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利撒留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聖維他教堂的鑲嵌畫,貝利薩留為帶光環的查士丁尼一世旁邊蓄鬍者。
該幅鑲嵌畫全圖。

貝利薩留拉丁語Flavius Belisarius, 希臘語Βελισάριος,505年[1]-565年),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一世麾下名將,北非意大利的征服者。又譯作貝利薩留斯

儘管有皇帝查士丁尼的猜忌,貝利撒留的軍旅生涯仍可謂相當成功,歷史學家將他列為最後的羅馬人之一。

早年生涯[編輯]

貝利撒留可能生於色雷斯伊利里亞邊界上的日爾曼尼亞城,即今天保加利亞西南的薩帕雷瓦巴尼亞。他可能是色雷斯人伊利里亞人。貝利撒留年輕時即作為查士丁一世的近衛軍加入羅馬軍隊。527年查士丁一世去世後,查士丁尼一世派遣貝利撒留和西塔斯一同前往東方指揮拜占庭軍隊對抗薩珊王朝。他很快證明他的能力和高超的指揮藝術,擊敗薩珊大軍。在530年6月伊比利亞戰爭英語Iberian War期間,他率領拜占庭軍隊在達拉戰役英語Battle of Dara中大勝薩珊軍隊,但接着於531年卡爾基斯戰役英語Battle of Callinicum中慘敗於幼發拉底河畔。這導致與波斯的和平談判及朝貢來換取和平條約。

532年,當貝利撒留作為最高等級的軍事長官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時,尼卡暴動(賽馬馬迷之間的衝突)發生。這次暴動幾乎導致查士丁尼一世退位。在達爾馬提亞總督門德斯宦官納爾塞斯的幫助下,在反叛軍聚會的競技場血腥鎮壓反叛者人,最後殺死約三萬五千人。

征服汪達爾人[編輯]

530年,希爾德里克國王的表弟蓋利摩(Gelimer) 發動宮廷政變,自立為王,囚禁了親拜占庭的汪達爾王希爾德里克。同年,查士丁尼皇帝533年派遣大使來北非,命令恢復希爾德里克的王位,遭到拒絕,於是東羅馬帝國向汪達爾宣戰。而且,非洲汪達爾迫害國內的天主教徒,並且派出海盜劫掠拜占庭商船,損害了拜占庭在西部的貿易。這些都使查士丁尼皇帝希望控制汪達爾的北非地區以保證拜占庭的地中海通行。

533年6月,貝利撒留率軍1萬6千人(其中包括包括約1萬步兵,5千騎兵,600名赫盧利騎兵,400名匈族弓騎兵)從海路進攻北非的汪達爾-阿蘭王國,開啟了20年收復西部的序幕。 佔據意大利的東哥特王國與汪達爾交惡,讓貝利撒留中途在哥特人控制的西西里島上停靠,補充食品和淡水。而且因為汪達爾的屬地撒丁島暴動,汪達爾王蓋利摩的弟弟率5千精兵和全部艦隊前往撒丁島。使得貝利撒留可以順利通過汪達爾控制的海域並在533年夏於大萊普提斯附近登陸。為了防止被切斷後勤供應,貝利撒留命令艦隊隨軍沿海岸向汪達爾首都迦太基城進發。

533年9月13日十里之役(Ad Decimium 戰役),離迦太基城東10里,蓋利摩和貝利撒留進行決戰。 蓋利摩派王弟阿馬塔斯(Ammatas)率兵2千出城向東,正面迎擊貝利撒留,南側翼侄子吉巴蒙德(Gibamund) 率兵2千從側面迂迴,蓋利摩本人率主力5千多騎兵進行深遠迂迴,繞到羅馬軍背後攻擊。貝利撒留先後擊潰汪達爾的正面和南側翼,阿馬塔斯也死於戰鬥之中,但貝利撒留自身陣型也被打亂。迂迴的蓋利摩在擊潰羅馬軍隊一部後,發現阿馬塔斯的屍體。蓋利摩於是陷入悲痛之中。貝利撒留趁機重整陣型,並一舉擊敗蓋利摩並奪取首都迦太基

