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度山恩仇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基度山恩仇記
封面
1846年图书封面
作者 大仲马
原名 Le Comte de Monte-Cristo
出版地 巴黎
語言 法文
類型 歷史小說冒險小說
出版者 Michel Lévy frères
出版日期 1844年-1846年
媒介 印刷品
ISBN NA

基督山伯爵》(Le Comte de Monte-Cristo,又譯《基度山恩仇记[1])是法國大文豪大仲馬的经典冒险小说,也被公認為大仲馬最好的作品,在所有时期,它經常名列最佳小說榜。本書於1844年完成,全書分十八次出版[2]後世史學家認為這部書不是大仲馬獨立創作,而是與其他作家合寫。[來源請求]

故事[编辑]

故事发生在1815-1838年间的法国、意大利、地中海岛屿以及累范特地区。剧情在百日王朝前开始,并一直延续到路易-菲利普一世时代。历史背景也是小说的一大基本元素。冒险故事主要探讨了希望、正义、复仇、怜悯和宽容,着重描写了一位含冤下狱的人,后越狱、获得巨额财富,并对他的迫害者复仇的过程。然而,他的复仇对迫害实施者和周围的无辜人士都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小说创作[编辑]

法国警方档案保管人雅克·皮伽特(Jacques Peuchet)去世后,他所著的故事于1838年出版[3],其中包含了《基督山恩仇记》中复仇的理念,为大仲马提供了素材[4] 。大仲马在1846年版本中插入了这个故事。[5] 1807年,皮伽特得知住在尼姆(Nîmes)的鞋匠皮埃尔·皮卡德(Pierre Picaud)娶了一位富太太,被三个朋友所嫉妒,诬告前者是英国间谍。皮卡德被软禁在费内斯特雷莱堡(Fenestrelle Fort)内,成为一位富有的意大利牧师的仆人,后者对待皮卡德如同自己的儿子。当牧师去世后,皮卡德继承了他的遗产。皮卡德花费多年时间寻找昔日仇人,并用匕首刺杀了第一个人,毒死了第二个人。至于第三个人,他将其儿子引入犯罪,将他的女儿陷入淫乱,并最终亲自刺杀了他。第三个人名叫卢皮昂(Loupian),在皮卡德被软禁时迎娶了他的未婚妻。

在另一集“真实的故事”中,皮伽特描述了一个家族的毒害案。该故事在七星诗社(Pleiade)版本中出现过,明显是维尔福案的原型。七星诗社版中提到这是真实的故事:法利亚长老于1819年去世,类似于小说中的神父角色。至于唐泰斯在皮伽特中的命运则大不相同:他死在了卡德鲁斯一幕中。然而,在大仲马的其它两个作品中,唐泰斯有另一个自我。在1838年的"Pauline"版和1843年的"Georges"版中,描写了有黑人祖先血统的年轻人向侮辱他的白人报复的故事。

又有一說,大仲馬起初去各地旅行,在義大利沿海看到基督山島,覺得十分有趣。後來書商請他寫一部小說,他參考了1840年左右的社會離奇事件,發現上述的真人真事,於是將之與先前的基督山島結合,成為本小說的主軸。《基度山恩仇記》在法国辩论报》(Journal des débats)上断续刊载了一百三十六期。

《基督山伯爵》与波拿巴主义编年表[编辑]

托马斯-亚历山大·仲马时期:

  • 1793: 托马斯-亚历山大·仲马成为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陆军将军。
  • 1794: 他反对法国西部的革命恐怖。
  • 1795-97: 他在拿破仑麾下成名。
  • 1802: 黑人军官被解职。帝国重新确立奴隶制。
  • 1802: 儿子大仲马出生。
  • 1806: 托马斯-亚历山大·仲马在愤恨中去世。

大仲马时期:

  • 1832: 拿破仑一世的唯一儿子夭折。
  • 1836: 大仲马成名,时年34岁。
  • 1836: 路易斯·拿破仑于28岁时第一次起义,失败。
  • 1840: 法案通过,拿破仑一世的骨灰回国。
  • 1840: 路易斯·拿破仑二次起义,并被判处终身监禁。
  • 1841: 大仲马居住在佛罗伦萨,成为King Jérôme的朋友,接触了他的儿子Napoléon。
  • 1841-44: 写书中。
  • 1844-46: 故事在巴黎杂志上发表。
  • 1846: 小说全部完成,出版。成为欧洲畅销书。
  • 1846: 路易斯·拿破仑越狱。
  • 1848: 法兰西第二共和国。路易斯·拿破仑成为第一总统,但大仲马没有给他投票。
  • 1857: 大仲马出版 État civil du Comte de Monte-Cristo

