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桓温
東晉大臣 大将
姓名 桓溫
元子
官職 侍中 大司马 都督中外诸军事 扬州牧 录尚书事
封爵 南郡公
封地 南郡
籍貫 譙國龍亢
世系 譙國桓氏
出生 312年
西晉
逝世 373年
東晉揚州姑孰
諡號 宣武

桓溫(312年-373年),元子譙國龍亢(今安徽懷遠縣龍亢鎮)人。東晉重要將領及權臣、軍事家,譙國桓氏代表人物。官至大司馬錄尚書事宣城內史桓彝長子,因領兵消滅成漢而聲名大盛,又曾三次領導北伐,掌握朝政並曾操縱廢立,更有意奪取帝位,但終因最後一次北伐大敗而令聲望受損,受制於朝中王氏謝氏勢力而未能如願。死前欲得九錫亦因謝安等人借故拖延,直至去世時也未能實現。因桓溫獲賜諡號宣武,故《世說新語》稱其為「桓宣武」。其子桓玄後來一度篡奪東晉帝位而建立桓楚,追尊桓溫為「楚宣武帝」。

生平[编辑]

為父報仇[编辑]

桓溫出生後還未夠一歲,就被溫嶠稱許,父親桓彝於是以「溫」作為桓溫的名字。年少與殷浩齊名。咸和三年(328年),桓彝在蘇峻之亂中被蘇峻將領韓晃所殺,當時桓彝所駐涇縣縣令江播亦有協助。桓溫當時極度痛心,且一直想著為父報仇。桓溫十八歲時,江播已死,江播的三名兒子則在守喪,但他們仍有防備桓溫,將刀刃藏在杖中。桓溫則以弔唁為名,得以進入三人守喪的廬屋內,立殺江彪,及後追殺其餘兩人。

出鎮外地[编辑]

後桓溫娶南康長公主,拜任駙馬都尉,並承襲父爵萬寧男咸康元年(335年)任琅琊太守[1]。後升輔國將軍。建元元年(343年),桓溫配合征西將軍庾翼的北伐行動,假節任前鋒小督,進據臨淮。三個月後,桓溫升為都督三州諸軍事、徐州刺史。永和元年(345年),庾翼病死,臨終前上表求以兒子庾爰之接掌荊州,作為自己繼任者。但輔政的何充則推薦桓溫,桓溫於是於當年獲升任安西將軍,持節都督荊六州諸軍事、領護南蠻校尉、荊州刺史[2],代替庾氏鎮守荊州。

平滅成漢[编辑]

永和二年(346年),桓溫趁成漢內部不穩,汉主李勢荒淫無道令國家衰弱,決心征伐。當年十一月就上表朝廷,並立刻率領益州刺史周撫南郡太守譙王司馬無忌和建武將軍袁喬等進攻成漢。當時朝廷內部多數都認為蜀地險要偏遠,而且桓溫兵少而深入蜀境,都為他擔憂。次年三月,桓溫進兵至彭模,並聽從袁喬全軍進擊,只帶三日糧食直攻成都的計謀,只留參軍孫盛周楚以弱兵在彭模守輜重,桓溫則親自率兵直攻成都。

及後李勢所派抵抗桓溫的將領李福嘗試襲擊彭模,但在孫盛等人奮戰之下被擊退。而桓溫進兵時遇到守將李權,三戰三勝,並一直逼近成都,李勢於是在笮橋率所有兵力抵抗桓溫。桓溫前鋒初時陷於不利,參軍龔護戰死,箭矢更射到桓溫所騎馬匹以前,兵眾十分恐懼而要撤退。但當時戰鼓鼓手卻錯誤雷鼓命兵眾進攻,袁喬於是拔劍領兵與成漢軍激戰,終大敗對方,桓溫於是進攻至成都城下並燒了城門。成漢人見此,再無鬥志,李勢亦乘夜棄城逃至葭萌。不久,李勢決定投降,桓溫受降並遷李勢及成漢宗室到建康

桓溫平蜀後留駐成都一個月,在當地舉任賢能,表彰美善。又以成漢舊臣譙獻之常璩等人作為自己參佐,成功安撫當地人民。桓溫即將返回荊州時,隗文鄧定等人在蜀地叛亂,桓溫與袁喬、周撫等各自領兵討伐,都將對方擊破。後桓溫領兵還鎮江陵(今湖北江陵縣)。

永和四年(348年),朝廷以桓溫平蜀的功勳,升桓溫為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封臨賀郡公

待機掌權[编辑]

