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萨尔娜迦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Xel'Naga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薩爾那加族(Xel'Naga)是电脑游戏星海争霸的虚拟宇宙中一个古老的高级文明。薩爾那加创造了无数的种族,包括神族蟲族。最后在澤瑞斯行星被蟲族毁灭。

历史[编辑]

在未知的时刻,萨尔那加从未知的远方来到银河系。作为一个完全依赖幽能的种族,他们的科技高度发达,已经到达了进化的终极目标:创造和管理低等文明。

薩爾那加主要关注的是生命在形式上的纯洁性,为了这一个宏伟的目标他们跋涉整个星系。由於他們已經進化到了創造者的境界,因此無法再進化,而他們也已得知自己會成為循環的終結。但是這循環的終結會被未知的反叛者打亂,造成銀河的毀滅。因此,薩爾那加对他们遭遇的很多种族投以关注,並試圖改造他們為與自己類似的種族,然而得到的只有失败。

创造神族[编辑]

萨尔那加航行到银河系的边缘,发现一颗名为艾尔的行星。在这颗行星广袤的森林中他们发现了一个具有惊人的力量,速度以及适应力,能够利用幽能的猎手部落。这就是后来的神族。更重要的是,神族具有一种独特的幽能链接。萨尔那加把这作为他们追求的形式完美的一个信号,欣然命名这个种族为Protoss(神族),原意為“首生者”。在完成創造之後,多數的薩爾那加選擇離去,並未干涉其發展。但反叛的異端薩爾那加亞蒙卻打破了不可干涉創造物種進化的原則,秘密地照看着神族部落,最後在神族面前现身。亞蒙在他與反叛循環的追隨者們踏上的艾尔的第一块土地上建筑起一座圣殿,连接着宇宙中最强大的能量。

神族联合起来,开始膜拜这些新「神」。然而,在进化历程中他们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分歧。当他们对自己的了解和自我意识逐渐茁壮之时,神族开始变得十分骄傲,努力追求自身的成就而不是团体的进步。越进步的部落就越快开始将自己和其他被认为是落后的部落隔离。亞蒙麾下的諸神努力地想把神族联合成一个统一的组织,然而各个神族部落最后分裂并各自疏远。为了要切断自己和其他部落间的连结,神族开始中断最原始的幽能链接。当他们失去了同情彼此的想法时,对于亞蒙来说,是神族们悲剧性遺失了纯粹性的铁证。亞蒙意识到他们干涉了太多神族的进化,無法再控制他們打破循環,失望地离开了艾尔行星。在这时,神族刚刚发展出太空航行科技,他们中的大多数把薩爾那加的撤退看做一场背叛。神族的舰队发起了攻击,杀死了数以百计,一度被他们视为神的萨尔那加。亞蒙失望地抵挡住神族笨拙的进攻,离开了艾尔行星。

神族,被遗留在艾尔行星上,纷争四起。开始了其历史上称作“衝突紀元”的一段时期。

创造蟲族[编辑]

抱着对未能创造具有完美形式生物的遗憾,也為了完成另一種打破循環的物種,亞蒙转而试图创造具有完美原質的生物。

萨尔那加来到银河系中心一个被火山灰覆盖的名为澤瑞斯(Zerus)的行星,他们选择了行星上最不起眼的一种生物,一种爬虫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尽管这种生物对周围的环境根本无法造成影响,但卻具有萨尔那加正在寻求的特性:多变的遗传基因以及对幽能的敏感性。亞蒙开始教养这些生物,让它们以寄生虫的形式改造环境。最后,这些生物开始感染行星上的其他生命,使其产生变异。它们迅速地在整个行星上进行扩张,感染或杀戮了一切生命。不仅如此,它们吸取了别的生物的特征基因,使得自己可以复制他们。为了加速它们的进化,同时又不至于犯当年在艾尔行星上的错误,亞蒙没有自己现身,而是创造了包含薩爾那加人挑选的本能和知觉的代言人:主宰。主宰被创造出来照看整个种群,为了要削减不同个体意识所会造成的困扰,薩爾那加将种群中所有生物的意识统一、集合成主宰的意识。

虽然主宰可以掌控所有生物的行为,但是它仍然需要传播自己命令的使者,于是名为脑虫的生物被创造出来,作为一个部落的领导者。每一个脑虫具有相对的个人意识,领负有特别的任务。然而随着种群规模的扩大,即使是脑虫也需要指挥庞大的群落,这样后蟲和王蟲两种特别的生物又被创造出来。后蟲负责监视种群的劳动力:工蜂运输和利用资源,王蟲则在战斗中负责指挥具体的单位,同时运送部队前往战场。

