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安德烈·帕夫洛维奇·基里连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帕·基里连科
А. П. Кириле́нко
Kirilenko, Andrey Pavlovich.jpg
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任期
1962年4月23日-1982年11月22日
蘇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
任期
1957年6月29日-1961年10月31日
蘇共中央書記處英语Secretariat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Union書記
任期
1966年4月8日-1982年11月22日
个人资料
出生 (1906-09-08)1906年9月8日
 俄罗斯帝国沃羅涅日省阿列克謝耶夫卡
逝世 1990年5月12日(1990-05-12)(83歲)
 蘇聯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莫斯科
国籍 俄羅斯[1]
政党 蘇聯共產黨
配偶 伊利沙伯·伊凡諾夫娜·基里連科
专业 設計英语Design engineer[2]飛機工程師英语aircraft engineer電氣技師英语electrician[1]公務員

安德烈·帕夫洛維奇·基里連科(俄语:Андре́й Па́влович Кириле́нко,1906年9月8日儒略曆8月26日)-1990年5月12日),冷戰時期蘇聯政治家,1906年生於俄羅斯帝國沃羅涅日省阿列克謝耶夫卡一個俄羅斯人工人階級家庭。他在1920年從當地一家職業訓練學校畢業,又在1930年代中末葉從雷賓斯克航空技術學院俄语Рыбин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авиационный технически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ени П. А. Соловьёва畢業。他在1930年成為全聯盟共產黨(布爾什維克)黨員。基里連科和很多成為黨政要員的蘇共黨員一樣,都是從「工業梯隊」晉身蘇聯統治階層;他在1960年已是蘇共中央俄羅斯聯邦局第一副主席。尼基塔·赫魯曉夫被迫辭職之後,他在1965年成為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並充當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的「主將」。

基里連科工作的主要目的是保障勃列日涅夫的權力基礎,甚而鞏固勃列日涅夫在黨內的地位。自赫魯曉夫被廢黜至勃列日涅夫逝世期間,他是蘇共主管組織工作的首席書記。他在勃列日涅夫在位期間英语Brezhnev Era長期負責人事選拔事務、並詳細監督蘇共中央的經濟規劃工作。1976年,勃列日涅夫任命康斯坦丁·契爾年科為蘇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使契爾年科能夠制衡基里連科的權力。自1970年代中末葉起,基里連科健康轉差,記憶力衰退;1982年勃列日涅夫死後,繼任總書記的尤里·安德羅波夫則把基里連科排擠出蘇共領導層。基里連科被迫辭職,退出政壇。他在1990年5月12日死於莫斯科

早年生涯與事業[编辑]

1906年9月8日,基里連科生於俄羅斯帝國沃羅涅日省阿列克謝耶夫卡(今屬別爾哥羅德州)一條村莊,出身工人階級[2]。他年輕時曾當過電氣技師英语electrician鎖匠[3]。他在1920年從當地一家學校畢業,5年後又從阿列克謝耶夫卡職業訓練學校畢業。1920年代中末葉,他開始為沃羅涅日州一家煤礦企業工作。他自1929年起加入蘇聯共青團,並積極參與共青團會務;兩年後,他加入了全聯盟共產黨(布爾什維克)。他在1936年從雷賓斯克航空工藝學院畢業後,便開始為扎波羅熱發動機廠英语Motor Sich擔任設計工程師。自1938年起,基里連科積極參與黨務。他在1938年當選扎波羅熱州伏羅希洛夫區委第二書記;他又於翌年(1939年)當選同區區委第一書記。當年稍後,他獲委任為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扎波羅熱州州委第二書記。在此期間,基里連科藉助自己的職能,為冶金電機工程等各種工業的拓展立下殊功[2]

偉大的衛國戰爭」期間,基里連科直接參與把工業設施遷移到安全区的工作。他自1941年至1943年出任蘇軍南方方面軍第十八集團軍軍事委員會委員。在任期間,他曾為整頓軍中紀律和改善對部隊的作戰物資支援而出力。基里連科在1943年調到莫斯科工作;在此期間,先進飛機的產量急速提升。1944年,戰事臨近尾聲,而基里連科則出任扎波羅熱州州委第二書記。他在1950年接替未來的蘇聯領袖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出任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委第一書記。至1955年,他又調往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出任州委第一書記,直至1962年卸任為止[2]。其後,蘇聯領袖尼基塔·赫魯曉夫任命基里連科主管經濟計劃工作和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各大城市人事選拔的工作。後來基里連科升任蘇共中央俄羅斯聯邦局副主席,仍為赫魯曉夫下屬。勃列日涅夫從基里連科的職位得利,並利用他來贏得其他人的支持,以完成罷黜赫魯曉夫的圖謀[4]

