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朝北京皇城地图,图中左侧的“西苑”内标有“豹房”,但來源不明與史料不符

豹房,明武宗朱厚照所建之別宮,位于西华门外,与宫殿相连,有室两百多间,历时五年落成,耗费国库白银二十四万多两[1]。为了區別於其他豹房,后人稱“武宗豹房”[來源請求]或“西苑豹房”。

相關建築有太素殿(建於天顺二年用锡做材料,顶盖茅草,又称为「锡殿」,也叫「避暑凉殿」,附屬遠趣軒和會景草亭臨水稱龍澤或龍湫,會景草亭為今五龍亭武宗修建。「凝和殿」、「迎翠殿」同在北海天顺二年建)、天鵝房、船塢、腾禧殿、鎮國寺、內校場,按《钦定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一》,「百兽房豹房久废...原正徳七年十一月诏建镇国寺于大内西城...《明皇大政记》乃于西华门内豹房之地建护国佛寺延住番僧日与亲处。《明武宗实录》原腾禧殿覆以黑琉璃瓦明武宗西幸悦乐伎刘良女遂载以归居此俗呼为黒老婆殿」。故知豹房之西的腾禧殿才是劉良等教坊司女樂承幸之處,內教坊司自元代起,就在那附近。虎城西北隅有豹房,百兽房在虎城之后,连楹南向。 內校場在今紫金閣。可知整體建築功能包含宗教、寢宮遊樂之所。

簡介[编辑]

明朝皇帝貴族豢養動物之風達到鼎盛,當時光北京就建有虎豹園、虎城、象房、豹房、鹁鸽房、鹿场、鹰房等場所。

明武宗所建之行宮名曰“豹房”,本应是豢养生猛野兽、禽鸟虫鱼的处所,其中更应以豹为主。但实际上,据明人沈德符所著的《万历野获编》和明朝首辅大臣朱国桢所著的《涌幢小品》等史料记载,豹房中仅有文豹一只、土豹三只而已。蓄养得最多的是大群的各族宮姬,供明武宗淫乐[來源請求]

明武宗建立豹房,江彬为皇帝物色民间美女充实其中以供皇帝淫乐之用。又在明武宗面前赞扬军官马昂之妹马姬美若天仙,又娴熟骑射,能歌善舞,会说外语。武宗不顾她已有身孕,命她进入豹房[2]

豹房女子有教坊司之女、寡婦孕婦妓女舞女高麗女、色目女、西域女,專供武宗淫樂之用,由於人數眾多,一時無法安置的女子,就被安排在浣衣局寄養[來源請求];明武宗又令各地貢獻珍禽野獸,招納伶人僧人、市井無賴、武宗義子等人聚之。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三日,明武宗死於豹房,张太后下旨,逮捕江彬等人下獄。

現在北京地名中仍有豹房的名稱。

參考資料[编辑]

《故宫博物院院刊》.1988年3期.《明武宗与豹房》.盖杰民英语James Geiss著,朱鸿林协助翻译

注釋[编辑]

  1. ^ 。《明實錄》正德七年十月甲子條:工部言,豹房之造,迄今五年,所費價銀已二十四萬余兩。今又添修房屋二百余間,國乏民貧,何從措辦?迄即停止,或量減其半。不聽。
  2. ^ 《明史列传一百九十五 佞幸》彬数言宣府乐工,多美妇人,且可观边衅,瞬息驰千里,何郁郁居大内,为廷臣所制。帝然之。十二年八月,急装微服出幸昌平,至居庸关,为御史张钦所遮,乃还。数日,复夜出。先令太监谷大用代钦,止廷臣追谏者。因度居庸,幸宣府。彬为建镇国府第,悉辇豹房珍玩、女御实其中。彬从帝,数夜入人家,索妇女。帝大乐之,忘归,称曰“家里”。未几,幸阳和。迤北五万骑入寇,诸将王勋等力战。至应州,寇引去。斩首十六级,官军死数百人,以捷闻京师。帝自称“威武大将军朱寿”,又自称镇国公,所驻跸称军门。中外事无大小,白彬乃奏,或壅格至二三岁。廷臣前后切谏,悉置不省。初,延绥总兵官马昂罢免,有女弟善歌,能骑射,解外国语,嫁指挥毕春,有娠矣。昂因彬夺归,进于帝,召入豹房,大宠。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