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爾海軍上將號裝甲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席爾海軍上將號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38-1945.svg
Admiral Scheer
Admiral Scheer in Gibraltar.jpg
直布罗陀的席爾海軍上將號
概觀
艦種 裝甲艦/重巡洋艦
艦級 德意志級
製造廠 威廉港戰爭海軍造船廠
動工 1931年7月25日
下水 1933年4月1日
服役 1934年12月12日
結局 1945年4月9日被炸沉。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12,100噸
滿載排水量 16,200噸
全長 186米
全寬 21.65米
動力 8具9缸2行程MAN柴油機
2軸
功率 52,050匹馬力
續航距離 8,900浬(20節)
乘員 1,150人
艦載機 2架Ar 196水上侦察机
設有1台彈射器
裝備 2座三连裝280毫米/L54.5 SK C/34主砲
8门单管150毫米副砲
3座双联裝105毫米/L65高砲
4座双连装37毫米高砲
10门20毫米高砲
2座四连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裝甲 船側80公釐
甲板40公釐
炮塔正面160公釐

席爾海軍上將號裝甲艦德語Admiral Scheer)是納粹德國海軍的一艘德意志級裝甲艦(德國將其劃分為裝甲艦,英國則稱它們為「袖珍戰艦」,另外還有被劃分為重巡洋艦的爭議)。該艦名字取自於德國一戰的公海艦隊司令—萊因哈特·席爾上將。

歷史[编辑]

席爾海軍上將號於1933年4月1日下水,並由萊因哈特·席爾上將的女兒—法烏·瑪里安·貝塞爾(Frau Marianne Besserer)為該艦命名[1]

二戰期間,席爾海軍上將號在賽爾多·克朗克(Theodor Krancke)上校的指揮下,成了戰爭中最成功的通商破壞艦,最遠還巡弋到印度洋。在戰爭即將結束時,停靠於基爾港的席爾海軍上將號被英國皇家空軍轟炸,傾覆並沉沒。戰後,該艦部份被打撈,並將其船體拆毀,把埋在瓦礫堆下的部份船身與碼頭填起,變成了一座停車場。

西班牙內戰[编辑]

席爾海軍上將號的首次任務為1936年7月,被派到西班牙疏散被西班牙內戰捲入的德國平民。它還暗中監視載滿武器、援助共和政府的蘇聯船隊以及保護運輸武器給國民軍的德國船隻。1937年5月31日,席爾海軍上將號砲轟了共和軍於阿尔梅里亚的軍事設施,以報2天前共和軍飛機轟炸其姊妹艦德意志號之仇[1]。到了1938年6月末,它已結束了8次的部署任務。

在接近部署於西班牙的任務結束前,席爾海軍上將號於1938年4月被作為一個投票所,專給就讀於羅馬圣玛利亚灵魂之母堂(Santa Maria dell'Anima)學院的德國與奧地利神職人員與學生海外投票權,處理德奧合併的議題。因此席爾海軍上將號停泊於義大利加埃塔港內。與德國預期之結果相反,當地有90%的選票否決德奧合併,此事件當時還被稱作「加埃塔之恥」(Vergogna di Gaeta, Schande von Gaeta)。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席爾海軍上將號於1939年9月開始了它首次的二戰生涯,但隨即在威廉港就被英國皇家空軍布倫亨式轟炸機攻擊。它被擊中了3枚炸彈,但均未造成嚴重的傷害,艦上的高射炮也擊落4架轟炸機。之後席爾海軍上將號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檢修,而它的姊妹艦則出航進行海上破交戰。德意志號在回程時擊沉了2艘船,但斯比海軍上將號在擊沉9艘船後就被英國皇家海軍發現並給予重創,之後在拉普拉塔河口海战後自行鑿沉。雖然這些裝甲艦並未取得很大的成果,但已證實了海上通商破壞戰的概念。席爾海軍上將號於1940年前幾個月被改良,原本很重的指揮塔換裝了較輕的,並在同年7月重新劃分為重巡洋艦[2]

航行中的席爾海軍上將號

席爾海軍上將號於1940年10月14日巡弋時,海軍的B-Dienst機關以雷達攔截到了一支船團,從而成為席爾海軍上將號的第一個目標—從哈利法克斯新斯科舍出航的HX-84船團[3]。席爾海軍上將號於1940年11月5日發射水上飛機找到船團的位置,並相信其無護衛艦護航,於是席爾海軍上將號出發前去攻擊。然而,當船團出現於海上地平線時,有一艘船脫離船團並挑戰了席爾海軍上將號。該船為由愛德華·芬根上校所指揮的傑維斯灣號(Jervis Bay),是一艘武裝商船,也是該船團唯一一艘護衛艦。由於盟軍戰艦的數量不足,在戰爭初期階段,船團只有在最後3天的航行里才有驅逐艦保護。因此傑維斯灣號完全處於劣勢,但德國船艦必須優先攻擊已放出煙霧、試圖分散逃走的船團。席爾海軍上將號成功地開火擊沉5艘船隻,並使聖·德梅特里奧號油輪著火,但該船在傑維斯灣號的犧牲保護下成功即時搶救。這次的攻擊行動使得英國皇家海軍司令部改變政策,大型船團必須在戰鬥艦戰鬥巡洋艦的護衛下才能航行,此舉影響了皇家海軍許多艦隻往後的任務角色。

