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鄧曼
楚武王夫人
其他名號 楚曼
出生 不詳
鄧國
親屬
楚武王
楚文王

鄧曼,又稱楚曼[1]曼姓春秋時期鄧國人,為楚武王夫人,生子貲,後為楚文王[2]她為人才貌雙全,後世漢朝司馬相如曾稱讚“若神仙之仿佛”,其事蹟也被漢時劉向編入《列女傳》。

簡介[编辑]

楚武王四十二年(公元前699年),屈瑕率軍進攻羅國鬬伯比在陪同送行的時候見他走路時腳抬得很高,對敵人的防備也不足夠,便預料此戰會敗。於是建議楚武王增加軍隊,楚武王並沒有答應。鄧曼知道後,說道:“鬬伯比所言並非只是要單純的增加軍隊人數,而是告誡您要誠信來安撫國民,以刑法來鎮攝普通官吏。屈瑕太過來滿足曾經的勝利,必將會自以為是,從而輕視羅國的力量。如果不加以戒飭,他定會放鬆警惕而不加防范。鬬伯比的本意是要您訓誡人民,召集官吏用美德來鼓勵他們,召見屈瑕要他知道上天是不會寬縱他的過錯的。不然的話,鬬伯比難道會不知道屈瑕所率的部隊早已出發了嗎?”楚武王趕緊命人追趕,但沒有追上。[3]結果,屈瑕的軍隊被羅國大敗,他本人在荒谷自縊,其餘將領都囚禁於治父等待處置。楚武王自責道:“這都是我的責任。”於是赦免了眾將。[4]

楚武王在位期間曾多次征伐隨國。在楚武王五十一年(公元前690年)他決定再次攻隨,待一切準備就緒後,便進宮告訴夫人鄧曼:“我的心神感到動盪不安。”鄧曼嘆息道:“您的福祿將盡了。滿了便會動盪,這是天道,楚國先君大概也知道了,於是在臨出征之時用此來提示您。如果軍隊沒有什麼損失,而您在行軍的途中去世,這是國家之福。”楚武王於是下令出發,後來於樠木之下去世。令尹鬬祁莫敖屈重則秘不發喪,而是開路建橋,並在隨國邊境紮營。隨國對此感到恐懼,於是求和。莫敖便以楚武王的名義和隨侯會盟,並邀請在漢水轉彎之處會面。之後等渡過漢水才為武王發喪。[5]

評價[编辑]

漢朝經學家、文學家劉向在《列女傳》中稱讚她:“楚武鄧曼,見事所興,謂瑕軍敗,知王將薨,識彼天道,盛而必衰,終如其言,君子揚稱。”

現代有觀點認為她的“盈而蕩,天之道也。”是一種認為物極必反的辯證天道觀,并且对楚國後來的道家文化的發展有啟發作用。[6]

家庭[编辑]

  • 兄弟:鄧祁侯
  • 夫:楚武王
  • 子:楚文王

参考资料[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文献:
  1. 《楚国历史文化辞典》石泉主编;何浩、陈伟副主编 ISBN 7-307-02066-1
  2. 《左传》
资料:
脚注:
  1. ^ 《國語·卷二·周語中》:昔鄢之亡也由仲任,密須由伯姞,鄶由叔妘,聃由鄭姬,息由陳媯,鄧由楚曼,羅由季姬,盧由荊媯……
  2. ^ 《左傳·莊公六年》:楚文王伐申,過鄧。鄧祁侯曰:“吾甥也。”
  3. ^ 《左傳·桓公十三年》: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羅,鬬伯比送之。還,謂其御曰:“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遂見楚子曰:“必濟師。”楚子辭焉。入告夫人鄧曼。鄧曼曰:“大夫其非眾之謂,其謂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于蒲騷之役,將自用也,必小羅。君若不鎮撫,其不設備乎?夫固謂君訓眾而好鎮撫之,召諸司而勸之以令德,見莫敖而告諸天之不假易也。不然,夫豈不知楚師之盡行也?”楚子使賴人追之,不及。
  4. ^ 《左傳·桓公十三年》:莫敖使徇于師曰:“諫者有刑。”及鄢,亂次以濟。遂無次,且不設備。及羅,羅與盧戎兩軍之。大敗之。莫敖縊于荒谷,群帥囚于冶父以聽刑。楚子曰:“孤之罪也。”皆免之。
  5. ^ 《左傳·莊公四年》: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荊尸,授師孑焉,以伐隨,將齊,入告夫人鄧曼曰:“余心蕩。”鄧曼嘆曰:“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無虧,王薨于行,國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令尹斗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營軍臨隨。隨人懼,行成。莫敖以王命入盟隨侯,且請為會于漢汭,而還。濟漢而后發喪。
  6. ^ 《楚國歷史文化辭典》第八十六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