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女人皆如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莫扎特歌剧作品
Wolfgang-amadeus-mozart 1.jpg

第一誡的義務(1767年)
阿波罗与雅辛托斯(1767年)
巴斯蒂安与巴斯蒂妮(1768年)
善意的謊言(1768年)
本都王米特拉达梯(1770年)
阿斯卡尼俄斯在阿尔巴(1771年)
西庇阿之梦(1772年)
卢基乌斯·苏拉(1772年)
假扮園丁的姑娘(1774年)
牧羊王(1775年)
埃及王塔莫斯(1779年)
賽蒂(1780年)
依多美尼歐(1781年)
后宫诱逃(1782年)
开罗之鹅(1784年)
失望的新郎(1784年)
剧院经理(1786年)
费加罗的婚禮(1786年)
唐·喬望尼(1787年)
女人皆如此(1790年)
魔笛(1791年)
狄托的仁慈(1791年)

女人皆如此》(義大利語Così fan tutte[a]),或《戀愛學堂》(La scuola degli amanti),作品號K. 588,為莫札特所作喜歌劇,劇本由洛倫佐·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撰寫。莫札特有三部歌劇作品的劇本都由彭特所作(女人皆如此、唐·喬望尼費加洛婚禮)。這齣劇是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約瑟夫二世Emperor Joseph II)的建議下進行創作,原本規劃是由作曲家薩列里Antonio Salieri)為這劇本譜曲,但不知何故,在他完成第一幕的部分後即中斷創作。

演出歷史[编辑]

1790年1月26日於維也納城堡剧院首演。 雖然題材並未使人不快,但是在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初卻鮮少上演。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情況才有所改變,甚至該劇名列二十世紀北美洲最常上演的歌劇的第十五名。

角色[编辑]

劇情大綱[编辑]

莫札特與彭特使用「未婚妻交換」這個題材作為本劇大綱,這個題材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四世紀,薄伽丘所著的短篇小說集十日談以及後來莎士比亞的劇作辛柏林,其中並使用一些莎翁的劇作馴悍記的元素。

第一幕[编辑]

時間:十八世紀的拿波里

在咖啡廳中,兩名軍官費蘭多與古烈摩互相炫燿他們的未婚妻(朵拉貝拉跟費奧迪麗姬)有多麼忠誠,這時阿方索先生加入他們的討論,並且跟他們打賭,只要一天的時間他就能證明這兩個女人有多善變。這項賭局成立,兩個軍官佯裝應召參戰,之後他們易容並勾引對方的未婚妻。場景移到兩個女士那邊,他們正在讚揚他們的未婚夫。阿方索來找他們並且告訴他們一個壞消息:他們的未婚夫調赴前線打仗,費蘭多與古烈摩很傷心的與他們的未婚妻道別(五重唱:喔,天啊!我覺得我的腳正在抵抗(Sento, o Dio, che questo piedo è restio))。當船啟程時,阿方索與兩姊妹祝福他們有平安的旅程(三重唱:希望風如此輕柔(Soave sia il vento))。之後阿方索獨自離開,開始抱怨女人的變化無常(噢,可憐的傢伙,為了女人下注100個金幣(Oh, poverini, per femmina giocar cento zecchini?))
場景轉到姊妹的房間。他們的女僕黛絲碧娜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多拉貝拉對於其未婚夫離開她感到相當悲傷(詠嘆調:無法撫平的痛苦(Smanie implacabili))。黛絲碧娜嘲笑這兩個姊妹,並且建議他們去找個新的愛人(詠嘆調:你們期待男人與軍人的忠誠嗎?(In uomini, in soldati, sperare fedeltá?))。他們離開後,阿方索出現。他怕黛絲碧娜會認岀已經易容的費蘭多與古烈摩,所以他就收買她希望能協助他贏得這場賭局。兩姊妹的未婚夫裝扮成大鬍子的阿爾巴尼亞人,而兩姊妹對於陌生人在他們家出現感到驚嚇。這兩個阿爾巴尼亞人企圖說服兩姊妹,古烈摩述說著他的優點(詠嘆調:別害羞(Non siate ritrosi)),但姊妹倆不為所動(詠嘆調:如同磐石堅忍不拔(Come scoglio immoto resta))。費蘭多離開,眼見愛人的忠貞,感到賭局勝利在望(詠嘆調:愛的氣息(Un aura amorosa))。

