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贺
诗人
李贺
國家
姓名 李贺
长吉
陇西长吉
庞眉书客
族裔 汉族
祖籍 陇西
後世稱號 寅坤即诗鬼
出生 790年
河南福昌(今河南宜阳
逝世 816年(27岁)
河南福昌昌谷
著作
李賀集

李贺(790年-816年),字长吉,河南福昌(今河南宜阳)人,是著名的唐朝诗人,被稱為“詩鬼”[1]

生平[编辑]

正史所載李賀資料甚少,其生平僅見於李商隱的《李賀小傳》與杜牧沈子明之請所撰的《李長吉集序》,以及一些唐人筆記如張固的《幽閒鼓吹》、彭大翼《山堂肆考》。

少年時代[编辑]

李賀外貌特別,巨鼻,濃眉,身材瘦長,還留著長長的指甲。因體弱多病,不到十八歲,頭髮就開始發白。
從束髮讀書以來,閱讀了驚傳史牒、諸子百家、古小說等方面的書籍。對於古詩有特殊的愛好,垂髫之年,就熟讀詩經、楚辭、古樂府、漢魏六朝詩歌以及當代許多詩人作品。
李賀經常在太陽剛從東方升起時,騎著一匹瘦馬,背個破錦囊,離開家門,四處出遊。一路上仔細觀察景物,為使之再現於自己詩中而搜索枯腸。一有所得,立即記在紙上,投入破錦囊中。晚上歸來,再把白天所記整理成文,投入另一囊。母親見此狀心疼的說:「是兒當要嘔出心乃已爾!」
由於自幼聰慧過人,再加上刻苦學習創作,因此詩名很早就傳揚海內。少年時代寫作的樂府詩,就能與老一輩詩人李益、張籍媲美。王定保《唐摭言》記載:李賀七歲時,大文豪韓愈和洛陽名士皇浦湜登門拜訪,李賀當即揮筆作《高軒過》詩以答謝。這則傳聞,雖與事實有所出入,但符合李賀思想、藝術較早成熟的實際情況。
十八歲那年,滿懷著理想與希望,告別朝夕相處的親人,離開家鄉,踏上求取功名、期望施展抱負的人生道路。

遭讒落第[编辑]

唐憲宗元和二年(西元八0七年),李賀從家鄉昌谷來到唐朝的東都洛陽準備參加這一年的府試,這年恰巧極負盛名的文學家韓愈因出任國子博士,受人毀謗,來洛陽上任,李賀久仰大名,帶了自己的詩稿,登門拜訪,成功獲得韓愈的賞識。皇甫湜也在這一年認識李賀。
這年李賀憑著出眾的才華,很順利地通過府試,接著要去長安應禮部試。他的應試詩《河南府試十二月樂詞並閏月》,記錄青年詩人初試鋒芒時那種意氣風發、才華橫溢的神情。這組詩既符合試帖詩切題要求,又能將詩人妙趣橫生藝術意想和含而不露的諷喻,很有分寸的表現出來。
就在這時,一件意想不到的是使這位剛踏上生活道路、充滿幻想的年輕詩人遭受了巨大挫折。李贺是唐朝宗室鄭王李亮(唐高祖的八叔)的後裔,但家道已经没落。因为他的父亲名叫晋肃,和进士音近,一些妒忌他才华的人就以避讳为理由阻止他参加科举考试。愛賞李賀文才的韓愈激於義憤,為之作《諱辯》,以聖人經典和國家律令為根據,指出「避嫌名」是不合理的,曰:“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若父名‘仁’,子不得為人乎?”,回擊那些毀謗者。
李賀落第歸家後,閒居昌谷,終日藥石隨身,只有巴童能憐愛這個不幸的人,還辛辛苦苦地隨從著他。
隨後李賀再度到洛陽,想尋求政治出路,《自昌谷到洛後門》一詩表露出他的意向:「東家名廖者,鄉曲傳姓辛。杖頭非飲酒,吾請造其人。始欲南去楚,又將西適秦。」,李賀欲求仕進,是要南行投奔節鎮,還是入長安「探秦臺意」?為此猶豫不定。最後請巫者占卜,決定西去長安。

長安三載[编辑]

