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人團中共黨史名詞。有原「三人團」與新「三人團」的區別,分水嶺是1935年1月的遵義會議

旧三人团[编辑]

三人團指1930年代中共遭到國民政府五次圍剿,第四次到第五次時期,被迫放棄江西蘇區,轉移開始向湘桂黔等省轉移過程,當中的軍事指揮集團。包括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秦邦憲(化名博古)、政治局常委兼中革軍委(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常委周恩來、以及蘇聯軍事顧問李德。由於當時上海中共中央已遭國民黨破獲,發生向忠發叛降等事件,蘇聯設於上海的長波地下電台亦無法正常運作,長征時期的紅軍與上海、第三國際(共產國際)遠東局(設於上海租界)都不能電報聯繫,上海來贛人員安全也無法保證,蘇區軍事指揮決策完全由「三人團」獨斷專行。

上海中央派往蘇區代表項英等人並不信任早期成功抗擊圍剿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主席、中革軍委常委毛澤東,認為毛在蘇區經營已久,有專擅的作風,在整肅「AB團」事件上負有整風擴大化傷害無辜的責任,紅軍最具聲望的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朱德又傾向周恩來等人,毛澤東在長征初期並未獲得中央青睞,甚至自嘆成為可有可無之人。博古實際上是中共中央最後負責者,即代行總書記

新三人团[编辑]

長征歷次戰役損失較大、傷員過多,在行軍至遵義,中共內部就作戰方針發生爭論,並檢討「三人團」的軍事路線。遵義會議是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結果解除了博古的黨務、解除了李德的指揮權。规定黨的決策最後責任是总书记洛甫。軍事上負最後責任的是周恩來,而由毛澤東輔助周決策。毛泽东在1943年11月13日的政治局会议上说:在打鼓新场,“洛甫提议要我为前敌总指挥……以后组成三人团(毛周王)领导”。周恩来在1943年11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谈到进攻打鼓新场时说:“毛主席坚决反对那个军事计划,后来还是停止了……自此以后成立三人团。”[1]毛周的回忆是指毛泽东在打鼓新场被撤职,复职后随后鲁班场战役失利导致在黔北建立根据地希望的破灭。1943年12月洛甫在延安写文章回忆:“在抢渡乌江以前,泽东同志提议以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成立三人团全权指挥军事。”[2]陈云在1978年5月18日回忆说:“成立三人小组是在遵义会议以后,四渡赤水时定的。”[3]时任红三军团参谋长的叶剑英回忆:“成立三人小组那个会我参加了,记得正在开会,敌人飞机来炸,我和毛泽东还到一间茅草房去躲。”[4]

军事新三人團由周恩來、留蘇派的王稼祥、以及「輔佐周」的毛澤東组成。成立时间地点有两种说法:

中共黨史一般記載,舊的「三人團」走的是錯誤的左傾冒險主義。遵義會議糾正了這一錯誤的軍事路線,成功地擺脫被追剿困境,終於在當年冬天到達陝北。遵義會議確立了黨務與軍事上張聞天、周恩來、毛澤東的領導架構,而其中張聞天專長集中於馬列理論,周恩來強調黨內和諧,中革軍委主席朱德並不參與日常管理,中共中央領導權逐漸集中於毛澤東,自此逐漸成為難以扭轉的事實。

参考文献[编辑]

  1. ^ 《关于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若干情况的调查报告》(1983年2月),《中共党史资料》第6辑,第28页。
  2. ^ 《关于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若干情况的调查报告》(1983年2月),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中共党史资料》第6辑,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3年版,第29页。
  3. ^ 《关于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若干情况的调查报告》(1983年2月),《中共党史资料》第6辑,第29页。
  4. ^ 费侃如:《三人军事指挥小组探源》,《党史通讯》1984年第5期,第48页。
  5. ^ 孙果达:《近代史研究》2005年第3期的《红军长征中新“三人团”究竟成立于何时?》
  6. ^ 张闻天夫人的《在历史的激流中——刘英回忆录》,中共党史出版社1992年版第70页记载:新三人团成立的“这段曲折,是闻天在延安时同我谈的。他还说,从此以后,长征的军事行动就完全在毛主席指挥下进行。四渡赤水,佯攻昆明,巧渡金沙江,迂回穿插,打得十分主动”。这里的“四渡赤水”,是指第四次渡赤水河。当时的第四次渡赤水就是抢渡乌江战役的一部分。见:《朱德关于我军四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1935年3月20日),《长征档案》第2卷,第633页。
  7. ^ 杨奎松:《关于长征途中毛泽东军事领导地位确立问题的再考察》,《苏区研究》2016年第4期,第4-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