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語系列角色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物語系列角色列表西尾維新輕小說系列《物語系列》的登場人物相關解說。

主要角色[编辑]

阿良良木曆阿良々木 暦(あららぎ こよみ)神谷浩史[1]
男主角,也擔任旁白。(故事初期)身高165公分,體重55公斤。就讀於私立直江津高中。名字中的「曆」字是爺爺取的。
是姬絲秀忒・雅賽蘿拉莉昂・刃下心(Kissshot Acerolaorion Heartunder Blade)的第二任眷屬,在忍野咩咩的幫助下得以恢復人身(姬丝秀忒也被奪去力量、名號,變為忍野忍)。但身上仍有吸血鬼的後遺症,如回復力超乎常人及遠視力等。姬丝秀忒失去力量後,曆一直主動提供血液以讓她得以存活。
有著濫好人的性格,不會對於需要幫助的人坐視不管。對於察覺異樣的部分一定會毫不留情地吐槽,但不會刻意說出傷人的話。在解決了八九寺真宵的問題後,接受戰場原黑儀的表白並與之交往。
在視覺上,頭上的呆毛會因情緒而相應產生變化。
具有強烈的蘿莉控妹控属性。總是襲擊真宵,舔过翼的胸部搭靠的教室桌子,也曾強吻過自己的妹妹,和火怜玩过「刷牙play」,还经常对月火袭胸,自姬丝秀忒變為幼女體格後總想襲擊他,甚至还想对斧乃木下手。
偽物語(下)中曾對真宵說過,自己正在交往的對象是戰場原,最喜歡的人是羽川,愿意为了小忍赴死,但是最想結婚的是八九寺(這番言語讓真宵感到相當噁心)。
能夠使用忍野忍以肉身制造出來的妖刀·心渡,雖然是仿制品,但能對砍中的怪異造成嚴重傷害。
十分擅長數學。高一期末考數學得到滿分,勝過包含黑仪及老倉育在内的所有同班同學。但之後再也沒有拿過這麼高的成績。[2]
戰場原黑儀戦場ヶ原 ひたぎ(せんじょうがはら ひたぎ),聲:齋藤千和[1][註 1]
女主角,7月7日生,(故事初期)身高165公分。與阿良良木历同校且連續三年同班。
特徵為長到腰部的紫色長髮(原作為黑色),不過在偽物語(上)中剪短了頭髮,髮型與月火差不多。
在高中入學前遭遇忘卻之神「重石蟹」,使得體重消失、只剩下5公斤。隨後疏遠其他同學,並常以身體不適為由遲到、早退以及請假,因此是保健室的常客。
因為疏離其他人的關係,所以沒什麼朋友。似乎總是一個人在看書,看的書種類包羅萬象。
班上的男生都稱她為「深閨大小姐」(這個外號在戰場原剪短頭髮後即消失)。在被「重石蟹」附身後,由於想要尋找驅離妖怪的方法,而被五名欺詐師所欺騙(最初的詐騙師就是貝木泥舟),因此非常恨貝木泥舟。
黑仪在小學五年級時生了一場大病,久治不癒;黑仪的母親因此心力交瘁,並迷上了邪教,藉此來找尋心靈上的寄託。雖然黑仪後來病癒了,但是母親卻因此更是對邪教深信不疑,因此二人的關係便漸漸的疏遠。
但是之後卻發生了黑仪人生中的轉折點,那是发生在她初中將要畢業的時候。母親有一天帶來了一個邪教團體的幹部,並找藉口說要幫黑仪淨化,實際上卻是要性侵她。雖然黑仪臨時用旁邊的釘鞋攻擊那名幹部並順利脫險,但是在場的母親看著要被性侵的女兒卻沒有阻止那名幹部,反倒責罵黑仪。因此這讓黑仪的心靈承受了最痛苦的回憶,母女關係徹底破裂。
但也讓母親因為「把幹部弄傷了」而賠錢,因此家中背負了龐大的債務,最後母親與父親離婚。在這件事情發生過後,黑仪便遇到重石蟹,並奪走她的體重。
原本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在母親傾家蕩產後和父親一起住在一個小公寓裡。之後為了防身,時刻隨身攜帶著無數的文具,多到讓人不敢相信這些東西居然能夠帶在身上。
因為以前曾差點被性侵的關係,黑仪的貞操觀非常重,裙子幾乎都長到腳踝(動畫並沒有此設定)。
化物語(上)中,一開始曆意外地接住了從樓梯上摔下來的黑仪(她自己說是踩到香蕉皮導致的),卻發現她幾乎沒有體重,之後曆便想要幫忙她。但是因為黑仪曾經被詐騙師騙過,於是不相信別人,便用釘書機攻擊了曆。之後在看到曆的恢復能力後,便半信半疑的陪他去找咩咩。最後在曆與咩咩的幫助下,憑藉自己的力量成功驅離重石蟹。
本來在初中時代十分親切友善,但是被重石蟹附身後感情逐漸封閉了起來,但是曆解決了她的問題後漸漸恢復了笑容。
在受到曆的幫助後,漸漸對他產生愛意。並在化物語(上)向他告白並被接受,於是二人成為了男女朋友。不過因為黑儀對曆有強烈的占有慾,所以曾揚言說如果曆敢出軌就殺了他。
稱呼曆為「阿良良木君」或直呼其姓氏。稱骏河作「那孩子」或直呼其姓氏。
說話時常拐著彎子講話,喜歡以另類的毒舌言語表現對他受傷的關心與擔憂,是非常特殊的傲嬌系角色。
在《花物語》中骏河揭露,黑仪原非常喜歡《鋼之鍊金術師》,並且能夠照著人物畫出一模一樣的人物出來,可以說是專家級別。
自稱:「銅40公克、鋅25公克、鎳15公克、靦腆5公克,再加上惡意97公斤,我的暴言就是這樣鍊成的。順便一提:靦腆是騙人的。」[3] 推測這段話也是被《鋼之鍊金術師》的內容所影響。
初中為田徑部的王牌,因此和同為學妹的籃球部的王牌神原駿河合稱為「聖殿組合」。[註 2]
黑仪對曆非常毒舌,卻對骏河很寬容;但若骏河對曆有任何戀愛的舉動,黑仪都會冒出一些恐怖的字眼(例如先把她的內臟……)。
雖然從外表上看不太出來,但是黑仪的成績非常優異,為全校的第7名。在與曆交往之後,常常教他功課並把他的成績拉了上來。
在原作中,黑仪曾說幫自己配音的聲優齋藤千和非常優秀,因此招來曆吐槽:「這個世界是動畫嗎?!」
