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白
诗人
李白
朝代
姓名 李白
太白
青莲居士
出生 701年
剑南道綿州(今四川省江油市青莲鄉)或安西都護府碎葉城(Suyab,位于今日吉尔吉斯斯坦楚河州托克馬克市附近)
逝世 762年(61岁)
江南西道宣州(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區
著作
李太白集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中国唐朝诗人剑南道绵州昌隆县(今四川省江油)人,自言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另說郭沫若考证唐代大诗人李白出生于吉尔吉斯斯坦碎叶河上的碎叶城,屬唐安西都護府(今楚河州托克马克市[1]。有“詩仙”、“詩俠”、“酒仙”、“谪仙人”等称呼,公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与杜甫合称李杜,另有小李杜之稱的則是李商隱杜牧

其作品天马行空,浪漫奔放,意境奇异,才华横溢;诗句如行云流水,宛若天成。李白诗篇传诵千年,众多诗句已成经典,例如“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李白在诗歌上的艺术成就被认为是中国浪漫主义詩歌的巅峰。李白的詩作在全唐詩中收錄於卷161至卷185。有《李太白集》傳世。

经历[编辑]

早年[编辑]

据《新唐书》记载李白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如果按照这个说法李白与李唐诸王实际上同宗,应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同辈族弟。亦有說其祖是李建成李元吉,因為被滅族而搬至西域;但此說缺乏佐證,且李建成李元吉诸子尚在幼年即在玄武门之变后伏诛,留有亲生后嗣的可能性很小。据《旧唐书》记载,李白之父李客任城尉。

李白于武则天长安元年(701年)出生,关于其出生地有多种说法,现在主要有剑南道绵州昌隆县(今四川省江油市青莲鄉西域碎叶(Suyab,位于今日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附近)这两种说法,其中后一种说法认为李白直到四岁时(705年)才跟随他的父亲李客迁居蜀地,入籍绵州。李白自四岁(705年)接受启蒙教育,从景云元年(710年)开始,李白开始读诸子史籍[2]开元三年(715年)——喜好作赋、剑术、奇书、神仙:“十五观奇书,做赋凌相如”。在青年时期开始在中国各地游历。开元五年左右,李白曾拜撰写《长短经》的赵蕤为师,学习一年有余,这段时期的学习对李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元六年,在戴天山大明寺读书。二十五岁时只身出四川,开始了广泛漫游,南到洞庭湘江,东至吴、越,寓居在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市)、应山(今湖北省广水市)。

中年[编辑]

力士脫靴,贵妃研墨,清代(17世纪)

李白曾经在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供奉翰林。有一次皇帝因酒酣問李白說:“我朝與天后武后)之朝何如?”白曰:“天后朝政出多門,國由姦幸,任人之道,如小兒市瓜,不擇香味,惟揀肥大者;我朝任人如淘沙取金,剖石採用,皆得其精粹者。”玄宗聽後大笑不止[3][4]。但是由於他桀骜不驯的性格,所以仅仅不到两年他就离开了长安。據說是因為他作的《清平調》得罪了當時寵冠後宮的楊貴妃(因李白命“力士脫靴”,高力士引以為大恥,以而以言語誘使楊貴妃認為「可憐飛燕倚新妝」幾句是諷刺她)而不容於宮中。[5]

后来他在洛阳和另两位著名诗人杜甫高适相识,并且成为了好朋友。 於長安適居時,見到一輛囚車經過,一問官吏之下得知乃是尚未出名、稍晚聲威大震的郭子儀,時為校尉,隸屬名將哥舒翰麾下。因出火計欲破賊,不巧因風勢逆吹,反燒到自軍軍餉,遂而獲罪待刑。李白見之,立即保釋郭子儀,為唐朝留下了一個中興名將。(這即是郭子儀於李白獲罪後力保李白免死,而後得到赦免的報恩。)

晚年[编辑]