元和三年(西元八O八年)冬,李賀進京求仕。按照唐代制度,仕進除應試一途外,還可以由父蔭得官。李賀以「宗孫」、蔭子、儀狀端正等條件,由宗人薦引,經過考試,在元和四年春天,被任命為奉禮郎,時李賀二十。
奉禮郎是一個從九品上的小京官,屬太常寺,掌君臣版位,以奉朝會祭祀之禮。李賀抱著滿腔熱忱到長安,而現實生活對他的回報卻是無情的,因奉禮郎官職卑微,根本不在皇親國戚、顯貴要人的眼裡,所以很少有人與李賀來往,李賀生活在這種世俗的環境中,時時受到拘束和壓抑。
在官冷位卑的環境中,李賀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時相往還,成為他這一時期的重要精神寄託,包括陳商沈亞之楊敬之王參元權璩崔植和朝夕相處的密友,沈子明,李賀臨死時,把自己詩作全部手稿託付給他,可見他們的友誼深厚。
長安三年的現實生活徹底打破李賀的幻想和迷夢,使他越來越清醒地注視人生、敏銳的觀察社會,揮筆寫下了許多反映現實的詩篇,這是他一生中創作最為旺盛的時期。

昌谷閒居[编辑]

元和七年春,李賀送好友沈亞之落第返鄉後不久,便抱著鬱鬱不得志的心情,辭去奉禮郎的官職,離開長安,返回家鄉昌谷。
李賀這時期的創作,一方面反映出自己「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以後的生活樂趣和體驗,一方面也表現出不忘國事的精神。

南北遊歷[编辑]

為了尋找施展抱負的機會,也為了謀求生計,李賀在昌谷閒居一年後再也不安心蟄居家園、讀書作詩,元和八年六月,出發到潞州(今山西省長治市)。
李賀選擇潞州是因為他在洛陽、長安時,與韓愈學生張徹結為好友,這年,張徹應潞州長史、昭義軍節度使郗士美的邀召,「初效潞幕」,在郗士美的幕府裡擔任草擬文書的職務,李賀希望得到張徹的引薦,但最後卻未得到重視。
元和十年春,告別張徹,南下探視正在和州任職的十四兄。回北方時,道路受阻,李賀乾脆南遊吳會,李賀好友如皇甫湜、沈亞之、陳商等都是南方人,且江南風光對生長在北方的李賀頗具誘惑力,使李賀下決心一遊江南。李賀先後到過金陵、嘉興、吳興、甬東等地,這期間他寫了一些追懷前朝往事和記述詩友交會的詩篇。最後回北方受阻緩解,李賀就從江南北歸昌谷。
南北遊歷並不能消除李賀胸中鬱結的愁悶,加上體弱多病、經濟拮据,返家後不久,終因精神和肉體上雙重折磨於二十七歲時離開人世。死前將詩分四編﹐凡二百三十三首,交給好友沈子明。

李商隱《李長吉小傳》,記述了李賀姊姊在李賀臨終時的見聞:
“長吉將死時,忽晝見一緋衣人,駕赤蚪,持一版,書若太古篆,或霹靂石文者,云:「當召長吉」。長吉不能讀,欻下榻叩頭,言阿彌老且病,賀不願去。緋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樓,立召君為記。天上差樂,不苦也。」長吉獨泣,邊人盡見之 。少之,長吉氣絕。常所居窗中,㶿㶿有煙氣,聞行車嘒管之聲。太夫人急止人哭,待之。如炊五斗黍許時,長吉竟死。”[2]
張讀的《宣室志》也有類似的記載。這些傳說,當然不可能是事實,但是,玉溪小傳,託之於姐姐之口,張讀漫記,託之於夢寐,使傳說增添了美麗的色彩,反映了家人、親友以及愛慕李賀的人們的美好願望,寄寓著人們對年輕詩人的深切哀悼。

艺术特色[编辑]

李贺的诗想象力丰富,意境诡异华丽,常用些险韵奇字,作品中出現的“死”字達20多個﹐“老”字達50多個,风格同唐朝其他诗人迥然不同。他的诗作内容有一部分承袭了屈原楚辞》中《山鬼》,《国殇》等篇的传统[3],如《神絃曲》、《雁门太守行》、《金铜仙人辞汉歌》等。另一部分则很有现实主义风格,如《老夫采玉歌》,反映了贫民生活的艰苦。〈秋來〉可見其獨特的創作風格。

桐風驚心壯士苦,衰燈絡緯啼寒素。
誰看青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蠹。
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弔書客。
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