八九寺真宵八九寺 真宵(はちくじ まよい),聲:加藤英美里[1]
「真宵蝸牛」「真宵僵屍」的女主角,外表為10~11歲左右的小學生,但其實在11年前的交通事故中身亡。
特徵為嬌小的身體,看上去很伶俐的小女孩。前髮短短的,並綁著雙馬尾的髮型,以及背著裝有許多東西的大背包,背包上的名牌寫著的年級為5年3組。
個性活潑可愛,善解人意,但是吐槽功力相當了得(只限於跟曆對話的立場)。時常故意叫錯曆的姓(例如叫成“阿良良良木”等),常常的回應都會說是咬到舌頭了(因此都會招來曆的吐槽)。雖然暴走的真宵都會以咬咬功來回敬曆的騷擾攻勢,但是如果說會給零用錢或者是請吃冰淇淋,就會突然變得乖巧聽話,似乎很容易收買的樣子。
以前真宵的父母曾是令人稱羨的恩愛夫妻,時間流逝,本來恩愛的情感卻走向了離婚這條路。而當時年幼的真宵在法律判決後便跟著了父親,母親在離開前被父親家裡的人逼著發誓永遠不再見自己的獨生女一面。
時間過去,11歲的真宵突然發現自己無法回憶起母親的臉,本來應該是自己最重要的人的這份思念卻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慢慢消失。因此她決定要去找母親,並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 母親節當天出發了
但是握着畫有母親家中地圖的便條紙的真宵卻迷路了。一時间找不到母親家的真宵,正要跑過閃著綠燈的馬路時,意外發生了。那一天,一輛闖紅燈的卡車撞向了真宵,她因此死去 變成了幽靈。由於生前那份沒辦法見到母親的思念,令當時抱著期待以及種種不安的女孩最後卻沒有抵達便條紙上寫的地方,却變成了怪異,也就是「迷途蝸牛」
變成怪異的真宵就這樣迷路了好幾年,每當有人在不想回家時遇上她,跟著她走的話就會跟著迷路。而真宵也知道自己會讓別人迷路,所以只要遇上了跟自己搭話的人,總是會回答:「請不要跟我搭話。我討厭你。」。但若是有人繼續纏著她,就會遭受到她的強力咬功。曆也曾經被她咬到手指,傷口深可見骨,威力可見一斑。
在初次與曆在浪花公園相遇時,真宵也是採取了這樣的反應,在之後遇到翼時也是這樣。為了不讓自己給別人帶來麻煩,這善良的女孩就一直這樣獨自一人的迷著路。
當真宵與曆相遇時,她正好在浪白公園的地圖前找尋回母親家的路,此時曆前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但是真宵為了不要帶給別人麻煩,於是也對曆採取了同樣的反應。但是曆堅持要幫助她,此時剛好黑仪來到了浪白公園。於是曆以及黑仪就和真宵一起尋找回家的路。
但是三人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因此曆以為真宵一直找不到路是因為她「遇上怪異」了,但是之後黑仪卻說她「看不到」真宵也「聽不到」真宵的聲音,此時曆才感覺不對勁。隨即要求黑仪去找忍野咩咩,因此也得知了原來真宵並不是「遇到怪異事件的女孩」,而是原本就是「怪異本身」。
於是最後三人終於找到真宵母親的家,但是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空地,似乎這個地方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荒廢了。本來曆以為真宵找不到母親的家後,會持續作為「迷途蝸牛」迷路一輩子,但是事實上真宵確實是找到了回家的路,跑向空地的真宵喊了一聲「我回來了」後便漸漸的從曆的眼前消失了。
雖然真宵應該要在回到母親的家之後成佛,但是現在不過是強行留在人世,並從原本的「地縛靈」升級成為了「浮游靈」,因此之後都能夠自由行動,而每當和曆在路上相遇時都會來一番的吐槽攻勢。
但是因為沒有做到身為怪異的職責,也就是讓別人迷路這一點,違反了這世界的常理。因此在鬼物語中被「黑暗之影」襲擊,要將違反世界常理的真宵消滅掉,正当真宵要被黑暗之影吞噬掉時,斧乃木出現並帶著八九寺以及在旁邊的曆一起使用「多數例外規則‧脫離版」逃走,但是黑暗之影還是在持續的追擊真宵。本來曆提議說如果真宵繼續再「讓人迷路」的話就能讓黑暗之影消失,但是真宵不願意再次讓別人迷路,因此自願消失成佛讓本來身為怪異的職責消失,這樣就不會拖累到其他人了。最後要離別時親吻了曆並向其告白後成佛。
曆物語最後突然出現在原本被斬成無數肉片後來卻毫髮無傷的曆旁邊。
另外,真宵的母親原本的姓是「綱手」,也就是蛞蝓,沒有殼的蝸牛的意思。
傾物語中曾在平行世界以長大的姿態(22歲)遇見了穿梭時空的曆及忍,並及時救出被僵屍襲擊的二人,同時將咩咩的信交給他們。
神原駿河神原 駿河(かんばる するが),聲:澤城美雪[1]
「駿河猴子」「駿河惡魔」的女主角。留著一頭仿佛似小男生的短髮、身材嬌小,是學校的短跑與籃球健將。初中時期就與戰場原黑儀相識,對黑仪有著愛慕之情。在得知曆與黑仪的關係後,潛意識對曆抱持敵意。年幼向惡魔之手許願「希望能跑快一點」時被一種惡魔附身,第二次向惡魔之手許願希望「戰場原前輩能注意她」時在夜晚再度被惡魔之手支配,在曆離開黑儀家襲擊他,經隔天曆帶他去找忍野咩咩後得知真相,第一眼看到忍野忍的印象是「好可愛的女孩,好想抱,不對!好想撲倒她!」,之後在黑仪安撫下成功驅離惡魔,但仍有後遺症殘留在左手上,咩咩說別再對惡魔之手許願,等到20歲就會恢復成原本的手,不過殘留的手是大力士很方便。
