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杨家坪拆迁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位于重庆杨家坪,被中国媒体称为“史上最牛钉子户”的房子,摄于2007年3月28日

重庆杨家坪拆迁事件是一件发生在中国重庆市关于土地强制征用的拆迁事件。开发商为迫使一不肯搬迁的住户最终迁离,在住户宅房周围开挖基坑,使之成为了高于地面十余米,像口大钉子的“孤岛”。但自2007年2月26日以来,一组以“史上最牛钉子户”为题描绘该住户境遇的图帖在中国大陆各大网络论坛传播,引起大陆网民与中外新闻媒体关注,网民甚至以论坛或个人主页和博客形式现场报道,在中国大陆甚为罕见。

同时由于此案涉及到同一个月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刚通过的物权法中对于私有合法财产的平等保护,以及对“公共利益”边界的界定和解释等问题,引来众多法律界专家学者的讨论,也得到不少民众和中外新闻媒体的注目与对该拆迁户之同情;事件经过3月下旬的僵局后,至4月2日下午左右以业主接受易地实物安置解决并在当晚移平“孤岛”建筑,结束事件。

事件经过[编辑]

事件女主角吴𬞟英语Wu Ping

2004年起重庆市九龙坡区鹤兴路片区旧城改造工程开始启动,重庆南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智润置业有限公司确定联合对该片区实施商业开发,2005年重庆正升置业有限公司加入成为第三方开发商,该地区邻近杨家坪轻轨站,是当地的商业核心地段之一。自拆迁公告发布以来,该片区204住户和77非住宅户,除杨武、吴𬞟夫妇一户外,均陆续与开发商达成协议搬迁。

而杨武、吴𬞟夫妇的房屋则座落于鹤兴路17号,面积219平方米,是一座两层砖混结构,属营业用房,据吴𬞟所述,该地段在1944年由杨武父亲建成房子,1992年重建成现在的建筑,2004年8月31日公布拆迁公告,由于他们的房子最大,九龙坡区房管局以此为由放到最后来解决。2005年9月6日房管局与发展商达成裁决,但没有剩下九家拆迁户之参与和签字,吴𬞟作为代表与房管局理论后终止裁决,并对区内断水断电,2005年7月,其他八户拆迁户已跟发展商达成协议,只独事件主角夫妇仍在胶着。

洽商与僵局[编辑]

2006年9月14日,吴𬞟与开发商第一次协商,吴𬞟称发现发展商之拆迁许可证已在2004年8月过期,但在开发商取得之谈话记录中只记载吴𬞟同开发商提出索偿近600万圆人民币。由此一直未能与开发商达成一致,拒绝拆迁并拖延至事件曝光后。2007年1月8日,九龙坡区房管局召开听证会,1月11日九龙坡区房管局根据开发商此前提出的行政裁决申请,要求该户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15日内搬迁,交付房屋,但该户对裁决书拒绝执行。同时在此期间,发展商为了不影响进度,在杨武、吴𬞟夫妇房屋的周边拆迁地区进行基坑开挖,使该房成为了矗立在基坑中央高达十余米的“孤岛”。

2007年2月1日,九龙坡区房管局向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起了《先予强制拆迁申请书》,法院于2007年3月19日召开司法强拆听证会后,要求被拆迁人最迟于3月22日晚24时前拆除房屋。其间的日子吴𬞟曾与开发商几乎达成协议,但吴𬞟要求南房产公司的盖章却未果;在听证会上吴𬞟称听证会未能给她说话的机会,在执行期限即将到来之前,房屋虽然早已被断水断电,但杨武断然在3月21日爬上“孤岛”重返留守孤房,每天由妻子或妻子之兄吴健把食物、瓶装水甚至大瓦斯瓶送至空地下,由丈夫以以绳子把它们一一吊上至房子内,以维持生活所需,同时也带上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内的各种法规文本和有效证件。男主人在楼顶(前方)扯上“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横幅,后方一楼则拉上“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横幅,并在众多记者的镜头前挥舞国旗,表示“与楼共存亡”,附近亦有不少民众到场展示横幅,表示声援夫妇的百姓。

发展与结局[编辑]

3月22日期限过后,至同月30日上午,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仍未强制执行拆迁,媒体猜测为中外舆论强大注目之下使然,不能轻举妄动;但于同日该法院发表公告,责令在钉子户内坚守的杨武在4月10日前(即十天后)自动搬迁,钉子户交由智润置业公司拆除,逾期者院将择期依法实施强制拆除,九龙坡区区长黄云在3月31日上午十点举行新闻发布会重申该公告,该区房管局领导均在席上。记者会后吴𬞟开始拒绝记者访问,此后没有以往般在基坑处召开记者会的“习惯”,而记者亦不能再顺利向夫妇两人查询事件发展,而全国媒体与重庆市政府口径一致之下,至此事件发展只能从官方媒体发布而得知,但杨武仍留守屋内,象征抗议的横幅也没有撤下。

