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得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得时(1909年11月5日-1999年2月18日),台湾中国文学台湾文学研究者、记者、作家、翻译家,前台北县树林镇人。曾为台湾大学教授。

生平[编辑]

父亲黄纯青(1875-1956)是海山郡莺歌庄庄长及台湾总督府评议会会员,黄得时与其父皆受教于秀才王作霖于树林创设之仰山书房(树林国小前身),习经史子集传统汉学[1]

台北州立第二中学校(台北二中,现在的台北市立成功高级中学)、台湾总督府台北高等学校(台北高,终战后改成台湾师范)、台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东洋文学专攻(日本的东洋学主要指汉学)卒业,文学士。

台湾日治时代在《台湾新民报》(现在的《台湾新生报》)工作8年。

1945年国民政府罗宗洛接收台北帝国大学,他和先辈(学长)吴守礼协助林茂生教授接收文政学部东洋文学讲座。

吴守礼被时任国立台湾大学代理校长罗宗洛聘为文学院文学系(原台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文学科本科)中国文学副教授。

他被罗代理校长聘为先修班(原台北帝国大学预科)中文教授(兼先修班教务主任)。

同时还有教英文苏维熊和教哲学张冬芳2位台湾人获聘先修班教授。

协助国民政府接收文政学部的校务委员林茂生博士(哲学系正教授,台南人)被聘兼国立台湾大学先修班主任,他以先修班教授兼先修班教务主任,直到1948年庄长恭校长任内先修班停办(林茂生同时兼校务委员和代理文学院院长2种行政职务,涵盖整个罗代理校长时期和部份陆志鸿校长时期,直到1947年3月11日被军警带走永远失踪)。

1947年8月1日台大文学系分成中国文学系和外国语言文学系,文学系主任许寿裳做了中国文学系第1位主任,1948年2月18日被杀。

他在1948年8月1日转任中国文学系本科副教授。

日本台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文科东洋文学专攻卒业的文学士,台湾人只有3位:田大熊吴守礼、黄得时(田、吴是1933年卒业的同窗,黄是1937年卒业的后辈)。

台北帝大文政学部文科东洋文学专攻1945年10月末停办前还培养了2位日本人文学士:1938年卒业的稻田尹和1943年卒业的藤原登喜夫

(〈任教台北帝国大学时期的神田喜一郎之研究〉,《日本汉学研究初探》)

吴、黄是国立台湾大学最早的中国文学师资和本土中国文学师资。

1955年升台大中国文学系正教授,1980年退休,转为特约教授,兼任到1983年。

1988年得到中国文艺协会颁发的中国文艺奖章荣誉文艺奖的文艺教育奖。1995年得国家文艺奖

1998年将其尊翁黄纯青之手稿日记等千馀件,悉数捐出,其中包含“二二八日记”手稿、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臂章、梁启超游台所作诗词原稿、梁启超致林献堂之亲笔信等珍贵史料[1]

著、译作及其出版情况[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郑凤雀《黄纯青及其诗作研究》东吴大学中国文学系,2014年
  2. ^ 陈明台主编,《陈千武译诗选集》,台中市文化局,2003年8月初版。
  • 文献
    • 萧丽华〈黄得时先生传〉
    • 《国立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系史稿》
    • 罗宗洛《接收台北帝国大学报告书·新聘本省籍之教职员名表》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