撫子蛇篇開頭和曆一起去白蛇寺貼符紙,兩人一起見到撫子,對她的第一印象是可愛的女孩,符紙是為了防止此處變成怪異大戰的場所,並且把曆吸血鬼事件欠咩咩的500萬和駿河猴子事件欠的50萬全部還清了,兩人一同發現到處是蛇的屍體。當天傍晚接到曆的電話再度前往白蛇寺,阻止撫子殺蛇(原本是為了解除詛咒),並和撫子一同前往曆家,一進入曆的房間就開始找A書,始終沒找到(因為曆放在妹妹們的房間……),將撫子換成學校運動褲(沒上衣),觀察詛咒的侵蝕程度,當晚與曆一同前往找忍野咩咩,得到了繳清欠款的零錢一個護符,並與曆和撫子再度前往白蛇寺,將撫子換成學校泳裝,事後發現詛咒的蛇有兩條,但護符只解除一條,曆用吸血鬼的力量將蛇拔離撫子並想試圖擊敗蛇但力量不足,駿河將曆壓倒並說不要忘了應該要拯救的人,蛇就帶著詛咒回去找施術者了。
電話一接起來會先說「喂喂~我是神原駿河,主要武器是加速裝置,特技是B鍵衝刺,職業是阿良良木前輩的性奴隸。」會遭到曆用「原來你是人造人!?」和「全都是胡說!」吐嘈。
火憐蜜蜂篇委託曆幫他整理房間,滿滿的BL小說,被曆說「原來你也是喜歡帥哥的普通女生嘛!或許我真的比妳還色!」之後大驚,用怪力的右手把曆撲倒並想強制性騷擾似的把曆扒光,此事件使得曆短期間發誓不會一見到八九寺真宵就衝上去性騷擾。
父母在駿河小學時因為交通事故死亡。現在被爺爺奶奶撫養。母親遠江生前,曾與咩咩和泥舟有過往來。
《终物语(中)》中帮助小忍解开关于初代怪异杀手的心结。
千石撫子千石 撫子(せんごく なでこ),聲:花澤香菜[1]
「撫子蛇」「撫子美杜莎」的女主角,6月3日出生,身高153公分。體態嬌小、模樣惹人憐愛,性格溫和乖巧而柔順。初中二年級,是火憐與月火讀小學時的玩伴。幼年時便與曆相識,稱其為「曆哥哥」,傾慕程度接近單戀。被「蛇切繩」的詛咒附身,身上出現有如蛇鱗爬行過的痕跡。後來在曆與骏河幫助下成功驅逐蛇切繩。
非常可愛,月火曾說過「第一眼看到撫子很可愛,所以想說一定要跟她當朋友」就這樣被強行帶到阿良良木家。
總認為自己是被害者,在蛇切繩事件時,聽信咒術書籍的建議,在白蛇神社持雕刻刀分屍二十條蛇。
翼曾說過,認為那孩子其實誰都不喜歡,誰都看不見,撫子的眼中沒有其他人,只有自己,極度自我中心的利己主義,對於阿良良木曆的愛戀是虛假的,對曆哥哥的傾慕處於一種「不可能」立場的戀愛,因為不可能,所以不會受傷。
但即使如此還是因為對自己的心理暗示而喜歡上阿良良木曆。
第一人稱用「撫子」而不是我,因為她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自我的人,所以創造一個「撫子」的人格代替自己。曾就著此偽造囮物語大部分的故事,虛構所有沒有旁人在場的狀況,藉此合理化自己作為被害者的行動。
私底下有個不為人知的喜好─畫漫畫,由於覺得丟人所以不讓任何人知道這個興趣。
囮物語中,被忍野扇引導,取得臥煙伊豆湖交給阿良良木曆保管的「神之元」,成為蛇神。與黑仪約定在畢業典禮之後依照順序殺了黑仪、忍野忍、曆哥哥。
戀物語中,其能力已經與姬絲秀忒·雅賽蘿拉莉昂·刃下心力量相當甚至更甚於她,臥煙伊豆湖曾說能夠一瞬毀一個城鎮。
戀物語的最後,被貝木泥舟以「成為漫畫家」的夢想說服而放棄神職。
羽川翼羽川 翼(はねかわ つばさ),聲:堀江由衣[1]
「翼貓」「翼家族」、與「翼虎」的女主角。在「翼虎」裡兼任旁白大受好評而導致曆的說書人地位岌岌可危。對曆來說最重要的人之一。
特徵為戴著眼鏡,留著三股辮(春假前只有一股)髮型的資優少女。因為失戀的關係,在偽物語(上)登場時造型已經改變成頭髮剪短成了類似妹妹頭的髮型,也戴上了隱形眼鏡。巨乳,非常適合貓耳
成績一直是學年第一,是擅長填空問題的超優等生,圖書館的藏書在15歲時就已經被她讀完了。對事有著認真性格,有人做錯事時會嚴厲批評。因其完美的品行與儀表而被曆評為「班長中的班長」「神選中的班長」,忍野稱呼她為「班長妹」。喜歡小孩,特別是真宵,很羨慕曆可以與她長篇大論。初中時代與黑仪及骏河讀同一初中,知道她們的關係。《偽物語(上)》裡用一通電話就讓黑仪屈服(威脅黑儀再不聽話就向曆表白),被黑仪稱呼為羽川大人
總是穿著制服,據黑仪所說不喜歡讓討厭的人看到自己的私服,但在「翼虎」、「忍盔甲」(同一时间线)裡穿上曆的衣服並利用手機寄一幅照片給他。
因為母親極其放蕩的關係,在差不多18歲的時候生下翼,但沒有人知道她的父親是誰。後來因獨自扶養翼的壓力太大而結婚,結果沒過多久就自殺了。繼父為了工作忙時有人照顧她而再婚,但也沒過多久也過勞死。繼母之後又再婚,所以現任父母與翼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因為翼所說的所有事都是正確的而讓养父母感到毛骨悚然。
知識淵博,在历感嘆她什麼都知道的時候總會說「並不是什麼都知道,只知道我所知道的事情而已。」
傷物語裡春假的一開始因風颳起裙子而被曆看到內褲的契機與曆展開對話,並告訴他有關最近在他們的小鎮晚上有吸血鬼出沒的傳聞。不小心看見變成吸血鬼後的曆與德拉曼茲路基的戰鬥,在得知他的狀況後給予他幫助並成為好朋友,並在最後讓精神崩潰的曆放棄自殺而被他視為恩人。而曆要求翼給他摸胸部的原因是怕與姬絲秀忒對決時,姬絲秀忒的「雙峰」會害他輸,但曆怕會後悔而換成揉肩膀。建議曆與姬絲秀忒對決(為了變回人類)的人也是翼。
升上三年級後與曆和黑仪同班,因認定曆是不良少年,想要認他改過自新的理由而在成為班長後指定曆為副班長。