劇情簡介[编辑]

愛德蒙·唐泰斯

愛德蒙·唐泰斯[编辑]

在1815年,正值拿破崙被流放厄尔巴岛时,一個既年輕又成功的商船水手愛德蒙·唐泰斯,在船長利克萊爾瀕死的時刻接受了船長指揮權,並回到了家鄉馬賽迎娶他的未婚妻美蒂絲。利克萊爾,一個拿破崙的支持者,吩咐唐泰斯運送兩樣物品,一個是給予位于厄尔巴岛上的馬歇爾·伯特蘭德的包裹,一個是从厄尔巴岛上寄出給予一位居住於巴黎的神祕男子的信件。這封神祕信件使唐泰斯两位妒忌他的朋友,在另一位朋友的建议下指控唐泰斯叛國。馬賽的首席檢察官韋爾福,雖然平時為人正直,开始时也同情唐泰斯,但看到信件的神祕收信人是他父亲後,未經調查便判決唐泰斯終身監禁於海上的孤島監獄伊夫堡,並且於同時湮滅了作為證據的信件。

在他被囚在伊夫堡的十四年中,他與亞伯·法利亞成為了朋友,一名聲稱擁有大量財寶並試圖挖地道逃獄的老囚犯。法利亞將一生所學教授於唐泰斯,並在死前將藏於基督山的財寶告知於唐泰斯。1829年,法利亞死去後,唐泰斯便装扮法利亞的屍體逃離了伊夫堡,並被一艘走私船給救起,在跟走私犯一起工作數個月後,他來到了基督山,他佯裝成受傷的模樣,並說服走私犯暫時將他置於基督山,趁著這段時間前往財寶的藏置處。在找到了財寶之後,唐泰斯回到了故鄉馬賽,得知了自己的父親貧窮潦倒而死;他建造了一艘船,將剩餘的財寶藏在船上,接著向塔斯卡尼政府收購基督山及伯爵的頭銜。

回到了马赛,唐泰斯便开始计划他的复仇,但在那之前,他帮助了一些在他入狱前帮助过他的人。唐泰斯化妆为布沙尼长老,见到了卡德鲁斯。卡德鲁斯在事发当时没有出手相助,如今深陷贫困。唐泰斯得知他的敌人如今都已飞黄腾达。离开前,唐泰斯向卡德鲁斯赠送了一颗钻石。得知自己的旧日老板莫莱尔正处在破产的边缘上,就假扮成为银行家,买断莫莱尔所有的债务,并提供了3个月的延期。莫莱尔自知无力还债,便准备自杀,但在最后关头得知所有债务被神秘地还清,先前的商船也满载而归。唐泰斯在暗处看着莫莱尔一家的欢庆,便誓言放弃自己心中剩余的温暖,致力复仇。

基督山伯爵[编辑]

唐泰斯化妝成為富有的基督山伯爵,向迫害他的三惡人復仇:如今費爾南成了莫爾瑟夫伯爵,美蒂絲的丈夫;唐格拉爾成了男爵,富有的銀行家;維爾福成了檢察長——他們都居住在巴黎。伯爵首先出現在羅馬,並與阿爾巴•德•莫爾瑟夫男爵建立友誼,後者是費爾南和美蒂絲的兒子。唐泰斯讓土匪路易吉•凡帕綁架了阿爾巴,並親自前往營救。伯爵隨後移居巴黎,在阿爾巴的介紹下進入了上流社會。由於他知識淵博、口才出眾,所有人(包括他的敵人,但沒有認出唐泰斯的真實身份)都為他著迷,爭相與他為友。伯爵向唐格拉爾炫富,並成功地在他的銀行開設了600萬法郎的信用額度,並支取了90萬法郎。根據條款,伯爵要求帳戶無限支取。伯爵操控了債券市場,發出了虛假的電報信號,使得唐格拉爾虧了大錢。一系列呆死壞帳接踵而至,證券市場陰雲不斷。

