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优良条目,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91大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91大队
No. 91 Wing RAAF officers 1950 (AWM P01254.127).JPG
第91大队长查尔顿空军上校(左)、第77中队长克雷斯韦尔空军少校(右)和罗伯逊中将,三人身后是第30通讯部队人员,1950年12月摄于韩国

存在時期1950至1955年
國家或地區澳大利亚
部門澳大利亚皇家空军
種類混合大队
总部日本岩国
參與戰役朝鲜战争
飛機
戰鬥機P-51
格罗斯特流星
運輸機C-47
奥斯特
CAC挑战

第91混合大队(英語:No. 91 (Composite) Wing)是朝鲜战争时期及其后短暂运作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大队,1950年10月成立并管理以下参战部队:配备P-51戰鬥機第77战斗机中队、配备奥斯特运输机C-47運輸機的第30通讯小队、第391基地中队第491维护中队。除第77中队常驻韩国并服从美国第五航空队调配外,第91大队及其他下属单位总部都在日本岩国

1950年11月,第30通讯小队更名“第30通讯部队”,一年后改组成“第30运输机部队”,1953年3月重整为“第36运输机中队”,主要负责医疗后送、部队和货物运输和投递飞行。1951年4至7月,第77中队改配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同年12月起主要负责对地攻击,1953年7月停战后继续留在韩国,1954年11月返回澳大利亚,第491中队同月解散。第36中队1955年3月回国,把四架飞机留给短暂听从第91大队指挥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日本运输机小队。1955年4月,第391中队和第91大队总部解散。

历史[编辑]

源起和组建[编辑]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时,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77战斗机中队No. 77 (Fighter) Squadron)驻守日本岩国。该中队过去四年主要装备P-51戰鬥機,原属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81大队No. 81 Wing RAAF),曾在英联邦占领军British Commonwealth Occupation Force)航空联队服役。1948年11月第81大队解散,第77中队是澳大利亚最后的驻日航空部队,此时也是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最大的中队,共有299名将士,40架P-51战斗机、三架CAC挑战运输机CAC Wirraway)、两架C-47運輸機和两架奥斯特运输机Auster)。第77中队准备回国,同时待命飞往韩国执行任务,并在一周后开始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执行飞行任务。[1]1950年9月9日,第77中队长路易斯·斯彭斯空军中校阵亡,英联邦占领军参谋长艾伦·查尔斯沃思Alan Charlesworth)空军准将临时到岩国指挥中队,等待上级安排在基地组建整体支持和管理组织。迪克·克雷斯韦尔Dick Cresswell)空军少校9月17日抵达基地并接手中队。[2][3]

仁川登陆后联合国军向北推进,第77中队在1950年10月12日迁至韩国浦项[4],但辅助部队大多留在岩国[5]。10月20日,第91混合大队在岩国基地成立[3][6]。“混合”代表大队成分不单一,可以包含轰炸机、战斗机和侦察机在内的各个机种[7]。第91大队有权管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参与朝鲜战争的所有部队,亚瑟·达拉斯·查尔顿(Arthur Dallas Charlton)空军上校担任大队长[6][8]。大队除第77中队外还包括新组建的第391基地中队No. 391 (Base) Squadron)、第491维护中队No. 491 (Maintenance) Squadron)和第30通讯小队(No. 30 Communications Flight,原属第77中队通讯飞行队,有两架C-47运输机和两架奥斯特运输机)[6][9]。除第77中队外,第91大队及其他下属单位总部都在岩国[6]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部部分官员倾向组建英联邦大队,把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77中队和配备P-51战斗机、正赶往韩国的南非空軍第2中队2 Squadron SAAF)纳入,但南非政府否决提议[10]

行动[编辑]

1952年,第77中队的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在日本岩国上空演习
1953年8月,曾沦为战俘的联合国军人在韩国汉城登上第36中队C-47运输机

第77中队开始在韩国执行任务时听命美国第五航空队且不受第91大队成立影响[11][12]。1950年11月,第77中队从浦项迁至咸興附近的延浦,继续支援向北推进的联合国军。12月3日,朝鲜人民军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支援下反击,迫使第77中队匆忙撤到釜山[13]中队在延浦难以同第91大队保持无线电通讯,导致转移进展缓慢,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47运输机运力不足,需要美国空军支援[14]。克雷斯韦尔觉得基地设在岩国的大队总部难以随时跟进前线需求,他还经常要直接和英联邦占领军司令、太平洋战区澳大利亚高级将领霍勒斯·罗伯逊Horace Robertson)中将,以及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副参谋长弗雷德里克·舍格Frederick Scherger)空军少将打交道[15][16]

