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陳慶之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慶之(484年-539年),子雲義興郡國山(今江蘇省宜興市)人,中國南北朝時代南朝梁武將。

生平[编辑]

幼隨從梁武帝。從梁武帝東下平建鄴,稍為主書。期間散盡錢財,招集將士,常想有一天能為朝廷效力。除奉朝請

普通中,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彭城求入內附,以陳慶之為武威將軍,與胡龍牙成景儁率諸軍應接。還除宣猛將軍、文德主帥,仍率軍二千,送豫章王蕭綜入鎮徐州。北魏遣安豐王元延明、臨淮王元彧率眾二萬來拒,屯據陟□。延明先遣其別將丘大千築壘潯梁,觀兵近境。陳慶之進逼其壘,魏軍一鼓便潰。後豫章王蕭綜棄軍奔魏,眾皆潰散,諸將莫能制止,陳慶之乃斬關夜退,軍士得全。

普通七年(526年),安西將軍元樹出征壽春,陳慶之為假節、總知軍事。北魏豫州刺史李憲遣其子李長鈞築兩城以拒之,陳慶之攻拔兩城。李憲力屈而降,陳慶之入據其城。轉東宮直閤,賜爵關中侯

大通元年(527年),隸領軍曹仲宗渦陽(今安徽蒙城)。北魏遣征南將軍常山王元昭等率馬步十五萬來援,前軍至駝澗,去渦陽四十里。陳慶之欲前往迎戰,但韋放認為:「敵人的前鋒部隊必然是精銳部隊,如果和他們戰鬥中勝利,也不足以成為功績,相反,如果戰鬥失利的話必然給我軍士氣造成不利影響,這就是兵法上所說的以逸待勞,不如別去攻擊」。陳慶之卻說:「魏人從遠方而來。現在已經疲憊不堪。他們離我軍那麼遠,必定對我軍不會有疑心,趁他們隊伍還未整齊,人員還沒聚集,應當挫其銳氣,出其不意,沒有不勝利的理由,況且我聽說敵人的營寨附近,樹林非常的茂盛,所以他們一定不會夜出,各位如果存在顧慮,那就讓我獨自領兵攻打他們吧。」於是與麾下二百騎[1]奔擊,破其前軍,魏人震恐。陳慶之乃還與諸將連營西進,據渦陽城,與魏軍相持。自春至冬,交戰上百次,師老氣衰。北魏援兵又想要築壘於梁軍後面。曹仲宗等恐腹背受敵,欲撤軍。陳慶之立節仗於軍門[2]說:「我們來到這裡,已經過了一年了。耗費的軍糧兵器巨大。士兵們沒有戰意,都想著退兵,怎麼是為了功名?只是為了聚集在一起搶劫而已。我聽說過置之死地而後生,需要等到敵人聚集到一起然後與之戰鬥。你們想要班師,我另有密詔,你們想要班師違反密詔的話,便依據密詔處罰。」曹仲宗聽從。魏人掎角[3]作十三城,陳慶之銜枚[4]夜出,陷其四壘,渦陽城主王緯乞降。其餘九城,兵甲猶盛。乃排列俘馘,[5]鼓噪而攻,遂大奔潰,梁軍乘勢追擊,大敗魏軍,俘斬甚眾,渦水為之斷流,又降城中男女三萬餘口。梁武帝詔令以渦陽之地設置西徐州。梁軍又乘勝進至城父。梁武帝嘉勉,賜陳慶之手詔說:「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朱門而待賓,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

护送元顥還北[编辑]

大通初,北魏北海王元顥以本朝大亂投降南朝梁,求立為魏主。梁武帝接納,以陳慶之為假節、飈勇將軍,送元顥還北。元顥於渙水即皇帝位,授陳慶之使持節、鎮北將軍、護軍、前軍大都督,發自銍縣,進拔滎城,遂至睢陽。魏將丘大千有眾七萬,分築九城以相拒。陳慶之攻擊,自旦至申,陷其三壘,丘大千投降。時魏征東將軍濟陰王元暉業羽林庶子二萬人來救梁、宋,進屯考城(今河南民權東北),城四面環水,守備嚴固。陳慶之命在水面築壘,攻陷其城,生擒元暉業,獲租車七千八百輛。梁軍直趨大梁,所過之處,魏軍望風而降。元顥進陳慶之衞將軍、徐州刺史、武都公。仍率眾而西。

北魏左僕射楊昱、西阿王元慶、撫軍將軍元顯恭率御仗羽林宗子庶子眾凡七萬,據滎陽(今屬河南)拒元顥。魏兵精強,城又險固,陳慶之未能攻下。時魏將元天穆大軍將至,先遣其驃騎將軍爾朱吐沒兒領胡騎五千,騎將魯安領夏州步騎九千,援楊昱;又遣右僕射尒朱世隆西荊州刺史王羆騎一萬,據虎牢(今滎陽西北汜水鎮)。元天穆、爾朱吐沒兒前後繼至,旗鼓相望。這時滎陽還沒攻下,梁軍將士都感到恐慌,陳慶之解下馬鞍餵馬,對將士們說:「我們到這裡以來,屠城略地,實在不少;你們殺了無數的平民。元天穆的士兵與我們都是仇敵。我們只有七千人,敵人有三十餘萬,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理當不會讓我們生存。我們不能和敵人的騎兵在平原上交鋒,應該攻破他們的城壘,各位別自相猜疑,免得死在戰場。」一次擊鼓,梁軍便全部都登上城牆。壯士東陽宋景休義興魚天湣首先登上城牆,於是攻佔榮陽。不久,魏軍圍城,陳慶之率騎兵三千背城而戰擊破,魯安在陣前投降,元天穆、爾朱吐沒兒都單騎逃跑。陳慶之收繳滎陽的儲備,牛馬穀帛不可勝計。進赴虎牢,爾朱世隆棄城走。北魏孝莊帝元子攸恐懼,奔并州。北魏臨淮王元彧、安豐王元延明率百僚備法駕迎元顥入洛陽宮。元顥改元大赦,以陳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增邑萬戶。

