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鎖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金鎖記》,張愛玲的中篇小說。寫於1943年,張愛玲赴美後將《金鎖記》改寫成長篇《怨女》,1971年翻譯為《The Rouge of the North》(北地胭脂)。

張愛玲在本書中在空前深刻的程度上表現了現代社會兩性心理的基本意蘊。她在她那創作的年代並無任何前衛的思想,然而卻令人震驚地拉開了兩性世界溫情脈脈的面紗。主人公曾被作者稱為她小說世界中唯一的「英雄」,她擁有著「一個瘋子的審慎和機智」,為了報復曾經傷害過她的社會,她用最為病態的方式,「她那平扁而尖利的喉嚨四面割著人像剃刀片」,隨心所欲地施展著淫威。《金鎖記》在敘述體貌上還借鑒了民族舊小說的經驗,明顯反映了類似《紅樓夢》之類的小說手法已被作者用來表現她所要表現的華洋雜處的現代都市生活。

小說內容[編輯]

小說描寫了一個小商人家庭出身的女子曹七巧的心靈變遷歷程。七巧的大哥曹大年逼她嫁給大戶姜家殘疾的二少爺,丈夫是個「骨癆」病人,七巧欲愛而不能愛,。七巧家世低微,或許因此她在姜家沒有少奶奶應有的地位,處處被人瞧不起,就連丫環小雙都敢輕視她。曹七巧沒教養,說話犯忌,使得她在姜家地位每況愈下。最後七巧索性不管了,像瘋子一樣在姜家過了30年。

她愛三少爺姜季澤,或許這是種情感轉移,缺乏愛的人們總是在自己身邊尋找尚可的對象,但這隻給她帶來更多的痛苦,產生了「天下的男子都是一樣的混賬」的偏見,她教女兒:「男人……都碰不得」。她變得孤獨寂寞,只得靠鴉片來消遣。在財欲與情慾的壓迫下,她的性格終於被扭曲,行為變得怪戾,不但破壞兒子長白的婚姻,致使兒媳被折磨而死,還拆散女兒長安的愛情,曹七巧就說:「長安自己長得不好,不是母親不關心她的婚事」。張愛玲在最後寫道「30年來她戴著黃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殺了幾個人,沒死的也送了半條命。」

角色簡介[編輯]

  • 曹七巧:小說女主角,姜家二奶奶,娘家開辦麻油店,因為出身卑微,而被許配給患上骨癆的姜家二爺,受到姜家人上下白眼。
  • 姜長白:曹七巧兒子。縱容母親對妻子芝壽的言語虐待,使其抑鬱而亡。
  • 芝 壽:姜長白之妻,嫁入姜家後被曹七巧嫌棄,常被其以言語中傷,憂鬱成疾而終。
  • 姜長安:曹七巧女兒,她與童世舫之間一段發展到將要結婚的愛情,被曹七巧中斷。
  • 姜季澤:姜家三爺,與曹七巧在心理上有一種曖昧的關係,常留連煙花之地,敗了姜家不少財產。
  • 蘭 仙:姜季澤之妻,亦即姜家三奶奶。
  • 姜長馨:姜季澤與蘭仙的女兒,曾替姜長安作媒人。
  • 玳 珍:姜家大奶奶。
  • 童世舫:姜長安的男朋友,曾在德國留學,因過往的戀愛經歷而喜愛傳統的中國女子。

評價[編輯]

《金鎖記》曾被傅雷評價為張愛玲短篇小說中成就最高的一篇。評論家費勇說:「七巧不是一個反面形象,也不是個正面形象,而是一種客觀的存在,一種宿命的、身不由己的存在。 」[1]夏志清稱《金鎖記》「是中國從古以來最偉大的中篇小說」。李瑜則認為:「〈金鎖記〉前半寫得囉哩囉嗦,模仿《紅樓夢》,後半的確精彩,勝過其他中篇,但是它是一篇優秀的小說,寫得很好的小說,離偉大似乎還有一段距離,如果我們以杜氏的《罪與罰》,《白痴》等為參考的話。」[2]蕭之華指出《金鎖記》有「文字多有語病」、「描寫有所失真」、「細節交代不清」、「通篇冗員充斥」、「佈局剪裁不當」等弊病,最多只不過是一篇大學程度的俗情小說習作。[3]

改編作品[編輯]

注釋[編輯]

  1. ^ 費勇《張愛玲傳奇》: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0
  2. ^ 李渝,〈抖抖擻擻過日子夏志清教授和《中國現代小說史》〉
  3. ^ 〈為「張愛玲傳奇」做總體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