毛先舒《詩辨坻》說:“大曆以後,解樂府遺法者,惟李賀一人。設色穠妙,而詞旨多寓篇外。刻於撰語﹐渾於用意。”又引谭友夏云:“诗家变化,盛唐已极。后又欲别出头地,自不得无东野、长吉一派。”錢鍾書的《談藝錄》闢有八章是專論昌谷詩,說李賀在六朝作家中最近鮑照,除在詩中說鬼外,“操調險急,雕藻淫艷”,又說“若偶然諷喻,則又明白曉暢,如《馬詩》二十三絕,借題抒意,寄托顯明。”錢鍾書發現李賀在運用語言文字的技巧符合西方幾個著名詩人(如英國的柯勒律治)的風格[4]。葛瑞漢在《晚唐詩選》中稱李賀:“久被漠視之後,最近才被重新發現的詩人。”

思想內容[编辑]

李賀的詩多方面反映中唐時代的社會現實。
其詩歌的思想意義,主要表現在以下六方面:
1.堅持中央集權,反對藩鎮割據,歌頌歷史上為祖國統一和在中唐平叛亂戰爭中作出過貢獻的英雄人物,揭露並抨擊藩鎮叛亂、禍國殃民的罪行。如:《猛虎行》。
2.反對宦官專權,揭露他們擾亂朝政的禍國罪行和無能懦怯的醜態。如:《漢唐姬飲酒歌》。
3.無情揭露貴族官僚集團窮奢極慾、荒淫無恥的腐朽生活。
4.反映自身和朋友的不幸遭遇,抒寫懷才不遇的苦悶,有力地抨擊任人唯親的腐朽政治。如:《贈陳商》、《崇義里滯雨》。
5.揭示貧富不均的社會現實,反映下層人民的痛苦生活,對人民寄予深切的同情。如:《南園十三首》其二。
6.宣揚樸素的唯物主義思想,反對神仙迷信,尖銳的嘲諷統治階層追求長生的愚蠢行為。如:《苦晝短》。

作品分類[编辑]

神怪詩[编辑]

以描寫鬼神怪異為題,是把楚辭的浪漫主義與唐詩的圓熟技巧結合的一個成功範例。此類作品不算多,但在李賀詩的名作中,一半以上是屬這類,後世詩評家稱李賀為「鬼才」,稱其詩為「鬼仙之辭」。例如《蘇小小墓》:

幽蘭露,如啼眼。
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蓋。
風為裳,水為珮。
油壁車,夕相待。
冷翠燭,勞光彩。
西陵下,風吹雨。

此詩本是寫一片墓地景色以及詩人憑弔之情,但當詩人異想天開地喚出一個美麗的精靈在其間活動時,死氣沉沉的墓地就驀然平添了種種幻覺。墓地上的一草一木、一風泉一燐影,都因精靈而躍躍欲生。李賀將可愛與可怖揉合在一塊,這樣撼動人的力量,決不是一幅客觀景物的描寫能夠相比擬的。

諷喻詩[编辑]

以唐代現實中的社會矛盾作為素材,而以古樂府和新樂府的形式創作。這類詩是李賀詩中較富思想性的一部份。詩人充分運用比興和歌謠手法,巧妙地諷刺醜惡,熱情地謳歌美好、激越地指斥不平,這些詩兼有民歌的清新明快、形象生動和格律詩的錘煉精粹,在唐代樂府詩中獨樹一幟。

抒情詩[编辑]

絕大多數都是抒發仕途坎坷的苦惱,因此顯得較為單調和悲涼,李賀這類名作不多,但其中《開愁歌》、《浩歌》、《長歌續短歌》、《莫種樹》等,都相當出色。

其他[编辑]

主要是酒席歌筵上的應景之作,內容為飲宴、歌技的描寫。典型的作品如《許公子鄭姬歌》、《花遊曲》,因此顯得情調庸俗,格調不高,而流於”齊梁體”的艷冶也萎靡一路。
此外為一些詠人詩和詠物詩,這些詩思想性不強,近乎習作,但設想奇特、煉字精警、風格獨特,有如音樂家的即興練習曲,畫家的寫生素描,別有一種藝術上特殊價值。《春坊正字劍子歌》、《唐兒歌》、《楊生青花紫石硯歌》等,均是此中佳構。


注釋[编辑]

  1. ^ 文献通考》:“宋景文诸公在馆,尝评唐人诗云:‘太白仙才,长吉鬼才。’”《岁寒堂诗话》:“李贺有太白之语,而无太白之才。”
  2. ^ 《全唐文》卷七百八十
  3. ^ 《渔隐丛话》:“李长吉、玉川子诗皆出于《离骚》,未可以立谈判也。”
  4. ^ 錢鍾書:《談藝錄》

参考[编辑]

  • 全唐诗
  • 李賀小傳
  • 《中國歷代詩人選集(15)李賀詩選/劉斯翰選注,遠流出版公司》
  • 《李賀/吳企明著,群玉堂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