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羊陟(?年-?年),字嗣祖太山郡梁父縣(今山东省新泰市)人。[1]東漢八顧之一。

生平[编辑]

羊氏在太山郡是著名的世家大族。羊陟年輕時清廉正直有學問,被舉薦爲孝廉,徵召入太尉李固府,因考績優等,升任爲侍禦史。李固被誅殺後,因爲羊陟是李固故吏被禁官多年。後又再因考績優等,升任冀州刺史。羊陟上奏處理貪汙腐敗之事,所到之處,都沒有貪贓枉法的事情。後再升虎賁中郎將城門校尉,三升尚書令。太尉張顥司徒樊陵大鴻臚郭防太僕曹陵大司農馮方都與宦官聯姻,公開賄賂,羊陟一一奏請罷免他們,但沒有被採納。前太尉劉寵、司隸校尉許冰幽州刺史楊熙涼州刺史劉恭、益州刺史龐艾任內清廉,羊陟舉薦提拔他們,漢靈帝嘉獎他,並任命羊陟為河南尹。按日收受俸金,羊陟經常吃乾飯野菜,壓制豪強,京師為官的人都懼怕他。[2]

光和元年(公元178年),趙壹拜訪時任河南尹的羊陟,趙壹認爲羊陟足以托名,天天去羊陟家敲門,羊陟勉強讓他進門,但是還沒起床,趙壹走到床前,說:「我敬佩羊陟先生高風亮節已許久,今天終於能見一面,卻忽然逝世,這是命運呀!」於是放聲大哭,門下的人大驚,紛紛湧入羊陟的房間。羊陟知道趙壹是非常之人,於是起床,與他暢談,讚譽有加。對他說:「您暫時出去吧!」第二天一早,羊陟回訪趙壹,羊陟在趙壹的柴車前席地而坐,左右的沒有不感到訝異的。羊陟與趙壹相談甚歡,直到夕陽下山,羊陟握着趙壹的手說:「未經剖取的美玉不剖,必有像卞和泣血之事發揚的啊!」後來羊陟與袁滂共同薦舉趙壹。[3]趙壹因此名動京師。[4][5]

羊陟遭遇黨錮之禍,被禁官,在家裡去世。[6]

郭泰宗慈巴肅夏馥范滂尹勳蔡衍、羊陟人稱“八顧”。顧,是指能以自身的道德品行爲受人擁護。[7]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羊陟傳》:羊陟字嗣祖,太山梁父人也。
  2. ^ 後漢書·羊陟傳》:家世冠族。陟少清直有學行,舉孝廉,辟太尉李固府,舉高第,拜侍御史。會固被誅,陟以故吏禁錮歷年。復舉高第,再遷冀州刺史。奏案貪濁,所在肅然。又再遷虎賁中郎將﹑城門校尉,三遷尚書令。時太尉張顥﹑司徒樊陵﹑大鴻臚郭防﹑太僕曹陵﹑大司農馮方並與宦豎相姻私,公行貨賂,並奏罷黜之,不納。以前太尉劉寵﹑司隸校尉許冰﹑幽州刺史楊熙﹑涼州刺史劉恭﹑益州刺史龐艾清亮在公,薦舉升進。帝嘉之,拜陟河南尹。計日受奉,常食干飯茹菜,禁制豪右,京師憚之。
  3. ^ 王先謙《後漢書集解》引洪頤煊曰:「《靈帝紀》光和元年二月,光祿勳袁滂為司徒;冬十月,屯騎校尉袁逢為司空。二年三月,司徒袁滂免。大鴻臚劉郃為司徒。司空袁逢罷。元年受計者,非袁逢也。」
  4. ^ 趙壹碑》:有羊涉者,尹河南,能掇四方之英,元叔乃去袁司徒,訪涉以為主人。將出所懷以動之,會涉猶寢於堂內,元叔直言而伏曰:「仆高君之義,故遊君之門,將藏窮達之誠,君豈當然?」涉乃眷而禮之,特奇其賢。明日,盛騎造元叔,坐涉於柴車,高譚極曛。因曰:「良寶不剖,必泣血以相予。」於是羊與袁唱聲薦元叔於王庭,雖名烜於京師,而祿竟不登。
  5. ^ 後漢書·趙壹傳》:壹以公卿中非陟無足以託名者,乃日往到門,陟自強許通,尚臥未起。壹徑入上堂,遂前臨之,曰:「竊伏西州,承高風舊矣。乃今方遇而忽然,奈何命也!」因舉聲哭,門下驚,皆奔入滿側。陟知其非常人,乃起,延與語,大奇之。謂曰:「子出矣。」陟明旦大從車騎,奉謁造壹。時,諸計吏多盛飭車馬帷幕,而壹獨柴車草屏,露宿其傍,延陟前坐於車下,左右莫不嘆愕。陟遂與言談,至熏夕,極歡而去,執其手曰:「良璞不剖,必有泣血以相明者矣!」陟乃與袁逢共稱薦之。名動京師,士大夫想望其風采。
  6. ^ 後漢書·羊陟傳》:會黨事起,免官禁錮,卒於家。
  7. ^ 資治通鑑·卷五十六》:郭泰、范滂、尹勳、巴肅及南陽宗慈、陳留夏馥、汝南蔡衍、泰山羊陟為八顧,顧者,言能以德行引人者也。
東漢八顧 郭泰 · 宗慈 · 巴肅 · 夏馥 · 范滂 · 尹勲 · 蔡衍 · 羊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