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经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水经注
Weishui.png
全名 水經注
撰者 郦道元
文字 汉语
國家 中国
成書年代 北魏晚期
注解者 郦道元
分類 地理

水經注》是古代中國地理名著,共四十卷。作者是北魏晚期的郦道元

《水經注》因注《水經》而得名,《水經》一書約一萬餘字,《唐六典·注》說其“引天下之水,百三十七”。《水经注》看似为《水经》之注,实则以《水经》为纲,详细记载了一千多条大小河流及有关的历史遗迹、人物掌故、神话传说等,是中国古代最全面、最系统的综合性地理著作。该书还记录了不少碑刻墨迹和渔歌民谣,文笔绚烂,语言清丽,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由于书中所引用的大量文献中很多在后世散失了,所以保存了许多资料。

賞析[编辑]

《水經注》一書首見於《隋書·經籍志》,唐代诗人陆龟蒙有诗“山经水疏不离身”,可見唐代已大為流行。[1]至北宋時已经缺5卷。[2]清代王先謙認為酈道元注《水經》的目的在於“因水以證地,即地以存右”[3]。《水經》記載的河流僅137條,大量的支流被忽略了;《水經注》則記錄更小的支流,所以《注》裏記述的大小河流竟多至1252條,是《水經》的10倍,《渐江水》原本只有“渐江水出三天子都,北过余杭,东入于海”十六字,《水经注》中的注解竟长达六千字。此外還有五百多處湖泊和沼澤,湖泊类型名称有14个,即湖、泽、海、坈、陂、浦、渊、潭、池、薮、渚、塘、淀、沼等。二百多處泉水井水地下水伏流有三十余处,瀑布六十多处,岩溶洞穴四十六處,温泉三十一處,各种桥梁超过九十座,津渡亦有九十余处;建築方面記有中外古塔三十多处,宫殿一百二十余处,各种陵墓二百六十余处,寺院二十六处。而且觀察得也很仔細,例如對溫泉溫度分5個等級,依次為“暖”、“熱”、“炎熱特甚”、“炎熱倍甚”和“炎熱奇毒”。有些地方詳細記下了河谷的寬度、河床的深度、水量和水位的季節變化、含沙量、冰期等,如洞庭湖“湖水广圆五百里,日月若出没于其中”,华池“池方三百六十步”,黄河孟津河段的冰层厚度“寒则冰厚数丈,冰始合,车马不敢过。”。

〈河水〉一篇,專講黃河及其上游水系,是《水經注》全書最長的一篇,凡五卷,佔《水經注》全文的七分之一,《水经注》對二次黄河改道称之为“大河故渎”和“王莽河”。〈河水〉卷五甚至描述了古印度的恒河印度河孟加拉湾的水文地理。

《水經注》不僅講河流,還詳細記載了河流所經的地貌、地質礦物和動植物,所记矿物如等,非金属矿物有雄黄硫黄石墨云母石英石材等有20余种,岩石19种。《水经注》中记载了许多古生物残骸化石和遗迹化石,渭水上游成纪县(今甘肃庄浪县)僵人峡還有人类化石。後世可以從中了解古代的耕作制度、古代植物種類和植被分佈,動物的地區分佈及其活動的季節性,以及古人如何利用它們取得經濟效益。《水經注》還載錄了不少古代的陵墓以及墓前碑刻。

《水經注》所記載的地名高達二萬處左右。[4]清人錢大昕發現漢初分封的侯國,在班固的《漢書》中已經記載不完全了,但《水經注》裡竟能索得十之六七。[5]

