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侍产假 (香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男士侍产假为在职香港男性的法定劳工假期,男性雇员只需要向雇主展示香港出生登记证明书,证明为初生婴孩之父亲,即可以申请在婴孩出生前4周或者出生后10周内,最多享受3日男士侍产假及支取4/5薪酬。男士侍产假于2014年12月18日在立法会上经过三读通过,于2015年2月27日起生效。

历史[编辑]

香港政府率先推行[编辑]

2012年4月1日起,香港政府向合资格公务员提供5日全薪男士侍产假,截至2014年9月月底,共7,036名公务员领取过相关假期。

立法建议[编辑]

2012年10月22日,劳工顾问委员会就男士侍产假是否立法而经历了3小时的激烈辩论,委员会以9比3大致上同意男士侍产假立法。惟劳工方面认为需要参照香港政府的5天制度,资方方面则倾向于3天。连同境外生产及非婚生子女等细节,预料待至2012年11月月底开办会议时再会商议[1][2]

2012年11月26日,3名资方委员表示反对立法,另外3名资方委员表示支持立法,连同6名赞成立法的劳工委员,最终由委员会主席劳工处处长卓永兴运用权力,以主流意见大比数支持下通过赞成立法,令到有薪侍产假有望推行。此外,原来劳工委员坚持男士侍产假为5日,但是研究过附近地区均推行3日有薪侍产假,而且资方委员坚持起步点应该设于3日,以免对雇主有太大影响,劳工委员为了尽快通过法例,接纳起点比较低的方案,最终劳工委员让步表示支持,期望于立法一年后再检讨。劳工顾问委员会就男士侍产假立法达成共识,香港男性可以享受3日有薪侍产假,及可以领司4/5薪酬。政府将会将建议提交予立法会讨论及及草拟法例[3],预料最快于2013年至2014年正式落实。有关部门估计,落实政策每年涉及薪金开支约1亿4千万港元,占总工资成本0.02至0.04%[4][5]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于2013年1月25日指出,希望于同年10月将条例草案提交予立法会,于实行一年后再由劳工顾问委员会检讨[6]

三读通过[编辑]

2014年12月18日,立法会继续讨论《2014年雇佣(修订)条例草案》修正案,立法会法案委员会主席梁继昌提出修正案,要求将男士侍产假增加至7日,引起了连场的激烈辩论。香港政府的建议为雇员享受男士侍产假期间可以支取4/5薪酬,泛民主派提议修正为支取全薪,被建制派反对。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表明,若果修正案获通过,有可能撤回草案,指出此前建议是由劳工顾问委员会所达成的共识。最终,《2014年雇佣(修订)条例草案》在52名立法会议员赞成、无人反对及1位弃权下通过,预计于2015年3月生效[7],最后提前于2015年2月27日起生效。

经济影响[编辑]

根据香港政府评估,实施男士侍产假只会令雇主增加劳工成本0.02%至0.04%。香港职工会联盟总干事蒙兆达表示,以一间聘请10人、平均月薪1万5千港元的企业为例子,每年因为男士侍产假而导致的新增成本为240元。

轶事[编辑]

男士侍产假于香港立法前,部分在香港营运之企业已经为男性员工提供男士侍产假。人力资源管理学会经过调查发现,近半接受访问企业设有男士侍产假,劳工处亦调查过1,000间企业,当中8成企业实施男士侍产假,通常为期1至3日,最多长达14日[8]

参考注释[编辑]

  1. ^ 资方让步 男士侍产假有望立法 《星岛日报》 2012年10月23日
  2. ^ 侍产假立法 劳顾会大比数支持 《东方日报》 2012年10月23日
  3. ^ 劳顾会同意三日侍产假 《东方日报》 2012年11月27日
  4. ^ 男士可享三天侍产假 《星岛日报》 2012年11月27日
  5. ^ 3日侍产假立法 八折支薪 劳方让步 弃争取5日全薪 《明报》 2012年11月27日
  6. ^ 政府10月提交男士侍产假草案 《星岛日报》 2013年1月25日
  7. ^ 3天侍产假落实 全薪修正案否决 《苹果日报》 2014年12月19日
  8. ^ 瑞士父母诞子后享480日假 《苹果日报》 2014年12月19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