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齐米日·普瓦斯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Kazimierz Pułaski
卡齐米日·普瓦斯基
Kazimierz Pułaski.PNG
卡齐米日·普瓦斯基,扬·斯蒂卡
出生 1745年3月4日
维尼亚雷
逝世 1779年10月11日
美国佐治亚州
职业 将军,政治家

卡齐米日·普瓦斯基Kazimierz Pułaski,全名卡齐米日·米哈乌·瓦茨瓦夫·维克多·普瓦斯基Kazimierz Michał Wacław Wiktor Pułaski,在美国通常写为Casimir Pulaski,1745年3月4日[1]—1779年10月11日),希莱波夫龙氏族,波兰士兵,贵族,政治家,被尊为“美利坚骑兵之父”。[2][3]

普瓦斯基出身波兰有地贵族,是巴尔联盟的指挥官。巴尔联盟试图令波兰立陶宛联邦脫離俄罗斯的统治。起义失败后,普瓦斯基移居北美,成為军事冒险者。在美国独立战争中,他曾救了乔治·华盛顿的性命[4],成了大陆军的一位将军。最後在萨瓦纳围攻战中死于伤口恶化。

传记[编辑]

波兰生涯[编辑]

普瓦斯基在琴斯托霍瓦,约泽夫·赫乌蒙斯基绘于1875年

普瓦斯基在1745年3月4日(有些文献记成3月6日)于瓦尔卡附近的维尼亚雷出生。他的父亲约泽夫·普瓦斯基,是该地区的“长老”和知名人物之一。早在年轻的时候,卡齐米日·普瓦斯基就往华沙去了,在那里的基廷会地方学院念书。

1762年,普瓦斯基成了波兰国王的封臣,库尔兰公爵,萨克森的卡尔·克里斯蒂安·约瑟夫的侍从,并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但是,在他抵达米塔乌不久,公爵的朝臣就遭占领该地区的俄军驱逐。普瓦斯基回到华沙。1764年,他在華沙参与推举新波兰国王斯坦尼斯瓦夫二世·奥古斯特

1768年2月29日,普瓦斯基与其父亲一同成为巴尔联盟的创始人。巴尔联盟目的是要波兰立陶宛联邦摆脱俄罗斯的统治。聯盟遭到驻扎在波兰的俄军猛烈反抗。普瓦斯基是沃姆扎地区的贵族元帅,为联盟军队最佳指挥官之一。同年,被围困在贝尔德丘夫的一座修道院里,九死一生之下,坚守了两周,終被俄军俘虏。普瓦斯基被迫发誓不会回到联盟,才重获自由。

但是,普瓦斯基并不认为这么个誓言有多大的约束力,他已經與俄军对抗了四年多。1769年,普瓦斯基再次被数量远大于他的俄军困在奥科佩。在一次勇敢的防守戰鬥后,普瓦斯基突破俄罗斯的包围圈,带着他的军队来到奥斯曼帝国。然後回到立陶宛。在立陶宛,普瓦斯基开始另一次反俄宣传,当地很多贵族加入了联盟。

1770年9月10日和1771年1月9日,普瓦斯基又被困在亚斯纳-古拉修道院,再次领导波军成功防守。1771年11月,他是国王绑架行动的主要组织者。但是,这次行动失败了,联盟随后被解散。普瓦斯基成为了人民公敌,并因弑君成了在逃死刑犯。普瓦斯基逃离波兰,但没有欧洲国家收留。他短暂待在土耳其后,又流亡法国,在那里,拉法叶侯爵征募他到美洲服役。

骑兵之父[编辑]

本杰明·富兰克林建议乔治·华盛顿将军任命卡齐米日·普瓦斯基为志愿美国骑兵,并称“普瓦斯基在保卫他祖国自由时,显露出勇气和胆量,享誉全欧。”[5]抵达美国后,卡齐米日给华盛顿将军写道,“我来了,来到这开始保卫自由的地方,我服务于此,为此生存或牺牲。”[5]

普瓦斯基在1777年9月11日布兰迪万战役第一次遇到英国人。他勇敢冲锋,救美国骑兵免于大败,還保住了乔治·华盛顿的性命。乔治华盛顿晋升普瓦斯基为美国骑兵准将作為回报,。[5]然而普瓦斯基飞扬跋扈,加上不愔英文;唯有辞去司令的职务;但獲准组建独立的[6]普瓦斯基骑兵团,是美国大陆军中,屈指可数的几支骑兵团之一。

在华盛顿的鼓動下,美國国会在1778年通过成立骑兵的议案,任命普瓦斯基为司令。“美利坚骑兵之父”对他的下属要求嚴格,還教授他们成熟的骑兵战术。在议会缺乏资金时,他就利用个人财产,确保他军队有精良装备和个人安全。国会称他为“马背上的指挥官”。

