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培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柏培拉
Barbara
بربرة
Berbera building.jpg
Berbera Port2.jpg
Berbera.jpg
柏培拉旗幟
旗幟
柏培拉官方圖章
圖章
柏培拉在索马里兰的位置
柏培拉
柏培拉
Location in Somaliland
坐标:10°26′08″N 045°00′59″E / 10.43556°N 45.01639°E / 10.43556; 45.01639坐标10°26′08″N 045°00′59″E / 10.43556°N 45.01639°E / 10.43556; 45.01639
实际控制 索馬利蘭
地区萨赫勒
柏培拉区
政府
 • 市长Abdishakur Iddin[1]
海拔3 公尺(10 英尺)
人口(2005)[2]
 • 總計60,753人
居民称谓Berberawi
时区EATUTC+3

柏培拉索馬利亞語Berbera)是位于非洲之角北部亚丁湾沿岸的一座良港,是索馬利蘭最大的海港以及萨赫勒州的首府,2005年人口约60,000多人。

歷史[编辑]

柏培拉被認為是索馬里城邦時期的馬勞港(古希臘語:Μαλαὼ),公元1世紀爱利脱利亚海周航记裡第八章中有所描述:

   “在Avalites之後還有另一個集鎮,比這個更好,叫做Malao,距離大約八百斯塔迪亞的帆。錨地是一個開放的路堤,被從東邊跑出來的一個吐痰所遮蔽。這裡的當地人更加和平。已經提到的東西進口到這個地方,還有許多來自Arsinoe的長袍,披風,穿著和染色布; 水杯,少量的軟銅片,鐵和金銀幣,這些地方有沒藥、一點乳香(被稱為遠側)、較硬的肉桂、杜阿卡、印度柯巴和馬西爾,這些都是進口到阿拉伯的;還有奴隸,但很少。”
    —— 第8章[3]

13世紀時,唐朝段成式酉阳杂俎》称之为「撥拔立」:“撥拔力國,在西南海中,不食五穀,食肉而已。常針牛畜脈,取血和乳生食。無衣服,唯腰下用羊皮掩之。其婦人潔白端正,國人自掠賣與外國商人,其價數倍。土地唯有象牙及阿末香。波斯商人欲入此國,圍集數千,人齋紲布,沒老幼共刺血立誓,乃市其物。自古不屬外國。戰用象排、野牛角為槊,衣甲弓矢之器。步兵二十萬。大食頻討襲之”[4]南宋赵汝适诸番志》称为「弼琶囉国」:“弼琶囉國,有四州,餘皆村落,各以豪強相尚。事天不事佛。土多駱駞、綿羊,以駱駞肉幷乳及燒餅為常饌。產龍涎,大象牙及大犀角,象牙有重百餘斤,犀角重十餘斤。亦多木香、蘇合香油、沒藥,瑇瑁至厚。他國悉就販焉。又產物名駱駞鶴,身項長六七尺,有翼能飛,但不甚高。獸名徂蠟,狀如駱駞,而大如牛,色黃,前脚高五尺,後低三尺,頭高向上,皮厚一寸。又有騾子,紅、白、黑三色相間,紋如經帶,皆山野之獸,往往駱駞之別種也。國人好獵,時以藥箭取之”[5]

13至16世紀相繼成為伊法特蘇丹國阿達爾蘇丹國的主要港口。在英國進入此區之前,Habr Awal氏族曾控制柏培拉並共同管理其貿易,作為保護者(abans)分享來自阿拉伯和印度商人的所有商業交易利潤,1827年英國發動柏培拉之戰,1840年英國占領非洲之角北部,1887年宣布該地納入英屬索馬利蘭,殖民期間曾計畫修建連結義屬衣索比亞哈勒爾鐵路,但因怕損及與法國友好協議(法屬索馬利)而被英國國會否決。

1960年6月26日成為新獨立國家索馬利蘭國的領土,五天後再與剛獨立的義屬索馬利蘭合併為「索馬利亞共和國」,1980年代前幾乎所有牲畜出口都是經柏培拉港出口的,主要出口至沙烏地阿拉伯。1969年蘇聯協助在此建設現代化的港口設施和軍事基地,1971年有16艘蘇聯艦艇出征。[6]1977年索馬利亞共和國和衣索比亞爆發歐加登戰爭後,蘇聯因支持索馬利亞而撤離了柏培拉與索馬利亞,1980年美國在柏培拉投入4000萬美元資源。1985年柏培拉人口估計有70,000人,1986年索馬利亞開始動盪,索馬里亞政府為政壓索馬里民族運動 (SNM) 而空中轟炸此區,1991年獨裁政權穆罕默德·西亞德·巴雷垮台後爆發索馬利亞內戰,索馬里共和國北部地區(原英屬索馬利蘭)宣布獨立索馬里蘭共和國,隨後柏培拉也開始緩慢的重建基礎設施。

參考文獻[编辑]

  1. ^ Somaliland and DP World celebrate 30-year concession for $442 million Port of Berbera (Somaliland) – Asoko Insight. Asoko Insight. [2017-06-19] (美国英语). 
  2. ^ Population data (PDF). docs.unocha.org. 2005. 
  3. ^ [1]
  4. ^ 段成式酉阳杂俎》卷4
  5. ^ 赵汝适诸番志》卷上
  6. ^ Yordanov, Radoslav A. (2016).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Horn of Africa during the Cold War: Between Ideology and Pragmatism. p. 103. ISBN 978-1498529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