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伯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陸伯鴻(1875年3月-1937年12月30日),原名陸熙順,20世紀上半葉中國知名企業家、慈善家和天主教人士。

生平[編輯]

Joseph Lo Pa Hong.jpg

1875年(清光緒元年),陸伯鴻出生於中國上海南市中國地界的顧家弄。這裡距離當時江南代牧區的主教座堂——董家渡聖方濟各沙勿略堂很近,在太平天國戰亂中,有一批江南地區世代信仰天主教的家庭為逃避迫害,逃難到上海,都聚居在主教座堂附近。其中最著名的有來自青浦縣的朱家、來自丹徒縣的馬家以及陸家。他們互相之間結成一個緊密的社交圈子,互通婚姻,保持着與周圍非天主教徒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他們與法國聯繫密切,子女大多上震旦大學,畢業後或在法商洋行任買辦,或在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謀職。其中也出了不少頗有建樹的名人:如朱家出了求新船廠廠主、上海總商會會長朱志堯;馬家出了震旦大學復旦大學2所大學的創始人馬相伯(1840年—1939年)和語言學家、中國第一部語法著作《馬氏文通》的作者馬建忠兄弟;而陸家也出了大企業家、大慈善家陸伯鴻。

秀才經商[編輯]

少年時代的陸伯鴻也如同其它的中國孩子一樣,必須十年寒窗,攻讀四書五經,終於在18歲那年,他幸運地考取了秀才。但是,1905年(清光緒三十一年),清朝政府宣布廢除科舉制度,於是大批士子轉而進入新型學堂,改學洋務。這時陸家也將陸伯鴻送到董家渡主教座堂一位龔神父那裡學習法語,後來曾參與編纂《法華新字典》。此後任比利時洋行職員和法租界蒲石律師事務所秘書。

20世紀初,陸伯鴻作為上海總商會代表,赴美國、意大利、瑞士等國觀光考察,受到羅馬教皇接見。回國後萌發興辦實業救國的計劃,此後陸續興辦一系列的工商交通企業,成為上海的華商領袖。

1911年(宣統三年),由李平書推薦,陸伯鴻接辦瀕臨倒閉的上海內地電燈公司,由於管理有方,扭虧為盈,並擴大經營規模。數年內南市中國地界的電燈數由原1000餘盞激增至7萬盞,迅速縮小了中國地界和租界在市政建設方面的差距。

1912年(民國元年)4月,恰逢上海拆除城牆改築馬路——法華民國路(今人民路)和中華路,陸伯鴻把握機會資20萬元,創辦上海華商電車公司,在上海華界首次開通了有軌電車,電車路線就在這條環城的圓形馬路上行駛。這條線路沿線都是上海的老市區,人煙稠密,預計很快就會有可觀的客流量。陸伯鴻在華商電車公司的每輛電車車頭上安裝「綠、白、紅」3種顏色的電燈,同自己的姓名諧音(吳語發音),以此招徠顧客,因此從一開始華商電車的乘客就非常多,此後一直保持了良好的經營業績。1918年1月,電燈公司與電車公司合併,改名為「上海華商電氣股份有限公司」。1935年,在南市半淞園興建新電廠。至1937年抗日戰爭前夕,上海華商電氣公司每年的獲利達到100萬元。陸伯鴻在電力工業方面取得的成就,使他得以擔任全國民營電業聯合會委員長。

1913年11月,陸伯鴻又抓住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國際市場鋼鐵價格猛漲的機遇,在浦東周家渡創辦和興鐵廠,生產生鐵。1921年,他又與德商合資,擴建成和興鋼鐵廠,能生產品質上乘的竹節鋼,曾供應建造江海關大樓、沙遜大廈、閘北水電廠、法商自來水廠和南京中山陵的需要。1949年以後改為上海第三鋼鐵廠。

陸伯鴻還創辦了大通航業公司,朱志堯的求新船廠船塢,為其造出了「隆大」、「志大」和「正大」3艘客輪。陸伯鴻也因而成為上海航業同業公會執行委員。

1924年,陸伯鴻還接辦了閘北水電公司。

公董局華董[編輯]