酈道元寫景文字,遣詞精當,能以不同風格的語言,表達不同性格的山水,仅就描写瀑布,它所用的词汇就有:泷、洪、悬流、悬水、悬涛、悬泉、悬涧、悬波、颓波、飞清等,多收錄生動優美的故事神話、人物典故、民俗物產、人文遺跡、建置沿革、民間歌謠、諺語方言,「片語隻字,妙絕古今」,引書多達437種[6],輯錄漢魏金石碑刻350種。唐代李白杜甫的詩篇裡,都吸收了《水經注》的藝術滋養,柳宗元的《永州八記》文章實脫胎於《水經注》。宋初編纂《太平御覽》、《太平寰宇記》,引用此書甚多。宋朝蘇軾在《寄周安孺茶诗》說:“嗟我樂何深,《水經》也屢讀。”[7]清朝人劉獻廷稱此書為「宇宙未有之奇書」[8]丁謙推此書為“聖經賢傳”[9]

失誤[编辑]

《水經》因循黃河河源為崑崙山的錯誤,卷一說:“余考羣書,咸言河出崑崙,重源潛發,淪於蒲昌,出於海水。”唐代杜佑在《通典》说它“灼然荒唐”,宋代歐陽忞的《輿地廣記》亦明确指出其黄河河源问题上的“纰缪”。[10]卷十四《濡水》:有“至卑耳之溪,有贊水者”一語,並說︰“然卑耳之川若贊溪者,亦不知所在也”。酈道元推斷“贊水”在漢朝時已經“苞淪洪波”,清人赵一清還认为赞水是辟耳山的拘夏溪。[11]事實上,這都是以讹传讹,“有贊水者”指的是贊引渡水之人,清人孙诒让指出此文見諸於房玄龄注《管子․小問》就解釋過這個問題。[12]

由於酈道元是北朝人,未必能親臨南方水系,記錄不免簡略,有不少錯誤;[13]卷二十九〈沔水〉寫沔水(今漢江)“又東至會稽餘姚縣,東入於海”,是重大錯誤[14];事實上,《水经注》记载的北方诸水,错误也不少。陳橋驛曾以卷十四《濡水》一篇为例,经“濡水从塞外来,东南过辽西令支县北”注中,注文对濡水发源的记载,即是一个明显的错误。[15]又由於受到《山海經》、《穆天子傳》的影響,《水經》甚至有荒诞不经的内容,例如稱濟水“三伏三見”,《尚书·禹贡》最早提出“三伏三见”的特性,甚至《梦溪笔谈》亦載:“今历下凡发地皆是流水,世传济水经过其下,东阿亦济水所经”;卷三十九《廬江水》,則是一條不存在的河流,很明顯是受到《山海經》的誤導。[16]酈道元以岷江為長江之發源,這是受到《尚書·禹貢》的誤導。大陸酈學專家陳橋驛甚至認為酈道元並沒有到過三峽,實是參考袁山松的《宜都記》。《水經注》喜引奇文[17],有時並不加以考訂,清人全祖望稱其“过于嗜奇,称繁引博”,凌扬藻也说“但嗜奇博,读者眩焉”,卷一還包括印度河恒河的上源在内,也存在不少错误,明代楊慎稱其“泛引佛经怪诞之说,几数千言,亦赘已”[18]周婴亦提出过批评:“皆蹑法显之行踪,想恒流之洄洑,其间水陆未辨,道里难明,所计差池,厥类亦众。”,黄宗羲亦稱“开章河水二字注以数千言,援引释氏无稽,于事实何当,已失作者之意”[19]章巽在其《水经注和法显传》一文详列错误。《水经注》說:“洹水出上党泫氏县。水出洹山,山在长子县也”,也是錯的,洹水應發源自河南省林州市林虑山,最早在《后汉书·林虑》条下晋徐广作注即说:“洹水所出,苏秦会诸侯盟处”;光绪八年(1882年)山西《长子县志》即指出《水经注》的錯誤:“案洹水出林虑山,东流入淇,去长子甚远,郦注未核”。

酈學研究[编辑]