面对红色阵营的米格-15战斗机威胁,第77中队于1951年4月撤到岩国改配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四名有该战斗机经验的英國皇家空軍军官借调第91大队协助训练。[17]7月29日,第77中队开着新飞机返回战场,从韩国金浦起飞执行任务。P-51战斗机的密切支援效率极高,但第77中队主要负责拦截,预计装备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后能继续专注战斗机职能。[18]澳大利亚朝鲜战争官方史录记载,无论从外交角度还是作战方面,第77中队都以实际行动证明自身价值:身为首批投入战斗的联合国航空中队,1951年下半叶“米格走廊”冲突如火如荼之际,第77中队占联合国喷气式战斗机部队的三分之一[19]。不过,同年八月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与米格-15战斗机的纏鬥战果令新任中队长戈登·斯蒂格Gordon Steege)空军中校确信己方不是对手,美国第五航空队同意将第77中队调离空对空进攻作战,主要职责改成护航和地方空防[18]。截至1951年底,中队共有两成五人员阵亡或被俘[20]

1951年12月,接替斯蒂格的罗恩·苏珊斯(Ron Susans)空军中校带领第77中队再度投身进攻作战,主要攻击地面目标,这也是停战前中队的主要任务[18]。第91大队武器官史密斯(J.C. Smith)空军上尉对1952至1953年采用凝固汽油弹作为火箭弹头的空对地作战“炽烈洋葱行动”(Flaming Onion)贡献很大[21]。1953年7月停战后,第77中队继续驻守韩国,先是在金浦,后转移到群山[22]。战争期间全队共有41名飞行员阵亡[23][24],另有七人沦为战俘[25][26]。损失的飞机达近60架,其中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40余架,大部分毁于地面火力[23][27]。全中队战争期间共出动18872架次,其中P-51战斗机3872架次,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1.5万架次[25][28],共击落五架米格-15战斗机,摧毁3700幢建筑、1408辆交通工具、98辆机车或马车,16座桥梁[23][29]

罗伯逊中将统领第30通讯小队并亲自驾驶C-47运输机[3],部队本来只有两架C-47运输机和两架奥斯特运输机,但很快获澳大利亚支援两架C-47运输机[30]。第30通讯小队在1950年11月1日更名“第30通讯部队”[8][31]No. 30 Communications Unit),同月又收到驻马来亚第90混合大队第38中队支援的四架C-47运输机,总共达到八架C-47运输机和两架奥斯特运输机[31][32],负责支援朝鲜半岛所有澳大利亚部队[30]。第30通讯部队的关键职能包括医疗后送,还负责空运货物、部队、重要人员,投放补给、侦察、搜救甚至送信[31]。第30通讯部队由澳大利亚通过日本的英联邦占领军总部调配,不归美国第五航空军指挥[30]。1951年11月5日,第30通讯部队改组为“第30运输机部队”(No. 30 Transport Unit RAAF),1953年3月10日又重组成“第36运输机中队[33][34]No. 36 (Transport) Squadron)。朝鲜战争期间,该部队共运输约十万人员和六千余吨货物[34]。第91大队文献共记载12762次从朝鲜半岛将伤员医疗后送至日本,还有两千余次从日本转移到澳大利亚或英国[35]。运输部队共有一架奥斯特运输机和一架CAC挑战运输机坠机,导致四人丧生[36]

支援任务[编辑]

1954年6月,驻岩国第491中队维护人员修理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发动机
1953年9月,第91大队长迪克西·查普曼空军上校(右)迎接在朝鲜上空被击落后沦为战俘的第77中队飞行员

第77中队在朝鲜战争爆发时需自行承担维护支持需求,但飞往朝鲜半岛作战后这种做法难以为继,所以第91大队总部成立时,第391基地中队也在岩国成立[37]。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基地中队负责行政、后勤、医疗、通信和安保职能[38][39]。第391中队大部分成员都曾在第77中队服役,成立第一年就不得不面临冬装和设备严重短缺的困境[37]。第77中队改配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后问题更加严重,因为这种战斗机是英国制造,备件比美国制造的P-51战斗机难找[40]。除支援空军外,第391中队还需支援途经岩国的澳大利亞陸軍及其他联合国部队[41]。此外,第91大队的“中转酒店”也是第391中队经营,房客除军人外还有商人和艺人[42]。第391中队医疗特遣队积极参与医疗后送任务,把伤员从朝鲜半岛转往岩国,再送往其他地点[43]

第491中队也是1950年10月20日随第91大队在岩国成立,负责该大队飞机除日常维护外所有的维护工作,并有分队随第77中队进驻韩国协助地面人员的日常维护[44]。驻岩国人员定期与驻韩人员轮换,并根据维修或打捞需要从第491中队调人补充。驻岩国技术人员按标准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工作日出勤,相比之下,朝鲜半岛前线人员每班工作达16小时。[45][46]对于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地勤人员来说,朝鲜半岛气候非常寒冷,中队长克雷斯韦尔就曾看到维护人员手中工具冻住[47]。第391和第491中队的技术人员既有澳大利亚人,也有日本人,这在当时非常罕见。日本投降并由盟军占领后,澳大利亚皇家空军聘请的日本人大多从事琐碎任务。[3][45]

