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保罗·克留格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保罗·克留格尔
KrugerPaulusJohannes.jpg
Flag of Transvaal.svg 第3任南非共和国总统
任期
1883年5月9日-1902年5月31日
前任 三人执政
继任 斯查尔克·威廉·伯格爾英语Schalk Willem Burger
(代理)
三人执政之一
任期
1881年8月8日-1883年5月9日
马蒂纳斯·韦塞尔·比勒陀利乌斯(M.W. Pretorius)和皮特·朱伯特(Piet Joubert)同时在任
前任 托馬斯·弗朗索瓦·伯格爾斯英语Thomas François Burgers
(作為總統)
继任 本人
作为南非共和国总统
个人资料
出生 Stephanus Johannes Paulus Kruger
1825年10月10日
Flag of the Cape Colony (1876–1910).svg 开普殖民地斯坦斯堡英语Steynsburg
逝世 1904年7月14日(1904-07-14)(78歲)
 瑞士克拉伦斯沃州
墓地  南非豪登省比勒陀利亚英雄公墓英语Heroes' Acre, Pretoria
配偶 Maria du Plessis(1842年结婚,死于1845年)
Gezina du Plessis(1847年结婚,死于1901年7月20日)[1]
儿女 17
宗教信仰 荷兰归正会
签名

斯特凡努斯·约翰内斯·保卢斯·克留格尔南非語Stephanus Johannes Paulus Kruger,1825年10月10日-1904年7月14日),简称保罗·克留格尔南非語Paul Kruger),又被人亲切地称为保罗大叔南非語Oom Paul),南非共和國总统。在第二次布尔战争(1899年至1902年)期间,他以领导布尔人争取脱离英国统治的独立自治的斗争而闻名。

青年时代[编辑]

克留格尔出生于他祖父位于开普殖民地斯坦斯堡英语Steynsburg的农场里,长大后成了一个农场主。他只接受过三个月的正常教育。第一次布尔战争期间,他以精湛的狩猎和马术展开游击战。他的父亲后来决定迁徙到勒斯滕堡

克留格尔是第一个被确认的喀爾文宗歸正教會成员,歸正教會由丹尼尔·林德利英语Daniel Lindley于1842年创建[2]

16岁时,克留格尔就在马加拉斯堡山脚下经营自由的农场,并在1841年在那里定居。第二年,他与Anna Maria Etresia du Plessis(1825年至1846年)结婚,夫妇俩与克留格尔的父亲在德兰士瓦东部一起生活。全家回到勒斯滕堡后,克留格尔的妻子和孩子在1846年1月因发高烧而死去。然后在1847年,他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Gezina Susanna Fredrika Wilhelmina du Plessis(1831年至1901年),和她一同生活到1901年妻子去世,夫妇俩生了七个女儿和九个儿子。

克鲁格是一个笃信宗教的人,他声称只读一本书——圣经,并照书里面的意思,相信地球是平的。他参与创立南非归正教会(Gereformeerde Kerk)。

领袖[编辑]

保罗·克留格尔,1879年的照片
保罗·克留格尔在1892年左右晚年的肖像,特征是戴着大礼帽
1899年英国杂志《名利場英语Vanity Fair (UK magazine)》中保罗·克留格尔的卡通画

克留格尔起初在一个矿区突击队里当兵,并最终成为南非共和國的总司令。他被任命为一个人民议会(Volksraad)的成员,参与起草共和国宪法。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他在结束德兰士瓦领袖斯特凡努斯·斯科曼英语Stephanus Schoeman比勒陀利烏斯英语Marthinus Wessel Pretorius之间的争吵有突出表现。他出席了1852年砂河公约[3]

1863年克留格尔被任命为南非共和国最高总司令官,1873年他从军中退役,回到自己的布肯霍冯丹(Boekenhoutfontein)农场。然而,在1874年,他当选为执行委员会的一员,不久成为德兰士瓦共和国的副总统。