黃金週時與曆幫一隻被車輾死的銀白色無尾貓埋葬,結果被「障貓」附身。附身期間利用「障貓」能量吸取的能力重傷雙親和曆,並在之後只穿著黑色內衣到處襲擊路人來緩解至今累積的壓力,卻沒殺死人。曆為了拯救翼,用姬絲秀忒的「妖刀」心渡嘗試使「障貓」與她分離,結果讓翼差點被「障貓」完全附身,最後被忍直接吸走怪異而獲救,清醒之後完全沒有被附身時的記憶。其实这时的黑羽川其实基本就是翼本身,因为曆引诱黑羽川到叡考塾的方法是向其发送求救短信:「快来救我,我被吸血鬼攻击了!」而黑羽川很快就到了,因为翼无论何时都不会对曆见死不救,被曆揭穿后黑羽川攻击曆。因為被貓妖附身時的翼能夠運用本身的淵博知識,使得棘手程度完全超出「障貓」應有的定義 而被咩咩視為新種怪異,並給她取名「黑羽川」。為了在「黑羽川」再次出現時讓其他人察覺,咩咩在羽川身上掛上"鈴鐺"。
在「翼貓」裡因為曆與黑仪交往的關係而累積到足以跟黃金周時比擬的壓力而使「黑羽川」重新出現。這次附身時後的記憶沒有消失,清醒的時候也沒有完全變回去,頭上還殘留一副貓耳。「黑羽川」在與曆尋找忍(忍那時離家出走)的過程中跟他解釋這次的壓力除了到處襲擊別人以外還有兩種方法可以緩解,一個是翼與曆交往,另一個叫是消除壓力來源,也就是說把曆殺掉。交往的方案是不可能的,所以「黑羽川」打算殺死曆,但在曆命在旦夕之時,忍從他的影子裡出現並把貓妖再次吸收掉 事件落幕。
暑假時的「火憐蜜蜂」篇裡幫助火炎姐妹調查有關惡意散播怪談的事件,運用其強大的能力找出幕後兇手貝木泥舟,導致火憐單獨面對他時遭受「圍欄火蜂」的攻擊。
開學第一天在路上遇到一隻白色的巨大老虎怪異,之後在學校發現自家發生火災,房子付之一炬,原本在叡考塾廢墟過夜,但第二天就被黑仪發現,強行帶往自家。黑仪吃下翼所做的早餐後,認為翼是個「在行善時完全不顧惡意與不利,默默獨自一個人承受」、「對於自身愚昧與不利完全沒有戒心」,不是「好人」而是個「遲鈍到會被大自然淘汰」的人。之後在黑仪和火炎姐妹的幫助下轉住在曆的房間中。隔天遇到曾經差點殺死自己的吸血鬼獵人艾比索特與怪異專家臥煙伊豆湖,後者說「苛虎」是翼自身所創造出的怪異,只能由自己來了解。後來發現「苛虎」是從自身嫉妒切離出來的怪異,為了阻止事態惡化並決定要接納自身的負面情緒而請求沉睡於身體深處的「黑羽川」幫助,「黑羽川」接受了請求後與「苛虎」進行談判,談判破裂後「黑羽川」試圖抱住「苛虎」以吸收其能量,但受不了其身上的火焰被「苛虎」甩到鐵路旁,在最後一刻「苛虎」被及時趕到的曆用妖刀心渡刺穿,之後吸收了「苛虎」並向曆告白,在被其拒絕後哭出了生平第一次的哭聲。由於跟兩隻貓科的怪異融合起來,頭髮顏色變成黑白相間的虎紋,所以每天出門都要染髮以免顯得過度前衛。
《恋物语》中短暂休学,开始环游世界,差点导致教导主任辞职谢罪。后来和贝木见面交换对于抚子的看法。
《终物语(上)》中和扇一起诱导曆得出育母亲失踪的真相,之后在和扇争夺与历一起去育家拜访的名额时,以让曆揉胸部为条件战胜了扇,但最后曆还是没有得逞。
黑羽川ブラック羽川(ブラック はねかわ/Black Hanekawa),聲:堀江由衣[1]
障貓和翼的精神压力结合产生的新怪异,由咩咩取名。外形是不戴眼镜、有着一双猫眼瞳和猫耳朵、白发、不穿鞋子的羽川翼,但黑羽川的头发比羽川翼要更长。
自称智商和猫一样,数数都只能数到一,无法理解三行以上的对话,因而也就不会撒谎。但由于和翼共享知识,变得异常强大。
有在说话结尾加上喵「(にゃ)」的口癖,同时会把日语中所有「な」发音全部替换为「にゃ」(喵),遭到曆的吐槽。曆要求黑羽川念一段绕口令「斜(なな)め七十七(ななじゅうなな)度(ど)の並(なら)びで 泣(な)く泣(な)くいななく ナナハン七(なな)台難(なん)なく並(なら)べで 長(なが)眺(なが)め」,動畫中作为配音员的堀江由衣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网友们的追捧。
撞见曆舔舐翼的胸部搭靠的教室桌子,直截了当地说曆是无可救药的变态。
猫物语(白)中接受翼的好意,并决定帮助翼收服苛虎,和苛虎都被翼认为是自己的妹妹。
忍野忍/姬絲秀忒・雅賽蘿拉莉昂・刃下心忍野 忍(おしの しのぶ)/ (キスショット・アセロラオリオン・ハートアンダーブレード),Oshino Shinobu/Kissshot Acerolaorion Heartunderblade,聲:坂本真綾(動畫)[1]平野綾(廣播劇《佰物語》))
最強的怪異之王,吸血鬼,據說沒有怪異能打得過她。過去的外號為「鐵血的熱血的冷血的吸血鬼」「怪異之王」「怪異殺手」
現在的名字「忍野忍」是忍野咩咩為將其束縛所取,忍野忍的「忍野」取自咩咩的姓氏,「忍」字則以「心」字頭上一把「刀」為發想而來。
姬絲秀忒能通過把手放入腦子裡攪動腦細胞來忘記或記起以前的事;阿良良木曆也曾經效仿過該做法,并吐槽說就算不能變成動畫也沒關係。
持有一把超過2米的武士刀「妖刀」心渡,平時忍將這把刀收在自己的身體裡。這把刀能夠讓被砍中的怪異失去原本應有的能力。但這把刀並不是原版,是以前使用吸血鬼的複製能力所製成的贗品。
原本的身高比曆還要高,外表年齡為27歲,自稱500歲,但實際上年紀已經598歲加上11個月。由於自身所用的日文是在400年剛來到日本時學的(當時遇到第一位眷屬死尸累生死郎),所以使用的日文會與現代日文有少許的不同(例如稱呼自己為「吾」,稱呼別人為「汝」)。並帶有少許的女王氣質。
傷物語中,曆在路燈下遇見被吸血鬼獵人襲擊後失去四肢的姬絲秀忒。本來曆因這一幕嚇得逃跑,但又覺得與其讓她自暴自棄地自己活下去,不如將自己的生命獻給姬絲秀忒而再次回到路燈下,並讓姬絲秀忒吸食自己的血。而姬絲秀忒為了讓曆有嶄新的人生,將曆变為自己的眷屬。
