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消逝的光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消逝的光芒
  • Dying Light
Dying Light cover.jpg
类型 动作角色扮演恐怖
平台 Microsoft WindowsLinuxPlayStation 4Xbox One
开发商 Techland英语Techland
发行商 华纳兄弟互动娱乐
总监 Adrian Ciszewski
设计师 Maciej Binkowski
音乐 Pawel Blaszczak
系列 Dying Light[*]
引擎 Chrome Engine 6
模式 单人多人
发行日 2015年1月27日(下载)
2015年2月27日(零售)

垂死之光(英语:Dying Light,中国大陆译作“消逝的光芒”,港台译作“垂死之光”)是波兰电子游戏开发商Techland英语Techland开发,华纳兄弟互动娱乐Microsoft WindowsLinuxPlayStation 4Xbox One发行的恐怖游戏。游戏原定2014年发行,但最终推迟到2015年。

遊戲圍繞臥底特工 Kyle Crane 進行,需要滲透名為 Harran 的虛構土耳其城市中的隔離區。遊戲的大型開放世界具有大量喪屍和敵人,動態晝夜系統以及可攀登建築物。遊戲晝夜具明顯區別;喪屍在夜晚明顯更具攻擊性。遊玩機制強調武器戰鬥和飛躍道技巧,並且具有多人遊戲模式。

遊戲最初於2012年初開始製作。在遊戲正式發布之前,有傳言聲稱《垂死之光》是 Techland 創建的另一個遊戲系列《死亡之島》的續集,但該傳言後來被否定。遊戲的飛躍道機制強調自然動作。為了實現這一點,Techland 不得不放棄大部分故事元素並從頭構建。 遊戲音樂由 Paweł Błaszczak 負責。根據他的說法,配樂的靈感來自於70年代和80年代的電影原聲帶

在發佈時,遊戲獲得大多正面評價。讚揚主要針對戰鬥,圖形,多人合作遊戲,導航和晝夜循環,但故事、難度及技術問題受到批評。該遊戲是2015年1月最暢銷的遊戲,打破了生存恐怖類遊戲首月銷售記錄。 遊戲發售後,Techland 承諾全力開發可下載內容。2015年5月,Techland 將 Hellraid 遊戲項目擱置以專注於此。 該團隊發布了大量更新和兩個可下載內容包,即“烹飪和貨物”和“Bozak 部落”。遊戲拓展包 Dying Light: The Following英语Dying Light: The Following 於2016年2月9日發布。

劇情與設定[编辑]

設定[编辑]

玩家扮演臥底特工 Kyle Crane ,完成尋找 Kadir "Rais" Suleiman 的任務。Kadir 原為國際救援組織(Global Relief Efforts)要員,但脫離組織潛入 Harran 隔離區,威脅發表可能有損組織聲譽的絕密文件[1]。Kyle 到達隔離區後,必須在完成任務或幫助其他倖存者之間做出決定[2]

劇情[编辑]

虛構城市 Harran 突然爆發了一種神秘的病毒,讓多數人變成兇猛的喪屍。當地國防部被迫封鎖並隔離部分城區。國際組織「全球救援行動」(英文:Global Relief Effort, GRE)定期空投物資,幫助生還者。GRE 前僱員 Kadir Suleiman 竊取了 GRE 的高度敏感文件,潛伏在隔離區,並以公開文件要脅 GRE。主角特工 Kyle Crane 受 GRE 雇用去滲透隔離區,奪取機密文件。Crane 空降至隔離區時遭到土匪襲擊,並被喪屍咬傷,但 Jade Aldemir 和 Amir Ghoreyshi 及時將他救出,送往稱為「塔樓」的生還者中心。Amir 不幸身亡。

Crane 醒來後被介紹給 Jade 的弟弟 Rahim Aldemir。Rahim 教了 Crane 一些飛躍道基礎知識並將他介紹給 Spike,給了他作為塔樓「跑手」的第一個任務。Crane 得知,尋求幫助其他倖存者的塔樓被一群匪徒騷擾,匪徒首領名叫 Rais。他們偷走並囤積了來自 GRE 空投的物資,包括重要的 Antizin ——一種抑制感染症狀的藥物,可以減緩感染者變成喪屍的過程。塔樓領導者 Harris Brecken 被匪徒幾乎殺死之後,塔樓對 Antizen 的需求巨大。Crane 志願行動,設法到達含有 Antizin 的空投。儘管倖存者急需藥物,GRE 卻指示 Crane 摧毀這些物資,以迫使塔樓向 Rais 購買藥物,以便確認 Rais 是否就是叛逃者 Kadir。Crane 不情願地遵守,向塔樓說謊,說空投已被洗劫一空。

