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卡特拉斯岛战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尔卡特拉斯岛战斗
300px
Alcatraz cellhouse shelled by mortars, May 3, 1946
日期1946年5月2日到四日
地点美国加州旧金山湾阿尔卡特拉斯岛
结果 逃狱失败
参战方
Guards
US Marines
Coast Guard
State Police
Bernard Coy
Joseph Cretzer
Marvin Hubbard
伤亡与损失
2名被杀
11名受伤
3名被杀
2名被处决
1名未参与的犯人受伤

阿尔卡特拉斯岛战斗发生在1946年的五月二号到四号,是从阿尔卡特拉斯岛上联邦监狱的越狱失败演变而来。事件中两名警卫:William A. Miller和Harold Stites以及另外3名犯人被杀。11名警卫和1名囚犯受伤。2名幸存的囚犯随后也被处决。

事情的开始[编辑]

西元1946年的5月2日,多数的囚犯和警卫都在外面工厂。Bernard Coy,是位在阿尔卡特拉斯上被判服刑25年的银行抢匪,他正在牢房的C区清扫地面。同时,厨房清扫员Marvin Hubbard正好结束他的清扫工作,请求警卫William Miller让他回到牢房。当Miller正在搜身Marvin Hubbard查看是否有偷取任何物品时,Coy突然从后方攻击他,同时有两人也跑去制伏员警。制伏员警后的他们就从监狱中释放了Joseph Cretzer和Clarence Carrnes。

牢房区里有一个位在上方的武力戒备巡逻走廊(Gun Gallary),走廊上有带枪警员定时巡查。然而警卫Bert Brunch遵循著是一套一成不变的巡逻程序,这让囚犯抓住了机会:趁他不在的时候攻击警卫Miller。而Coy身为牢房勤务兵,多年来早就发现:用来保护武力戒备巡逻走廊(Gun Gallary)的铁栏杆是有缺陷的。这个缺陷让他可以借由一种由螺帽和门栓组成、扭转螺帽就会移动金属套的器具将铁栏杆间隔撑大。Coy就利用这套自制的器具将栏杆间隔撑大,挤进暂时没有警卫的走廊里。同时当警卫Brunch回到武力戒备巡逻走廊(Gun Gallery)后也被Coy制伏并被绑起来。而Coy就在走廊里拿著春田来福枪(Springfield rifle),同时丢下点四五口径半自动手枪、钥匙、一些棍棒和手榴弹给下方的同伙。


Bernard Coy(left), Marvin Hubbard (center), and Joe Cretzer(right)

继续延著枪走廊前进,Coy来到了D区。D区和一般牢房是用水泥墙隔开的,用来隔离一些特殊的犯人。在那,他使用来福枪强迫狱警Cecil Crowin打开通往C区的门,让其他人进来。他们随后又释放了几十个囚犯,包含Sam Shokley和Miran Thompson。Shokley和Thompson也在C区加入了Coy、Carnes、Hubbard和Cretzer。而其他监狱犯则返回他们的牢房。Miller和Crowin则被关在C区的牢房里。

这个脱逃行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弄到庭院大门的钥匙,这样才能逃到岛上的码头,并夺取监狱的汽艇。船只会在每天下午2点到2点半之间靠岸,他们的计画就是要利用狱警做为人质,护送他们到码头,接著是旧金山,最后重获自由。

逃脱失败[编辑]

为了可以不打扰走廊警卫的中午用餐就让厨房员工回到监狱,虽然违反了监狱的规定,Miller还是持有庭院大门的钥匙。不过,就算他们最后在被俘虏的警员和关著他们的牢房里找到钥匙,但就在尝试哪把钥匙才是正确的同时,锁早就被堵起来了,所以门还是没有办法打开。而整个越狱的行动就这样子的从外面被阻止了,而监狱犯还是被困在牢里。

同时,其他也会例行进入监狱的警卫也被那些送来调查他们为什么没有回报的人关在一起。监狱犯很快的挟持九名狱警,并把他们分别关在两个牢房。但因为无路可走,越狱犯显得气氛低迷。下午两点三十分,Coy在附近的瞭望台拿著来福枪对警卫开枪,其中一名受伤。副监狱长Ed Miller带著瓦斯棍棒走到牢房区观察。结果他遇到Coy,Coy随即对他开枪,Miller赶紧撤退并拉起警铃。

他们的计画失败了,Shockley和Thompson则力劝有拿到枪的Cretzer杀掉那些人质,以免他们事后做证。于是Cretzer开始扫射五名狱警,当中三位受伤比较严重,里面包含了William Miller,随后伤重死亡。Carnes、Shokley和Thompson随后回到监狱。但是Coy、Hubbard和Cretzer他们决定决不投降。同时,其中一名人质小心翼翼的写下有参与其中的犯人名单。

阿尔卡特拉斯岛战斗[编辑]

大约在傍晚六点时,一群持枪警卫进入枪库(Gun Cage),但却被囚犯开火攻击。一名警员,Harold Sities,在交火的时候被杀,其他四名则是受伤。监狱公务员随后关掉电力造成失去照明,在整个房间暗下来后,因此所有进攻暂停。

典狱长James A. Johnston马上要求两排专业的海军。在上将:"Vinegar Joe" Stilwell的指挥下,一方面看守全部的囚犯,另外一方面则希望从外部取回监狱。

等到夜晚降临,两组警卫人马进入监狱。确定被俘掳警员的位置,同时并打算把他们营救出来。长久以来,在阿尔卡特拉斯里有一个规则:在监狱里面是不可以有枪的,同时,监狱里的长官也不希望有更多的伤亡。除此之外,囚犯位于监狱区顶端的位置,刚好超过警卫在枪库里的最远射程,因此囚犯的所在位置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无坚不摧的射击地点。

晚上九点的时候,一名没有武装的警卫负责解救行动,其他人则从两个武力戒备巡逻走廊上提供掩护。终于,他们找到他们的同僚,并将门关上以封锁D区。不幸地,其中一名员警在救援的时候被来自某区天花板的子弹给射伤。当最后一名警员抵达安全区域后,大量且密集的火力攻击马上展开。除此之外,D区还针对性地使用了重型武器,包括机关枪、迫击炮和手榴弹。但这似乎是当局一个错误的判断:误判有一名武装囚犯驻守在那边。最后可以确定的是,叛乱者被幽禁在主牢房。而同时,在战术成功的发挥之下,得到暂时的平静。


Bodies of Hubbard (left), Coy(center), and Cretzer(right)in San Francisco morgue

安全武装想采取一种战术将武装的囚犯逼到一个角落,而这种战术曾经在太平洋战争中用来对付躲在壕沟里的日本叛军。他们在监狱的屋顶钻了好几个洞,紧接著把手榴弹从洞中丢到他们认为逃犯可能所在的区域,企图迫使他们走进可能会被逼到绝路的管道间。

5月3日,大约中午12点,犯人们打电话给Johnston,试著要谈一些条件。然而Johnston只愿意接受投降。那天的随后,当他在检查C区管道间的时候,一枪就打在警卫身上那个晚上,监狱区里持续的火力发射一直到晚上九点。接下来的早晨,武力警卫重复且快速的跑进牢房里往管道间开火。终于,5月4早上9:40,他们成功的进入管道间,并在里面发现了Cretzer、Coy和Hubbard的尸体。

Sources[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