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姜維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姜維北伐
姜維北伐的一部分
日期: 240年-262年
地点: 隴西漢中
結果: 蜀漢大將軍姜維北伐,但都失敗。到第十一次更因黃皓擅權,而導致被迫逃亡。
參戰方
蜀漢 曹魏
指揮官和领导者
姜維張翼夏侯霸廖化 (第一至四次)郭淮夏侯霸(第四次投降)
(第五、六次)陳泰
(第七、八次)陳泰徐質†、李簡(投降)
(第九、十一次)鄧艾
(第十次)鄧艾諸葛誕
兵力
約—萬至四萬人 不详
伤亡与损失
數千人 數萬人


中国三国时期蜀汉建興十二年(234年)丞相諸葛亮死於五丈原後,劉禪加封姜維右監軍、輔漢將軍,統率諸軍,進封平襄侯。隨後歷任司馬、鎮西大將軍,兼任涼州刺史、衛將軍、大將軍,朝廷授予符節。據《三國志》記載,238年—262年之間,姜維共進行十一次北伐,进攻曹魏

過程[编辑]

第1次北伐[编辑]

240年姜維出兵隴西,魏軍郭淮迎擊,追姜維至強中,討迷當等,並把這些部族遷徙到關中地區,最後安置在漢中。[1]

第2次北伐[编辑]

247年姜維再度出隴西,胡王治無戴等舉部落降。維與郭淮夏侯霸大戰洮西。郭淮認為姜維必定攻擊夏侯霸,遂入渢中,轉南迎霸。維果攻為翅,會淮軍適至,維遁退。郭淮進討羌人,斬餓何燒戈,降服者萬餘落,姜維無奈退兵回漢中。[2]

第3次北伐[编辑]

248年姜維出兵石營,從強川,乃西迎(涼州名胡)治無戴,留陰平太守廖化於成重山築城,斂破羌保質。淮欲分兵取之。諸將以維眾西接強胡,化以據險,分軍兩持,兵勢轉弱,進不制維,退不拔化,非計也,不如合而俱西,及胡、蜀未接,絕其內外,此伐交之兵也。淮曰:「今往取化,出賊不意,維必狼顧。比維自致,足以定化,且使維疲於奔命。兵不遠西,而胡交自離,此一舉而兩全之策也。」乃別遣夏侯霸等追維於遝中,淮自率諸軍就攻化等。維果馳還救化,皆如淮計。[3]

第4次北伐[编辑]

249年一月,魏國發生內部鬥爭,大將軍曹爽一族被誅殺,魏國右將軍夏侯霸投降蜀漢。秋,衛將軍姜維出攻雍州。初,姜維率眾依麹山築二城,使牙門將句安李歆等守之,聚羌胡質任等寇偪諸郡。征西將軍郭淮與陳泰謀所以禦之,泰曰:「麹城雖固,去蜀險遠,當須運糧。羌夷患維勞役,必未肯附。今圍而取之,可不血刃而拔其城;雖其有救,山道阻險,非行兵之地也。」淮從泰計,使泰率討蜀護軍徐質、南安太守鄧艾等進兵圍之,斷其運道及城外流水。安等挑戰,不許,將士困窘,分糧聚雪以稽日月。維果來救,出自牛頭山,與泰相對。泰曰:「兵法貴在不戰而屈人。今絕牛頭,維無反道,則我之禽也。」敕諸軍各堅壘勿與戰,遣使白淮,欲自南渡白水,循水而東,使淮趣牛頭,截其還路,可並取維,不惟安等而已。淮善其策,進率諸軍軍洮水。維懼,遁走,安等孤縣,遂皆降。[4]

第5、6次北伐[编辑]

250年姜維複出西平,由於糧草不繼,不克而還。[5]

253年姜維率數萬人出石營,經董亭,圍南安,魏雍州刺史陳泰解圍至洛門,蜀軍糧草用盡,姜維無奈退兵回漢中。[6]

第7、8次北伐[编辑]