桓溫雖然滅掉成漢,聲名大振,但亦因此令朝廷忌憚他功高不能控制,輔政的會稽王司馬昱於是擢升揚州刺史殷浩處理朝政,以抗衡桓溫日漸增長的勢力。永和五年(349年),後趙君主石虎死,北方因石虎諸子爭位而再度混亂。桓溫見此,即進據安陸,並上疏請求北伐,但久久都沒有回音。至永和六年(350年),朝廷以殷浩為中軍將軍、都督五州諸軍事,委以北伐重任,以此抗衡桓溫。桓溫亦知朝廷以殷浩抗衡自己,感到很不忿,但桓溫亦知殷浩為人,並不憂心。當時桓溫除本官所都督六州外亦加都督二州[3]共八州,此八州士兵和資源調配都不由朝廷掌握。故此當時桓溫屢次上表請求北伐不果後,再次上表請求北伐並立刻自行率四、五萬兵沿長江東進武昌,便令當時人心驚駭,殷浩亦曾打算辭官迴避,而司馬昱亦要寫信勸止桓溫,終令桓溫退兵回荊州。朝廷及後讓桓溫進位太尉,但桓溫辭讓不拜。

隨後兩年,殷浩都有率兵進行北伐,但沒有成果,反倒屢次戰敗,軍需物資更被略奪殆盡[4],令朝野怨恨。永和十年(354年),桓溫趁機上奏列舉殷浩罪行,逼使朝廷廢殷浩為庶人。桓溫開始掌權。

桓溫北伐[编辑]

北伐前秦[编辑]

永和十年(354年)二月,桓溫奏免殷浩後不久便發動第一次北伐,親率步騎四萬餘人進攻武關,水軍直指南鄉(今河南淅川县滔河乡),命司馬勳從子午道(秦嶺棧道,通向漢中)進攻以關中地區為根據地的前秦。桓溫後率軍在藍田(今陝西藍田縣)擊破苻健軍隊數萬人,進駐長安東面的霸上,逼使前秦君主苻健以數千人退守長安小城。當地民眾很多都以款待桓溫軍,而老人亦感觸得哭泣著說:「沒想過今天還能看到官軍!」然而,桓溫未有聽從順陽太守薛珍所言追逼長安,反待敵自潰。六月,苻雄率所有軍力在白鹿原擊敗桓溫。九月,因桓溫本想收割作軍糧的麥子被秦軍搶先收割,並堅壁清野,令晉軍糧秣不繼,被迫徙關中三千多戶一同撤返江陵。撤軍時更遭前秦軍攻擊,死亡失蹤者數以萬計。

桓溫在北伐期間,王猛曾經前來拜見,並大談當世之事,並署任王猛為軍諮祭酒。桓溫撤退時曾請王猛一同南行,並任命他為高官督護,但王猛沒有跟隨。

收復洛陽[编辑]

永和十二年(356年)三月,桓溫打算發動第二次北伐,請求移都洛陽,修復園陵。雖然桓溫上奏十多次都不被允許,但朝廷卻拜桓溫為征討大都督,督司、二州諸軍事,主征討之事。七月,桓溫從江陵起兵發動第二次北伐。八月,桓溫進軍洛陽以南的伊水,當時人姚襄正在圍攻洛陽,見桓溫攻來,於是撤去洛陽的圍城軍隊去抵禦桓溫。桓溫終在伊水大破姚襄,姚襄逃走。及後,據有洛陽的周成獻城向桓溫投降,桓溫於是成功收復故都洛陽。桓溫及後拜謁各皇陵及修復其中已被毀壞者。桓溫留穎川太守毛穆之、河南太守戴施等守護洛陽,自己則領三千多家歸降的人民南遷至長江漢水一帶,返回荊州。升平四年(360年),桓溫進封南郡公

隆和元年(362年),前燕將領呂護進攻洛陽,桓溫派庾希鄧遐陳祐守城。桓溫亦上奏請求晉室遷都洛陽,又建議南遷的士族返鄉,朝廷畏懼桓溫,不敢有異議;但士族們卻已安於南方,根本不願北返。在此憂慮之時,揚州刺史王述認為桓溫只是以遷都之名威壓朝廷,並非真心想還都洛陽,只要表示順從便可,毋須實行。詔書下達後,晉室始終沒有還都洛陽。