不久蓋利摩就集結了非洲腹地的汪達爾軍隊,並匯合了他弟弟查宗(Tzazon)所率領遠征撒丁島平叛的軍隊,反攻迦太基。但12月6日,貝利撒留率大約1萬3千羅馬軍在特里卡麥倫戰役之中再次大勝蓋利摩,並使查宗(Tzazon)陣亡。此役殲滅了汪達爾主要的有生力量,蓋利摩也被迫逃入帕布亞(Pappua)山中。

534年3月,蓋利摩出山投降,北非的汪達爾王國正式滅亡,羅馬重新征服了北非。

同年,貝利撒留帶着蓋利摩和繳獲的汪達爾國庫,回君士坦丁堡獻俘。君士坦丁堡為貝利撒留舉行了古代羅馬的凱旋式,這是君士坦丁堡成為帝國首都以來的第一次,在羅馬帝國最近幾百年來也是首次。貝利撒留被選為下一年的唯一執政官。

征服東哥特人[編輯]

535年,查士丁尼以干涉東哥特統治集團內部鬥爭為藉口,命貝利撒留進軍意大利。12月,貝利撒留以8000人登陸西西里,翌年6月攻入南意大利。536年12月,拜占廷軍隊收復失陷蠻族長達60年的羅馬城。537年東哥特軍隊發動反攻,一度圍攻羅馬,後因瘟疫而撤離。540年貝利撒留攻佔東哥特首都拉文那。但由於拜占廷軍隊大肆掠奪,引起了當地人民的不滿,紛紛反叛,重建東哥特王國。東哥特王托提拉趁機反攻,人民也紛紛響應,屢敗拜占廷軍隊。546年東哥特軍攻佔羅馬,幾乎將拜占廷軍隊逐出意大利。551年查士丁尼召回貝利撒留。552年,納爾塞斯將軍帶領的拜占廷軍在塔地那戰役擊潰了東哥特軍,殺死國王托提拉,東哥特勢力遂衰。554年,消滅其殘部,王國徹底滅亡。

後期征戰[編輯]

貝利撒留的軍事生涯結束於公元559年,當年,一支在扎伯干統率下的斯拉夫和保加爾軍隊,第一次越過多瑙河入侵拜占庭帝國,兵臨君士坦丁堡。為了抵禦保加爾人的入侵,查士丁尼因此而重召貝利撒留指揮拜占庭軍隊。這是他最後的一場戰役,最後,貝利撒留以極少的兵力擊潰了保加爾人,並一直將他們趕回多瑙河彼岸。

公元562年,貝利撒留在君士坦丁堡被起訴犯有貪污罪,法庭判處罪名成立,但這些指控明顯是捏造的。而現代研究學者暗示,這場案件的審判官,正是他來自凱撒利亞的前任秘書—普羅科匹厄斯(也有學者認為是另一位同名的官員)。審判中,貝利撒留被控有罪,並被關押了起來。然而,在入獄後不久,查士丁尼就給予寬恕,把他釋放出來了,並重新在宮廷上接待了他。

在《秘史》前五章中,普羅科匹厄斯把貝利撒留描述成了一個帶綠帽的丈夫,因為在感情方面,貝利撒留始終對他放蕩的妻子—安東尼娜英語Antonina_(wife_of_Belisarius)—忠貞不渝。根據歷史,安東尼娜隱瞞着貝利撒留,與他的養子塞奧多西發生關係。普羅科匹厄斯指出,這件事在宮廷早已為人皆知,將軍的所作所為也被認為是無能與荒謬的。然而,這種觀點明顯帶有普羅科匹厄斯的主觀傾向,因為他長時間厭惡貝利撒留和安東尼娜之間的這種關係。據說,當貝利撒留最後嘗試指控他的妻子時候,皇后狄奧多拉出手了,並最終挽救了她。

長期以來,貝利撒留和查士丁尼之間緊密的合作關係,令帝國足足增長了45%的版圖。公元565年,皇帝在貝利撒留逝世數月後的11月,也相繼病逝。其時,貝利撒留在君士坦丁堡近郊的亞洲部分擁有大量的地產。或許,他最終是在此處逝世,並被埋葬於當地的兩座教堂(聖彼得教堂和聖保羅教堂)其一之中。 

參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The exact date of his birth is unknown. PLRE III, p. 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