维尔福曾经与唐格拉尔夫人有过不轨。唐格拉尔夫人怀孕生子,该处现被伯爵够得。为了掩人耳目,维尔福告诉唐格拉尔夫人婴儿是死胎,并令婴儿窒息,悄悄地将其埋葬。然而,在埋葬的过程中,维尔福被贝尔图乔刺伤(贝尔图乔因维尔福在办案时的不作为而誓言报复)。贝尔图乔认为维尔福在埋葬宝物,便挖了出来,发现濒死的婴孩,便带回、收为养子。贝尔图乔和亲人将孩子带大,起名贝尔帝托。贝尔帝托成为痞子,无恶不作、浪荡街头。伯爵得知此事后,购买了事发时的房子,设宴款待众人,包括维尔福和唐格拉尔夫人。在宴席上,伯爵声称自己曾经掘地,发现了一个装有婴孩尸骨的宝箱,请求检方调查。维尔福十分纠结,因为宝箱早已不存在,所以伯爵的故事不可能是真实的。他认为伯爵可能知道他和唐格拉尔夫人的绯闻,在此调侃讥讽他俩。

此時,貝爾帝托成為了一個犯罪分子,與卡德魯斯一道被判苦役。倆人後被“威爾末爵士”贖回,貝爾帝托在伯爵的贊助下成為了“安德列•卡瓦爾康蒂子爵”,混入了巴黎上流社會,騙過了維爾福和唐格拉爾夫人。安德列討好唐格拉爾一家,後者否決了歐仁妮和費爾南的兒子阿爾巴的婚姻請求,將歐仁妮許配給了安德列。與此同時,卡德魯斯威脅安德列,要揭穿他的身世。在盜竊基督山伯爵的宅院時,卡德魯斯被布沙尼長老撞上,只得求饒。唐泰斯則提醒他的累犯和執迷不悟。他迫使卡德魯斯寫下字據,揭批卡瓦爾康蒂,隨後放他回去。然而,當卡德魯斯一離開宅院,安德列就在他背後捅了刀子。卡德魯斯在彌留之際留下了證據,伯爵則向卡德魯斯展示了其真實身份。

艾林•鐵貝林曾經是約阿尼納的統治者,後被費爾南出賣給了土耳其。在阿裡死後,費爾南將阿裡的妻女買為奴隸。女兒海蒂被唐泰斯贖回,成為他的僕人。伯爵讓唐格拉爾追溯過去,使得故事重現報紙。結果,費爾南被送上了審判庭。海蒂出庭作證,費爾南身敗名裂。美蒂絲是唯一知曉伯爵真實身份的人。當阿爾巴指責伯爵作祟,並約他決鬥時,美蒂絲悄悄找到了伯爵,並懇求他寬恕自己的孩子。在對話過程中,美蒂絲得知了冤案的真相,並向阿爾巴訴說了實情,並導致後者向伯爵做出公開道歉。阿爾巴和美蒂絲棄絕了費爾南,後者在和唐泰斯對決中得知了其真實身份,黯然自殺。母親和兒子開始了新的生活。阿爾巴從軍、遠赴非洲;美蒂絲則獨自生活在馬賽。

維爾福和前妻的女兒瓦朗蒂娜將會繼承祖父諾瓦蒂埃和娘家(聖•梅朗家)的巨額遺產。維爾福的第二任妻子愛蘿綺絲希望自己的孩子愛德華成為繼承人。伯爵知曉了愛蘿綺絲的企圖,便“不經意地”透露了毒藥技術。愛蘿綺絲毒死了聖•梅朗家人,瓦朗蒂娜繼承了他們的遺產。祖父為了阻止弗蘭茲•伊皮奈迎娶瓦朗蒂娜,取消了她的繼承權。當伊皮奈得知自己的父親是在決鬥中被諾瓦蒂埃殺死時取消了婚姻(其被認為是由波拿巴主義者殺死的)。之後,瓦朗蒂娜重新獲得了繼承權。愛蘿綺絲試圖毒殺祖父,沒想到誤殺了他的僕人。祖父明白了瓦朗蒂娜才是兇手最終索命的物件。在得知莫賴爾的兒子馬西米蘭與瓦朗蒂娜相戀時,伯爵出手相救,造成女兒的詐死。維爾福從諾瓦蒂埃那裡得知夫人愛蘿綺絲才是真凶時,給予其公開受審或服毒自盡的選擇。

在被卡德魯斯的證據揭露後,安德列逃到了貢皮埃涅市,被捕後送回了巴黎。維爾福負責檢控。在庭外,貝爾圖喬告訴他的身世和隱情。在庭上,安德列揭示了自己是維爾福的兒子,在維爾福棄嬰時被救出。維爾福當庭認罪、落荒而逃。他沖回家裡,試圖阻止妻子自殺,但為時已晚。愛蘿綺絲不但自己服毒,也一併帶走了兒子愛德華。唐泰斯對峙維爾福,揭示真相。在這一切打擊下,維爾福瘋了。唐泰斯試圖挽救愛德華的生命,但搶救以失敗告終。他感到自責,認為這樣的復仇超過了應有的界限。唐泰斯回到了伊夫堡,重溫那不堪入目的歲月後,確定自己的意識清醒、行為正大。他終於可以對自己和敵人表示出了諒解。

