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崔述(1740年-1816年),字武承,号东壁,直隶大名府魏县(今河北)人。

生平[编辑]

崔元森治经学,宗程朱,乡试不第。崔述生於乾隆五年(1740年)庚申,母李氏以《大学》、《中庸》授之,十四歲已泛览群书。乾隆十九年(1754),至大名府应童子试,受知府朱煐賞試,列名第一,接下來八年的時間都在朱府晚香堂與朱煐之子读书。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壬午科顺天府乡试中举,專心撰寫《考信錄》。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与大名才女成静兰成婚,又一年返魏县。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为了生计,在武安设馆授徒。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赴京会试不第,访孔广森。乾隆三十九年著《救荒策》。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崔述進京选官,在北京與时年三十二岁的陈履和相识。嘉庆元年(1796年)被任命为福建罗源县知县,有廉聲。嘉庆四年(1799),四月调署上杭县。次年又回罗源县,反对“武弁多借海寇邀功,诬商船为盗”,被反誣说他“擅释巨盗”。巡抚汪志伊查明真相,得以免议。崔述因州县事多掣肘,不能自行其意,早萌退意,被巡抚汪志伊挽留。嘉庆六年,終能以老病乞休,以著述自娱。崔述生平極少與人交遊,崔述與陳履和相聚只有兩個多月,以後就不再見面。嘉庆二十年(1815),臨終前将自己的书装为九函,留下遗嘱,“吾生平著書三十四種,八十八卷,俟滇南陳履和來親授之”。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二月卒。崔述死后第二年,陈履和至彰德,辑其遗稿,道光四年(1824年),刊成《崔东壁遗书》。

崔述疑古辨偽,他发现《尚书[需要消歧义]》仅记载堯、舜事迹;西汉《史记》再推到黄帝,西晋谯周撰《古史考》推演到伏羲氏[1]指责当世汉学家“但以为汉儒近古,其言必有所传,非妄撰者”,又斥其“但据后人之训诂,遂不复考前人之记载。”[2]生平著书三十四种,包括《考古提要》、《夏考信录》、《商考信录》、《丰镐考信录》、《洙泗考信录》、《孟子事实录》等,凡八十八卷,門人陳履和匯刻為《崔東壁先生遺書》。1903年4月,那珂通世校點出版崔述的《崔东壁先生遗书》。[3]其妻成氏有诗稿《二馀集》。

評價[编辑]

崔述之学始终被摒斥當代学术主流,又備受漢、宋兩派學者責難。清代編輯的《皇清经解》和《皇清经解续编》均将崔述的《考信录》摒斥在外,张澍則斥责崔述“陋儒无识”。清朝重视崔述学说的只有张维屏一人。崔述最大的功劳在於摒除荒唐不經的先秦古史,“异说不经之言,则辟其谬而削之”。[4]

梁启超对《考信录》评价很高,说:“此书考证三代史事最谨严,宜一阅览,以为治史之标准。”胡适称崔述为“二千年来的一个了不得的疑古大家”[5],他给顾颉刚的信中盛赞崔氏“《考信录》在清代要算一大奇书,……古今来没有第二个人比他的大胆和辣手了。”[6]钱穆说:“东壁之学传矣而不广,存矣而不著,浮沉淹没于收海之底者又百年,乃迄今始大显。”[7]

注釋[编辑]

  1. ^ 《补上古考信录》卷上《开辟之初》:“《尚书》但始于唐、虞;及司马迁作《史记》,乃起于黄帝;谯周、皇甫谧又推之以至于伏羲氏;而徐整以后诸家,遂上溯于开辟之初。岂非以其识愈下则其称引愈远,其世愈后则其传闻愈繁乎!且左氏《春秋传》最好称引上古事,然黄、炎以前事皆不载,其时在焚书之前,不应后人所知,乃反详于古人如是也”
  2. ^ 《考古续说》,上书第446页
  3. ^ 三宅米吉《文学博士那珂通世君传》记载,那珂通世从汉学家狩野直喜那裡得到《崔东壁先生遗书》,给以高度评价。那珂通世将全书校订标点,1903年由日本史学会丛书出版。又撰写《考信录解题》一文,在日本《史学杂志》发表。在日本的刘师培将这些訊息传回中国,引起胡适钱玄同洪业等人的兴趣。
  4. ^ 清史稿》稱:“其著书大旨,谓不以传注杂于经,不以诸子百家杂于传注。以经为主,传注之合于经者着之,不合者辨之。异说不经之言,则辟其谬而削之。述之为学,考据详明如汉儒,而未尝墨守旧说而不求其心之安;辨析精微如宋儒,而未尝空谈虚理而不核乎事之实。然勇于自信,任意轩轾者亦多。”
  5. ^ 《玄同先生与适之先生书》,见《古史辨》第一册,頁59
  6. ^ 《自述古史观书》,见《古史辨》第一册,第22页
  7. ^ 钱穆:《崔东壁遗书序》

參考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