此時變成吸血鬼的曆遇見忍野咩咩,曆為了變回人類,必須要取回被三名吸血鬼獵人奪走的姬絲秀忒的四肢,藉此讓姬絲秀忒恢復原有的能力並讓曆變回人類。
但讓吸血鬼的眷屬變回人類只有一個方法,也就是讓曆剝奪姬丝秀忒的存在,讓其死去,方法為曆吸食姬絲秀忒的血液。但是姬絲秀忒知道以曆的性格不可能做出這種事,因而想通過吃掉羽川翼(最後吃掉的是奇洛金卡達)激怒曆來殺死自己,但被翼看穿其自殺的意圖。
最後姬絲秀忒以及曆在忍野咩咩提議的折衷方案下,變成8歲左右的樣子(曆稱之為吸血鬼的殘渣)。本來不管吸食誰的血都能活下去,但後來被咩咩強制改變成只能吸食曆的血液才能生存。
化物語中,姬絲秀忒變成忍野忍,並戴上備有防風鏡的頭盔。為了表達不滿,變成小孩子狀態後從此沉默不語,也不表達自身的感情,這種狀況持續了數個月。直到偽物語(上)才解除。身體變成小孩子伴隨而來的是力量的減弱 並只能在曆的影子範圍內活動。若吸食曆的血過多,會讓力量增強以及外表年齡增長(例如年齡從8歲變成18歲),且能增加離開影子的距離。
本來一直待在叡考塾(廢棄的補習大樓),在咩咩離開後便待在曆的影子裡(本來戴著防風鏡的頭盔也拿下來了),在忍有意願出來時才會出來。
在《傾物語》中變成一個非常可愛的小蘿莉,也會適時的表達感情,但是對曆還是一樣的女王態度。曆也曾說過忍那種「抱著雙腳蹲在廢棄補習大樓並完全不說話」的那種初期設定到哪裡去了。
非常喜歡Mister donut甜甜圈,每當有折扣活動時都會要求曆去買。
在《化物語》當中忍雖然有登場,但是並沒有人配音,也沒有任何對白與台詞。
阿良良木火憐阿良々木 火憐(あららぎ かれん),聲:喜多村英梨[1]
「火憐蜜蜂」的女主角。阿良良木曆的大妹。身高170公分(目前也還在長高中,曆也非常羨慕火憐的身高),跟月火不同,為戶外活動派,外表看起來偏帥氣。
特徵為綁了馬尾的髮型,但是在偽物語(下)中因為把曆背在肩上覺得那頭馬尾很礙事,所以就直接想也不想的就用鑰匙把馬尾割斷了。
在性格上較富攻擊性,擅長打架,似乎在柔道裡有一定的段數。為了方便行動,經常穿著學校的體育服。雖然攻擊力很強,但也跟月火一樣非常黏母親。
與小妹月火並稱為「栂之木二中的火炎姐妹」,和月火不管怎樣都形影不離,感情非常融洽。但是曆曾說過如果火憐是「S」,那麼月火就是「M」,而如果火憐是「N極」,那麼月火就是「S極」,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
在「任務」中擔當實戰,自稱「正義的夥伴」,而常幹的「任務」是聯手叫曆起床,使用的方式非常多元,但大部分都是以暴力來處理。例如直接拿鐵棒攻擊正在睡覺的曆。
獨自討伐在學校散佈詛咒謠言的貝木泥舟,但反被下了「圍欄火蜂」的詛咒導致高燒不退,导致曆从小忍出得知接吻可以缓解一半症状的理由夺去初吻,送给曆称号「强吻魔」(キス魔)。最後才知道「圍欄火蜂」這詛咒其實根本不存在,實際上是貝木使用了催眠,三天後就痊癒了。
偽物語(下)中曆曾提到,火憐曾經為了模仿喜歡的動畫人物(Gundam Seed系列的拉克絲·克萊因)而將自己的頭髮染成粉紅色,之後因母親大怒,所以再塗上墨汁來定色,結果就成了匪夷所思的大理石紋路髮型。對於火憐來說這依然是個非常痛苦的回憶。不過據曆的推測,火憐也有可能早就忘得一乾二淨,把這件事情當作沒發生過。
有一個比自己矮、年紀比自己小的男友「瑞鳥君」。(瑞鳥即為吉祥之鳥,暗示著月火鳳凰,蠟燭澤君就是指蠟燭,蠟燭大多都是蜂蜜做的暗示著火憐蜂(也有說蠟燭澤的意思是火的憐憫)。加上瑞鳥君比火憐矮,蠟燭澤君比月火高,就是說月火的男朋友就是火憐,火憐的男朋友就是月火)
阿良良木月火阿良々木 月火(あららぎ つきひ),聲:井口裕香[1]
「月火鳳凰」的女主角。阿良良木曆的小妹。身高156公分。居家派,外表看起來比火憐成熟,不過性格上比火憐更具攻擊性,亦相當急躁。
與大妹火憐並稱為「栂之木二中的火炎姐妹」,和火憐不論怎樣都形影不離,感情非常融洽。但是曆曾說過如果火憐是「S」,那麼月火就是「M」,而如果火憐是「N極」,那麼月火就是「S極」,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
在「任務」中擔當參謀,自稱「我就是正義」,而常幹的「任務」是聯手叫曆起床。經常穿著和服,非常黏母親。小學時代就與撫子有交情,撫子取其姓氏中的「良良」稱呼她為「小良良」。
真身是不死鳥,為不死鳥托卵給人類的「偽物」(類似杜鵑的托卵行為,將卵託給母體的子宮),曾上半身被斧乃木余接整個打碎也能完全復原。新陳代謝因不死鳥體質而極快,頭髮以及指甲生長快速,而換髮型對月火來說就跟換衣服一樣。但不知道自己是不死鳥一事。[註 3]
《花物語》中,火炎姐妹因火怜升上高中而解散,而自己用moon fire的身分在中學生界闖蕩。
心直口快,說話直接,《囮物語》中,道出千石撫子喜歡阿良良木曆,並強調這是"不可能"的戀愛,而剪了抚子的刘海。
喜歡自己的哥哥,小學時被男生告白曾以「我喜歡哥哥」為理由拒絕其他男生,連千石撫子都知道她是超級兄控。
與年長的男友(蠟燭澤君)保持著柏拉圖式的關係。(瑞鳥即為吉祥之鳥,暗示著月火鳳凰,蠟燭澤君就是指蠟燭,而蜂蠟可以作為蠟燭的原料,暗示著火憐蜂(也有說蠟燭澤的意思是火的憐憫)。加上瑞鳥君比火憐矮,蠟燭澤君比月火高,就是說月火的男朋友就是火憐,火憐的男朋友就是月火)
忍野扇忍野 扇(おしの おうぎ),聲:水橋香織