解散[编辑]

1954年10月7日,第77中队在群山休整,并于五天后将所有格罗斯特流星战斗机飞到岩国,同年11月返回澳大利亚,1955年1月4日在新南威尔士州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威廉敦基地RAAF Base Williamtown)恢复运作。从二战期间投身太平洋战场,到组成英联邦占领军进驻日本再到朝鲜战场,第77中队共离开故土11年,创下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部队纪录。[48]1954年12月13日,第491中队在岩国解散[49]。1955年3月13日,第36中队返回澳大利亚,把三架C-47运输机和一架CAC挑战运输机留给次日成立并隶属第91大队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日本运输机小队[50][51]RAAF Transport Flight (Japan))。1955年4月30日,第391中队和第91大队总部在岩国解散[49]。日本运输机小队曾执行赴韩投递任务,此后持续运作至1956年7月8日所有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部队撤离日本[52]

指挥官[编辑]

第91大队的指挥官如下:[53]

任命时间 姓名
1950年10月 亚瑟·达拉斯·查尔顿空军上校[8]
1951年9月 安东尼·乔治·卡尔空军上校[54]
1952年11月 迪克西·罗比逊·查普曼空军上校[55][56]
1954年2月 威尔弗雷德·诺曼·兰普空军中校[56]
1954年4月 伊凡·斯坦利·波杰尔空军上校[57][58]

脚注[编辑]

  1. ^ Stephens & 1995,第210, 222–225页
  2. ^ Stephens & 1995,第227页
  3. ^ 3.0 3.1 3.2 3.3 O'Neill,1985 & 314–315
  4. ^ Stephens & 2001,第231–232页
  5. ^ Eather & 1996,第99页
  6. ^ 6.0 6.1 6.2 6.3 Stephens & 1995,第228–229页
  7. ^ Helson & 2010,第224, 338页
  8. ^ 8.0 8.1 8.2 No 91 (Composite) Wing formed in Japan.
  9. ^ Wilson & 2005,第170页
  10. ^ O'Neill & 1985,第315页
  11. ^ O'Neill & 1985,第303页
  12. ^ Eather & 1996,第82页
  13. ^ Stephens & 1995,第228, 231页
  14. ^ Odgers & 2008,第105, 147页
  15. ^ Hurst & 2008,第73, 79页
  16. ^ Odgers & 2008,第110页
  17. ^ Stephens & 1995,第229–231页
  18. ^ 18.0 18.1 18.2 Stephens & 1995,第234–238页
  19. ^ O'Neill & 1985,第408–409页
  20. ^ O'Neill & 1985,第370页
  21. ^ O'Neill & 1985,第375页
  22. ^ Stephens & 1995,第242页
  23. ^ 23.0 23.1 23.2 Stephens & 2001,第240页
  24. ^ Hurst & 2008,第207页
  25. ^ 25.0 25.1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第59页
  26. ^ Hurst & 2008,第228页
  27. ^ Hurst & 2008,第230–232页
  28. ^ Hurst & 2008,第224页
  29. ^ Hurst & 2008,第231页
  30. ^ 30.0 30.1 30.2 Eather & 1996,第163–164页
  31. ^ 31.0 31.1 31.2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b,第150页
  32. ^ Stephens & 1995,第247页
  33. ^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b,第152页
  34. ^ 34.0 34.1 Eather & 1996,第169页
  35. ^ O'Neill & 1985,第583–584页
  36. ^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b,第151页
  37. ^ 37.0 37.1 O'Brien & 2009,第58页
  38. ^ O'Brien & 2009,第53–54页
  39. ^ Stephens & 1995,第71页
  40. ^ O'Brien & 2009,第59页
  41. ^ O'Brien & 2009,第60页
  42. ^ World's most unusual hotel.
  43. ^ O'Brien & 2009,第61页
  44. ^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a,第72–73页
  45. ^ 45.0 45.1 Eather & 1996,第124–125页
  46. ^ Australia's involvement in the Korean War.
  47. ^ Eather & 1996,第100页
  48. ^ 77 Squadron home after 11 years away.
  49. ^ 49.0 49.1 O'Neill & 1985,第592页
  50. ^ RAAF Transport Flight (Japan) & 1955
  51. ^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b,第58, 185页
  52. ^ RAAF Historical Section & 1995b,第185页
  53. ^ No. 91 (Composite) Wing.
  54. ^ Air Force men get new posts.
  55. ^ Air command in Korea.
  56. ^ 56.0 56.1 New job for air officer.
  57. ^ Three RAAF appointments.
  58. ^ Air chief visits Japan.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