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皆如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莫扎特的歌剧作品
Wolfgang-amadeus-mozart 1.jpg

第一诫的义务(1767年)
阿波罗与雅辛托斯(1767年)
巴斯蒂安与巴斯蒂妮(1768年)
善意的谎言(1768年)
本都王米特拉达梯(1770年)
阿斯卡尼俄斯在阿尔巴(1771年)
西庇阿之梦(1772年)
卢基乌斯·苏拉(1772年)
假女园丁(1774年)
牧羊王(1775年)
埃及王塔莫斯(1779年)
扎伊德(1779年)
依多美尼欧(1781年)
后宫诱逃(1782年)
开罗之鹅(1784年)
失望的新郎(1784年)
剧院经理(1786年)
费加罗的婚礼(1786年)
唐·乔望尼(1787年)
女人皆如此(1790年)
提图斯的仁慈(1791年)
魔笛(1791年)

女人皆如此,或恋爱学堂》(Così fan tutte, ossia La scuola degli amanti,作品号K.588)为莫札特所作喜歌剧,剧本由洛伦佐·达·彭特Lorenzo da Ponte)撰写。莫札特有三部歌剧作品的剧本都由彭特所作(女人皆如此、唐·乔望尼费加洛婚礼)。这出剧是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Emperor Joseph II)的建议下进行创作,原本规划是由作曲家萨列里Antonio Salieri)为这剧本谱曲,但不知何故,在他完成第一幕的部分后即中断创作。这个标题“Così fan tutte”原意为“女人们都这么做的”,不过通常翻译为“女人皆如此”,这段文字在剧中第二幕终曲前由三名男士所唱出。

演出历史[编辑]

1790年1月26日于维也纳皇宫剧院(Burgtheater)首演。 虽然题材并未使人不快,但是在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初却鲜少上演。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情况才有所改变,甚至该剧名列二十世纪北美洲最常上演的歌剧的第十五名。

角色[编辑]

  • 费奥迪丽姬(Fiordiligi) (女高音)
  • 朵拉贝拉(Dorabella),拿波里贵妇,费奥迪丽姬的妹妹 (女高音)
  • 古烈摩(Guglielmo),费奥迪丽姬的未婚夫 (男中音)
  • 费兰多(Ferrando),朵拉贝拉的未婚夫 (男高音)
  • 黛丝宾娜(Despina),女佣 (女高音)
  • 阿方索先生(Don Alfonso),老哲学家 (男低音)
  • 合唱团:军队、仆人与水手们

剧情大纲[编辑]

莫札特与彭特使用“未婚妻交换”这个题材作为本剧大纲,这个题材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四世纪,薄伽丘所著的短篇小说集十日谈以及后来莎士比亚的剧作辛柏林,其中并使用一些莎翁的剧作驯悍记的元素。

第一幕[编辑]

时间:十八世纪的拿波里

在咖啡厅中,两名军官费兰多与古烈摩互相炫燿他们的未婚妻(朵拉贝拉跟费奥迪丽姬)有多么忠诚,这时阿方索先生加入他们的讨论,并且跟他们打赌,只要一天的时间他就能证明这两个女人有多善变。这项赌局成立,两个军官佯装被征召参加战争,之后他们易容并勾引对方的未婚妻。场景移到两个女士那边,他们正在赞扬他们的未婚夫。阿方索来找他们并且告诉他们一个坏消息:他们的未婚夫被调往前线打仗,费兰多与古烈摩很伤心的与他们的未婚妻道别(五重唱:喔,天啊!我觉得我的脚正在抵抗(Sento, o Dio, che questo piedo è restio))。当船启程时,阿方索与两姊妹祝福他们有平安的旅程(三重唱:希望风如此轻柔(Soave sia il vento))。之后阿方索独自离开,开始抱怨女人的变化无常(噢,可怜的家伙,为了女人下注100个金币(Oh, poverini, per femmina giocar cento zecchini?))