1877年英国以内政上混乱为理由兼并了德兰士瓦,克留格尔成为抵抗运动的领袖。同年,他是首次访问英国代表团的首领。1878年,他是第二次代表团的成员之一。访问欧洲的一大亮点是他在热气球上俯瞰巴黎。

赴英使团交涉决裂后,1880年12月13日布尔人决定坚决抵抗英国统治,成立了总统马蒂纳斯·韦塞尔·比勒陀利乌斯(M.W. Pretorius)和军队总司令皮特·朱伯特(Piet Joubert)以及副总统克留格尔三人为首的三頭政治体制。16日,布尔人对英宣战,第一次布尔战争爆发。1881年2月27日,克留格尔在马朱巴山之役大败英军。军事上的胜利加上积极巧妙的外交谈判,终于使英国同意德兰士瓦有限的独立。

1880年12月30日,55岁的克留格尔当选德兰士瓦总统。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修订1881年的比勒陀利亚公约,布尔人和英国之间达成协议,结束了第一次布尔战争。1883年4月他在总统选举中击败了皮特·朱伯特,当选总统。1883年当选总统,同年访问英国,和英国外交大臣德比伯爵谈判,于1884年2月27日签订《伦敦协定》。他还访问了欧洲大陆的德国、比利时、荷兰、法国和西班牙等国,认识了德皇威廉一世俾斯麦首相。就在这时,德兰士瓦与开普殖民地发生冲突,1885年他不得不屈从英国的压力,撤出有争议的地段。并同意贝专纳接受英国保护。

1866年在威特斯兰德发现金矿,外国人(主要是英国人)纷沓而至,引发了外国人问题(Uitlander),最终导致了共和国的垮台。南非政府在1890年规定外来移民至少要在当地居住14年才能获得公民权,在约翰内斯堡的英国人群起反对。开普殖民地总理塞西尔·罗得斯在德兰士瓦拥有大量的金矿股权和政治影响,主张和外来者联合反对克留格尔。1895年末,英国殖民政治家利安德·斯塔尔·詹姆森和他的公司雇佣兵对共和国发动突然袭击,突袭失败,詹姆森被迫投降,被送往比勒陀利亚交给他的英国同胞惩罚。克留格尔成功的处理了这一事件,威望大增。德皇威廉二世甚至专电祝贺。但这一因素最终导致第二次布尔战争第二次马塔贝莱兰战争。克留格尔在回忆录中承认,对于金矿的发现,我们不应欢呼而应该哭泣,因为这将“使我们的土地浸泡在血海中”。

1898年,克留格尔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当选总统。

流亡[编辑]

1897年,英国派阿尔弗雷德·米尔纳为开普殖民地总督和高级专员,向德兰士瓦提出取得公民权资格的居住期限应降低为五年。1899年克留格尔和米尔纳举行会谈,未达成协议。他决定居住期限为七年。双方对峙。1899年10月9日克留格尔提出最后通牒,要求英军撤出。两天后的1899年10月11日,第二次布尔战争爆发。次年5月7日,克留格尔参加最后一次人民议会会议(Volksraad),5月29日英军统帅罗伯茨勋爵推进到比勒陀利亚,克留格尔逃往德兰士瓦东部的马哈多多普英语Machadodorp(位於今普马兰加省)。10月,他离开南非逃到莫桑比克,在那里登上荷兰女王威廉明娜派来的军舰“海尔德兰号”躲过英国海军的封锁前往法国马赛,并从那里去了巴黎。1900年12月1日他前往德国寻求援助,但德皇威廉二世拒绝见他。从德国他又去了荷兰,在希尔弗瑟姆乌得勒支租房子居住。他还呆在法国芒通两次(1902年10月至1903年5月和1903年10月至1904年5月)[4],他在荷兰住到1902年5月战争结束,1904年7月14日他死在瑞士,死后经过防腐处理在7月26日安葬于海牙,后经英国政府同意,12月16日归葬于比勒陀利亚教堂街公墓的英雄堂(Heroes' Acre)[5]

