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法利夫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Madame Bovary
Madame Bovary 1857.jpg
法文原版扉頁, 1857
作者福樓拜
語言法語
故事背景地法國
發行情況
出版機構La Revue de Paris (in serial) & Michel Lévy Frères (in book form, 2 Vols)
出版日期1856 (in serial) & April 1857 (in book form)
出版地法國
媒介Print (Hardback & Paperback)
頁數491
規範控制
ISBN957-551-607-9

包法利夫人》(法語:Madame Bovary),是福樓拜的長篇小說代表作。1856年開始在《巴黎雜誌法語Revue de Paris》上連載,一開始因內容太過敏感而被指控為淫穢之作,批評這部書「違反公共和宗教、道德及善良風俗」,並要求刪除一些片段,福樓拜堅持不刪改一字,1857年2月7日經法院審判無罪,福樓拜開始聲名大噪。

據考證,包法利夫人是一個真實社會事件的改編。包法利醫生正是福樓拜父親的學生、外科醫生德拉馬爾,是一名鄉下醫生,德拉馬爾醫生早年喪偶,1839年娶了農場主女兒、17歲的德爾菲娜,也就是愛瑪的原型。後來妻子德爾菲娜與人通姦,最後走上自殺的絕路。

福樓拜在作品裏透過無數的繁瑣細節描寫包法利夫人的心理狀態,在跟魯道夫歡好之後,她很興奮的說:「我有一個情人了!我有一個情人了!」,故事中許多性暗示展現愛瑪在性方面的飢渴,例如她在賴昂的房間裏一會兒用他的梳子梳頭髮,一會兒用牙齒咬着賴昂的煙斗柄。這部書展示了法國第二共和國時期的社會風貌,福樓拜常說:「包法利夫人就是我」[1]。他對作品完美的要求近乎吹毛求疵,1800頁正反兩面寫滿的《包法利夫人》草稿刪節到最後只剩下500頁。包法利夫人被稱為十九世紀不朽名著,並直接影響到二十世紀的喬伊斯普魯斯特等大作家。

軼事[編輯]

  • 據說福樓拜在撰寫《包法利夫人》時,曾因找不到適當的措詞用字而絞盡腦汁、翻滾在地,就是為了找「適當的字」(le mot juste)。[2]
  • 納博科夫非常欣賞《包法利夫人》,自稱讀過一百遍,除了喜愛本書外,他認為二十世紀的四部大作是卡夫卡的《變形記》、喬伊斯的《尤利西斯》、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以及俄國作家別雷的《彼得堡》,有些作品也受到《包法利夫人》的影響。
  • 夏志清曾表示:「法國的《包法利夫人》大家都在看,中國的《紅樓夢》你不看也沒有關係,中國沒有一本書大家必須看。」[3]

譯本[編輯]

  • 《包法利夫人》的英譯本甚多,包含有馬克思的小女兒Eleanor Marx-Aveling.
  • 李健吾、許淵沖、周克希都翻譯過《包法利夫人》。李健吾還寫過《福樓拜評傳》。

注釋[編輯]

  1. ^ 李健吾:《福樓拜評傳》
  2. ^ 張錯《西洋文學術語手冊》
  3. ^ 夏志清:中國文人應酬太多

參考[編輯]

  • 陳維玲:《福樓拜的憤怒——論〈包法利夫人〉中的笨》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