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 (隋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杨勇 (隋)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杨勇
姓名 楊勇
睍地伐
封爵 博安侯→世子→皇太子→庶人→房陵王(死后追封)
出生 ?年
逝世 604年

楊勇(?年-604年),字睍地伐隋文帝楊堅長子,母獨孤皇后。原本是隋文帝的太子,後來被廢為庶人。隋文帝病重时曾有意重新立杨勇为太子,结果被杨广发现[1]杨广假传文帝遗嘱要赐死杨勇,将杨勇处死[2]。死後追封為房陵王。

生平[编辑]

起初在北周時,因為祖父楊忠立有軍功,因此楊勇當時就被封為博安侯。後來楊堅掌政,以楊勇為世子;而楊堅受禪建立隋朝後,楊勇也成為皇太子。楊勇容貌俊美,生性好學,善於詞賦之道,個性寬厚溫和且率真,為人不矯揉造作。他的朋友包括明克讓姚察陸開明等,皆為當時的文人。

楊勇曾經文飾一件蜀鎧,文帝擔心他染上奢侈的惡習,特地告誡一番。到了那年冬至以後,百官朝見楊勇,而楊勇也高興接受他們的祝賀。文帝問臣下說這是哪種禮節,太常少卿辛亶表示,東宮應該只能用賀,而不能用朝見。文帝認為太子違反禮制,於是下令臣下不得再以朝見禮去見太子,並且對楊勇的寵愛也日益消減,反而增加懷疑之心。後來文帝選侍衛官時,將武力強者都選到自己身邊,高熲便進諫表示這樣恐怕保護東宮太子的侍衛官就顯得太弱了,這讓文帝相當不悅,認為高熲因為其子是楊勇女婿才幫太子說話,從此對他就更提防了。

楊勇有位妾侍名叫雲昭訓,因姿色嬌美,特別得到寵愛,並生下三個兒子,受到的待遇甚至與正室不相上下,這讓獨孤皇后相當不滿。楊勇的正妻元妃不得寵愛,气出了心病,沒兩天就死了,杨勇随即让雲昭訓主持太子宫。獨孤皇后认定是杨勇与雲昭訓合谋害死嫡妻,不但責備楊勇,又派人去暗察。晉王楊廣知道母親對兄長有不滿,便假裝自己沒有什麼姬妾,且只和蕭妃廝守。於是獨孤皇后更討厭楊勇,並對楊廣的德行大加稱贊。獨孤皇后每次抱怨雲氏專寵、感嘆元氏夭亡時,楊廣也跟著痛心疾首,讓皇后更加喜愛次子,有意廢太子而立次子為太子。楊勇為此感到害怕,卻又沒有辦法;文帝知道他內心不安,便派楊素去觀察他,結果楊素卻故意激怒楊勇,使楊勇說出抱怨的話,從此文帝更懷疑他了。皇后與楊廣等人都在觀察他的一舉一動,向文帝進讒,加上楊勇多有埋怨之言語,文帝終於廢太子為庶人,改立楊廣為太子(600年冬)。

雖然有不少聲音表示太子罪不至被廢,且廢立太子是大事,但文帝不聽。楊勇也自認罪不至被廢,屢屢要求面見文帝,想要告訴文帝有關自己的冤屈,但都被皇太子楊廣給攔下,無法達成他的心願。情急之下,楊勇爬到樹上,大声呼喊文帝,希望文帝聽見後可以見他一面。楊素趁機進讒言說:「楊勇已經心神喪失了,被妖魔附身,魂都收不回來了。」文帝也這麼覺得,因此楊勇終究無法與文帝見到面。獨孤皇后屢次誣陷楊勇,方式與罪名也大都如此。

直到文帝臥病於仁壽宮時,皇太子與文帝姬妾皆隨侍在側,《资治通鉴》、《隋书》载宣華夫人被太子楊廣“无礼”之事[3][4][5]。宣華夫人將此事告訴文帝後,文帝始知冤枉了楊勇,並大罵獨孤皇后與楊廣,派人召楊勇進宮,準備廢楊廣而復立楊勇為太子,但是此事被楊廣攔截,隨即文帝便暴崩了。

楊廣即位后,立即假擬文帝詔書,派杨约賜死楊勇[6]。煬帝後來追封楊勇為房陵王,但是子嗣不得繼承其位,全部流放濟南,后来多数都被杨广杀死。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夫人[编辑]

[编辑]

[编辑]

  • 長寧王楊儼,607年被杨广诛杀
  • 平原王楊裕,607年被杨广诛杀
  • 安城王楊筠,607年被杨广诛杀
  • 安平王楊嶷,607年被杨广诛杀
  • 襄城王楊恪,607年被杨广诛杀
  • 高陽王楊該,607年被杨广诛杀
  • 建安王楊韶,607年被杨广诛杀
  • 潁川王楊煚,607年被杨广诛杀
  • 楊孝實,607年被杨广诛杀
  • 楊孝範,607年被杨广诛杀

[编辑]

注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资治通鉴180》:上寝疾于仁寿宫,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皆入阁侍疾,召皇太子入居大宝殿。太子虑上有不讳,须预防拟,手自为书,封出问素;素条录事状以报太子。宫人误送上所,上览而大恚。陈夫人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抵床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误我!”乃呼柳述、元岩曰:“召我儿!”述等将呼太子,上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杨素闻之,以白太子,矫诏执述、岩,系大理狱;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令右庶子张衡入寝殿侍疾,尽遣后宫出就别室;俄而上崩。
  2. ^ 《资治通鉴180》:“乙卯,发丧,太子即皇帝位。会伊州刺史杨约来朝,太子遣约入长安,易留守者,矫称高祖之诏,赐故太子勇死,缢杀之”
  3. ^ 《资治通鉴180》:上寝疾于仁寿宫,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皆入阁侍疾,召皇太子入居大宝殿。太子虑上有不讳,须预防拟,手自为书,封出问素;素条录事状以报太子。宫人误送上所,上览而大恚。陈夫人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抵床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误我!”乃呼柳述、元岩曰:“召我儿!”述等将呼太子,上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杨素闻之,以白太子,矫诏执述、岩,系大理狱;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令右庶子张衡入寝殿侍疾,尽遣后宫出就别室;俄而上崩。
  4. ^ 《隋书列传第十三》:及上(杨坚)不豫,(杨)素与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等入阁侍疾。时皇太子入居大宝殿,虑上有不讳,须豫防拟,乃手自为书,封出问素。素录出事状以报太子。宫人误送上所,上览而大恚。所宠陈贵人又言太子无礼。上遂发怒,欲召庶人勇。太子谋之于素,素矫诏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又令张衡侍疾。上以此日崩,由是颇有异论。
  5. ^ 《隋书列传第十》:高祖寝疾于仁寿宫,征皇太子入侍医药,而奸乱宫闱,事闻于高祖。高祖抵床曰:“枉废我兒!”因遣追勇。未及发使,高祖暴崩,秘不发丧。
  6. ^ 《资治通鉴180》:乙卯,发丧,太子即皇帝位。会伊州刺史杨约来朝,太子遣约入长安,易留守者,矫称高祖之诏,赐故太子勇死,缢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