天宝十一载(752)五十二岁,北上途中游广平郡邯郸、临洺、清漳等地。十月,抵幽州。初有立功边疆思想,在边地习骑射。后发现安禄山野心,登黄金台痛哭。不久即离幽州南下。

安史之乱爆发时,李白游华山,南下回宣城,后上庐山。756年12月,李白被三次邀请,下山赴寻阳入永王李璘幕僚。[6]永王触怒唐肃宗被杀后,李白也获罪入狱。幸得郭子儀力保,方得免死,改為流徙夜郎(今贵州关岭县一带),在途經巫山時遇赦,此时他已经59岁。(參見李璘之亂

李白晚年在江南一带漂泊。在他61岁时,听到太尉李光弼率领大军讨伐安史叛军,于是他北上准备追随李光弼从军杀敌,但是中途因病折回。第二年,李白投奔他的族叔、当时在当涂(今属安徽省马鞍山)当县令的李阳冰。同年11月,李白病逝于寓所,终年61岁,葬当涂龙山。唐憲宗元和十二年(817年),宣歙池观察使范传正根据李白生前“志在青山”的遗愿,将其墓迁至当涂青山

去世[编辑]

李白的死因有多种说法。

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说李白是病死。[7]皮日休曾作《李翰林诗》云:“竟遭腐胁疾,醉魂归八极。”指出李白是患“腐胁疾”而死的。

据《旧唐书》记载,李白流放虽然遇赦,但因途中饮酒过度,醉死于宣城。《新唐书》记载,唐代宗繼位後以左拾遺召李白,但李白已去世。

另有传说,说他在舟中賞月,因下水撈月而死[8]。民間求籤活動中亦有「太白撈月」一籤文,為下下籤[9]

作品[编辑]

李白唯一存世的真迹《上阳台帖》,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李白一生创作了大量的歌作品,流传至今的有九百多首,主要有《蜀道难》、《行路难》、《将进酒》、《静夜思》等,有《李太白集》。他的诗歌创作涉及的中国古典诗歌的题材非常广泛,而且在不少题材上都有名作出现,而也因為際遇的不同,早年和晚年的詩風大為不同。

体裁[编辑]

李白擅长的诗歌体裁很多,在多种体裁上都留下了绝唱佳作。李白鍾好古体诗,擅长七言歌行、五言古风乐府诗[10]

近体诗体裁中,李白擅长五言绝句、七言绝句。李白的律诗写的较少,五言律诗有几十首,七言律诗只有十余首,但其中也有流传千古的名作,如《登金陵凤凰台》。[11]

在唐代尚未普及的,有两首被认为是李白的作品,即被南宋黄昇称为“百代词曲之祖”的《菩萨蛮》与《忆秦娥》。也有少数人怀疑不是李白所作。

風格[编辑]

春夜宴桃李園图,取材于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 清代画家冷枚绘,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李白詩風浪漫,包羅萬象,繼承陳子昂提倡的詩歌革命,反對南齊蕭梁以來的形式主義,把南朝以來柔弱華靡的文風,一掃而空。無論在內容或形式上,唐詩都得到創造性發展。

李詩富個性,有強烈的主觀抒情色彩,內容表現出蔑視庸俗,反抗和不媚權貴的叛逆精神,歌頌遊俠仙道,被譽為「詩仙」,後世亦以詩仙李白稱之。

李詩想像豐富,結構奇特,極度誇張,比喻生動,並運用大量神話傳說。

李詩歌唱雄偉壯麗的自然,善於描寫和歌詠祖國山河,氣勢豪邁而奔放,不屑於細微的雕琢與對偶的安排,而用大刀闊斧、變幻莫測的手法與線條,塗寫心目中的印象和感情,創造藝術的鮮明形象,雄放無比的風格。

李白擅用樂府民歌的語言,很少雕飾,自然率真。樂府精神和民歌語言的運用,達到了極其成熟和解放的階段。

評價及地位[编辑]