254年姜維出隴西狄道,狄道守將李簡舉城降蜀。進圍襄武,與魏將徐質交鋒,斬首破敵,魏軍敗退。將河關、狄道、臨洮三個縣的居民遷往蜀地居住,姜維暫且退兵。[7]

255年姜維出兵奇襲狄道,於洮西大破王經,經眾死者數萬人。經退保狄道城,維圍之。魏征西將軍陳泰進兵解圍,蜀軍糧草用盡,姜維在鍾題止步,暫且退兵回漢中。[8]

第9次北伐[编辑]

256年姜維再次出兵,蜀將胡濟沒有準時會合,被魏將鄧艾段谷擊敗,蜀軍軍隊死傷慘重,將士士兵多對姜維有所怨恨,姜維趕緊退兵回漢中。姜維上表自貶為後將軍,一樣行使大將軍權力。[9]

第10次北伐[编辑]

257年魏國諸葛誕叛亂,姜維趁機出兵秦川,魏军堅守不戰,隔年(258年)諸葛誕兵敗被殺,姜維退兵漢中,重新升官為大將軍。[10]

第11次北伐[编辑]

262年姜維再次出兵,與魏將鄧艾戰於侯和,被鄧艾所擊敗,然後還住沓中屯軍,這是姜維最後一次北伐。此時宦官黃皓欲以閻宇替代姜維,姜維因厭惡黃皓擅權,多次向後主劉禪請求誅殺黃皓,但後主劉禪沒有接受也不理會,姜維察覺此舉可能惹怒黃皓,黃皓也曾誣陷姜維要取代後主劉禪。為了避禍便避居沓中屯軍,以防守邊關為由,在沓中屯田避禍。

重要參戰人物[编辑]

評論[编辑]

据《资治通鉴》记载,在最後一次北伐進行時,廖化曾说:「兵不戢,必自焚,伯约之谓也。智不出敌而力少于寇,用之无厌,将何以存!」

据《资治通鉴》记载,一次北伐會議進行時,蜀國征西大將軍張翼曾说:「國小民勞,不宜黷武。」

三国志》作者陈寿:「蔣、費為相,克遵畫一,未嘗徇功妄動,有所虧喪,外卻駱谷之師,內保寧緝之實,治小之宜,居靜之理,何以過於此哉!今譏其未盡而不著其事,故使覽者不知所謂也。姜維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眾黷旅,明斷不周,終致隕斃。老子有云:『治大國者猶烹小鮮。』況於區區蕞爾,而可屢擾乎哉?」

近代史学家吕思勉在《三国史话》中分析:“……诸葛亮死后,蜀汉还有二十九年的命运。这二十九年之中,前十二年,总统国事的是蒋琬;中七年是费袆;后十年是姜维。蒋琬、费袆手里,都不甚出兵伐魏。姜维屡次想大举,费袆总裁制他,不肯多给他兵马。费袆死后,姜维做事才得放手些,然而亦无大功,而自己国里,反因此而有些疲弊。当时很有反对他的人。后来读史的人,亦有以蜀之亡归咎于姜维的用兵的,其实亦不尽然。”又云:“从魏齐王芳之立,至高贵乡公的被弑,其间计二十一年,即系入三国后之第二十一年至第四十一年,正是魏国多事之秋,蜀汉若要北伐,其机会断在此间,而其机会又是愈早愈妙,因为愈早则魏国的政局愈不安定。然此中强半的时间,都在蒋琬、费袆秉政之日,到姜维掌握兵权,已经失之太晚了。所以把蜀国的灭亡,归咎到姜维,实在是冤枉的。倒是蒋琬、费袆,应当负较大的责任。”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三國志魏書二十六》
  2. ^ 《三國志魏書二十六》
  3. ^ 《三國志魏書二十六》
  4. ^ 《蜀書三後主傳》
  5. ^ 《蜀書三後主傳》
  6. ^ 《三國志蜀書十四》
  7. ^ 《三國志蜀書十四》
  8. ^ 《三國志蜀書十四》
  9. ^ 《三國志蜀書十四》
  10. ^ 《三國志蜀書十四》
  11. ^ 《三國志蜀書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