興寧元年(363年),桓溫獲加授侍中大司馬、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假黃鉞。次年,桓溫率水軍移守合肥,朝廷改以桓溫為揚州、錄尚書事,並兩度徵桓溫入朝。桓溫在第二次徵召時才入朝,行至赭圻時停止並留駐當地。當時前燕又再進攻洛陽,守將陳祐留兵出奔。司馬昱知道後,於是於興寧三年(365年)與桓溫商議征討之事,並讓桓溫移鎮姑孰。但同年因晉哀帝死,征伐之事就暫停。同年,前燕攻陷洛陽。

北伐前燕[编辑]

太和四年(369年),桓溫為了樹立更高的威望,發動第三次北伐,並請與徐、兗二州刺史郗愔、江州刺史桓沖及豫州刺史袁真等一同討伐前燕。而桓溫其實一直都希望控制郗愔在京口(今江蘇鎮江)所統領的精兵,郗愔子郗超時為桓溫參軍,便修改了父親寫給桓溫的書信,變成以老病辭任二州刺史職位,並勸桓溫接掌自己所領軍隊。桓溫看信後十分高興,桓溫亦因而得以自領徐、兗二州刺史。及後,桓溫正式起兵,率五萬人從姑孰出發北伐。

桓溫前進至金鄉,因大旱引水讓水軍舟船得以進入黃河。當時郗超認為如此難以運輸補給,建議直攻前燕都城鄴城,或者停駐黃河、濟水一帶管理漕運,積聚足夠的物資待次年夏天才進攻。但桓溫都沒有聽從。桓溫派軍先後攻敗湖陸守軍、在黃墟迎擊的慕容厲林渚傅顏,前燕於是向前秦求救,桓溫亦前進至枋頭。桓溫及後沒有再進逼前燕,反希望以持久戰坐取全勝。九月,因袁真無法開通石門以通水路運輸,而前燕亦斷了桓溫糧道,桓溫見戰事不利而糧食又已盡,更聽闻前秦援兵将至,於是燒船、弃輜重鎧甲,自陆道撤退。途中遭前燕騎兵追擊,損失三萬餘人;更被前秦軍在譙郡擊敗,於是這次北伐以大败告終。

廢帝立威[编辑]

桓溫北伐後,命人修築廣陵城並移鎮當地。又因北伐失敗而感到十分羞恥,並將罪責推給未能開通石門水道的袁真。袁真不甘心被桓溫誣以罪責,而上奏桓溫罪狀又不果,於是以壽春(今安徽寿县)叛歸前燕。同年袁真逝世,太和六年(371年),桓溫率军擊敗前秦援軍,並攻陷寿春,俘斩袁真子袁瑾

桓溫雖然自從363年獲錄尚書事開始就干預朝政,而且自負有才能,早就有異志,所以才發起北伐希望先建功勳,然後領受九鍚並進圖篡位。但因第三次北伐遭前燕及前秦擊敗,聲名和實力都減弱,圖謀不成。壽春被桓溫攻下後,參軍郗超知道桓溫的心意,於是建議廢立之計而加強桓溫聲威。桓溫亦早有此謀,於是在當年便廢晉廢帝司馬奕為東海王,改立司馬昱為帝,即晉簡文帝,自己以大司馬專權。

多所廢徙[编辑]

桓溫隨後就因厭惡殷氏和庾氏強盛,又忌憚時任太宰的武陵王司馬晞的軍事才幹,於是先上奏彈劾司馬晞「聚納輕剽,苞藏亡命」,並誣司馬晞將成叛亂禍根,成功將司馬晞及其子司馬綜免官。及後又派弟弟桓祕逼迫新蔡王司馬晃誣稱自己與司馬晞、司馬綜、著作郎殷涓、太宰長史庾倩、太宰曹秀散騎常侍庾柔等人謀反。桓溫下令將他們收付廷尉,晉簡文帝只有哭泣。後在桓溫意願下,廷尉上奏要賜死司馬晞,簡文帝不願,下詔要再作議論。桓溫於是上書請誅司馬晞,言辭十分嚴厲急切。簡文帝見此,只得寫書給桓溫:「若果晉室國祚長久,那麼你就應該依從早前的詔命從事;如晉室大勢已去,那你就讓我退位讓賢吧。」桓溫見後,流汗色變,而司馬晞亦只被廢為庶人,未被誅殺。但庾柔、殷涓等人都被族誅。桓溫此後,威勢極盛,連謝安見他亦對他遙拜,更以君臣稱作二人關係[5],足見當時桓溫權勢已經比皇室更高,如同君主。

未得九錫[编辑]