明、清學者十分重視《水經注》,對研究《水經注》的學問稱之“酈學”。酈學是指針對酈道元的《水經注》的研究,一般可分三大學派:考據學派、词章学派以及地理學派。另外還有一宗戴震校勘《水經注》時捲入抄襲趙一清成果的百年公案。目前陳橋驛著《酈道元評傳》可視為研究酈道元的典範著作。

版本[编辑]

《水经注》不同版本中,以《永乐大典本》、《水经注笺》、《七校水经注》、《水经注释》、《水经注武英殿聚珍本》、《合校水经注》及《水经注疏》为最著名。胡適曾經用二十多年的光陰研究《水经注》,寫有七十餘篇的手稿,輯入《胡適手稿》一至六集[20][21]

注釋[编辑]

  1. ^ 見陆龟蒙《和袭美寄怀南阳润卿》;酈學專家陳橋驛則認為《水疏》是否為《水經注》仍有待商榷。
  2. ^ 《祟文总目》
  3. ^ 《王先謙合校本序》
  4. ^ 陳橋驛:《論地名學及其發展》,《中國歷史地理論叢》第一輯,1981年
  5. ^ 錢大昕在《潛研堂答問》卷九中指出:“漢初功臣侯者百四十余人,其封邑所在,班孟堅已不能言之,郦道元《水经注》始考得十之六七。”
  6. ^ 1934年出版的郑德坤《水经注引得》一书稱《水经注》注文引用四百三十六种。明嘉靖黄省曾校本《水经注》卷首所列为一百六十四种;马念祖编《水经注等八种古籍引用书目汇编》所列《水经注》引书共三百七十五种;陳橋驛在《郦道元评传》中記載《水经注》列名引用的文献,计得四百八十种,分成二十五类。
  7. ^ 苏轼《寄周安孺茶》诗:“嗟我乐何深,《水经》亦屡读。”現今許多郦学专家多以为此《水经》是郦道元《水经注》。如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郑德坤《水经注引得序》;陈桥驿《郦学札记》、《郦道元评传》;谭家健《(水经注)的文学成就》等。但一說是指唐代张又新撰写的《煎茶水记》。
  8. ^ 劉獻廷:《廣陽雜記》卷四
  9. ^ 丁謙:《水經註正誤舉例》
  10. ^ 《通典》卷174:“《水经》所云河出昆仑者,宜出于《禹本纪》、《山海经》;所云南入葱岭及出于阗南山者,出于《汉书·西域传》,而郦道元都不详正……终是纰缪。”《舆地广记》卷16:“河出昆仑,自古说者皆失其实……(张)骞使大夏,见于阗、葱岭二河合流注蒲昌海,其水亭居,皆以为潜行地中,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此乃意度之,非实见蒲昌海与积石河通流也。”不過陳橋驛認為杜佑的批評並不公平。《旧唐书》卷六十七《侯君集传》載貞觀九年(635)侯君集李道宗奉命征吐谷浑,過星宿川(星宿海),望积石山,“觀河源之所出”,方才確認黃河之源並非出自崑崙山,這是南北朝的酈道元所無法企及的,郦道元在注文中承認:“余考群书,咸言河出昆仑,重源潜发,沦于蒲昌,出于海水。”,“儒墨之說,孰使辨哉”。
  11. ^ 《水经注释》卷十四《濡水注》,赵一清释
  12. ^ 《札迻十二卷》卷三
  13. ^ 齊召南《水道提纲》尝言:“郦氏之注《水经》,明于西北,而暗于东南,且域外之水道未详。”陈澧亦在《水经注西南诸水考》序言中指出:“郦道元身处北朝,其注《水经》,北方诸水,大致精确,至西南诸水,则几乎无一不误。”
  14. ^ 黃宗羲〈今水經序〉:“以越水证之,以曹娥江为浦阳江,以姚江为大江之奇,分苕水出山阴县,具区在余姚县,沔水至余姚入海,皆错误之大者。”
  15. ^ 詳見陳橋驛撰《郦道元评传·第十章《水经注》的错误和学者的批评》
  16. ^ 楊守敬著《山海經·漢志·水經注廬江異同答問》認爲廬江水即今安微省的淸弋江。這是牽強附會。(《晦明軒稿》上冊)
  17. ^ 程大昌《禹贡论》:“郦道元最为尚怪,其叙注诸水,悉取小说、异教、奇闻、幻记以为实录。”
  18. ^ 杨慎《水经序》
  19. ^ 黃宗羲:〈今水經序〉
  20. ^ 《中華文史論叢》1986年第2輯
  21. ^ 《中華文史論叢》第47輯,1991年。