勃列日涅夫時代[编辑]

崛起[编辑]

赫魯曉夫被廢黜後,「集體領導」體制隨即形成,當中勃列日涅夫是蘇共中央第一書記阿列克謝·柯西金政府首腦阿納斯塔斯·米高揚(1965年被尼古拉·波德戈爾内取代)是國家元首。蘇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米哈伊爾·蘇斯洛夫和基里連科也隸屬於集體領導體制[5]。基里連科在1965年成為蘇共中央政治局當中具有投票權的委員[6]。蘇共中央俄羅斯聯邦局在在1966年廢除,其後基里連科便成為勃列日涅夫的主將。蘇聯官員瓦季姆·梅德韋傑夫俄语Медведев, Вадим Андреевич說過,基里連科主要關心的事是維持、鞏固勃列日涅夫在蘇共當中的地位。效忠於勃列日涅夫的人同時效忠於基里連科[7]

勃列日涅夫另一位老門生康斯坦丁·契爾年科在1976年就任蘇共中央書記,成為在蘇共中央裏面制衡基里連科權力的人[7]。契爾年科躋身蘇聯領導層之前,基里連科詳細監督黨政機關新人事安排和經濟工作。契爾年科出任蘇共中央書記後,基里連科只負責監管經濟工作。1970年代中末葉,基里連科的健康開始轉差,記憶力已有所衰退[8]。雖然如此,他仍然是蘇共高層之一,並在蘇斯洛夫缺席的時候主持中央書記處會議[2]第一世界的代表把基里連科看作蘇共中央第二書記,因為他主管黨內組織工作,職責和以前蘇共中央第二書記的職責相關。然而,他沒有當過第二書記,而蘇斯洛夫當過[9]。基里連科在大部分任期內和勃列日涅夫、蘇斯洛夫和費奧多爾·庫拉科夫英语Fyodor Kulakov一樣,同時兼任書記處書記和政治局委員[10]

至1976年,基里連科的地位已經壯大到一個地步,此時勃列日涅夫、蘇斯洛夫等要員已經開始擔心基里連科在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安插的黨羽。他的監督職責令很多和他共事的人認為他威脅到組織黨務工作部(蘇共中央負責監督民用經濟和軍事工業體系的部門)的地位。至當年年末,他的領導地位驟然減弱;這不但沒有鞏固集體領導體系,反而把這個體系削弱了[11]

後期事業及辭職[编辑]

和柯西金一樣的是,由於基里連科支持經濟改革,以振興蘇聯停滯不前的經濟,他在蘇聯領導層當中的領導地位不甚穩定[12]。基里連科和勃列日涅夫在1977年愈趨疏遠;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況,有認為是和蘇聯日趨嚴峻的經濟困難有關。有說兩人為着資源分配和如何革新蘇聯疲弱的經濟狀況而爭吵。不過,最普遍的說法指出這個情況的成因是基里連科在集體領導體制當中的地位變弱[13]

基里連科率領蘇聯代表團出席1977年12月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安人運)的黨代會。安人運在這次對蘇聯意義重大的黨代會中正式採納馬克思列寧主義。基里連科把社會主義在安哥拉越南的發展相互比較[14]。基里連科和柯西金總理一樣,都是蘇聯入侵阿富汗一事的有力反對者。基里連科抨擊阿富汗的黨政領袖背叛他們,又宣稱蘇聯「給了他們一切」。他也不喜歡阿富汗領袖試圖藉着列寧的往例來證明自己殘酷的統治是正當的[15]