沮喪的 Brecken 無奈地派出 Crane 去向 Rais 購買 Antizen。Crane 藉機證實 Rais 就是目標人物。他為 Rais 執行了一系列不道德的任務,以為他將獲得兩箱 Antizin 獎勵。  不幸的是,他被 Rais 背叛了,只給了五瓶 Antizin。GRE 亦不願意繼續空投 Antizen 以幫助塔樓,Crane 於是和 GRE 斷絕關係。塔樓的情況惡化,病毒爆發導致許多人死亡,包括幾個孩子;塔樓被迫封鎖一整層樓房。為了尋找 Antizin,Crane 和 Jade 突襲了由 Rais 經營的供應存儲設施。 他們沒有找到 Antizin,反而發現了炸藥。在做差事時,Rahim 告訴 Crane,他和 Amir 正計劃用這些炸藥炸掉一個喪屍巢穴。  Crane 反對這個計劃,但 Rahim 和 Amir 仍然出發了,Crane 只好起身追趕。 在追上之後,他發現 Amir 已經死了,而 Rahim 受傷了。 Crane 只好繼續執行 Rahim 的計劃,炸掉了喪屍巢穴。當他返回時,他發現 Rahim 實際上被咬了,已經變成喪屍,Crane 只好殺死他。Crane 返回塔樓通知 Brecken 不幸的消息; Jade 無意中聽到了它們,變得十分不安,跑了。

與此同時,塔樓的一位名叫 Imran Zere 科學家試圖開發治療病毒感染的方法。他不幸被 Rais 的幫派綁架。Crane 前去進行救援任務,結果也被綁架,被迫在一個競技場裏和喪屍打架。Crane 趁機發現了被竊取的機密文件,顯示 GRE 意圖將病毒武器化,而不是研發治療方法幫助大眾。 他在被處決前設法逃脫,還砍掉了 Rais 的一隻手。 Zere 在救援行動中喪生,臨死前告訴 Crane 他已委託 Jade 將其研究交予另一名科學家 Allen Camden.

Crane 於是去尋找 Jade。途中他發現接管了 GRE 的國防部宣稱隔離區內沒有生還者,正計劃地毯式轟炸 Harran,以徹底根除病毒。他設法重新啟動無線電塔並向外界傳播信息,挫敗了該部的計劃。 Rais 綁架了 Jade,竊取了 Zere 的研究。Crane 設法救出了 Jade,並收回了 Zere 研究的一部分,但 Jade 承認她已被喪屍咬傷,並請求 Crane 立即阻止 Rais 進一步行動。 隨後 Jade 便轉化為喪屍,迫使 Crane 也殺死了她。在用他自己的砍刀殺死 Rais 的副手 Tahir 後,Crane 將組織樣本送到 Camden 博士那裡。Camden 博士認為自己研究非常接近成功,但需要剩下的 Zere 的數據。隨後,Crane 發現 Rais 已經與 GRE 達成協議,把 Zere 的研究數據移交給他們,以換取安全撤離隔離區。 Crane 只好攻擊 Rais 的已經充滿喪屍的總部,在摩天大樓頂上與他作戰。正當 GRE 直升機出現時,Crane 終於將刀刺入 Rais 的脖子,並將他扔出大樓。他勉強取得了剩餘的研究數據,並決定將其交給 Camden 博士而不是 GRE,也決定留在哈蘭幫助剩下的倖存者。

續集[编辑]

續集《垂死之光2》由克里斯·阿維隆英语Chris Avellone2018年E3展英语Electronic Entertainment Expo 2018上宣布。[3]

外部链接[编辑]

  1. ^ Workman, Robert. Interview: Voice Actor Roger Craig Smith Talks Dying Light. 27 January 2015 [13 April 2015]. 
  2. ^ Perez, Daniel. Dying Light story trailer introduces us to Kyle Crane. Shacknews. 24 December 2014 [24 December 2014]. 
  3. ^ Steven Messner. Dying Light 2 announced and Chris Avellone is designing the story. PC Gamer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