伯爵操控債券市場,唐格拉爾身敗名裂,只剩下了醫院的500萬法郎。伯爵要求兌現承諾,唐格拉爾挪用了款項。在妻離子散後,唐格拉爾逃亡義大利,希望在維也納匿名度日。在離開羅馬時,他被路易吉•凡帕劫持。在饑餓面前(正如唐泰斯父親所遭遇的那樣),他不得不花巨額贖金來購買食物,唐泰斯則匿名地歸還了醫院的欠款。唐格拉爾已經被折磨的瘦弱不堪、滿頭灰發、幾近發瘋;唐泰斯出現,唐格拉爾懺悔。唐泰斯原諒了唐格拉爾,將其釋放,並歸還了他的5萬法郎。

馬西米蘭•莫賴爾認為瓦朗蒂娜已死,試圖殉情。唐泰斯現身後,開導馬西米蘭。一個月後,在基督山海島上,唐泰斯將馬西米蘭帶到了瓦朗蒂娜身邊,並將巨額財富留給了新人,自己則與海蒂浪跡天涯。讀者們則被給予了最後的啟示:“人類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這四個字裡面的:‘等待’和‘希望’!”

主要角色[编辑]

爱德蒙·唐泰斯(Edmond Dantès)(基督山伯爵)── 年少时为一船员,被仇家诬赖而坐牢。他失去了爱人美蒂丝,父亲也活活饿死。在牢中遇见法利亚长老,法利亚长老教了他很多知识,让他与出狱后一个普通船员截然不同,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人,同时法利亚长老告诉唐泰斯一个宝藏的所在地-基督山岛。唐泰斯成功逃狱后,找出宝藏,化名基督山伯爵,开始向仇家们展开一连串的报复。曾經化身過水手辛巴達、威爾末爵士及布沙尼長老,企圖遊走各方勢力。

唐格拉爾(Danglars)── 起初为一船员,妒忌爱德蒙·唐泰斯成为下一任船长,故联合费尔南诬赖唐泰斯,令唐泰斯含冤入狱。其后发了财,成为一位银行家。基督山伯爵出现在巴黎后,他的生意一落千丈,家庭也越来越混乱。最後因捲款潛逃,成了經濟犯被通緝,又被綁至羅馬去,一身資產被掏盡,落得一夜白髮,只剩下五萬法郎度過餘生。

费尔南(Fernard)── 起初为一渔夫,因为他爱的人美蒂丝正要嫁给愛德蒙·唐泰斯,于是和唐格拉爾设计害他入狱。其后当了将军,化名莫尔瑟夫,娶了美蒂丝,生了儿子阿爾巴。基督山伯爵从費爾南兒子阿爾巴下手,渐渐展开对费尔南德的复仇。因兒子拒絕為自己與基度山伯爵決鬥後,妻子與兒子紛紛棄他而去,最後在自家舉槍自盡。

維尔福(Villefort)── 爱德蒙·唐泰斯被诬赖时,负责审判唐泰斯的检察官。因为唐泰斯手上的信件與政治立場不同的父亲有關,加上可利用此機會替自己升官加爵,于是将证据烧掉,并且将唐泰斯判入监狱。后来,基督山伯爵出现在巴黎后,利用他當年私生子一事在法庭上給予嚴重打擊,在妻子與兒子自殺身亡同時,又遇見說出自己真名的基督山伯爵而崩潰發狂。

美蒂絲(Mercédes)── 爱德蒙·唐泰斯的年轻时恋人,在与唐泰斯订婚当夜,未婚夫被抓走並入狱之後嫁给了费尔南,生下兒子阿爾巴。第一眼见到基督山伯爵时,她就起了疑心。最後在得知丈夫對唐泰斯所做的惡事後,帶著兒子阿爾巴離家出走,最後回到馬賽港唐泰斯老家定居下來。

阿爾巴·德·莫尔瑟夫(Albert de Morcerf)── 费尔南与美蒂丝之子,曾被基督山伯爵救了一命(事实上是基督山伯爵精心的安排)而非常尊敬基督山伯爵。在父親種種的卑劣行徑被揭發出來後,一度想與基度山伯爵決一死戰,在良心發現後,與母親離家出走,最後加入阿爾及利亞軍隊,遠走非洲受訓。