外貌特征[编辑]

克留格尔身材高壮,有一头深棕色的头发和棕色的眼睛。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头发变得雪白。大胡子是他的主要形象[6]。 Martin Meredith引用W. Morcom描述,“他非常油性的头发和凹陷的眼睛”[7]。他经常穿着黑色的礼服大衣,戴着大礼帽。永远不离嘴的烟斗。战争期间英国漫画家对他的形象描绘就是他的大礼帽和礼服大衣,吸着烟斗。

根据传说,由于他吹口哨和模仿鸟叫的能力,他又被叫做“猿猴河吹哨人”(茨瓦纳语:Mamelodi'a Tshwane),

遗产[编辑]

比勒陀利亚教堂广场的克留格尔塑像

克留格尔在比勒陀利亚的住宅,现在成为克留格尔博物馆,展示克留格尔纪念品和其他物品[8]

保罗·克留格尔穿着他的特色礼服站立的雕像在比勒陀利亚教堂广场。

克留格尔国家公园克留格爾普馬蘭加國際機場以他的名字命名,南非克鲁格金币的正面头像是他。

保罗·克留格尔的布肯霍方丹英语Boekenhoutfontein农场和历史建筑,在1971年被宣布为省级文化遗产。南非连锁酒店Kedar与克留格尔总统信托合作,博物馆周围的土地已经被纳入基达尔的游乐农场。

2004年,在南非广播公司进行的最伟大的南非人英语Great South Africans调查中,克留格尔被选为第27位。

荷兰城镇和城市中的街道和广场名字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如KrugerstraatKrugerplein。在荷兰海牙,著名市场街仍称de Paul Krugerlaan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Paul Kruger
  2. ^ Daniel Lindley. Dictionary of African Christian Biography. [10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5月31日). 
  3. ^ Martin Meredith, Diamonds Gold and War,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7):75
  4. ^ Louis Changuion, Fotobiografie; Paul Kruger 1825–1902, Perskor Uitgewery, 1973, p.132 to 173.
  5. ^ Louis Changuion, Fotobiografie; Paul Kruger 1825–1902, Perskor Uitgewery, 1973, p.182 to 196.
  6. ^ Louis Changuion, Fotobiografie: Paul Kruger 1825 -1904, Perskor Uitgewery, 1973, p.9-15
  7. ^ Martin Meredith, Diamonds, Gold and War: The British, the Boers, and the making of South Africa, Philadelphia: Simon and Schuster UK ltd. 2007. p.78-79
  8. ^ Kedar. Recreation Africa. [2 March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3月17日). 

延伸閱讀[编辑]

  • Fisher, John. Paul Kruger: His Life and Times. London: Secker & Warburg. 1974. ISBN 978-0436157035. 
  • Gordon, Cecil Theodore. The growth of Boer opposition to Kruger, 1890-1895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 Marais, Johannes S. The fall of Kruger's republic (Oxford UP, 1961).
  • Nathan, Manfred. Paul Kruger, His Life and Times. Durban: Knox. 1941. OCLC 222482253. 
  • Meintjes, Johannes. President Paul Kruger: A Biography (Weidenfeld & Nicolson, 1974).
  • Pakenham, Thomas. The Boer War (1979).

其他語言

  • Krüger, D W. Paul Kruger, Volume 1: 1825–83. Johannesburg: Dagbreek-Boekhandel. 1961. OCLC 8384883 (南非荷兰语). 
  • Krüger, D W. Paul Kruger, Volume 2: 1883–1904. Johannesburg: Dagbreek-Boekhandel. 1963. OCLC 8384883 (南非荷兰语). 
  • Smit, F P. Die Staatsopvattinge van Paul Kruger. Pretoria: J L van Schaik. 1951. OCLC 35091695 (南非荷兰语). 
  • Van Oordt, Johan Frederik. Paul Kruger en de Opkomst van de Zuid-Afrikaansche Republiek. Amsterdam: Dusseau. 1898. OCLC 10634821 (荷兰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