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37°55′21″N 102°38′35″E / 37.92250°N 102.64306°E / 37.92250; 102.64306

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甘肃省武威市
分类 石刻及其他
时代 西夏
编号 第一批第130项
登录 1961年3月4日

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也称西夏碑凉州碑,现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甘肃省武威市的武威西夏博物馆中,是一座雕刻于西夏天佑民安五年(1094年)的记事石碑。该碑于清朝嘉庆年间被重新发现,它的发现也使西夏文重新回到学界视野。该碑高2.5米,一面为西夏文,另一面为汉文,是现存已发现的唯一一块西夏文与汉文并存的西夏石碑。1961年,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编辑]

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也称西夏碑、凉州碑,雕刻于西夏天佑民安五年(1094年),在重新被人发现前被砖封在一座寺庙内的碑亭当中[1]。关于重新发现西夏碑的人有两种说法,其中一种称是甘肃学者张澍清朝嘉庆九年(1804年)[a]带家丁打开位于清应寺的碑亭后找到了这块碑[3][4][5];另一种说法则认为是刘青园于嘉庆十年(1805年)先发现了这块碑[b][6]。而这块碑的发现也标志着西夏文自湮灭之后第一次重新回到学界视野[5][7]。在20世纪初,这块碑被发现于与清应寺一墙之隔的大云寺的碑屋中[c]。在1927年的古浪大地震中,清应寺和大云寺几乎被夷平,西夏碑所在的碑屋也被震倒,西夏碑遂被转移到武威文庙中[4]。1961年,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2004年,西夏碑被从武威文庙中转移至武威西夏博物馆,并在转移时发现了该碑的碑座[9]

结构[编辑]

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西夏文碑文的拓片

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是现存已发现的唯一一块完整的西夏文与汉文并存的西夏石碑,碑身高2.5米,宽0.9米,厚0.3米,两面刻字。其中一面刻有西夏文,碑额用西夏文篆字题名,意为“敕感应塔之碑文”;碑身为西夏文楷书,共计28行,每行65个字,第一行翻译为“大白上国境凉州感应塔之碑文[d]”。另一面刻有汉文,碑额有汉字小篆题名“凉州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铭”,正文为汉文楷体,共有26行,每行70字,其中第一行和第二行的上半段有残缺。碑文四周有线刻卷草纹,碑额的题名两侧各有一尊伎乐菩萨的线刻像,顶端为云头宝盖。碑文的内容大致如下: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市)城内的护国寺,该寺原建于前凉年间,寺内有一尊佛塔[e]。天佑民安三年(1092年)时,寺内的塔在地震中倾斜,但当维修人员准备施工时,该塔自行恢复原状[f]。于是西夏崇宗李乾顺和梁太后下诏重修该塔,并于天佑民安五年(1094年)立此碑作为纪念。碑身下有碑座,长98厘米,宽80厘米,底沿宽98厘米,高59厘米,石材为当地所产的砂石,花纹已经无从辨认,主图案为双狮舞绣球的浮雕,左侧为飞马,右侧为麒麟。[3][11][9]

注释[编辑]

  1. ^ 这个时间是张澍在《养素堂诗集》中《书西夏天祐民安碑后》的诗序里记载的时间。但在张澍自己所写的另一篇《偕同游至清应寺观西夏碑》的诗序中所记载的时间是嘉庆十五年(1810年),而这也引起了关于发现西夏碑时间的争议[2]
  2. ^ 反驳这种论述的人认为,张澍于1804年发现这块碑在先,刘青园只是看到了这块碑;而支持这种观点的人则将张澍所著的《偕同游至清应寺观西夏碑》中所写的嘉庆十五年(1810年)作为张澍发现该碑的时间,所以刘青园是第一个发现人[6]
  3. ^ 对此有说法认为该碑的最初地点应在大云寺中,而也有说法认为石碑是后来从清应寺迁入大云寺的[4]
  4. ^ 大白上国为西夏国的自称,因其中的“上”在西夏文原文中与“高”同义,故该名也翻译为“大白高国”[10]:361
  5. ^ 由于该碑的原属寺庙存在争议,对于石碑中所提到的感应塔对应今天哪座塔,有原大云寺中的大云寺塔、原清应寺中的姑洗塔或早已毁坏等多种说法[4]
  6. ^ 这一现象在碑文中被称为“灵瑞”[3]

参考[编辑]

  1. ^ 黎大祥. 稀世珍宝──西夏碑. 丝绸之路. 2001-03: 42. 
  2. ^ 崔云胜. 张澍发现西夏碑相关问题的再探讨. 宁夏社会科学. 2008-05: 110–112. 
  3. ^ 3.0 3.1 3.2 陈炳应. 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西夏碑). 文物. 2007: 86–87. 
  4. ^ 4.0 4.1 4.2 4.3 王丽霞. 西夏碑最初发现地考证研究. 丝绸之路. 2013-08: 62–64. 
  5. ^ 5.0 5.1 李卫. 西夏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0-05: 7. 
  6. ^ 6.0 6.1 牛达生. 张澍、刘青园与“西夏碑”——兼论张澍发现“西夏碑”的年代. 固原师专学报. 1993-02: 47–51. 
  7. ^ 黎大祥. 武威西夏碑的发现对西夏学研究的重大意义. 发展. 2010-05: 155–156. 
  8. ^ 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 2006-11-20 [2015-02-09] (中文(中国大陆)‎). 
  9. ^ 9.0 9.1 吴峰天. 《西夏碑》碑座偶现侧记. 金昌日报. 2010-05: 4. 
  10. ^ 李范文编著. 夏汉字典.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7-01-01: 1300. ISBN 7-5004-2113-3. 
  11. ^ 陈永耘. 西夏碑(石)刻述要. 文博. 2010-05: 22–2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