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竇瓌(?年-98年),扶風郡平陵(今陝西省咸陽西北)人。竇融曾孫、竇憲之弟。[1][2]東漢侯。

生平[编辑]

永元元年(公元89年),漢和帝即位,竇太后臨朝,竇憲以侍中,內幹機密,出宣誥命。漢章帝遺詔任竇篤虎賁中郎將竇景、竇瓌為中常侍,竇氏兄弟都在親信顯要的位置。[3]

竇憲、耿秉聯合南匈奴出擊北匈奴,兵鋒一直抵達燕然山,重創北匈奴而還。竇憲被拜為大將軍封武陽侯,食邑二萬戶。耿秉被封為美陽侯。竇憲辭讓不接受,於是竇篤被任命為衛尉,竇景為執金吾,竇瓌為光祿勳[4]

永元二年(公元90年),詔書封竇憲為冠軍侯,竇篤封為郾侯,竇景為汝陽侯。竇瓌為夏陽侯。唯獨竇憲不肯接受賜封。[5][6]

永元四年(公元92年),漢和帝命令逮捕竇憲黨羽,謁者僕射沒收竇憲大將軍印綬,改封為冠軍侯,遣竇憲和竇篤、竇景、竇瓌都回封地。竇憲、竇篤、竇景到封地後,都被迫自殺。當初,河南張酺屢次依法制裁竇景。竇氏敗亡後,張酺上書說:「竇憲等人身居顯貴的時候,群臣阿諛奉承他們唯恐不及,都說竇憲接受先帝臨終顧命,有伊尹呂尚的忠誠,甚至將鄧疊的母親比喻為太姒。如今聖上下詔,眾人又都說竇憲等人該當處死,而不顧前後所言考察他們的行為。夏陽侯竇瓌一向忠誠善良,他曾與我交談,常表露出為國盡節之心。他約束賓客,從未違法。我聽說聖明君王之政對親屬的刑罰,能夠赦免三次,寧可寬厚也不可過於刻薄。如今有人建議為竇瓌選派嚴厲的相,我擔心會使竇瓌會遭迫害,必不能保全性命。應只對竇瓌予以寬大,以增厚恩德。」漢和帝被他的言辭所感動,因此只有竇瓌得保全。竇氏家族及其賓客因竇憲的關係當官的,一律被免並遣回故鄉。[7]永元五年(公元93年),竇瓌因為貸錢給窮人,遭受譴責,改封羅侯。[8]

永元十年(公元98年),梁棠兄弟奉詔回都,路過長沙,順道威脅竇瓌,逼他自殺。[9]

家庭[编辑]

外部鍵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竇融傳》:弟篤,為黃門侍郎。
  2. ^ 後漢書·竇融傳》:篤弟景、瑰
  3. ^ 後漢書·竇融傳》:和帝即位,太後臨朝,憲以侍中,內幹機密,出宣誥命。肅宗遺詔以篤為虎賁中郎將,篤弟景、瑰並中常侍,於是兄弟皆在親要之地。
  4. ^ 後漢紀·卷十三》:永元元年夏六月,竇憲、耿秉自〔朔〕方(朔)出塞三(十)〔千〕裏,斬首大獲,銘燕然山而還。即拜憲為大將軍,封武陽侯,食邑二萬戶。耿秉為(筭)〔美〕陽侯。憲讓不受,還〔京〕師(京)。於是竇篤為衛尉,景執金吾,瑰光祿勳。
  5. ^ 後漢書·竇融傳》:詔曰:『大將軍憲,前歲出征,克滅北狄,朝加封賞,固讓不受。舅氏舊典,並蒙爵士。其封憲冠軍侯。邑二萬戶;篤郾侯,景汝陽侯,瑰夏陽侯,各六千戶。』憲獨不受封
  6. ^ 資治通鑑·卷四十七》:詔封竇憲為冠軍侯,篤為郾侯,瑰為夏陽侯;憲獨不受封。
  7. ^ 資治通鑑·卷四十八》:初,河南尹張酺,數以正法繩治竇景,及竇氏敗,酺上疏曰:「方憲等寵貴,群臣阿附唯恐不及,皆言憲受顧命之託,懷伊、呂之忠,至乃復比鄧夫人於文母。今嚴威既行,皆言當死,不顧其前後,考折厥衷。臣伏見夏陽侯瑰每存忠善,前與臣言,常有盡節之心,檢敕賓客,未嘗犯法。臣聞王政骨肉之刑,有三宥之義,過厚不過薄。今議者欲為瑰選嚴能相,恐其迫切,必不完免,宜裁加貸宥,以崇厚德。」帝感共言,由是瑰獨得全。竇氏宗族賓客以憲為官者,皆免歸故郡。
  8. ^ 後漢書·竇融傳》:遣謁者仆射收憲大將軍印綬,更封為冠軍侯。憲及篤、景、瑰皆遣就國。帝以太後故,不欲名誅憲,為選嚴能相督察之。憲、篤、景到國,皆迫令自殺,宗族,賓客以憲為官者皆免歸本郡。瑰以素自修,不被逼迫,明年坐稟假貧人,徙封羅侯,不得臣吏人。
  9. ^ 後漢書·竇融傳》:永元十年,梁棠兄弟徙九真還,路由長沙,逼瑰令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