皇家海軍派遣多艘船艦去搜捕席爾海軍上將號,但它成功南下逃脫並與補油艦諾德馬克號(Nordmark)會合。在之後2個月裡,席爾海軍上將號又擊沉了數艘船,繳獲其補給品與戰俘,之後又將戰俘轉到諾德馬克號上。之後它在中大西洋上度過了1940年的聖誕節,之後又經過幾百浬的航程,通過特里斯坦-达库尼亚群岛,於1941年2月進入印度洋。之後它又發現了另外2艘目標船,但它們其中一艘設法發出了求救信號,召來了英國巡洋艦支援。而席爾海軍上將號設法擊沉了一艘運煤船後逃入大西洋。克朗克上校向北航行,通過丹麥海峽並最終於1941年4月1日回到了基爾港[4],此行共航行了85,000公里和擊沉16艘商船。

席爾海軍上將號後來一直待在港內,直到1942年7月2日出擊攔截援蘇的北極船團PQ 17船團[5],但該行動失敗。1942年8月,它駛入北冰洋狩獵船團,並發起仙境作戰(Unternehmen Wunderland)以建立德國海軍在蘇聯海域的制海權。席爾海軍上將號於8月25日砲擊位於熱拉尼亞海角的蘇聯氣象站,並擊沉一艘武裝的破冰船亞歷山大·西比里亞科夫號(Aleksandr Sibiryakov),但並未於該地區搜索到其他船團。該破冰船設法發出信號給迪克森上的駐軍。席爾海軍上將號因此移動位置,並開火攻擊狄克森的港口以及駐軍。當地的衛戍部隊隨即反擊,以一座老式榴彈砲對席爾海軍上將號開火,但僅造成輕傷。舍爾海軍上將最後被召回,沒有擊沉該港的船隻,但給予黛什涅夫號(Dezhnev)和革命者號(Revolutsioner)兩艘停泊於該處的船隻重創。之後該艦並未發現其他盟軍船團而回到了那維克,其後更因為喀拉海上的大霧與惡劣天氣而無發現可攻擊的目標。

在經過希特勒對德國海軍水面艦隊的憤怒與將海軍總司令埃里希·雷德尔元帥撤換為卡尔·邓尼茨上將後,德國海軍水面艦隊就很少離開港口出戰了。1944年秋季,席爾海軍上將號替波羅的海索爾夫半島上的德國陸軍火力支援進行撤退工作。在1945年1月至2月期間,它一直進行對沿海的砲擊行動,但在3月時砲管受損而撤回了基爾。1945年4月9日當晚[6],英國皇家空軍以超過300架飛機對船塢進行轟炸,舍爾海軍上將號被擊中後傾覆沉沒,大部分的艦上官兵都獲救,但仍有32人陣亡。戰後,席爾海軍上將號的部份船體被打撈,並成為了基爾港的一部分。

擊沉與俘虜的船隻[编辑]

日期 船名 隸屬國 排水量 結果
1940年11月5日 客輪 Mopan 英國 5,389 沉沒
1940年11月5日 傑維斯灣號 英國 武裝商船 14,164[2][7] 於戰鬥中沉沒
1940年11月5日 客輪 Maidan 英國 7,908[2] 沉沒
1940年11月5日 客輪 Trewellard 英國 5,201[2] 沉沒
1940年11月5日 客輪 Kenbane Head 英國 5,225[2] 沉沒
1940年11月5日 客輪 Beaverford 英國 10,142[2] 沉沒
1940年11月5日 客輪 Fresno City 英國 4,955[2] 沉沒
1940年11月24日 客輪 Port Hobart 英國 7,448 沉沒
1940年12月1日 客輪 Tribesman 英國 6,242 沉沒
1940年12月17日 客輪 Duquesa 英國 8,651[2] 被俘
1941年1月17日 客輪 Sandefjord 挪威 8,083 被俘
1941年1月20日 客輪 Barneveld[2] 荷蘭 5,597 沉沒
1941年1月20日 客輪 Stanpark 英國 5,103 沉沒
1941年2月20日 客輪 British Advocate 英國 6,994 被俘
1941年2月20日 客輪 Grigorios C. 希臘 2,546 沉沒
1941年2月21日 客輪 Canadian Cruiser 英國 6,992 沉沒
1941年2月22日 客輪 Rantau Pandjang 荷蘭 2,542 沉沒
1942年8月25日 客輪 Aleksandr Sibiryakov 蘇聯 1,384 於戰鬥中沉沒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