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印段
子石
谥号
时代春秋时期
身份郑卿
子张
子女印癸

印段(?-?),,名,字子石[1]谥号,是子张的儿子[2],郑国的卿。

生平[编辑]

前551年九月,子张得病后把封邑还给郑简公,召来室老宗人立儿子印段为继承人。让印段裁减家臣,祭祀从简。一般祭祀用一只羊,大型祭祀用少牢,只留下供于祭祀的土地,其余全还给公室。子张对印段说:“我听说,生于乱世,地位尊贵却忍受贫穷,不向百姓索求,就能在其他人之后灭亡。你要恭敬事奉国君和卿大夫们。恭敬警戒能使人生存和发展,而不是富有。”九月廿五日,子张去世。[3]

前546年,弭兵之会赵武返国路过郑国时,郑简公在垂陇设享礼招待赵武,郑国的卿:子展(公孙舍之)、伯有(良宵)、子西(公孙夏)、子产(公孙侨)、子太叔(游吉)、公孙段、印段随郑简公参与享礼。赵武请求郑国诸卿赋诗,完成郑简公的恩赐,自己也通过赋诗观察七位的志向。”印段赋《蟋蟀》这首诗。赵文子说:“好啊,这是保住家族的大夫!我有希望了。”享礼结束,赵文子对叔向说:“伯有将要被杀了!(除了伯有)其余的人都是可以传下几世的大夫。子展也许是最后灭亡的,因为子展处于上位(当国)却不忘记降抑自己。印氏是倒数第二家灭亡的,因为欢乐而有节制。用欢乐来安定百姓。但不要过分使用它们,灭亡在后,不也是可以的吗?”[4]

前544年,郑国参与周灵王的葬礼。郑上卿子展有事,他派印段前去。伯有反对:“印段太年轻,不行。”子展认为:“年轻人比没人去好啊,《诗经》说:‘王事应当细致,没有空闲安居。’东西南北,谁敢安安稳稳地居住?况且事奉晋楚两位霸主,来捍卫王室。王事没有缺失,有什么常例不常例?”于是派印段前去成周[5]

前543年,七月十一日,子皙(公孙黑)攻打还放火烧了伯有的家。七月十二日,子产收葬伯有家族死者的尸体,来不及和大夫们商量就出走了,印段跟随子产。子皮(罕虎)不让他走。其他大夫说:“别人不顺从我们,为什么不让他走?”子皮说:“子产对死去的人有礼,何况对活着的人呢?”并且亲自劝阻子产。七月十三日,子产回到国都新郑七月十四日,印段也回到国都。二人都在子皙家里结盟。七月十六日,郑简公和诸卿在太庙结盟,又和国人在郑国城门外结盟。[6]

前542年,郑国的子皮派印段去楚国之前,先到晋国报告,《左传》评价这是合于礼的。十二月,北宫文子陪同卫襄公访问楚国,经过郑国,印段到棐林慰劳卫国君臣,按聘问之礼,用慰劳之辞。北宫文子进入郑都聘问。子羽(公子挥)做行人,冯简子和子太叔迎接客人。聘问完毕,北宫文子回禀卫襄公:“郑国讲究礼仪是几代的福气,之后恐怕不会有大国再去讨伐他吧!《诗》说:‘谁能执热,逝不以濯(谁能耐热,不去洗澡)。’礼仪对于政事,就像天热得要洗澡。洗澡来消除暑热,有什么可担心的?”[7]

前541年,由于郑国公孙楚作乱,六月初九日,郑简公和诸卿在公孙段家里结盟。子皮、子产、公孙段、印段、游吉、驷带在闺门外边私下结盟,盟地在薰隧。子皙也要参加结盟,让太史记下他的名字,而且称为“七子”。子产并不以加阻止。[8]

前540年十一月,晋平公的妃少姜去世,郑国派印段到晋国吊唁。 [9]

前任:
子张
郑国印氏宗主
前551年—?
繼任:
印癸

注释[编辑]

  1. ^ 《春秋释例·卷四·世族谱》
  2. ^ 《春秋经传集解》
  3. ^ 左传·襄公二十二年》
  4. ^ 春秋左氏傳·襄公二十七年
  5. ^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
  6. ^ 《左传·襄公三十年》
  7. ^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8. ^ 春秋左氏傳·昭公元年
  9. ^ 《左传·昭公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