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暾(?-311年),長升東萊掖縣人。西晉尚書左僕射劉毅之子。晉朝官員,曾五度任司隸校尉,官至右光祿大夫、領太子少傅。永嘉之亂後投靠是同鄉的漢國將領王彌,並勸王彌除去石勒,但自己卻在為王彌執行自己建議的計劃時被石勒部下所捕,更遭石勒所殺。

生平[编辑]

有父之風[编辑]

太康初年劉暾初任博士,太康三年(282年)就正值晉武帝命朝中的齊王司馬攸回到封國,劉暾參與議論應該賜甚麼禮儀品物給齊王司馬攸以作尊崇,但因劉暾與其他博士請求讓司馬攸留朝,於是觸怒晉武帝,將劉暾收付到廷尉。不久得大赦而被釋放,但卻被免去官職。太康六年(286年)父親去世,死前就正打算要上奏晉武帝寵臣馮紞的罪狀,但未成就去世。及後劉暾見馮紞仕宦愈見尊貴,於是感慨地說:「使先人在,不令紞得無患。」

劉暾後再度任官,先後任酸棗縣縣令侍御史。後來一次武庫發生火災,當時皇后賈南風表親郭彰尚書,率領百人只顧自保而不救火,於是劉暾就嚴肅的去責問他。郭彰於是大怒,說:「我能截君角也。」劉暾則憤怒地說:「君何敢恃寵作威作福,天子法冠而欲截角乎!」於是請索紙筆上奏,郭彰於是不敢再說話,眾人亦為郭彰解釋,劉暾才不堅持。而自此以後,昔日表現得奢侈的郭彰亦變得簡樸。劉暾後遷太原內史

永康二年(301年),趙王司馬倫在上一年剷除賈后集團並掌握朝政後就篡位,自立為帝,並讓劉暾假征虜將軍,但劉暾不受。不久劉暾更響應齊王司馬冏、河間王司馬顒及成都王司馬穎所發起的討伐軍。當年晉惠帝復位,劉暾任尚書左丞,在朝嚴肅,令朝內清正嚴明。不久兼領御史中丞,奏免東安公司馬繇王粹董艾等十多人的官職[1],獲朝廷嘉許,即遷任御史中丞。後轉任中庶子、左衞將軍、司隸校尉,又奏免武陵王司馬澹何綏劉坦溫畿李晅等人[2]

後來,劉暾兒子劉更生娶妻,而劉暾妻已死,按家法而要媳婦去掃墓,於是劉暾就帶著家屬賓客,載著酒和食物出行。不料此時被一直看不起他的洛陽縣令王棱借題發揮,向當時主政的司馬越聲稱劉暾是要帶著家屬叛歸盤據并州劉淵。因為劉淵當時兵力強盛,麾下將王彌又是劉暾同鄉,於是司馬越相信並派人追返劉暾。劉暾知道後,未到墓地就已折返,並以正義斥責司馬越,竟令司馬越十分慚愧。

五任司隸[编辑]

永寧二年(302年),長沙王司馬乂討伐掌權的司馬冏,劉暾亦參與預謀,於是在司馬冏敗死,司馬乂掌權後獲封朱虛縣公。太安三年(304年),司馬乂被討伐他的司馬顒的部將張方所殺,劉暾亦被免官。但不久就再任司隸校尉。

同年十一月,留守洛陽的張方強遷晉惠帝等人到長安,留劉暾及尚書僕射荀藩和河南尹周馥等留守洛陽,設立留臺。十二月,司馬顒廢去司馬穎皇太弟的身份,改以豫章王司馬熾為皇太弟。司馬顒為與東海王司馬越等諸王和解,於是命司馬越弟高密王司馬略為鎮南將軍,領司隸校尉,權鎮洛陽[3]

永興二年(305年),司馬越舉兵討伐司馬顒,要迎晉惠帝回洛陽。至十一月,立節將軍周權自稱受司馬越檄命,自稱平西將軍並復立羊獻容為皇后。雖然周權不久就被洛陽縣令何喬擊殺,羊獻容亦再被廢,但司馬顒卻下令洛陽留臺賜羊獻容死。但主持留臺的劉暾及荀藩等不願[4],更上奏反對賜死,終觸怒司馬顒,派呂朗來收捕劉暾。劉暾於是逃奔到青州,依附高密王司馬略。永興三年(306年),青州惤縣縣令劉伯根叛亂,司馬略於是以劉暾為大都督,加鎮軍將軍領兵討伐,但卻兵敗,於是逃回洛陽。而當時以司馬越為首的討伐軍隊已逼近洛陽,司馬顒殺張方後亦令司馬顒一些將領投降,例如駐守滎陽的呂朗。不久司馬越軍攻入長安,迎惠帝回洛陽。晉惠帝回到洛陽後,復立羊獻容為皇后,而羊獻容亦感謝劉暾當日上奏保全自己,於是恢復他的封爵,加授光祿大夫,復任司隸校尉[5]