莫莱尔一家(The Morrel Family)── 父亲莫莱尔先生是唐泰斯的船東,在唐泰斯入狱时极力奔走并救济唐泰斯父親。10几年后来莫莱尔一家生意惨淡,莫莱尔先生正准备自杀时,收到了不留名者(基督山伯爵)一大笔捐赠而渡过难关。其子马西米蘭和其女朱莉以及朱莉丈夫埃马纽埃尔所组成的家,是基督山伯爵在巴黎进行复仇时,唯一“能令我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地方”。基督山伯爵极爱这家人,知道马西米蘭爱上維尔福之女瓦朗蒂娜,不惜放弃一部分报仇计划而抢救瓦朗蒂娜。

海蒂(Haydée)── 希腊王艾林·鐵貝林的女兒,在全家被費爾南背叛出賣後,沦为奴隶被賣到土耳其。後來受基督山伯爵买回来收养。基督山复仇计划重要人物之一,她令基督山三位仇家中其中一位身败名裂而自杀。海蒂深爱基督山伯爵,并在基督山伯爵完成复仇后与他隐居

卡德魯斯(Caderousse)── 原本是個裁縫師,當費爾南與唐格拉爾設計陷害愛德蒙時在場,雖然喝醉了卻記得其內容;後來是經營葛赫水道橋的客棧的掌櫃,在風雨之夜謀財害命,殺死首飾商並奪取了五萬法郎;由於因殺人致死罪入監服刑,卻又逃獄而出,最後在潛入基度山伯爵住宅行竊失敗後,遭到貝爾帝托所殺,臨死前得知布宜沙長老的真實身分就是愛德蒙,跪下一隻腳請求愛德蒙的原諒。

貝爾帝托(Benedetto)── 與卡德魯斯同為監獄逃犯,在基度山伯爵巧計下扮演一名子爵,因和卡德魯斯一同偽裝,利用卡德魯斯潛入基度山伯爵宅邸偷竊,失風後又殺死卡德魯斯滅口。後來持續利用子爵身分,與唐格拉爾女兒聯婚,身分敗露後在婚禮當天脫逃。最後被逮,於公審庭上大膽承認自己原來是維爾福多年前活埋的私生子,嚴重打擊維爾福的聲譽。

路易吉·凡帕(Luigi Fanpa)── 全羅馬最惡名昭彰的強盜首,曾在狂歡節中綁架阿爾巴,後來因基度山伯爵出面救出即將被處決的同夥,才答應放了阿爾巴。後來逮到負債逃亡的唐格拉爾,在伯爵計劃下一步步榨乾唐格拉爾,完成伯爵的復仇。

改编作品[编辑]

1942年漫画

電視劇[编辑]

在法國內外都曾多次被拍成電視劇,法國本身最近一次是在1998年,被拍成四集的共七小時長的“電視電影”。

1970年代初期,香港無綫電視把《基督山伯爵》改編,把時代背景改在民初。劇集名為《大報復》,由鄭少秋黃淑儀等主演。

2011年《传奇之王》剧情与《基督山伯爵》有相似之处,该剧由柳云龙自导自演,剧中,柳云龙饰演的林天龙与王雅捷饰演的梅子有一段纠结痛苦的爱恨离合。林天龙入狱,梅子嫁給仇人。当林天龙越狱而出后,他要以最残忍却也最痛快的方式夺去仇人获得的一切,而他也要面对和昔日情人间的矛盾和痛苦。

电影[编辑]

《基督山伯爵》被多次拍成电影,最新的版本是美國2002年所拍的絕世英豪

動畫[编辑]

本編多次被改編拍成動畫,最新版本是日本動畫《巖窟王》雖然以基度山恩仇錄的靈感改編,但背景改為遙遠的未來科幻作品。

参考资料[编辑]

  1. ^ 在「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漫畫上「金田一少年敢死之行」上,繁體官方中譯就是譯作「基督山伯爵」
  2. ^ David Coward (ed), Oxford's World Classics, Dumas, Alexandre,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p. xxv
  3. ^ Le Diamant et la Vengeance in Mémoires tirés des Archives de la Police de Paris, vol. 5, chapter LXXIV, p. 197
  4. ^ Etat civil du Comte de Monte-Cristo in Causeries, chapter IX (1857). See also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Pléiade edition of Le comte de Monte-Cristo (1981)
  5. ^ True Stories of Immortal Crimes, H. Ashton-Wolfe, 1931, E. P. Dutton & Co., pp. 16-17

外部连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