賀知章讚嘆李白:“天上謫仙人。”

杜甫对李白评价甚高,称赞他的诗“惊风雨”、“泣鬼神”[12],而且无敌于世、卓然不群。[13]

贞元十年(794),元稹作《代曲江老人百韵》,诗中有“李杜诗篇敌”之句。元稹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位李、杜并尊者。[14]元和八年,元稹為杜甫寫墓志铭時说“李尚不能历其藩翰,况堂奥乎?”[15]元稹被認為是“李杜优劣论”之始祖。[16]

李陽冰在《草堂集序》中稱讚李白:“千載獨步,惟公一人”。

韓愈對李白極為推崇;在《調張籍》有言“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在《石鼓歌》又嘆“少陵無人謫仙死”。

白居易有《李白墓》詩,憑弔李白“可憐荒隴窮泉骨,曾有驚天動地文。”[17]白居易在《与元九书》则對李杜有“谤伤”之嫌,“诗之豪者,世称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索其风雅比兴,十无一焉。杜诗最多,可传者千余首,尽工尽善,又过于李。然撮其《新娄》、《石壕》诸章,亦不过三四十。杜尚如此,况不迨杜者乎?”

唐文宗下詔將李白的詩歌、裴旻的劍舞、張旭的草書稱為「三絕」[18]

王安石编《四家诗集》时将李白殿后[19],说李白诗歌“不知变也”。[20]對此,张戒《岁寒堂诗话》为李白辩护:“王介甫云:白诗多妇人,识见污下。介甫之论过矣。孔子删诗三百,说妇人者过半,岂可亦谓识见污下耶”。

苏辙在《诗病五事》中认为李白诗“类其为人,骏发豪放,华而不实,好事喜名,不知义理之所在也”。

李白長於七言古詩七言絕句,詩歌取材宏富,想像豐富,豪邁奔放,為唐詩冠冕。後世詩人如宋代的蘇軾陸游辛棄疾、明代的高啟、清代的龔自珍等均深受李白詩歌的影響。

1976年國際天文學聯合會水星上位於16.9°N, 35.0°W的撞擊坑命名為李白撞擊坑[21]

相關傳說[编辑]

據宋代祝穆方輿勝覽》載,傳說李白在象耳山中讀書時未有成績就想放棄,渡過一,見到一名老婦磨鐵杵,就問她磨來做甚麼,老婦回答說要磨成針。於是李白悟到學習像把鐵杵磨成針那樣有恆心,於是回去努力讀書。[22]

民間盛傳李白醉酒時在「水裏撈月」,因而溺死,由於這個傳說,而尊奉他為海神水仙王之一,認為文豪李白在另一個世界也可以庇佑船員、漁民及水上貿易商旅。

家族[编辑]

梁楷太白行吟图(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父母[编辑]

据《旧唐书》记载,李白之父名叫李客,为任城尉。

陈寅恪则认为李白之父为胡人[23]

[编辑]

情人[编辑]

  • 劉氏,同居後分手,以乘船離開
  • 東魯某氏

子女[编辑]

  • 長子-伯禽,許氏所生,李白去世30年後去世。
  • 長女-平陽,許氏所生,出嫁後死。
  • 次子-頗黎,李白在東魯時和一女子所生,不知所終。

有關文獻[编辑]

诗文注解[编辑]

  • 南宋杨齐贤注的《李翰林集》二十五卷,只注诗。
  • 元代萧士赟的《分类补注李太白集》二十五卷,只注诗。
  • 明代胡震亨的《李诗通》二十一卷,只注诗。
  • 清代王琦的《李太白文集》三十六卷,诗文合注,是李白诗文集中最完备的注本。

生平傳記[编辑]