次年,簡文帝死,死前遺詔由桓溫輔政,如諸葛亮王導的先例。當時群臣都因桓溫權勢而不敢以皇太子司馬曜為帝,反等待桓溫的決定。尚書僕射王彪之則以太子即位之正當性釋除群臣疑慮,迎司馬曜繼位為晉孝武帝。桓溫原本寄望簡文帝會將帝位禪讓給自己,或讓自己倣效周公為君主主理朝政。如今兩者皆否,大失所望,因而十分怨憤,更懷疑這是王坦之、謝安做的。不久,朝廷下詔桓溫入朝輔政,並加前部羽葆鼓吹,武賁六十人,桓溫辭讓。寧康元年(373年),桓溫入朝拜山陵,朝廷詔謝安及王坦之到新亭迎接桓溫,百官拜於道側。三月,桓溫患病,停建康十四日後退還姑孰。當時桓溫表示想受九錫,多番催促,而王彪之及謝安見桓溫病重,則借修改袁宏所寫的錫文暗中拖延。七月己亥日(8月18日),桓溫逝世,享年六十二歲,至此錫文仍未完成。朝廷追贈丞相,諡號為宣武。喪禮依司馬孚霍光的儀式,葬姑孰青山[6]

性格特徵[编辑]

  • 桓溫少時有豪邁風氣 [7]。姿貌甚偉,面有七星。
  • 桓溫伐蜀時經過三峽,部隊中有人捉了一隻小猿,母猿則在岸邊哀號,一直跟了桓溫的船隊行了百多里。及更跳了上船,但隨即就死了。及後有人剖開其腹,見其腸臟都斷成很多小段。桓溫知道後大怒,貶黜了捉了小猿的人[8]。又一次,桓溫與眾人一同吃飯,一名參軍用筷子夾蒸薤菜時,薤菜秥在一起夾不起,而其他同桌的人又不幫助,看見參軍夾著不放的模樣更笑起來。桓溫見此,說:「一同吃飯仍不相助,何況遇到危難時呢?」於是將他們免官[9]。都見到桓溫雖然是極具野心的將領,但亦能在小事上顯出顧及人情的性格。
  • 桓溫性格儉樸,每次宴會只吃七個奠柈茶果

逸事[编辑]

  • 桓溫年少家貧,與人玩摴蒱曾大敗,要找袁耽求取勝之法。[10]
  • 有人曾問桓溫有關謝安及王坦之的優劣,桓溫正想說,但就後悔說:「卿喜傳人語,不能復語卿。」[11]
  • 桓溫第三次北伐時,行軍至金城,看到自己任琅邪太守時所種的柳樹已經十分粗大,慨嘆:「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於是扶著枝幹,拿著枝條,流下眼淚。[12]
  • 桓溫曾躺臥著說:「作此寂寂,將為所笑。」然後起坐,又說:「既不能流芳後世,亦不足復遺臭萬歲邪?」[13]。又曾經在經過王敦墓,說:「可人,可人!」
  • 桓溫自以雄姿風氣是司馬懿、劉琨之流,若有人將他比作王敦就會很不高興。第一次北伐後,在北方獲得了一個老婢,是昔日劉琨的女伎。老婢見桓溫後就掩面哭泣,桓溫追問,老婢則答:「你很像劉琨。」桓溫聽後十分高興,便去整理衣冠,及後又召來老婢來問。老婢則說:「脣很像,但可惜太薄;鬚很像,但可惜是赤色;體形很像,但可惜太矮;聲音很像,但可惜不雄壯。」桓溫聽後脫下冠帶去睡,不高興了數日。
  • 桓溫一次乘下雪打獵,先見王濛劉惔等人。劉惔見他一身戎裝,問:「老賊欲持此何作?」桓溫說:「我若不為此,卿輩那得坐談?」[14]
  • 桓温曾讀皇甫謐的《高士傳》,讀到於陵仲子時就擲去書本,說:「誰能這樣苛刻對待自己!」[15]

評論[编辑]