1779年2月,军团驱逐来自查尔斯顿的英国侵略者。[5] 1779年10月,普瓦斯基在佐治亚州萨凡纳战役中,向英军进攻。[5]10月9日,普瓦斯基找到英军战线上的一個弱点,隨即發起一次冲锋;就在此時,被葡萄弹击伤。普瓦斯基由约翰·C·库珀上校等几位战友抬到地上。隨後被带上私掠船“黄蜂号”。两天后,普瓦斯基尚未恢复知觉,因创伤而死。[5]

贡献与影响[编辑]

普瓦斯基的最大贡献,可從华盛顿在1779年11月17日发出的識別口令見到。这道口令的问题是“普瓦斯基”,而回答应是“波兰”。

美国很早就纪念普瓦斯基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的贡献。而波兰移民一直到20世纪才对此感兴趣。1929年,美國国会决定,将每年的10月11日定为“普瓦斯基将军纪念日”, [5]用于唤起对普瓦斯基的怀念。继承波兰裔美国人的传统。每年十月,大激流城都会庆祝([4])“普瓦斯基日”。在底特律华盛顿大道和密西根大道的交叉口上,也有普瓦斯基的雕像。

肯塔基州自1942年前,就通过法律确定普瓦斯基将军日伊利诺斯州自1977年起在三月的第一个周一庆祝卡齐米日·普瓦斯基日,这无疑是因为波兰人在芝加哥人口中所占的较大比例。普瓦斯基日被定为全天假日,所有政府建筑都会在该天休息。学区可以选择是否将普瓦斯基定为假日。威斯康辛州印第安纳州也同样确定该日,在密尔沃基,也拥有一年一度的游行和学校假日。普瓦斯基县也为了纪念他,将整个城市以他命名。该天,纽约市的第五大道都会有普瓦斯基日游行。[7]

一艘美国潜艇卡齐米日·普瓦斯基号就以他命名,曾作为缉私船(海岸警卫队使用)。[8]

位于巴尔的摩帕特森公园的普瓦斯基雕像

美国的几座城市和县城以普瓦斯基命名,其中包括田纳西州的普瓦斯基市堪萨斯州(堪萨斯首府小石城同时也是县政府所在地)、佐治亚州、爱荷华州、伊利诺斯州印第安纳州肯塔基州密苏里州弗吉尼亚都有普瓦斯基县,威斯康辛州纽约州都有普瓦斯基村。芝加哥底特律新贝德福德梅里登都有卡齐米日·普瓦斯基小学,密尔沃基有普瓦斯基中学,还有在沃灵福德附近有一座以他命名的工业区。在萨凡纳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普瓦斯基楼正是一所学生宿舍的名字。而且,在萨凡纳商业区有普瓦斯基广场,在萨凡纳郊区,也有普瓦斯基要塞国家遗址公园。在史蒂芬斯点的麦克格拉齐林公园,矗立着卡齐米日·普瓦斯基伯爵雕像。在大激流城,在十月的第一个周末会有普瓦斯基日节日活动,其中包括一场游行和在当地波兰大厅的庆典活动,以纪念他在独立战争中的贡献。为了纪念他,在北安普顿南本德都有以他命名的公园,各个城市都有以普瓦斯基命名的街道,其中包括河头镇汉姆查姆克、南本德、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和芝加哥地区。穿过莱克镇65号州际公路被命名为卡齐米日·普瓦斯基纪念高速公路。[9]新泽西州普瓦斯基航线也以他命名,以米德瓦尔为起点,以巴尔的摩为终点的40号国道被命名为普瓦斯基高速公路。

脚注[编辑]

  1. ^ Father Stanislaw Makarewicz, The Four Birth Records of Kazimierz Pulaski, Translated by Peter Obst and Alexandra Medvec, Archiwa, Biblioteki i Muzea Koscielne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Lublin (KUL)), 1998年, 第70卷 [2009-03-04] 
  2. ^ 卡齐米日·普瓦斯基日, 东伊利诺斯州大学公民权利与多元化办公室。Leszek Szymański, Casimir Pulaski: A Hero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E207.P8 S97 1994年.
  3. ^ From Da to Yes, Yale Richmond, 第72页
  4. ^ U.S. Senate Passes Resolution Granting Honorary Posthumous Citizenship to Casimir Pulaski [1][2]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Resolution of 111th Congress : 1st Session; S. J. RES. 12 Proclaiming Casimir Pulaski to be an honorary citizen of the United States
  6. ^ 第876-877页, Presidenti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XXIV No. 4 Fall 1994
  7. ^ [3]
  8. ^ Pulaski, 1825; U.S. Coast Guard
  9. ^ Indiana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参见[编辑]

  • 普瓦斯基,列举了一大堆以“普瓦斯基”命名的地区和事物
  • 塔得乌什·科希丘什科(英文名"Thaddeus Kosciusko"),另一位在美国独立战争中服役的波兰指挥官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