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岛敦
File:Nakajima Atsushi.jpg
原文名稱 中島 敦
日文假名 なかじま あつし
出生 1909年5月5日
日本东京市
逝世 1942年12月4日
職業 小说家
國籍  日本
教育程度 文学学士
母校 东京帝国大学
創作時期 1942年
體裁 小说
代表作 《山月记》(1942年)
《光と風と夢》(1942年)
《李陵》(1942年)

中島敦(1909年5月5日-1942年12月4日),日本小説家,1933年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國文學系,曾任私立横濱高等女學校(今横浜学園高等学校)國語及英語教師。

生平[编辑]

1909年5月5日,中岛敦出生于东京市四谷区箪笥町59号,母亲名叫千代子,父亲中岛田人是中学汉字教师,祖父中岛抚山是漢學家。中島敦是这个漢學世家的长男,有著深厚的漢學基礎。1910年,父母离异,中岛敦被寄养在琦玉县久喜町的祖父母家中。1914年2月,父亲再婚。1916年,被接到父亲工作的奈良县郡山与父母一同生活,就读于郡山当地的一所普通小学。1918年与1920年,其父先后调任滨松市京城市,中岛敦跟随父亲调动两次转学,均就读于当地的普通小学。

1922年,中岛敦进入京城中学读初中。1923年3月,妹妹澄子诞生,继母去世。次年4月父亲再婚。1926年1月,三胞胎的弟妹出生(但他们均在幼儿期就死了);同年4月,中学毕业,第一高等学校文科甲类入学,搬入学校宿舍,与邻舍的冰上英广相识。1927年春,因肋膜炎休学一年;夏,前往伊豆下田旅游;11月,在第一高等学校校友会发行的《校友会杂志》上发表了《下田の女》。1928年,第一次哮喘病发作。1929年2月,担任文艺部委员;4月,担任编辑《校友会杂志》编辑;秋,与冰上英广、吉田精一等十几人创办了同人杂志《しむほしおん》。

1930年4月,东京帝国大学文学科入学,在校期间阅读了永井荷风谷崎润一郎的全部作品,热衷于跳舞和麻将;六月,伯父中岛端去世。1932年3月,与桥本たか结婚;8月,在居住于旅顺的叔父比多吉的帮助下,前往中国满洲旅行;秋,参加了朝日新闻社的入社选拔,因第二次体检不合格被拒。

1933年3月,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毕业论文为《耽美派の研究》;同年四月,同大学院入学,主攻森鸥外的研究。同时在父亲学生所经营的私立横滨高等女学校担任教员,教授国语与英语。在教学之余也研究英国文学与中国文学。4月妻子生下长男中岛桓。9月,《斗南先生》创作完成(斗南先生即中岛敦的伯父中岛端)。11月,妻子来到东京,居住在目黑区绿丘。这一年,中岛敦开始动笔撰写《北方行》。

1934年2月,《虎狩》完成,参与了《中央公论》的征稿在,并于7月作为选外佳作刊登。3月,退出大学院。9月,哮喘病发作险些丧命。1935年,开始学习拉丁语希腊语。1936年,在横滨市中区本乡町定居,并前往小笠原旅行;4月,继母去世。在这段时间里,他曾拜访深田久弥。8月,前往中国旅行。11月,完成《狼集记》。1937年1月,长女正子出生,仅三日后便死亡。在11月到12月之间,创作了和歌五百首,在因哮喘无法入眠的夜晚,便一个人下将棋取乐。

1939年1月,《吾净叹异》脱稿。这一年里,中岛敦翻译了英国作家奥尔德斯·赫胥黎的作品《スピノザの虫》。他的哮喘症状加剧,但是仍然继续着对相扑天文学以及音乐的兴趣。1940年2月,次子中岛格诞生。大约在这段时间,他开始学习亚述古埃及历史。1941年,《ツシタラの死》脱稿;2月,从横滨高等女子学校休职。

1942年7月,中島敦經由朋友深田久彌推薦,在文學雜誌《文學界》發表了〈山月記〉和〈文字禍〉(發表時兩篇題名為《古譚》),接著發表《光と風と夢》(芥川賞候選作品)。12月4日,中島敦因氣喘病發而過世,享年三十三歲。

中島敦一生命運坎坷,除從小身體羸弱,罹患氣喘,曾幾度病危,又常遭逢生離死別的痛苦:二歲時父母離異,三歲時祖父去世,十五歲時繼母過世,十八歲時兩個弟弟陸續死去,二十二歲妹妹去世,二十八歲第二位繼母又亡,二十九歲時長女出生三天就夭折。一生中屢次遭逢親人過世,使得中島敦性格十分細膩敏感,時常思考著「生命存在」的問題。而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官方開始獨尊洋學,再加上甲午戰爭後,日人普遍輕視支那[1],使得漢學家成為一種尷尬的過時產物,這些都成為中島敦一生揮之不去的陰影。


作品[编辑]

  • 《光と風と夢》(筑摩書房:1942年7月)
  • 《新銳文學全集2 南島譚》(今日の問題社:1942年11月)

遺作

  • 山月記
  • 名人傳
  • 弟子
  • 李陵
  • 北方行(未完作)
  • 章魚の木の下で(隨筆)
  • 和歌でない歌(和歌集)

表演藝術[编辑]

  • 2005年由野村萬齋執導及演出「敦 山月記・名人伝」,取材自中島敦的作品,於世田谷公共劇場公演。

注釋[编辑]

  1. ^ 李慶《日本漢學史(二):成熟和迷途》頁13引用中央公論社《日本的歷史》卷23,頁53:「在這裡可以看到令人吃驚的對中國的蔑視觀,變成為看到中國的頑強抵抗,就再來一擊、再來一擊地擴大戰爭,雖說感到陷入泥坑的危險,卻對此無法剎車。」

參考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