  • 《晉書》評:「桓溫挺雄豪之逸氣,韞文武之奇才,見賞通人,夙標令譽。時既豺狼孔熾,疆場多虞,受寄扞城,用恢威略,乃踰越險阻,戡定,獨克之功,有可稱矣。及觀兵洛汭,修復五陵,引斾秦郊,威懷三輔,雖未能梟除凶逆,亦足以宣暢王靈。既而總戎馬之權,居形勝之地,自謂英猷不世,勳績冠時。挾震主之威,蓄無君之志,企而概息,想處仲而思齊,睥睨廷,窺覦鼎。復欲立奇功於,允歸望於天人;然後步驟前王,憲章。逮乎石門路阻,襄邑兵摧,懟謀略之乖違,恥師徒之撓敗,遷怒於朝廷,委罪於偏裨,廢主以立威,殺人以逞欲,曾弗知寶命不可以求得,神器不可以力征。豈不悖哉!豈不悖哉!斯實斧鉞之所宜加,人神之所同棄。然猶存極光寵,沒享哀榮,是知朝政之無章,主威之不立也。」
  • 庾翼:「桓溫少有雄略,願陛下勿以常人遇之,常壻畜之,宜委以之任,託其弘濟艱難之勳。」
  • 何充:「桓溫英略過人,有文武識度。」[16]
  • 孫綽:「高爽邁出。」[17]
  • 劉惔:「鬚如反猬毛,眼如紫石稜,自是孫仲謀司馬宣王一流人。」[18]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桓彝,東晉宣城內史,蘇峻之亂時因反抗蘇峻而遇害。
  • 孔氏,桓溫母。獲追贈臨賀太夫人。

妻妾[编辑]

  • 司馬興男,桓溫正妻,南康公主,晉明帝女。
  • 李氏,李勢妹,一說為李勢女。桓溫平蜀後納為妾。
  • 馬氏,桓玄之母,後追贈為豫章公太夫人。

兄弟[编辑]

  • 桓雲,桓溫二弟,官至江州刺史。
  • 桓豁,桓溫三弟,東晉將領,官至征西大將軍。
  • 桓祕,桓溫四弟,官至輔國將軍、宣城內史。桓溫臨死時與桓溫子桓熙桓濟合謀殺死將接掌桓溫兵眾的桓沖。事敗後被朝廷棄用。
  • 桓沖,桓溫幼弟,有武幹,受桓溫器重。官至車騎將軍。

子女[编辑]

  • 桓熙,桓溫長子,初被立為世子,但因才能不高,桓溫將兵眾都交給桓沖。桓溫臨死時曾與桓濟和桓祕謀殺桓沖,失敗後被徙至長沙
  • 桓濟,與桓熙謀殺桓沖失敗,被徙至長沙。
  • 桓歆,封臨賀公。
  • 桓禕,愚笨,五榖不分。
  • 桓偉,東晉將領,官至安西將軍、領南蠻校尉、荊州刺史、使持節督荊益寧秦梁五州諸軍事。
  • 桓玄,桓溫幼子,襲桓溫爵。東晉官至相國,後篡位建立桓楚。最終被劉裕所主持的討伐軍擊敗並被殺。
  • 桓伯子,桓溫二女,嫁王愉[19]
  • 桓氏,桓溫女,嫁王裕之[20]

參考資料[编辑]

  1. ^ 宋書·州郡志》:「成帝咸康元年,桓溫領郡鎮江乘之蒲州上,求割丹陽之江乘縣境立郡。則溫所治之琅琊,在江南之江乘。」
  2. ^ 此處桓溫官位據《晉書·穆帝紀》
  3. ^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胡註:「永和元年,溫都督荊、司、雍、益、梁、寧六州;五年,遣滕畯帥交、廣之兵伐林邑,蓋是時已加督交、廣二州矣。」
  4. ^ 《資治通鑑》寫永和九年殷浩北伐因姚襄叛變而大敗,姚襄更「俘斬萬餘,悉收其資仗」
  5. ^ 資治通鑑卷十百三 謝安曰:「未有君拜於前,臣揖於後。」
  6. ^ 《太平御覽》五五六引《宋拾遺記》:「桓溫葬姑孰之青山。」
  7. ^ 《世說新語·言語篇》註引《桓溫別傳》
  8. ^ 《世說新語·黜免篇》
  9. ^ 《世說新語·黜免篇》
  10. ^ 《世說新語·任誕篇》
  11. ^ 《世說新語·品藻篇》
  12. ^ 據《世說新語·言語篇》。《建康實錄·卷九》:「帝遇焉,累遷為琅邪內史。咸康七年,出鎮江乘金城。」又案《古圖經》:「中宗初,於此立琅琊郡也。」
  13. ^ 《世說新語·尤悔篇》
  14. ^ 《世說新語·排調篇》
  15. ^ 《世說新語·豪爽篇》
  16. ^ 《晉書·何充傳》
  17. ^ 《世說新語·品藻篇》
  18. ^ 《世說新語·容止篇》
  19. ^ 《世說新語·方正篇》「王文度為桓公長史」條註引《王氏譜》。
  20. ^ 《宋書·王敬弘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