場景轉到花園中,兩姊妹依舊相當苦悶。黛絲碧娜要求阿方索讓她接管這個計畫。很快的兩個阿爾巴尼亞人又出現,拿著毒藥對兩姊妹威脅說,若是她們不接受其愛意,那就要死給她們看。當阿方索勸他們冷靜時,他們喝下毒藥且昏倒。不久後,醫生出現(黛絲碧娜假扮),解救這兩個阿爾巴尼亞人。這兩個甦醒的人產生幻覺,要求站在他們面前的女神(兩姊妹)親吻他們。即使阿方索與醫師鼓勵她們這麼作,但兩姊妹還是拒絕。

第二幕[编辑]

在兩姊妹的房間中,黛絲碧娜想要說服兩姊妹接受阿爾巴尼亞人的愛意(詠嘆調:一名芳齡十五的女子(Una donna a quindici anni))。在她離開後,多拉貝拉向費奧迪麗姬坦承她有些動心,而且她們兩個也都同意,短暫的戀愛將無害於他們與未婚夫的愛,而且也可以幫助她們度過這段孤獨寂寞的時光。(二重唱:Prenderó quel brunettino
場景回到花園中,多拉貝拉正與假扮的古烈摩成對在花園裡談天,另外兩個也是如此,但有對方在場,對話總是感覺不自在。之後費蘭多與費奧迪麗姬離開,這時古烈摩想要對多拉貝拉求愛。她沒有強烈反抗,而且很快的就給他一個項鍊(裡頭有費蘭多的照片)當作定情物交換古烈摩給多拉貝拉心型的小盒子(二重唱:我把我的心交給你(Il core vi dono))。費蘭多追求費奧迪麗姬就沒有這麼順利(詠嘆調:啊!我看到了它(Ah, lo veggio);請原諒我,我的至愛(Per pietá, ben mio, perdona))。當費蘭多看到古烈摩有著他給多拉貝拉的項鍊時,他相當氣她這麼快的移情別戀。古烈摩起初對費蘭多感到同情(詠嘆調:Donne mie, la fate a tanti),但念頭一轉,洋洋得意,因為他的情人相當忠誠。

場景轉到姊妹的房間,這時多拉貝拉向費奧迪麗姬承認他的輕浮(詠嘆調:愛是個小偷嗎(É amore un ladroncello))。費奧迪麗姬對這樣的發展感到遺憾,並且決定要到軍中找他的愛人。在他離開前,費蘭多來找她,並且持續對她獻殷勤,最終費奧迪麗姬陷入他溫暖的懷抱中(二重唱:擁抱(Fra gli amplessi))。古烈摩知道事情的進展,簡直要發狂,而阿方索贏了這場賭局,並且告訴他們應該原諒他們的未婚妻,畢竟女人皆如此。

終場是姊妹與阿爾巴尼亞人的婚禮。黛絲碧娜扮為公證人,出示結婚證書,兩對新人都在上面簽字。在此同時,遠方傳來軍隊的音樂,表示出征的戰士歸來。阿方索知道兩姊妹正在擔心,因為他們的未婚夫即將回來,而兩名阿爾巴尼亞人急忙想要躲起來(事實上是要變裝回到原本的身分)。兩名軍官回來後,向他們的未婚妻表示愛意,而阿方索這時拿起結婚證書給兩軍官看,他們怒不可抑。兩人離開片刻,回來後的裝扮一半是阿爾巴尼亞人,一半是他們的軍裝,這時兩姊妹才發現受到愚弄。最終兩姊妹的未婚夫都原諒她們,眾人歌誦。

注釋[编辑]

  1. ^ 原意為「女人們皆如此做」,不過通常翻譯為「女人皆如此」,這段文字在劇中第二幕終曲前由三名男士所唱出。

參考資料[编辑]

參照[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