「扇公式」的女主角。
自稱是忍野咩咩的姪女,一年級的轉學生,由駿河介紹給曆而認識。不同角色視角對其的印象有所些微矛盾,贝木說咩咩從小就孤獨一人,没有兄弟姐妹,也就更不可能有侄子、姪女。於鬼物語以旁觀的視角初次登場、終物語為主要登場人物。
莫名的對曆的事非常了解。自與曆相識開始就常常參與與他過去有關的事件,過程中常提出與事件真相有關的提示與推論,並以咄咄逼人的方式逼使曆自己得出答案,但却经常对曆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有你自己知道,阿良良木前辈”。
《鬼物語》中让曆给自己讲他和真宵解决被“暗”攻击的事。
《囮物語》中告诉抚子“神体”就在曆家某处,诱导抚子成神。
《恋物語》中唆使先前被贝木欺诈的男学生袭击了贝木。
《花物語》中以男学生的形象出现,与骏河多次对话。
《终物語(上)》诱导曆得出了2年前期末考试偷题事件的真相。之后和翼一起诱导曆得出育母亲失踪的真相。
《终物語(下)》被曆揭露其真实身份为历自身创造出来的怪异,作用是纠正曆犯下的错误。由于身份被揭露而失去存在意义,被“暗”袭击,但咩咩承认扇为其侄女使扇得以幸存。
老倉育老倉 育(おいくら そだち),聲:井上麻里奈
「育谜题」「育迷失」的女主角。
兩年前曆所處一年三班的班長,於終物語登場。
熱愛數學,認為數學是最美的學科。從高中見面時起就莫名討厭著曆,宛如殺父仇人般的程度。
由於包含自己參加數學讀書會的同學其科成績平均高過一般同學20分,召開班會找出數學考卷偷題者。誓言在找出偷題者前決不放任何人離開。後因身為主席的曆抱怨無法繼續下去,賭氣宣布用表決決定犯人。但結果反倒是自己被全班「認定」為犯人,默然離去。這事件之後便一直不上學,直到曆與扇離開怪異教室的隔天,突然回到曆與羽川的班上上課。
事實上與曆在五年前與六年前時就見過面,只是這兩次曆都不記得了。育生於一個破碎的家庭,父親家暴著母親與自己,母親也為發洩被打的怨念而打她。到六年前的某天,被做為警察的曆之父母給帶到家中保護。但育沒有跟曆等人玩在一起,只是待家的角落看他們。對育而言,曆家中的景象不只沒有帶給她溫暖,反而讓她知道自己的家庭是多麼地悲慘。因為無法正視這個事實,育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然而即便回到家的她想改變些什麼,一切都毫無效果。一年後,育升國中時意外與曆同校,而育為了挽救自己的家庭而制定了一個計劃。育乘著曆因為期末考的分數不理想而苦惱時,以數學題目引起他的注意,再邀請曆到她家中學習數學,希望藉此讓曆注意並向他的警察父母报告老倉家的狀況。然而曆因為老倉家的環境過於破舊髒亂,而誤以為那是一座廢屋,從頭至尾沒有注意到老倉家的家庭問題。育的計畫失敗,父母仍舊離婚收場,育與母親一同離開了城市,與曆不辭而別。曆五年前時沒有認出六年前時曾見過的育,而高中再度重逢時,也沒認出育就是當年教他數學的女孩。
曆在翼和扇不断提示下终于解开了育的母亲消失的真正原因,并把真相告诉育。育因政府补助金减少转学并离开了直江津,但后来跟曆和黑仪报考了同一所大学。

怪異專家[编辑]

忍野咩咩忍野 メメ(おしの めめ),聲:櫻井孝宏[1]
三十多歲的中年金髮男子,常穿著夏威夷襯衫。說話經常帶有輕挑的語氣。
是怪異的專家,專長是維持平衡,站在中立的角度做交涉。咩咩致力於維持人類世界和怪異世界的平衡,消滅怪異不是他擅長的項目。
傷物語中為了姬絲秀忒的關係而來到這個小鎮,並擅自將叡考塾(廢棄的補習大樓)作為據點。
曆認為他擁有能夠看穿一切的能力。經常在語言上耍弄阿良良木,其實他一直也在幫他的忙。
在忍變成8歲左右的樣子後,將其收留在廢棄的補習大樓裡。本來與曆稱呼忍為「小吸血鬼」,在第一次「翼貓」事件結束因其治退怪异有功而將其取名為忍野忍
稱呼曆為「阿良良木老弟」,黑仪為「小傲嬌」、真宵為「迷路小鬼」、骏河為「工口少女」、抚子為「害羞妹」、翼為「班長妹」
曾幫助戰場原黑儀脫離妖怪的附身,並向其要求10萬日圓的報酬,不過黑儀很快的便交付報酬了。在後來的多次事件中曾被曆詢問有關於妖怪的事。
最後於化物語(下)中託付小忍給曆後離開。
曾於傾物語的平行世界中託付長大的真宵交給曆以及忍一封關於此平行世界的信。
討厭吃螃蟹,因為覺得吃螃蟹是很麻煩的事。
根據貝木所述,是天生的流浪者,不過流浪的範圍僅限於日本,因為他沒有護照。咩咩並不是因為「家人死了」才開始流浪的,而是「從一開始就沒有家人」 。
貝木泥舟貝木 泥舟(かいき でいしゅう,聲:三木真一郎[1]
初次於偽物語(上)中登場的詐欺師,是戰場原黑儀遇到的五名詐欺師中最初的一個。大學時代與忍野咩咩及影縫餘弦為同社團的同級生,專研怪異和偽物。怪異只是他用來詐騙的一種工具。但詐欺的技術是一流的,經常穿著一身猶如參加葬禮一樣的黑西裝和黑領帶,不論何時都散發著「不祥」的氣息。因為向中學生散播詛咒及騙取金錢而被火憐上門挑戰(其實是靠羽川掌握到貝木的行蹤),結果火憐反被貝木下了圍欄火蜂的怪異病毒(但根據貝木自己的說法,紀錄「圍欄火蜂」的《東方亂圖鑿》本身就是偽史,也就是說「圍欄火蜂」根本就不存在,而自己對火憐所做的其實只不過是瞬間催眠)。
凡事皆用金錢來衡量,说话只说一半真话。他認為偽物只要有想成為真物的意志,就能變的比真物更有價值。
能够操控伪物的怪异。
曾因黑仪的緣故,毀掉曾經欺騙黑仪母親的邪教。
在《戀物語》中,接受黑仪的委託,欺騙千石撫子,使用蛞蝓的怪异成功退治了蛇神。在最後被男中學生(忍野扇教唆,對撫子用咒術的人)襲擊而失去意识。
