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支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立支援(Self-Supporting Care)一詞源自於日本,為重視長者本身的意願,並透過適當的輔助與資源,支持其利用現有的身體功能,來維持原來的生活。如此不僅能夠維持長者日常生活的獨立,並能替社會減少照顧上成本的支出[1]。同時,自立支援本身的核心價值,不僅只是身體層面的照顧,更是涵蓋了個人文化、精神層面以及社會文化層面,讓長者本身能夠找回、提升自主生活的意識。

老人日間照顧服務

發展歷史[编辑]

最早的自立支援概念來自於北歐,稱之為「復能照顧」(reablement)。而日本於1980年代開始推行[1],且將「自立支援」納入國家政策,為日本介護保險的核心精神,並有兩大原則包含:所有國人都必須維持自己健康、避免失能;所有服務提供單位必須著重讓長者自立生活。在台灣,自立支援的發展朔於2006年迄今[2]

萌芽期

台灣首次將自立支援成功在地化為林金立[註 1]2006年赴日參訪當地長照機構時,首度接觸到此理論[3], 2010年接觸能力回復設備與自立支援照顧模式的相關運用, 2011年赴日學習理論技術[1], 2013年林金立帶領其照顧團隊與日本群馬縣元氣村花水木寮結盟,學習自立支援照顧方法,前後赴日學習交流13次[4]

導入期

2014年首先於雲林縣長泰老學堂與同仁仁愛之家導入自立支援照顧模式,2015年於同仁仁愛之家燒掉機構內所有的約束帶,宣示落實自立支援照顧不約束的決心[5],且於同年自立支援理論與技術在台灣照顧機構與日照中心推動成功,並在台灣各縣市推廣。

成長期

2016年6月「民視異言堂-被綑綁的老年」專題報導,在極短的時間內超過百萬人點閱[6],2016年7月康健雜誌以「照顧革命」為名進行專題報導[7],隨著各媒體與社會氛圍的關注,形成一股照顧革新的風潮,長照2.0政策也將自立支援納入官方的政策目標。2016年12月自立支援照顧被時任衛生福利部的林奏延部長宣示為未來推動重點。2017年10月,林金立邀請產學先進共同籌組「台灣自立支援照顧專業發展協會」,期望能於台灣各地發展可應用、可延伸、可複製的「照顧學」,奠定台灣自立支援永續發展的基礎[1]。2018年長照服務發展基金將機構導入自立支援納入補助項目,於長照給支付基準中,使自立支援的精神被實際納入。

自立支援的發展不僅在台灣的長照服務中持續深植,鄰近的香港也於2018年開始來台交流並導入[8],且在TVBS電視台的專題報導之下,引起一股風潮,並快速的發展。2019年,澳門也導入自立支援照顧模式[9],使得自立支援在華人社會逐漸形成。

長輩正在著色

理論與實務[编辑]

理論

自立支援照顧可以說是讓一個人,即使在要人照顧的狀態,透過照顧者的支持與協助,解決大多數日常 生活生活功能(ADL)的實際問題,提升生活品質(QOL),盡可能在自己可以做的範圍內,支配自己的生活,過想要過的生活[10]

1.提升基本照顧

落實自立支援的第一步,就必須把基本照顧做好,尤其是飲水。

高齡者身體的50%是水分,為身體全身體液的媒介物(消化液、淋巴液、血液、尿液、汗液等),與所有身體細胞的生理化學反應均與水分有關,並且運送身體養分、代謝與平衡體溫,亦是體內的潤滑劑(唾液、腸胃道黏液、關節液等);醫學報告也指出不同程度的缺水會引起以下症狀:[11]

缺水百分比(%) 可能引起的狀況或症狀
1-2% 出現意識障礙
2-3% 引起發燒、影響循環機能
7% 出現幻覺
10%或以上 可能有死亡風險

[11] 實務

在實務執行,自立支援可簡單歸納為幾個要點,可供第一線照顧工作者及家屬作為參考。

(一)讓被照顧者做他還能做的事。

(二)與被照顧者或其他工作人員一起討論他還能做到哪些事。

(三)協助被照顧者達成目標,過他想過的生活。

(四)從與被照顧者的溝通交流之中,找到他的興趣、想法、目標以提高他的生活品質。[12]

政策發展[编辑]

2021年,高齡社會白皮書鼓勵長照機構將自立支援照顧模式納入,並提升智慧科技的應用,以提升機構照顧品質[13]。同年,長照檢討報告也提出日間照顧整合長照與醫療專業,與社區、居家等各項服務做串連,精準的提升長者的自立生活能力。

注釋[编辑]

  1. ^ 「同仁仁愛之家」董事長,台灣自立支援學院創辦人,全方位照顧實務聯盟召集人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長照革命」:他引入日本「自立支援」照顧法,讓失能長者向尿布、臥床、約束說不!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社企流 文:蔡欣潔、黃珮婷.[2016-10-21]
  2. ^ 【朱國鳳專欄】專訪「自立支援照顧」引進人林金立-零約束、零尿布、零臥床,養老院不再是有去無回的流放. 愛長照. [2022-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1). 
  3. ^ http://www.ilong-termcare.com/Article/Detail/1746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朱國鳳專欄】專訪「自立支援照顧」引進人林金立-零約束、零尿布、零臥床,養老院不再是有去無回的流放]愛.長照 朱國鳳.[2017-12-07]
  4. ^ 「長照革命」:他引入日本「自立支援」照顧法,讓失能長者向尿布、臥床、約束說不!. 社企流 | 華文界最具影響力的社會企業平台. [2022-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7) (中文(繁體)). 
  5. ^ 【朱國鳳專欄】專訪「自立支援照顧」引進人林金立-零約束、零尿布、零臥床,養老院不再是有去無回的流放. 愛長照. [2022-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1). 
  6. ^ "被綑綁的老年" 民視異言堂獲光明面報導獎. tw.news.yahoo.com. [2022-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1) (zh-Hant-TW). 
  7. ^ 曾沛瑜. 照顧機構革命/原來我們在虐待老人,卻以為是照顧.... 康健雜誌 第212期. 2016-07-01. 
  8. ^ ELCSS-HK. service.elchk.org.hk. [2022-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1) (英国英语). 
  9. ^ 明愛介紹自立支援助長者 | 澳門日報. 今日時事 | CyberCTM澳門No.1人氣社區. [2022-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1). 
  10. ^ 林金立. 導入自立支援照顧的整合性改變 (PDF). 2015-06. 
  11. ^ 11.0 11.1 竹內, 孝仁. 竹內失智症照護指南〔修訂版〕:掌握水分、飲食、排泄、運動,半數以上失智症狀改善. 台灣: 原水文化. 2015. ISBN 9789860668100. 
  12. ^ 回到本來的生活 台灣長期照顧自立支援教材編撰與培力輔導計畫-成果發表會 2019大會手冊暨案例彙編. 台灣: 社團法人台灣自立支援照顧專業發展協會. 2019: 4–5. 
  13. ^ 高齡社會白皮書(行政院 110 年 9 月 27 日院臺衛字第 1100185964 號函修正核定本) (PDF).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 衛生福利部. 2021-09-27. 

外部連結[编辑]

  1. 自立支援學院-致力推動台灣零約束照顧
  2. 淺談日本「日常生活自立支援事業」 王鼎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