目錄[编辑]

  • 《水经注》原序
  • 卷一 河水
  • 卷二 河水
  • 卷三 河水
  • 卷四 河水
  • 卷五 河水
  • 卷六 汾水、浍水、涑水、文水、原公水、洞过水、晋水、湛水
  • 卷七 济水
  • 卷八 济水
  • 卷九 清水、沁水、淇水、荡水、洹水
  • 卷十 浊漳水、清漳水
  • 卷十一 易水、沆水
  • 卷十二 圣水、巨马水
  • 卷十三 漯水
  • 卷十四 湿余水、沽河、鲍丘水、濡水、大辽水、小辽水、坝水
  • 卷十五 洛水、伊水、准水、涧水
  • 卷十六 谷水、甘水、漆水、产水、沮水
  • 卷十七 渭水
  • 卷十八 渭水
  • 卷十九 渭水
  • 卷二十 漾水、丹水
  • 卷二十一 汝水
  • 卷二十二 颍水、洧水、淠水、漕水、渠水
  • 卷二十三 阴沟水、坂水、获水
  • 卷二十四 睢水、瓠子河、汶水
  • 卷二十五 泗水、沂水、洙水
  • 卷二十六 沭水、巨洋水、淄水、汶水、潍水、胶水
  • 卷二十七 沔水
  • 卷二十八 沔水
  • 卷二十九 沔水、潜水、湍水、均水、粉水、白水、比水
  • 卷三十 淮水
  • 卷三十一 湍水、清水、漶水、濯水、淙水、沅水、浈水
  • 卷三十二 渗水、蕲水、决水、洮水 泄水、肥水、施水、沮水、漳水、夏水 羌水、涪水、梓潼水、涔水
  • 卷三十三 江水
  • 卷三十四 江水
  • 卷三十五 江水
  • 卷三十六 青衣水、桓水、若水、沫水、延江水、存水、温水
  • 卷三十七 淹水、叶榆河、夷水、油水、澧水、沅水、浪水
  • 卷三十八 资水、涟水、湘水、漓水、溱水
  • 卷三十九 匡水、深水、钟水、耒水、深水、漉水、浏溟水、赣水、庐江水
  • 卷四十 渐江水、斤江水

版本[编辑]

  • 宋朝時僅有抄本
  • 《宋成都府學宮刊本》
  • 元祐二年(1087年)刊本
  • 《黃省曾刊本》(1534年)
  • 《吳琯刊本》(1585年)
  • 朱謀㙔《水經注箋》(1615年)
  • 鍾惺、譚元春《評點本》。
  • 沈炳巽《 水經注集釋訂訛》
  • 《項絪刊本》
  • 全祖望《七校本》
  • 趙一清《水經注釋》
  • 武英殿聚珍本。
  • 張匡學《水經注釋地》
  • 熊會貞《水經注疏》

參考書目[编辑]

  • 段仲熙:〈《水經注》六論〉
  • 汪辟疆:《杨守敬熊会贞传》
  • 陳橋驛:《水經注研究》一、二、三、四集
  • 陳橋驛:〈關於《水經注疏》不同版本和來歷探討〉
  • 日比野丈夫:《有关〈水经注疏〉稿本的二、三问题》

外部连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