  • 李白自述,如《赠张相镐》诗、《为宋中丞自荐表》、《与韩荆州书》。
  • 李阳冰《草堂集序》(作于李白死之宝应元年,即762年)。李阳冰是李白的族叔,李白临终前将诗文稿托付给李阳冰,其文可信度极高。
  • 范传正《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范传正是李白墓所在地的地方长官,曾与李白的两个孙女交谈,并见到李白之子的手迹,其文可信度也相当高。
  • 魏颢《李翰林集序》(作于上元二年即761年)。
  • 刘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墓碣记》。

新旧唐书中的李白本传不是第一手资料,基本为根据以上诸文撰写,且有错误,在李白研究中的权威性较低。其他各种研究所依据的史料也不外乎以上几种。

注释[编辑]

  1. ^ [http://opinion.cntv.cn/2013/11/28/ARTI1385647514810509.shtml 中亚古老而又新鲜的“中国故事”]
  2. ^ 李白《上安州裴长吏书》“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
  3. ^ 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卷四
  4. ^ 王讜:《唐語林》
  5. ^ “力士脱靴”始见于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唐人李濬松窗杂录》记载“高力士终以脱靴为深耻,异日太真妃重吟前词,力士戏曰:‘始谓妃子怨李白深入骨髓,何拳拳如是?’太真妃因惊曰:‘何翰林学士能辱人如斯?’力士曰:‘以飞燕指妃子,是贱之甚矣。’太真深然之。上尝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捍而止。”《旧唐书》仅记载李白待诏翰林之后,“尝沉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由是斥去”余。《新唐书》对此描述基本同于《旧唐书》,补充了“力士素贵,耻之,摘其诗以激杨妃,帝欲官白,妃辄沮之。”裴斐认为高力士在玄宗朝,就连李林甫当宰相都得走他后门,肃宗在东宫时呼为二兄,诸王公主皆呼为阿翁,附马辈则呼之为爷,到天宝初已进封为渤海郡公;李白即使乘醉,命其脱靴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无论奉诏作词、侍从游宴或是书怀酬赠,都显得异常拘谨,说明他对自己当时的身份和处境十分清醒,实无可能做出那种荒唐事。李濬在《松窗杂录》的小序中说:“忆童儿时即历闻公卿间叙国朝故事,次兼多语遗事特异者……”可见《松窗杂录》主要取自公卿的递相传述,而非宫廷正史。对力士谄僭李白一事的真伪,王琦在《李太白全集》中辨析说:“巫山云雨、汉宫飞燕,唐人用之已为数见不鲜之典实。……巫山一事只可以喻聚淫之艳冶,飞燕一事只可以喻微贱之宫娃,外此皆非所宜言,何三唐诸子初不以此为忌耶?”舆所论极是。由此可见,该故事纯系后人脱离当时语境的虚构,属于传奇无疑。
  6. ^ 曾巩在其《李白诗集后序》中强调李白晚年从永王璘一事是被逼的:“明年,明皇在蜀,永王璘节度东南,白时卧庐山,璘迫致之”。苏轼在《李太白碑阴记》中也说:“太白之从永王璘,当由迫胁。不然,璘之狂肆寝陋,虽庸人知其必败也。太白识郭子仪之为人杰,而不能知璘之无成,此理之必不然者也。吾不可以不辩”。《朱子全书》说:“李白见永王璘反,便从更之,文人之没头脑乃尔...李白诗中说王说霸,当时人必谓其果有智略,不知其莽荡,立见疏脱”。
  7. ^ 李阳冰《草堂集序》:“公暇不弃我,乘扁舟而相顾,临当桂冠,公又疾亟,草稿万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简,俾予为序。”
  8. ^ 王定保《唐摭言》说:“李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中捉月而死。”辛文房《唐才子传》说:“白晚节好黄老,度牛渚矶。乘酒捉月,沉水中,初悦谢家青山,今墓在焉。”
  9. ^ http://www.luckeyes.com/celestial/12.htm
  10. ^ 明代胡应麟《诗薮》:“乐府则太白擅奇古今。”
  11. ^ 明代王世贞《艺苑卮言》:“五七言绝,太白神矣,七言歌行圣矣。”“太白五言……冠绝古今。”
  12. ^ 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韵》:“昔年有狂客,號爾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13. ^ 杜甫,《春日忆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14. ^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新编《唐代文学史》第十三章《元稹》说“现存唐人文献中并尊李杜的第一人”。