跟外表不同,意外的喜歡吃甜食。跟忍一樣也喜歡吃Mister donut甜甜圈
在《花物語》终于见到了神原骏河,提供了沼地蜡花的情报,并且向她说明了自己与卧烟远江的关系。
因为喜欢卧烟远江的关系,从不以骏河的姓“神原”称呼她。
與沼地蠟花在某種意義上算是同行,雖然理念不同,但仍定期交換情報。
之後寄給了駿河惡魔木乃伊的頭部。
影縫余弦[註 4]影縫 余弦(かげぬい よづる),聲:白石涼子
偽物語(下)中初次登場,為京都陰陽師。大學時代與忍野咩咩及貝木泥舟為同社團的同級生,與咩咩和貝木一樣是怪異的專家,但只限於不死身的怪異。
特徵為操著京都腔、面無表情、頭髮稍微挑染成褐色的短髮女性(曆推測其年紀不到30歲)。初次登場時身著暗色系的褲裝,上衣裡面是條紋襯衫,腳上是高雅的平底鞋,有種國小教師的感覺。
擁有非常強大的戰鬥力,单单以力量就能压倒怪异。因此被忍野咩咩和曆稱為「暴力陰陽師」。
為了得到專門退治不死身怪異的力量 受到不可在地上行走的詛咒,而行走在常人不會踩到的地方,在與曆對話的過程中,身體從來沒有晃過。火憐稱呼其平衡感簡直是花式溜冰選手的等級。
由於其攻擊力太強,輕鬆就能擊碎人的軀體,因此只以不死身為對手,本人說因為這樣就不用留手。
偽物語(下)中察覺到月火是不死鳥的怪異後,來到這個小鎮要襲擊月火。在初次遇到曆時,由於剛好火憐把曆背在肩上,因此稱呼曆為「鬼畜小哥」。
斧乃木余接[註 5]斧乃木 余接(おののき よつぎ),聲:早見沙織
「余接人偶」的女主角。
偽物語(下)中登場,影縫余弦的使魔。使用『僕』作為第一人稱。稱呼影縫為「姐姐」,曆為「鬼哥哥」,貝木為「貝木哥哥」。
戰鬥力很強,但不及影縫余弦。使用的招式有「多數例外規則」以及「多數例外規則‧脫離版」
本人已經死過一次,之後被余弦復活,成為了付喪神,並成為余弦的使魔。
從不露出自己的表情,因此看起來都是無表情的狀態。但是有時會冒出幾句粗話,特別是當曆說出猥褻的字眼時。
本名不詳,斧乃木余接這個名字是後來被余弦復活後再取的。余弦曾說過斧乃木的「木」是從貝木泥舟的「木」來的。
初次登場時穿著橙色的繫帶上衣,以及很可愛的百褶裙,以及亮色緊身褲加上涼鞋的組合。
曾在偽物語(下)中在廢棄大樓中與忍展開激戰,並慘遭蹂躪。
常常在說完話的後面加上一句「我以做作的招牌表情如此說著」,但她從沒有露出做作的招牌表情。在之後的傾物語中,余接已經沒有再用這個口頭禪(本人稱這段時間為黑歷史),因此曾被阿良良木吐槽說怎麼沒有再用那個口頭禪。另外余接在戀物語中有短暫的使用「Yeah」再加上V的姿勢當作口頭禪,但是臉上還是一樣沒有表情。
對於曆的身材十分感興趣,不斷注視並提到有關其肌肉的話題。
《猫物語(白)》、《终物語(中)》(同一时间线)中救了曆和骏河。
  • 多數例外規則 Unlimited RuleBook
首度於偽物語(下)中出現。將食指在瞬間內進行爆發性的巨大化,也就是將膨脹起來的食指當作巨大的鐵鎚一般逕直地攻擊前方的目標。威力強大足以破壞住家的門柱,或者是直接粉碎人的軀體。
  • 多數例外規則‧脫離版
首度於鬼物語中出現。這招沒有多數例外規則那樣的爆發性的威力,就如名字那樣是專門用來逃跑用的。將力量一瞬間聚集於腳上,跳躍起來的高度以及距離最多能夠飛越數公里,一般人以及怪異無法應對這一招專門用來逃跑的招數,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余接逃跑。這招也能夠帶著其他人一起逃跑,但是缺點是如果攜帶的不是怪異而是人的話,可能會因為高速飛行的關係而無法呼吸。
臥煙伊豆湖臥煙 伊豆湖(がえん いずこ),聲:雪野五月
神原駿河母親的妹妹。是怪異的專家,大學時代是咩咩和貝木等人的社團前輩。
一開始以全知全能的形象出現在其他關係者的心中,喜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貓物語(白)中正式登場。然後於鬼物語中遇到正在躲避黑影的曆、斧乃木與真宵三人,在向曆說明完方法並留下電話號碼後當場離開。
「跟臥煙伊豆湖有關聯的人,所有人都是為他跑腿的」貝木如此說。但是忍野咩咩是個例外。
知晓贝木的特点是越劝他去做某事他反而不做,在《恋物語》中给他300萬日元再三要求他不要再过问抚子的事,于是贝木反而有了更充足的资金,最后成功欺诈了抚子。
《终物語(中)》中作为初代怪异杀手和曆决斗的裁判,在初代战败后拿走初代留下的盔甲。
在《歷物語》最後一話將阿良良木曆大卸八塊
手折正弦手折 正弦(ており ただつる),聲:子安武人
專針對不死之身的怪異專家,於憑物語首次登場。
樣貌為身穿豪華和服、個子矮小的男子。與餘弦不同的是專對有結下樑子的不死之身的人出手。因為不是臥煙伊豆湖交友圈裡面的人之一,於聽聞不死之身的事情後產生出好奇心,以自己的審美觀來看待。另外在進行委託工作時會摺許多紙鶴來點綴工作場所。
再次登場時已經成了擁有不死身的殭屍。
艾比索多エピソード,聲:入野自由
首次於傷物語登場,一開始為奪走姬絲秀忒左腳的吸血鬼獵人。貓物語(白)曆物語中也有登場。
自稱是自己的人類父親與吸血鬼母親共結情理,然後繼承一半吸血鬼血統的貴族之子,雖然沒有吸血鬼的弱點但能力只能發揮一半。
特徵是細瘦的身形、三白眼與白皮膚。其父母在自己小時候被雙方的種族視為叛徒而處決死,對自己的體質見而生厭就自願當吸血鬼獵人,不論是人類或吸血鬼都很討厭。
貌似與臥煙伊豆湖是工作上合作夥伴的關係,以手機為媒介被掌控行蹤。
