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劉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洎(生年不詳-646年1月18日),字思道,祖籍南阳涅阳县(今河南省邓州市),荊州江陵人,南朝梁尚书右丞刘之遴的曾孙。

生年不詳,隋末,仕蕭銑,任黃門侍郎。入唐,初授南康州(今江西贛縣一帶)都督府長史貞觀七年(633年),拜給事中,封清苑縣男爵位,轉調任治書侍御史。崇魏徵,個性通達而任事嚴謹,以敢言聞名。

拜為尚書右丞,累官散騎常侍。有一日,太宗在玄武門宴請三品以上的大臣。宴後,皇帝乘興操筆作飛白書。太宗平時最喜王羲之的草書,本身學王羲之的書法也非常成功,所以書法極好。寫完後,當即一一賜給群臣。大臣們也趁著酒興,紛紛前至搶墨寶。只要太宗一寫完,群臣就迫不及待地從太宗手上搶過來,還你爭我奪。劉洎站得不遠,卻一個都沒有搶到,這時心生一計,他跑到太宗的座位上,在座椅後面,等太宗寫完一幅字,立刻從太宗背後一伸手,把這幅字先搶在手裡了。這個舉動給其他沒搶到墨寶的大臣看到了,便群起大叫:「劉洎登上皇上的御床,罪該當死,請求陛下法辦他。」太宗聞言大笑說:「昔聞婕妤辭輦,今見常侍登床。」就是說有大臣坐在皇帝的御床上是政治昌明的标志(关于婕妤辭輦的典故,参见班婕妤[1]。貞觀十八年(644年)遷侍中

後來有重臣在為太宗百年之後的擅權而開始準備,有些大臣不免對此有分歧。劉洎沒有被長孫無忌等納為親近,就因此有了危險。貞觀十九年(645年)太宗征遼,留守定州,太宗班師時患“痈疽”[2],至并州,“及上不豫,劉洎和馬周從內出,洎色甚悲懼,謂同列曰:‘疾勢如此,聖躬可憂!’”[3]結果立即遭褚遂良誣陷。褚遂良對太宗說:“劉洎言國家事不足憂,但當輔幼主,行伊尹、霍光舊事,大臣有異志者誅之,自定矣。”太宗病好了之後,找劉洎來問這件事情。劉洎照實回答,並找了馬周來佐證自己說過的話,另一方面褚遂良也堅持自己的說法,弄得太宗很困惑。[4]到最後太宗為了撫平一邊的大臣,權衡下遂下詔,“洎與人竊議,窺窬萬一,謀執朝衡,自處伊、霍,猜忌大臣,皆欲夷戮。宜賜自盡,免其妻孥。”賜劉洎自盡死。唐高宗時,其子劉弘業控褚遂良當年誣陷,高宗不理。至武則天地位穩固後,欲重振朝綱,昭雪此冤。[5]

子嗣[编辑]

注釋[编辑]

  1. ^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八書三》引《尚書故實》
  2. ^ 一說是箭傷
  3. ^ 資治通鑑
  4. ^ 舊唐書卷74與新唐書卷99》
  5. ^ 在新唐書和資治通鑑的說法,在高宗時得弘業訟冤,高宗採納樂彥瑋的說法:「劉洎大臣,人主暫有不豫,豈得遽自比伊、霍﹝自己的君王一時身體不舒服,難道會急著要自己比擬伊尹霍光嗎﹞!今雪洎之罪,謂先帝用刑不當乎」而為其平反。武則天時平反,則是舊唐書的說法。
  6. ^ 按《全唐文补遗》第6缉页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