  15. ^ 《唐故工部员外杜君墓系铭并序》:“诗人已来,未有如杜子美者。时山东李白,亦以奇文取称,时人谓之李杜。余观其乐府歌诗,诚亦差肩于子美矣;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词气奋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篱,况壶奥乎?”
  16. ^ 魏泰《临汉隐居诗话》云:“元稹作李杜优劣论,先杜而后李,韩退之不以为然,诗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为微之发也”。
  17. ^ 白居易《李白墓》:「采石江邊李白墳,遶田無限草連雲。可憐荒隴窮泉骨,曾有驚天動地文。但是詩人多薄命,就中淪落不過君。」
  18. ^ 《新唐書·李白傳》:「文宗時,詔以白歌詩、裴旻劍舞、張旭草書為「三絕」。」
  19. ^ 王巩《闻见近录》说:“黄鲁直尝问王荆公:世谓《四家诗选》,丞相以欧、韩高于李太白耶?荆公曰:不然。陈和叔尝问四家之诗,乘问筌示和叔,时书史适先持杜集来,而和叔遂以其所送先后编集,初无高下也。李、杜自昔齐名者也。何可下也。鲁直归,问和叔,和叔与荆公之说同”。
  20. ^ 《诗人玉屑》卷十四引《遁斋闲览》记载:“或问王荆公云:公编四家诗,以杜甫为第一,李白为第四,岂白之才格词致不逮甫也。公曰:白之歌诗,豪放飘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于此而已,不知变也。至于甫,则悲欢穷泰,发敛抑扬,疾徐纵横,无施不可”。
  21. ^ Li Po. Gazetteer of Planetary Nomenclature. NASA. [3 July 2012]. 
  22. ^ 《方輿勝覽·眉州·磨針溪》:世傳李白讀書象耳山中,學業未成,即棄去,“過是溪,逢老媼方磨鐵杵,問之,曰:‘欲作針。’太白感其意,還卒業”。
  23. ^ 陈寅恪曾论证说:李白西域胡人“绝无疑义”,“夫以一元非汉姓之家,忽来从西域,自称其先世于隋末由中国谪居于西突厥旧疆之内,实为一必不可能之事。则其人本为西域胡人,绝无疑义矣”;“其父之所以名客者,始由西域之人其姓名不通于华夏,因以胡客呼之,遂取以为名”;李白之父所以自西域迁蜀,盖因“六朝隋唐时代蜀汉亦为西胡兴贾区域”,且“至入中国方改李姓也”。

參考資料[编辑]

  • McKay, Hill, Buckler. A History of World Societies Fourth Edition. Houghton Mifflin. 1999: 328–329. 
  • Arthur Cooper. Li Po and Tu Fu: Poems Selected and Translated with an Introduction and Notes Illustrated Edition. Penguin Classics. 1973. ISBN 978-0140442724. 
  • David Hinton. The Selected Poems of Li Po. New Directions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96. ISBN 978-0811213233. 
  • 郭沫若. 李白与杜甫 第1版.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1. 
  • 葛景春. 李白诗选 第1版. 中华书局. 2005. 

研究書目[编辑]

  • 李長之:《道教徒的詩人李白及其痛苦》(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
  • 施逢雨:《李白生平新探》(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9)。
  • 松浦友久著,張守惠譯:《李白——詩歌及其內在心象》(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1983)。
  • 松浦友久著,劉維治譯:《李白詩歌抒情藝術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
  • 松浦友久著,劉維治等譯:《李白的客寓意識及其詩思》(北京:中華書局,200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