北魏大將軍上黨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眾四萬,攻陷大梁,分遣王老生、費穆兵二萬,據虎牢,刁宣刁雙入梁、宋,陳慶之率軍掩襲,魏軍皆降。元天穆與十餘騎北渡黃河。梁武帝復賜手詔嘉勉。陳慶之麾下悉著白袍,所向披靡。所以洛陽童謠說:「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自發銍縣至于洛陽十四個月,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戰,所向無前。

北魏將爾朱榮、爾朱世隆、元天穆、爾朱兆等眾號百萬,挾孝莊帝來攻元顥。元顥據洛陽六十五日,凡所得城一時歸魏,陳慶之渡黃河守北中郎城。三日十一戰,傷殺甚眾。爾朱榮將撤退,時有善天文人劉靈助跟爾朱榮說:「不出十日,河南大定。」爾朱榮與元顥戰於河橋。元顥大敗,走至臨潁被擒,洛陽復入北魏。陳慶之馬步數千結陣東反,爾朱榮親自來追,軍人死散。陳慶之化妝為僧人行至豫州,州人程道雍等潛送出汝陰。南朝梁仍以功除右衞將軍,封永興縣侯,邑一千五百戶。

之后的军事活动[编辑]

陳慶之為持節、都督緣淮諸軍事、奮武將軍、北兗州刺史。時有僧人強自稱為帝,土豪蔡伯龍起兵響應。眾至三萬,攻陷北徐州,濟陰太守楊起文棄城走,鍾離太守單希寶被殺,陳慶之討平。斬蔡伯龍、僧強,傳其首。

中大通二年,除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諸軍事、南北司二州刺史,餘並如故。陳慶之至鎮,遂圍懸瓠。破魏潁州刺史婁起揚州刺史是云寶於溱水,又破行臺孫騰大都督侯進豫州刺史堯雄梁州刺史司馬恭楚城。罷義陽鎮兵,停水陸轉運,江湖諸州並得休息。開田六千頃,二年之後,倉廩充實。梁武帝經常嘉獎。同時又表請精簡南司州安陸郡,置上明郡

大同二年(536年),東魏遣將侯景率眾七萬寇楚州,刺史桓和陷沒,侯景乘勝進軍淮上,並寫了信勸陳慶之投降。梁武帝遣侯退夏侯夔等前去增援,軍至黎漿,陳慶之已擊破侯景。時值大寒雪,侯景棄輜重而逃,陳慶之則收其輜重而還,進號仁威將軍。同年,豫州鬧饑荒,陳慶之開倉放糧濟災民,使大部分災民得以度過饑荒。州民李昇等八百人表請樹碑頌德,梁武帝下詔批准。

死亡[编辑]

大同五年(539年)十月,卒,時年五十六。贈散騎常侍、左衞將軍,鼓吹一部。。詔令義興郡發五百丁會喪。

家庭[编辑]

性格特徵[编辑]

陳慶之性格祗慎,每次奉詔,都要洗沐拜受;生活儉樸,只穿素衣,而且不好絲竹;射不穿札[6]、不善騎馬,而善撫軍士,能得其死力。

陳慶之自幼跟隨梁武帝。梁武帝酷愛圍棋,經常通宵達旦地和人對弈,其他人都會筋疲力竭,唯獨陳慶之特別旺盛,只要梁武帝想下棋,隨叫隨到,甚得梁武帝歡心。

評價[编辑]

毛澤東對《陳慶之傳》一讀再讀,對傳內許多處又圈又點,劃滿重線,並批註:“再讀此傳,為之神往”[7][8]

《梁書》:「陳慶之有將略,戰勝攻取,蓋頗、牧、衛、霍之亞歟。慶之警悟,早侍高祖,既預舊恩,加之謹肅,蟬冕組佩,亦一世之榮矣。」

《南史》:「陳慶之初同燕雀之遊,終懷鴻鵠之志,及乎一見任委,長驅伊、洛。前無強陣,攻靡堅城,雖南風不競,晚致傾覆,其所克捷,亦足稱之。」

后记[编辑]

有学者认为:《梁书》和《南史》有夸大成分。关于陈庆之的事迹应当和《魏书》对照看。[9]

註釋[编辑]

  1. ^ 梁書作二百騎,南史作五百騎,今據梁書。
  2. ^ 軍門:軍營外的大門。
  3. ^ 掎角:兵分兩面,以牽制或夾攻敵人。
  4. ^ 銜枚:古代行軍襲敵時,令軍士把箸橫銜在口中,以防喧譁。
  5. ^ 俘馘:獲敵而割下左耳。
  6. ^ 札:武士冑甲上由皮革或金屬製成的甲葉。
  7. ^ 《毛澤東的讀史品人》. 新華網. [2011年1月20日] (簡體中文). 
  8. ^ 張貽玖《毛澤東讀史》
  9. ^ 毛泽东神往的战神是水货? 学者揭陈庆之"真面目". 中国新闻网. [2012年11月20日] (簡體中文). 

參考書目[编辑]

  • 《梁書·陳慶之列傳》卷三十二 列傳第二十六
  • 《南史·陳慶之列傳》卷六十一 列傳第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