陸伯鴻是第一批進入上海法租界公董局(法租界市政當局)的5名華人董事之一。1927年1月15日,在中國民族主義興起、發生大革命的形勢下,法國駐滬總領事那齊任命陸伯鴻等5名華人為公董局臨時委員會委員,成為上海2個租界中最早的華人董事(1928年上海公共租界才開始有華董),改變了上海租界長期以來只有外籍董事的狀況。杜月笙張嘯林等人是在1930年以後才取得進入法租界公董局董事會的資格。

傳教活動[編輯]

陸伯鴻在同龔神父接觸期間,轉變成為一名熱心的天主教徒,他雖然並非神職人員,卻經常和一批信仰天主教的實業家(共19人),從1912年起,以熱心教友的身份,乘坐簡陋的交通工具,外出到上海附近各處農村傳教,陸續新建了一批教堂、診所和學校。陸伯鴻曾擔任公教進行會會長。由於他在傳教工作方面的成就,教皇授予他「劍袍勳爵」稱號,並邀請他參加1926年在美國芝加哥以及1937年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兩次國際聖體聖事大會。

慈善活動[編輯]

陸伯鴻一向極其熱心於慈善活動,先後舉辦了7所慈善機構:

  • 新普育堂:普育堂原是1865年由上海地方官府支持的舊式慈善機構,位於上海大南門外的陸家浜南岸,負責向貧死者施捨棺材、向窮人施捨衣食、免費診病發藥、埋葬死去的窮人和倒斃在路上的死者、向寡婦和孤老提供生活補助、收養棄嬰等,衛生條件極差,蚊蠅孳生。辛亥革命以後,當局已經無法維持500人的救濟工作。1912年,陸伯鴻得到允許,利用拆除下來的城磚,將其翻建成一組現代化的建築群,分設學校、工場、醫療、養老、育幼、殘廢、瘋癲(精神病)等各部,請天主教修女為看護。開辦初6年中,先後收養男女102525人次,施醫給藥者達2194070人次。這是20世紀上半葉上海最大的收容社會弱者的設施。
  • 上海普慈療養院
  • 楊樹浦聖心醫院:位於上海東北部楊樹浦鄱陽路的工人聚居區內,旁邊還建有一所小學和一座小教堂(聖心堂)。
  • 中國公立醫院
  • 南市時疫醫院
  • 楊樹浦診療所
  • 北京中央醫院:1917年建立。

陸伯鴻雖然早已是名聞上海的巨富,但本人還是經常來到新普育堂,系起圍裙,親自服侍那些骯髒的病人,而且還讓他的幾個兒子站在一旁,以便他們學會怎樣善待窮人。

此外,他還創辦了包括金科中學(位於上海膠州路,交給美國耶穌會管理)在內的5所男女中小學校。

遇刺[編輯]

1937年8月13日,中日在上海爆發淞滬會戰,3個月的戰事中,有上百萬的來自上海中國地界(閘北南市)、虹口日本勢力範圍和附近江南地區的難民湧入上海面積有限、而且原本就人煙極為稠密的兩個租界,造成空前嚴重的難民危機。雖然陸伯鴻自身的企業在這次戰爭中也全都陷於癱瘓,並且還遵照政府安排,將自己的一艘客輪自沉於江蘇省江陰附近的長江中,以阻止日軍向西進犯南京。連陸家居住多年的南市董家渡一帶也淪為戰區,被迫遷居上海法租界震旦大學所在的呂班路(重慶南路),成了聖伯多祿堂的教友。但這時陸伯鴻仍然不願放棄他的慈善事業,他不甘心對數以百萬計的這些不幸者無所作為。於是他主動與日本占領軍接觸,試圖解決嚴重的難民危機,同意參加上海地區改組委員會。

1937年12月30日,陸伯鴻在呂班路住宅前乘車準備幫新普育堂辦事時,遭到兩名偽裝成賣桔子的男子襲擊身亡,終年62歲。他的死因一直是個謎,可能與他接觸日本人有關。

陸伯鴻的後代中有人現在仍是中國天主教界的代表性人物。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