1977年,第一世界觀察家曾認為基里連科有可能接掌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第一副主席一職。然而,觀察家傾向於把這個職位看得太重要,因此他們的預測完全失準。出任第一副主席的是76歲的瓦西里·庫茲涅佐夫[16]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羅波夫在勃列日涅夫執政晚期逐漸接管基里連科的職責,最後更取代了基里連科在蘇聯領導層的地位[17]。1979年,基里連科管理國防工業的非正式職責被轉讓給德米特里·烏斯季諾夫的門生帕維爾·菲諾格諾夫俄语Финогенов, Павел Васильевич[18]。1982年,西方人把基里連科視為接替勃列日涅夫、出任黨政領袖的重要人選,不過勃列日涅夫死後,基里連科卻被新任蘇共總書記安德羅波夫免去政治局委員的職務,逐出執政團隊[19]。罹患動脈硬化症英语arteriosclerosis的基里連科健康不斷轉差,既未能積極參政,亦未能抵禦安德羅波夫的攻訐[20]勃列日涅夫舉殯之後,基里連科的精神狀態變得很差,當時的他已經記不起幾位具有領導地位的政治局委員的名字。晚年的他不能正常寫信;當安德羅波夫在1982年要求他撰寫辭職信的時候,他不能完成這個要求[21]。除去基里連科的決定是在安德羅波夫得勢之前下達的,所以即使勃列日涅夫遲一點死,基里連科還是要被迫辭職[22]。之所以會有這個決定,是因為基里連科的兒子試圖投奔英國[23]

晚年生涯、逝世及榮譽[编辑]

按史學家R·賈德森·米切爾(R. Judson Mitchell)所言,如果將基里連科和其他蘇聯失勢政治人物的遭遇比較,基里連科下台時受到的對待「較為寬大」。勃列日涅夫死後,先後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和葬禮;當時基里連科雖然已經不是蘇聯領導層的要員,但是仍然獲准站在勃列日涅夫一家的旁邊。1983年,基里連科最後一次公開露面,而他也在同年榮休。米切爾相信,安德羅波夫之所以會讓基里連科榮休,是要令基里連科的黨羽(即是基里連科在位期間引薦而出任高位的官員)支持自己[23]。他在莫斯科度過餘生,並於1990年5月12日逝世,安葬於特洛耶庫羅夫斯科耶公墓英语Troyekurovskoye Cemetery。生前的他曾兩度獲頒社會主義勞動英雄頭銜,也獲頒6枚列寧勳章和1枚十月革命勳章[2]

個人生活[编辑]

基里連科已婚,妻子名為伊利沙伯·伊凡諾夫娜·基里連科(Елизавета Ивановна Кириленко,1912年11月20日-1994年1月23日)[2]。已知兩人育有一子一女:他們的女兒瓦蓮京娜·安德烈耶夫娜·基里連科(Валентина Андреевна Кириленко)是一位語言學家,與科羅廖夫能源火箭航天集團英语S.P. Korolev Rocket and Space Corporation Energia原總設計師尤里·帕夫洛維奇·謝苗諾夫俄语Семёнов, Юрий Павлович結婚[24];而他們的兒子則是阿納托利·安德烈耶維奇·基里連科(Анатолий Андреевич Кириленко)[25]

註腳[编辑]

  1. ^ 1.0 1.1 Law 1975, p. 214.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Кащеев
  3. ^ Law 1975, p. 226.
  4. ^ Hough 1997, p. 87.
  5. ^ Sandle & Bacon 2002, p. 13.
  6. ^ Law 1975, p. 227.
  7. ^ 7.0 7.1 Hough 1997, pp. 87–88.
  8. ^ Hough 1997, p. 84.
  9. ^ Laird & Hoffmann 1989, p. 156.
  10. ^ Law 1975, p. 321.
  11. ^ Mitchell 1990, p. 40.
  12. ^ Mitchell 1990, p. 67.
  13. ^ Mitchell 1990, p. 58.
  14. ^ Light &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93, p. 55–56.
  15. ^ Westad 2005, p. 316.
  16. ^ Mitchell 1990, p. 55–56.
  17. ^ Hough 1997, p. 90.
  18. ^ Mitchell 1990, p. 65–66.
  19. ^ Staff writer 1983.
  20. ^ Castells 2010, p. 48.
  21. ^ Brown 2009, p. 402–403.
  22. ^ Roeder 1993, p. 133.
  23. ^ 23.0 23.1 Mitchell 1990, p. 75.
  24. ^ Гамов и Моисеева 2003.
  25. ^ Спесивцева 2006.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