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布羅西奧·斯皮諾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柏吉奧·斯皮諾拉

唐·安柏吉奧·斯皮諾拉,第一代巴卑斯侯爵(Don Ambrogio Spinola Doria, 1st Marquis of the Balbases,1569年-1630年9月25日),出生在熱那亞金羊毛騎士團聖地牙哥騎士團成員,具有偉大的將軍(西班牙语:El Gran Capitán)之稱號。他以熱那亞貴族的身分,擔任西班牙的知名將軍,並為西班牙王室贏得許多重要戰役。講西班牙語的人,通常稱他為「安布羅西奧」。他被認為是那時代最偉大的將領之一,同時也是西班牙軍事史上最偉大的將領之一。

家庭與從軍[编辑]

豪門子弟[编辑]

1569年,安布羅西奧出生在熱那亞,是家裡的長男。斯皮諾拉家族長久以來一直是熱那亞共和國的豪門貴族,所以他算的上是身世優良。在16世紀,熱那亞共和國是西班牙帝國附庸,許多銀行家掌握著西班牙的財政,而其中最大的兩個家族就是斯皮諾拉和多里亞,互相爭奪共和國政府的實權,然而多里亞家族英语Doria (family)無疑占了上風。

多里亞家族世代海軍,因此在海事盛行的熱那亞勢力龐大,為了與之抗衡,安布羅西奧的幾個弟弟為西班牙服役,希望藉此謀得軍功和利益,其中最優秀的一位弟弟費德里柯更在佛蘭德軍英语Army of Flanders中享有名譽。身為長男,安布羅西奧有必要為家族留下子嗣,因此早年留在熱那亞經營家業、參加政治,而沒有離開熱那亞。他在1592年娶一位貴族千金為妻,一生留有二子一女。

他在熱那亞的政治生涯並不如意,在一場訴訟中,他試圖阻止多里亞家族的族長圖爾西伯爵購買薩萊諾家族的宮殿,後來因為情況不利而抽身,放棄干涉此一案件,轉而投身西班牙軍旅生涯。

初入軍職[编辑]

1602年,安布羅西奧和弟弟費德里柯與西班牙政府重新簽署傭兵合約,大哥帶領9,000名倫巴底傭兵從陸路前往佛蘭德,弟弟則率領槳帆船從海路北上。

費德里柯曾在1599年成功闖過多佛海峽,因此提議從尼德蘭以槳帆船入侵英倫群島,但是西班牙議會只給了他八艘船,還是用他自己的財富支付費用。費德里柯先在葡萄牙外海的交戰中損失兩艘船,隨後又在狹海海戰中慘敗給英荷艦隊,再損失三艘,但是仍將最後三艘船駛至斯勒伊斯,加入那裏的西班牙艦隊。

此時安布羅西奧也帶著自己雇用的傭兵經過知名的「西班牙道路」[a]前往佛蘭德,並被要求等待入侵英國的計畫,停留原地。他在1602年年底曾回到義大利招募更多士兵,但苦無機會表現。

不幸的是,在1603年的斯勒伊斯海戰中,費德里柯指揮的西班牙艦隊大敗,他本人也陣亡,用槳帆船入侵英倫群島的計畫宣告流產,斯皮諾拉家族也折損一名成員。

一鳴驚人[编辑]

當34歲的安布羅西奧·斯皮諾拉終於收到作戰命令時,西屬尼德蘭總督阿爾布雷希特大公正與荷蘭共和國激烈戰鬥,他盡可能動員所有資源攻打奧斯滕德,可惜兩年的血戰中寸步難進,於是嘗試讓斯皮諾拉代理指揮。

斯皮諾拉很快就證明自己的軍事天分,在有效的統帥下逐步壓迫奧斯滕德的守軍,從1603年9月29日接掌兵權開始,他專注攻打城市的西南邊,以猛烈的炮火粉碎抵抗。雖然他未能阻止荷蘭軍統帥——拿騷的莫里斯攻陷斯勒伊斯,奧斯滕德依然在1604年投降,這場代價不斐的勝利足以彌補圍城期間的其他損失,儘管奧斯滕德經過數年激戰已接近廢墟,城市內外躺滿數萬屍體和傷殘。

攻陷奧斯滕德為斯皮諾拉贏得阿阿爾布雷希特的信任和軍界的高評價,他在隔年被召喚到西班牙報告,並在那裏得到金羊毛騎士團成員和佛蘭德軍英语Army of Flanders總司令的職位。

面對拿騷的莫里斯此一強勁的敵手,斯皮諾拉在1605年證明自己不遜於對方,他以一連串精心計畫的佯動和圍攻壓制荷蘭陸軍,剛被荷蘭攻陷的天主教城市奧爾登札爾不戰而降,林根也淪陷,艾瑟爾河以南的荷軍倉皇北撤。1606年,斯皮諾拉發起另一波攻勢,一度入侵荷蘭腹地,並攻陷赫龍洛,造成起義軍一片恐慌;莫里斯幾個月後試圖奪回赫龍洛,但是計畫不夠周密且遭到斯皮諾拉反擊,宣告失敗。