永嘉三年(309年),漢國大軍進攻洛陽,劉暾任轉撫軍將軍、假節、都督城守諸軍事抵禦外敵。不久漢國兵敗撤退,劉暾轉拜尚書僕射。但劉暾長年擔任監察百官的職位,且亦被人情所歸,故此令司馬越十分忌憚,於是任命劉暾為右光祿大夫、領太子少傅,加散騎常侍,表面上是進加崇官,但其實是削奪了劉暾的權力。後來,司馬越領行臺出鎮,晉懷帝於是下詔命劉暾領衞尉,加特進。後再以劉暾為司隸校尉,加侍中。至此,劉暾已五度任司隸校尉[6]

被擒遇害[编辑]

永嘉五年(311年),漢國大軍再攻洛陽,洛陽陷落,發生永嘉之亂,漢國軍隊進宮大肆搶掠,又大殺官員,而劉暾卻因王彌而免於被殺,更跟隨王彌離開洛陽。劉暾又對王彌陳說形勢,說因他在進攻洛陽時與漢國宗室劉曜結下仇怨,勸王彌東據青州,以此作根據地觀天下大勢,最少也能割據一方。王彌亦同意。及後劉暾再勸王彌除去一直忌憚王彌的石勒,獻計要王彌聯結往日派往青州的部下曹嶷,及後就引石勒到青州,與曹嶷夾擊並消滅石勒。王彌於是命劉暾帶著自己寫的書信到青州聯結曹嶷,但到東阿時就被石勒的游騎所捕,身上帶著的書信更被發現,石勒看見後大怒,於是將劉暾殺死,並決心要消滅王彌。

子女[编辑]

  • 劉佑,劉暾子,太傅屬。
  • 劉白,劉暾子,太子舍人,但被司馬越所忌,偷偷派何倫入劉暾府中搶掠,目的是殺死劉白。

注釋[编辑]

  1. ^ 《晉書》中未載三人因何事而被免,然於《晉書·宣五王·司馬繇傳》中未見司馬繇被奏免的記載。
  2. ^ 晉書中亦未具其原因,而《晉書·宣五王·司馬澹傳》及《資治通鑑》皆稱司馬澹以不孝而徙遼東,但《司馬澹傳》中則稱是諸葛太妃表奏,至司馬繇於蕩陰之戰後被司馬穎所殺以後才回朝;而《資治通鑑》將司馬澹徙遼東之事列於司馬繇復任尚書左僕射時,不合《晉書·劉暾傳》所載。不知誰是。而《晉書·何綏傳》則無記載被劉暾奏免之事。
  3. ^ 《晉書·宗室傳·司馬略傳》未見司馬略鎮洛陽的記載,可能司馬略並沒有受命,因其兄司馬越亦被司馬顒任命為太傅並入朝輔政,但司馬越不受辭讓。但既然司馬略被任命為司隸校尉,而洛陽留臺為張方所設,晉惠帝亦在司馬顒之手,掌握朝政,故在此任命下劉暾顯然已離職,但《劉暾傳》未有記載此段時間的職務或任免。
  4. ^ 劉暾此時又是司隸校尉,或在司馬略不應命並支持司馬越起兵時再次出任司隸校尉。
  5. ^ 本傳雖無言明,但當時上一任司隸校尉周馥按《晉書·周馥傳》就已出鎮,司隸校尉出缺;而當時劉暾已無官位,既有光祿大夫作加官,自當復任司隸。
  6. ^ 司馬冏掌權時為首次,於304年被免官;被免官後不久任第二次,又於同年因司馬顒討好東方諸王而解任;司馬略不任司隸校尉且與司馬越一同起兵,劉暾又第三次任司隸校尉,卻於同年因上奏保全羊獻容性命而被司馬顒下令收捕,棄官逃回青州。306年因羊獻容感恩圖報,第四次任司隸校尉,於309年因漢國入侵而轉督守城軍事;本次是第五次,直至永嘉之亂出逃為止。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劉暾傳及王彌傳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一、八十五至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