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惑守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熒惑守心是一種天文現象。是指火星心宿內發生「留」的現象。是古代中國被認為大凶的天象。

上一次熒惑守心發生於2016年,下一次熒惑守心將發生於2048年。

星占意義[編輯]

中國古代星占家認為火星在位置及亮度上都常變不定,謂之「熒惑」,象徵殘、疾、喪、飢、兵等惡象。而心宿內的心宿一心宿二心宿三因與紫微垣中的北極五星構造相似,被認為分別對應太子、帝和庶子。因此熒惑在心宿中由運行方向的變易常常被認為是「大人易政,主去其宮」的徵兆。[1] 例如:西漢成帝綏和二年(前7年),天官報告熒惑守心,宰相翟方進漢成帝賜毒酒自殺。翟方進死後幾天,漢成帝突然暴斃,後來王莽居攝,翟方進之子翟義起兵反王莽。[2]

天文學規律[編輯]

火星繞日的公轉軌道在地球之外,公轉周期687天,會合周期780天。會合周期從火星與太陽同方向的「合日」開始,順行(在星空背景中由西向東運行)354天,轉而逆行(由東向西)72天,繼而再順行354天,回到「合日」,完成一個780天的會合周期(由於火星、地球軌道運動受各方面影響,以上數字都是平均而言,例如會合周期可短至764天,長達806天)。其中逆行階段約行15°(10°- 20°),逆行的中點即是火星與太陽相背點(黃經相差180°,稱為「」或「沖日」。由順行轉向逆行或逆行轉為順行的時刻稱為「留」。在留的前後時期, 火星視運動很慢, 往往在2°的範圍內徘徊近一個月(火星在順行的大多數時候3天即行2°),在中國古代天文學中稱為「守」(「守某宿」或「守某星」)。

在一個長達兩年半的會合周期里, 火星大部分時間順行,「留-逆行-留」集中在兩個多月的一個「逆行季」。一個逆行季中, 火星在10°- 20°的範圍內, 先「順行留」, 然後逆行, 再「逆行留」而轉向東順行。下一個逆行季, 火星「留」和逆行的天區會向東移動一段, 大約每隔15年, 再次回到同一天區。

由於心宿比較小(只有5°-6°範圍) , 每隔15年一次的在心宿附近天區發生的逆行季(包括兩次留) , 並不能一定造成「熒惑守心」。據統計,自公元前520年到公元1900年,共2420年間發生確切的「熒惑守心」(留點入心宿)天象30次。考慮到古代觀測條件,允許有3°的誤差,近似的「熒惑守心」(留點入3°到3°)尚有29次。也就是說, 準確的「熒惑守心」平均80年發生一次, 近似的「熒惑守心」40年一次。

按「熒惑守心」時火星留點是順行留或逆行留,「熒惑守心」可以分為「熒惑順行守心」和「熒惑逆行守心」,前者發生在3月19日-4月21日之間,總是在子夜到日出之間看;後者發生在6月10日-7月13日之間,總是在日落至子夜之間看到。這是由於公曆日期、太陽黃經、火星「順行留」「逆行留」與太陽的黃經差、心宿的黃經等因素之間有基本固定的關係。2000多年以來, 在心宿附近的火星逆行季前後,全都保持「反Z字型」目視軌跡,在黃緯1°- 2°左右順行留, 在黃緯-3°- -4°左右逆行留。這是由於火星公轉軌道面的傾角在2000年裡變化不大造成的。[1]

文獻記錄[編輯]

真實發生的熒惑守心可能被漏記,文獻記錄的熒惑守心也不一定真實發生。記錄了但並不是真實發生的熒惑守心可能有以下原因:時間記錯、守犯不分、誤將木星當成火星、以它星代心宿、錯字衍文等,還有人認為四次未曾發生的熒惑守心是古代同一古新星的周期性爆發事件的記錄,研究認為似乎沒有人為主觀偽造天象的動機。[3][4]

(摘引自劉次沅、吳立旻著《古代「熒惑守心」記錄再探》[3]

序號 古文獻年代 公元年 來源 驗證結果
1 宋景公三十七年 前480 《史記》等 誤。熒惑犯心。
2 秦始皇三十六年 前211 《史記》本紀 誤。次年熒惑守心。
3 西漢高祖十二年春 前195 《漢書·天文志》 誤。熒惑守氐。
4 西漢綏和二年春 前7 《漢書·天文志》 誤。熒惑守太微, 犯東上相。
5 東漢永初元年五月戊寅 107 《續漢書·天文志》 準確。
6 東漢中平三年四年 186 《續漢書·天文志》 準確。
7 魏黃初年間 約225 《三國志》列傳 誤。熒惑入太微犯右執法。
8 西晉太康八年三月 287 《宋書》、《晉書》天文志 誤。
9 西晉元康九年六月 299 《宋書》、《晉書》天文志 誤。歲星守心。
10 西晉光熙元年九月丁未 306 《宋書》、《晉書》天文志 誤。熒惑在心。
11 西晉永嘉五年十月 311 《宋書》、《晉書》天文志 誤。次年熒惑犯心。
12 成漢太和初年 約344 《晉書》列傳 基本準確。
13 後越石虎末年 約349 《圖書集成》 誤。熒惑犯諸星。
14 後秦弘始末年 約415 《晉書》列傳 誤。「守心」乃「 守之」筆誤。
15 梁太清三年正月壬午三月丙子 549 《隋書·天文志》 誤。當年五月熒惑守心, 人為誤植正月、三月。
16 梁太宗承聖年間 約554 《南史》本紀 誤。熒惑在心。
17 唐貞觀十七年三月丁巳 643 《新唐書·天文志》 準確。
18 唐天寶十三載五月 754 《新唐書·天文志》 準確。
19 唐太和七年五月甲辰 833 《新唐書·天文志》 準確。
20 唐咸通十年春 869 《新唐書·天文志》 誤。
21 宋景德三年三月丁未 1006 《宋史·天文志》 準確。
22 宋慶元二年五月甲辰 1196 《宋史·天文志》 準確。
23 明洪武初年 1369 《明史》列傳 準確。
24 明洪武三十一年十月 1398 《明史·天文志》 誤。人為推前兩年。
25 明崇禎十一年五月 1642 《明史》列傳 準確。天文志誤為十五年。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黃一農:《星占、事應與偽造天象——以「熒惑守心」為例》,自然科學史研究,卷10,期2,1991.
  2. ^ 張嘉鳳、黃一農:《天文對中國古代政治的影響——以漢相翟方進自殺為例》,清華學報,卷20,期2,1990.
  3. ^ 3.0 3.1 劉次沅、吳立旻:《古代「熒惑守心」記錄再探》,自然科學史研究,卷27,期4,2008.
  4. ^ 武家璧:《「熒惑守心」問題之我見》,中國科技史雜誌,2009年第1期8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