死尸累生死郎/初代怪异杀手死屍累 生死郎(ししるい せいしろう)/初代怪異殺し,聲:小山力也、神谷浩史(少年))
留长发、身材高挑的美男子。400年前直江津名门出身的退魔师集团首领,简称初代。
在姬丝秀忒来到日本时一起治退怪异,相处愉快。和姬丝秀忒一起被“暗”追杀,初代的身体几乎被吞噬殆尽而死亡,姬丝秀忒带着初代仅剩的一只手臂狼狈逃到南极,通过这只手将初代变为自己的第一任眷属而复活初代。
初代复活后发现自己变成吸血鬼,无法接受自己从退魔师沦为怪异的落差,选择暴露在阳光下自杀、身体变为飞灰。但吸血鬼是不死之身,初代在几百年间不断经历重生、化为灰烬的循环,而且一直在向直江津方向聚集,这也增加了直江津怪异发生的概率。同时初代的心态发生了变化,非常思念姬丝秀忒。
15年前,初代的身体聚集到北白蛇神社附近。《倾物语》中小忍和历来到神社,使初代的身体恢复得更加迅速,终于在《终物语(中)》中彻底复活。
登场时初代只是盔甲怪异,在叡考塾中袭击并夺取了曆和骏河的部分力量以及曆的声音。
第二次登场时恢复为少年形态,和曆交涉希望曆能离开小忍使她能和自己重归于好,被曆拒绝,交涉失败后初代向曆提出决斗。
决斗时初代已完全恢复为成人形态,声音也恢复为自己原本的声音,但被曆用咩咩留在神社的咒符击败,初代的身体也开始崩坏。
初代在身体崩坏的过程中不断地喊着姬丝秀忒的名字,终于等到小忍出现并且原谅了他,小忍最后哭着吃掉了初代,但初代的盔甲部分被伊豆湖拿走。

主要人物的家人[编辑]

阿良良木的母親阿良々木の母,聲:折笠愛
貓物語(白)中首度出現,為阿良良木三兄妹的母親,本名不詳,與其丈夫一樣職業是警察。教育翼不要把阿良良木家当成自己家,翼的家只会在父母那里,令翼鼓起勇气到了暂住的新住所后向养父母要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戰場原的父親戦場ヶ原の父,聲:立木文彥
首度於化物語(下)中出現,為戰場原的父親,本名不詳,普通的上班族。在戰場原的母親沉溺於邪教後,母親傾家蕩產,甚至不惜背負債務,直到整個家庭崩潰。於是即使是過了數年的現在,戰場原的父親仍在為償還那個時候的債務。於化物語(下)中帶著黑仪及曆到黑仪常去的樹林觀星,並將女儿託付給了曆。
神原遠江神原 遠江(かんばる とおえ),聲:根谷美智子
神原駿河的母親,是臥煙伊豆湖的姊姊。
曾经以近似于家庭教师的身份和贝木泥舟接触,其后一直被贝木暗恋。
花物語中以駿河的回憶形式登場。
八九寺父八九寺父,聲:松本保典
撫子的母親撫子の母,聲:宮川美保
戀物語中貝木的回想裡以剪影的方式出現,接受詢問之後表示說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其他人物[编辑]

火憐的師父火憐の師匠
日傘ひがさ,聲:日笠陽子
駿河的籃球社同級生。兼學校籃球隊的副隊長,在駿河退出籃球社後當代理隊長(本人自稱),花物語登場。
常稱呼駿河為“小河”,但駿河對於他在駿河更換班級與學號非常清楚的事情上極度否認。在中學時期打籃球時許多人都以"Sunshine Umbrella"來稱呼他。
沼地蠟花沼地 蠟花(ぬまち ろうか),聲:阿澄佳奈
駿河於中學時期打籃球時的競爭對手。在鬼物語戀物語中出現其名字,於花物語正式登場。
明顯的特徵是蓬鬆的茶色頭髮,穿上運動外套後的身形像手杖。說話的語調意外地跟不上別人,被冠上「惡魔大人」的稱號。自家是經營討論工作的商討會,貝木曾表示所有的工作委託都與他少不了關係。
在過去打籃球的期間因為沒有任何對手能突破她的防線,所以成為被冠上“劇毒泥沼”、“無法飛越的泥沼”稱呼的選手。然後與駿河在同一個場次上棋逢敵手,但是在比賽的中途不慎弄傷了左腳,因此結束了自己的選手生涯。到了後期已無法來上學,因為自己的左腳受傷的關係無法去應徵包含自由業在內的工作,形同於失業,然後於絕望下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蛇繩くちなわ,聲:上田燿司
囮物語中以看似沒有形體卻又像有形體的方式登場的蛇神。經常用看似好聽的話來指使千石為牠尋找身體,進而恢復力量。

註解[编辑]

  1. ^ 最先取得中文代理權的台灣尖端出版翻譯為「黑儀」,而大陸及港澳地區也沿用之;但在小說中羽川翼說其名字是土木方面的用語,故產生中文翻譯上的爭議。然仍有部分網路動畫觀眾認為應將「ひたぎ」翻譯成其他名字,像華盟字幕組翻譯為「绯多木」。
  2. ^ 聖殿組合,各取自神原的“原”(baru)與戰場原的“原”(hara)之而來,在日文中與北歐神話中的Valhalla(最高主神奧丁接待戰死英雄之英靈殿)同音。順帶一提,這名字是骏河取的。
  3. ^ 斧乃木余接所說的是「フェニックス(Phoenix)」,意指西方的不死鳥,忍野忍也說過人類似乎常常搞混「鳳凰」和「不死鳥」。
  4. ^ 中文版保留日文原字,余弦對應三角函數的餘弦。
  5. ^ 中文版保留日文原字,余接對應三角函數的餘切。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スタッフ・キャスト [Staff & cast]. bakemonogatari.com. [2009-10-06]. 
  2. ^ 終物語
  3. ^ 《化物語》動畫第壹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