在維手,殺會復蜀,不為難矣。夫功成理外,然後為奇,不可以事有差牙,而抑謂不然。設使田單之計,邂逅不會,復可謂之愚闇哉!」[6](「臣裴松之以為孫盛之譏評姜維,又為不當。于時鍾會大眾既造劍閣,姜維與諸將列營守險,鍾會不得進,已相議退還之計,幾乎建立保全蜀漢之功。但鄧艾行險詭道傍入,出於其後,諸葛瞻既敗,成都自行投降。姜維若回軍救成都,必被前後夾擊,如果這就批評姜維守備綿竹不力,不能保住蜀國,並沒有道理,及後鍾會謀反,企圖盡殺魏將,並授大權與姜維,若魏將皆死,姜維殺鍾會以復國之計大有可能成功,計謀膽量可稱為奇,雖然最後失敗,但卻不能說姜維只是庸才一名,若當年田單復齊國不成,我們又要說田單只是庸人一名?」)

傅子》:「維為人好立功名,陰養死士,不修布衣之業。」[10]

陳壽於《三國志》中評論,稱:「姜維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眾黷旅,明斷不周,終致隕斃。」[11]

世說新語》:「時蜀官屬皆天下英俊,無出維右。」[8]

清代史学家王鳴盛赞姜维「赤心千载如生」[12]

近代史学家呂思勉在《三國史話》中分析:「……諸葛亮死後,蜀漢還有二十九年的命運。這二十九年之中,前十二年,總統國事的是蔣琬;中七年是費褘;後十年是姜維。蔣琬、費褘手裡,都不甚出兵伐魏。姜維屢次想大舉,費褘總裁制他,不肯多給他兵馬。費褘死後,姜維做事才得放手些,然而亦無大功,而自己國裡,反因此而有些疲弊。當時很有反對他的人。後來讀史的人,亦有以蜀之亡歸咎於姜維的用兵的,其實亦不盡然。」[13]又云:「從魏齊王芳之立,至高貴鄉公的被弒,其間共計二十一年,即係入三國後之第二十一年至第四十一年,正是魏國多事之秋,蜀漢若要北伐,其機會斷在此間,而其機會又是愈早愈妙,因為愈早則魏國的政局愈不安定。然此中強半的時間,都在蔣琬、費褘秉政之日,到姜維掌握兵權,已經失之太晚了。所以把蜀國的滅亡,歸咎到姜維,實在是冤枉的。倒是蔣琬、費褘,應當負較大的責任。」[14]

曾任陳布雷秘書台灣政治大學教授蔣君章,欽敬姜維「明辨忠奸」、「移孝作忠」、「好學不倦」,從不灰心奮鬥,「即在無可奈何中,他還是想辦法達到光復社稷」,奮鬥精神,值得佩服。[15]

後人[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注释[编辑]

  1. ^ 《太平御览·卷二百一十五 ◎职官部十三○总叙尚书郎》引《魏略》:姜维字伯约,郡欲表维以为将。维家本衣冠,不愿为将,郡因表拜郎中。
  2.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2頁
  3.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4頁
  4.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5頁
  5.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6頁
  6. ^ 6.0 6.1 6.2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8頁
  7. ^ 明朝正德年间山东都司邑人李必钦《请建屠侯祠碑记》:西魏封姜侯开明王,……
  8. ^ 8.0 8.1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7頁
  9.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8-1069頁
  10.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3頁
  11. ^ 陳壽著,《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69頁
  12. ^ 《十七史商榷·三国志三》
  13. ^ 呂思勉著,《三國史話》,上海開明書店,1943年,第110-111頁
  14. ^ 呂思勉著,《三國史話》,上海,開明書店,1943年,第111頁
  15. ^ 蔣君章著,《蜀漢風雲人物》,台北三民書局,1983年,第26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