看到自己引导的生命正在飞速发展,並牢牢被自己控制,亞蒙意识到了自己的成功,他命名这种生物为Zerg(蟲族),是“出生在澤瑞斯”的意思。

而發現亞蒙反叛行為的薩爾那加族循環派來到澤瑞斯的時候,他們發現主宰的个人意识迅速发展,它的触角高耸入云。他們試圖奪回主宰控制權的作為徒勞無功,反而讓主宰很快发现了停泊在行星上空的薩爾那加飞船。对自己造物主的知识的强烈渴望以及亞蒙的指令使得主宰决定毁灭薩爾那加。先是全部的虫族生物都切断了和薩爾那加的幽能链接,随后,新一代可以在太空中飞行的虫族积聚起来,趁薩爾那加慌乱的时候发起攻击,将薩爾那加的庞大舰队淹没,可是循環派的薩爾那加在付出了巨大的損失之後仍然擊敗了亞蒙,將之逼退回虛空,但循環派的薩爾那加也傷亡慘重,只有最後的循環守護者歐洛斯倖存。而主宰在吸取了他们造物主的知识和记录之后,蟲族发现了第一代创造物神族的存在。于是它们踏上了前往艾尔的漫长路程,為實現亞蒙「吞噬神族,成為打破循環的神之宿體」的目標而侵略宇宙。

遗赠[编辑]

萨尔那加留下了很多神秘的遗产。在艾尔行星一处宇宙能量的聚焦点,他们建起了一座薩爾那加圣殿来标记他们第一次踏上艾尔的地方。在夏库拉斯行星上也有一座类似的圣殿,在黑暗的夏库拉斯表面它显得更加引人注目。此外,关于神族宗教圣地Braken行星,还有一则神谕:

“那统治天地的,将会挥动被古人圣化的火焰。”这里的古人也许就是指萨尔那加。

灭亡与否?[编辑]

也许有一些萨爾那加在蟲族的攻击之后仍然存活,或者,前往银河系的萨尔那加仅仅是一支远征舰队,萨尔那加的主体社会仍然生存在在自己的星系,无论如何,直到现在为止,萨尔那加人未曾出现,仅留下两座圣殿。

薩米爾·杜兰是一个墮落萨尔那加亞蒙的追隨者。在怒火燎原的隐藏任务黑暗起源中,他自称是一沉睡了千百个世纪的伟大力量的仆人。这力量的强大可以从它创造的混合體反映出来。或者,萨尔那加本身是一个更加强大的实体的仆人。这一切都无从证实。然而杜兰还声称自己在几千年来有过无数的名字。如果属实的话,这是杜兰不是人类或者神族的强大证据(只有神族的Taldarin声称自己的年龄超过三千年)。在二代中,杜蘭再次變化型體,成為莫比斯基金會的研究主任那魯博士。

在任务在黑暗深淵中,操纵蟲族混合體军团的很可能是一个萨尔那加,因为他们创造神族却被神族击杀,他在蟲族主宰的意识里面强加了毁灭神族的目标。然后蟲族又反噬萨尔那加,于是他便制造混合体来破坏。

在泽拉图搜索预言的时候,看到一幅壁画,当他自述到“还有那萨尔那加,那熔铸了我们所有的人”时,转向画中一个既非神族又非蟲族的生物。该生物与堕落薩爾那加形象相近(壁画中的神族蟲族也由于艺术手法的缘故并不完全与真实生物相像),而且有“形态完美”和“本质完美”的特征,因为神族先人亲眼见过萨尔那加,那很可能就是萨尔那加的真正样子。

虛空之遺中的真相[编辑]

在虛空之遺中,亞坦尼斯和刀鋒女王--凱莉根到薩爾納加的母星--奧納尋找薩爾納加,希望他們能夠協助對抗墮落者亞蒙。但只看到全數遭殺害的薩爾納加遺體。並且了解到一切的真相:薩爾納加創造各個生物,但只從旁觀察並不進行干涉,在播下生命的種子後,他們就會回到虛空沉睡,等待天選的兩個種族來到奧納,然後上一代的薩爾納加將他們的原質傳給天選種族,使他們成為新一代的薩爾納加,這稱為循環/輪迴。

導引了神族和蟲族進化的實際上是亞蒙和其追隨者。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