事件至4月2日下午有突破性发展:杨武、吴𬞟夫妇与开发商在下午四点半达成协议并签署拆迁安置同意书;夫妇同意接受易地实物安置,在沙坪坝区置换一套同等面积之商业用房(协议中没有涉及补偿金事项),约下午五点,杨武拆除挂在屋子前后之横幅与国旗并收拾家当离开房子,象征事件的落幕。官方人员其后曾登上该幢楼房楼顶视察并拍照(据周曙光拍摄照片),而开发商于晚上七点半开始以“怪手”拆除房子,至当晚十点半被移平(但地基土丘并未推倒),事件正式结束。据刚上任半个月的九龙坡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向官方媒体记者称,法院方面在这两天已组织六次调解。3月28日下午,九龙坡区委书记郑洪与吴𬞟商讨近三小时;4月1日在该法院组织下拆迁双方先达成口头协议,翌日下午双方签字。

该区法院院长张立在4月3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召开记者会说明,内容由官方网站“华龙网”发布;主要内容为法院接洽事件与协商经过,与协议中房价与补偿方面的细节(请参阅新闻稿),另发展商补偿因未谈妥协议而先行施工引致未能营业的损失90万圆人民币。此外,张立称当事人杨武夫妇由于他们“太疲惫,不愿被记者打扰”,所以关掉手机断绝对外联系,并称现时人身绝对自由,并未受限制人身自由;而是次记者会张立称法院方面亦有邀请,但被他们“婉拒”之。

事件背后[编辑]

当事人背景[编辑]

杨武、吴𬞟夫妇于1979年起经营东风酒楼与外贸公司生意,该酒楼也是当时该地段最大的一家酒楼,现在酒楼于重庆北京武汉成都皆有分店,吴𬞟在接受访问时称其父为重庆市检察院的一名退休检察官,母亲也在检察院架构中工作。传媒猜测因此深厚背景之关系,该钉子户不像周边众多钉子户一般早被拆迁,而吴𬞟每当接受访问或见记者时,装束亦十分整齐得体。男户主杨武从小酷爱武术,1985年曾获得“渝州武术散打搏击赛”75公斤级冠军,能徒手爬上高达10米的“孤岛”。

网络媒体报道讨论[编辑]

广州南方电视台在重庆作此事件的采访,摄于2007年3月29日

网络对钉子户的关注大致在3月22日前一周左右的时间,从那时中外各大媒体报道、BBS开始流传史上最牛钉子户的图片。这张颇具行为艺术的照片由于强烈的讽刺意味,受到大陆境内外媒体(包括著名媒体如CNN纽约时报泰晤士报香港有线电视凤凰卫视等)与网民的广泛关切。国内不少大型媒体亦积极派驻驻地记者采访报道最新消息,因此涉及到国内征地补偿这一敏感事件,但舆论在三月中旬起沸沸扬扬的报道,事件的曝光与媒体报道日增。

在3月22日(法院命令自行拆除限期),男主人在楼顶上挥舞国旗,聚集数百人观看,亦从这天起,不少媒体在现场守候或者对女事主进行专访。同时天涯社区等著名BBS讨论区有大量对于钉子户的争论。随后两天,网上力挺钉子户的呼声越来越高。房主夫妇的形象被PS成多个有象征意义的图片,例如房子被做成一个长城的墙垛的形象。在事件曝光后,不少本地与外地的被拆迁户在工地进入门口举上横额或者以文字与照片的小字报在工地门口的墙上贴上自己的经历,向记者或游人展示自己与当事人雷同的状况与困境;而且是次事件引发大陆网民热烈讨论,甚至亲身赴现场采访并跟进报道,也是这次事件中另一个为之注目的现象。

后续[编辑]

事件所在地,后开发为正升百老汇。[1]

事件引发中国政府开始考虑制订新法令。2010年12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2],2011年正式颁布[3]

有研究者曾撰文,认为其对城市拆迁工作“意义深远”[4]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网民直播页面[编辑]

新闻报道[编辑]

评论[编辑]

参考[编辑]

  1. ^ 最牛钉子户事件结果双输 开发商每天损失6万元. [2013-02-08]. 
  2. ^ 新拆迁条例拟规定强制拆迁由法院裁决. 京华时报. [2013-02-08]. 
  3. ^ 授权发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新华社. [2013-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04). 
  4. ^ 赵剑敏;胡凌波. 重庆市杨家坪“孤岛事件”对征地拆迁维护稳定工作的启示. 《公安研究》2007年第11期. [2013-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