场景转到姊妹的房间。他们的女仆黛丝宾娜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多拉贝拉对于其未婚夫离开她感到相当悲伤(咏叹调:无法抚平的痛苦(Smanie implacabili))。黛丝宾娜嘲笑这两个姊妹,并且建议他们去找个新的爱人(咏叹调:你们期待男人与军人的忠诚吗?(In uomini, in soldati, sperare fedeltá?))。他们离开后,阿方索出现。他怕黛丝宾娜会认岀已经易容的费兰多与古烈摩,所以他就收买她希望能协助他赢得这场赌局。两姊妹的未婚夫装扮成大胡子的阿尔巴尼亚人,而两姊妹对于陌生人在他们家出现感到惊吓。这两个阿尔巴尼亚人企图说服两姊妹,古烈摩述说着他的优点(咏叹调:别害羞(Non siate ritrosi)),但对姊妹没起作用(咏叹调:像个石头(Come Scoglio))。费兰多离开,感到赌局的胜利在望(咏叹调:爱的气息(Un aura amorosa))。

场景转到花园中,两姊妹依旧相当苦闷。黛丝宾娜要求阿方索让她接管这个计划。很快的两个阿尔巴尼亚人又出现,拿着毒药对两姊妹威胁说,若是她们不接受其爱意,那就要死给她们看。当阿方索劝他们冷静时,他们喝下毒药且昏倒。不久后,医生出现(黛丝宾娜假扮),解救这两个阿尔巴尼亚人。这两个苏醒的人产生幻觉,要求站在他们面前的女神(两姊妹)亲吻他们。即使阿方索与医师鼓励她们这么作,但两姊妹还是拒绝。

第二幕[编辑]

在两姊妹的房间中,黛丝宾娜想要说服两姊妹接受阿尔巴尼亚人的爱意(咏叹调:一个15岁的女子(Una donna a quindici anni))。在她离开后,多拉贝拉向费奥迪丽姬坦承她有些动心,而且她们两个也都同意,短暂的恋爱将无害于他们与未婚夫的爱,而且也可以帮助她们度过这段孤独寂寞的时光。(二重唱:Prenderó quel brunettino)

场景回到花园中,多拉贝拉正与假扮的古烈摩成对在花园里谈天,另外两个也是如此,但有对方在场,对话总是感觉不自在。之后费兰多与费奥迪丽姬离开,这时古烈摩想要对多拉贝拉求爱。她没有强烈反抗,而且很快的就给他一个项链(里头有费兰多的照片)当作定情物交换(古烈摩给多拉贝拉心型的小盒子)(二重唱:我把我的心交给你(Il core vi dono))。费兰多追求费奥迪丽姬就没有这么顺利(咏叹调:啊!我看到了它(Ah, lo veggio);请原谅我,我的至爱(Per pietá, ben mio, perdona))。当费兰多看到古烈摩有着他给多拉贝拉的项链时,他相当气她这么快的移情别恋。古烈摩起初对费兰多感到同情(咏叹调:Donne mie, la fate a tanti),但念头一转,洋洋得意,因为他的情人相当忠诚。

场景转到姊妹的房间,这时多拉贝拉向费奥迪丽姬承认他的轻浮(咏叹调:爱是个小偷吗?(É amore un ladroncello))。费奥迪丽姬对这样的发展感到遗憾,并且决定要到军中找他的爱人。在他离开前,费兰多来找她,并且持续对她献殷勤,最终费奥迪丽姬陷入他温暖的怀抱中(二重唱:拥抱(Fra gli amplessi))。古烈摩知道事情的进展,简直要发狂,而阿方索赢了这场赌局,并且告诉他们应该原谅他们的未婚妻,毕竟女人皆如此。

终场是姊妹与阿尔巴尼亚人的婚礼。黛丝宾娜扮为公证人,出示结婚证书,两对新人都在上面签字。在此同时,远方传来军队的音乐,表示出征的战士归来。阿方索知道两姊妹正在担心,因为他们的未婚夫即将回来,而两名阿尔巴尼亚人急忙想要躲起来(事实上是要变装回到原本的身份)。两名军官回来后,向他们的未婚妻表示爱意,而阿方索这时拿起结婚证书给军官看,他们怒不可抑。两名军官离开片刻,回来后的装扮一半是阿尔巴尼亚人,一半是他们的军装,这时两姊妹才发现受到愚弄。最终两姊妹的未婚夫都原谅她们,众人歌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