1606年年底,他再次前往西班牙報告和接受獎賞和任命,這次他收到一個秘密任務,授權他在阿爾布雷希特大公去世後代掌低地國政府以穩定情勢,但是當他申請西班牙大貴族的頭銜和軍費時,議會冷漠地拒絕了他。為了避免斯皮諾拉的不斷上訴,西班牙政府用各種方法將他驅回低地國,最後終於使斯皮諾拉付出的財產有如丟入水中,再也沒有拿回。

不和平的戰間期[编辑]

1609年,荷蘭和西班牙停止了陷入僵局的戰爭,簽訂12年的和平協約(和平因為1621年的重新開戰而結束)。斯皮諾拉在停戰後繼續任職於布魯塞爾。當法國的孔代親王逃到布魯塞爾尋求政治庇護時,斯皮諾拉也負責了溝通協調的工作。

到了1611年,斯皮諾拉一度破產,不過西班牙政府也授予他一直希求的大貴族頭銜,算是一點補償,而他的職位和家產也使他能逐漸回復損失的財富。1614年,西班牙介入於利希─克利夫斯─伯格聯合公國繼承戰爭,斯皮諾拉在八月進軍德意志,攻陷亞琛等數個城鎮,但是在即將和荷蘭軍隊爆發衝突時,斯皮諾拉和莫里斯進行了協調,維持住和平協約,也避免了更大的衝突發生。

戰火重啟[编辑]

1618年,三十年戰爭爆發,西班牙政府決定出兵支援奧地利盟友,斯皮諾拉於是在1620年進軍新教陣營的普法爾茨選侯國

天主教陣營對普法爾茨的攻勢相當順利,斯皮諾拉的兩萬五千人陸續攻陷不少城鎮,其中兩座大城市由他親自攻陷:奧彭海姆因為主力部隊被誘走而無力堅守,於利希的荷蘭守軍在承受圍攻五個月後放棄。在斯皮諾拉初步的勝利後,天主教陣營向普法爾茨派遣更多軍隊,由巴伐利亞將領蒂利伯爵和貢薩洛·德·科爾多巴(和祖先同名的西班牙將領)指揮,最後終於在1622年瓜分了普法爾茨

普法爾茨的攻略讓斯皮諾拉得到提督之位,但是他在接下來的貝亨奧普佐姆圍攻(1622)裡無法阻止荷蘭海軍的補給,被迫撤退,埋下日後被抨擊的汙點。1624年,斯皮諾拉不顧西班牙政府的反對,出兵圍攻布雷達英语Siege of Breda (1624)布雷達是一座堅固的要塞,有相當的守軍駐紮,荷蘭和英國也隨時有可能出兵解救,國王和首相的憂慮相當合理。

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之外,斯皮諾拉經過長達十一個月的激戰,中間抵擋了新教聯軍的兩輪救援,竟能迫使布雷達守軍投降,震驚全歐,成為他生涯中最偉大的勝利。

晚年與去世[编辑]

在斯皮諾拉圍攻布雷達的同時,荷蘭軍隊在繼任執政腓特烈·亨利的指揮下重奪赫龍洛,勉能彌補布雷達的損失,也讓他再受政敵譴責。因為軍費匱乏,更遇到新任首相奧利瓦雷斯英语Gaspar de Guzmán, Count-Duke of Olivares的忌妒和批評,斯皮諾拉決定辭去佛蘭德軍的指揮官職權,前往馬德里處理政務,他在那裏備受冷落。

1629年,西班牙政府再次啟用斯皮諾拉,派他去參加曼托瓦爵位繼承戰爭(1628-1631),著名的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當時為西班牙王室工作)推薦另一位名畫家委拉斯開茲陪他去義大利。委拉斯開茲帶著斯皮諾拉遊歷義大利,在各處觀賞名畫,兩人結為摯友。

米蘭總督的任上,斯皮諾拉仍持續受到奧利瓦雷斯的政治抨擊,同時他年邁且經歷三十年戰爭生涯的身軀已無法繼續支持,於1630年去世於軍營裡,死前喃喃說著「榮耀」與「評價」等詞語。

影響[编辑]

斯皮諾拉的戰績顯赫,特別是他的對手並非泛泛之輩,更顯難得。他和莫里斯的荷蘭軍事學派想法相似,都著重於城鎮的圍攻而非野地決戰,也因此一生都沒有打過會戰。

斯皮諾拉並沒有作出重要的革新,但是他證明西班牙軍隊只要能有稱職的指揮官,絕對仍能締造出輝煌的勝利。西班牙帝國的榮耀尚未衰退,只看有沒有優秀的繼承者帶領軍隊延續勝利了。

他死後,維拉斯奎茲於1635年奉國王命令畫了「布雷達之降」這幅畫,是關於斯皮諾拉的畫作中最知名的作品(見下方畫冊)。

注釋[编辑]

  1. ^ 西班牙道路:在1567到1620年間,一條從北義大利通往低地國的路線,途中經過的國家都給予西班牙軍事通行權,因此西班牙帝國能利用這個路線向北方增兵。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