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王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七次反法同盟
拿破仑战争的一部分
Sadler, Battle of Waterloo.jpg
滑鐵盧戰役,威廉·赛德勒二世作
日期: 1815年3月10日-7月8日
地点: 法国比利時
結果: 反法同盟决定性胜利;巴黎条约
參戰方
第七次反法同盟:

 普鲁士
 英国
 奥地利
 俄罗斯
汉诺威省 汉诺威
拿骚
不伦瑞克
 瑞典
 荷兰
 西班牙
 葡萄牙
 撒丁王国
兩西西里王國 西西里
托斯卡纳 托斯卡纳
瑞士
法蘭西王國 法兰西王国

 法国
 那不勒斯
指揮官和领导者
英国 威灵顿公爵
普鲁士王国 格布哈德·冯·布吕歇尔
奥地利帝国 费德里科·比安奇
法国 拿破仑一世
法国 埃曼努尔·格鲁希
法国 路易·尼古拉·达武
那不勒斯王国 若阿尚·缪拉
兵力
800,000 – 1,000,000人 280,000人
伤亡与损失
50,825人以上 68,000人以上


百日王朝法语Cent-Jours)是指拿破仑一世在被流放后重返法国,试图重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一连串事件。

1815年3月20日,拿破仑从厄爾巴島逃到法国,集结军队,把刚复辟波旁王朝推翻,再度称帝;6月28日,因为滑鐵盧戰役的失败,拿破仑再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波旁王朝再度复辟。拿破仑战争至此结束。拿破仑重返帝位总共101日,因此史称“百日王朝”。

事件也被称为第七次反法联盟之战。联盟包括英国俄罗斯普鲁士瑞典奥地利与数个德意志邦国。它们都宣称拿破仑是罪犯,而不是法国皇帝

流放的日子[编辑]

拿破仑在厄尔巴岛度过了十一个月的放逐生活。期间,他一直很关心法国的状况。当他得知波旁王朝未能良好的处理法国事务时,便为此深深不忿,他想不到他所缔造的帝国会沦落到衰弱的地步。恰在此时,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又蠢蠢欲动,企图与普鲁士共谋波兰萨克森的领地,差点令维也纳会议的其他代表国相互开战。

就在欧洲众强国不和之际,拿破仑就可以乘机卷土重来。俄罗斯德国英国西班牙释放了法军俘虏,这一举动,直接为拿破仑提供了强大的军事人力资源。同一期间,波旁王朝的支持者与在维也纳的全权代表为防止拿破仑逃走,曾想把他流放到亞速爾群島,甚至刺杀他。

重返法国[编辑]

系列条目
法国历史
法国国徽

拿破仑以很特别的方法东山再起。1815年2月26日,当英法警卫舰队不在时,拿破仑与大约600名追随者逃离意大利Portoferraio,于3月1日到达法国南岸城市昂蒂布。除了有较多保皇势力的普罗旺斯之外,所有法国地区的人民都热烈欢迎拿破仑。他们对波旁王室毫无好感,所以拿破仑不費多少工夫,就重夺权力。他马上重建势力:3月5日,第五与第七步兵师投靠拿破仑。曾经投靠波旁王朝的米歇尔·内伊也倒戈相向,在3月14日带领六千名士兵向拿破仑投诚;五日之后,在路易十八逃走后,拿破仑与他的军队进驻巴黎。当时巴黎一家报纸编辑在这几天内报道该事件所使用的标题就能反映事件及该编辑态度的变化:

1. 第一天:“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2. 第二天:“食人的魔鬼格腊斯前进” 3. 第三天:“篡位者进入格勒诺布尔” 4. 第四天:“波拿巴占领里昂” 5. 第五天:“拿破仑接近枫丹白露” 6. 第六天:“陛下将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來源請求]

曾经有一则趣闻轶事显示拿破仑的魅力与声望:波旁皇帝派出士兵,务求阻止拿破仑夺权。双方对峙,准备开枪。正要开战时,拿破仑走出来,站在两军之间,面对着对方士兵。他扯开自己的大衣,高呼:“如果你们想开枪射向你们的皇帝,快射吧!”不过,后世研究[哪些?]指出,当时拿破仑知道对方的枪支盛着的只是粉末而已。

拿破仑并没有被人民的热情冲昏头脑,深深知道权力得来不易。全凭人民支持他、讨厌患痛风的老国王以及其贪婪的朝臣对他谄媚,他才可以和平地夺取政权。他也知道法国人民一定不会容忍独裁,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好好管理新法国。于是,他在返回巴黎途中,不断宣传自己会实现改革与以宪法治国。拿破仑政府提出不少承诺,既满足人民的期望,也尝试消除邻国的忧虑与疑心。

再度掌权[编辑]

考虑到拿破仑的心力与健康,王朝能复兴与否也许值得商榷。但一般认为,拿破仑看似不济,但仍然有捲土重来的能力。基于局势已变,拿破仑不禁有感困惑,好像能解释事实;他左右为难,面对臣下与民众希望建立君主立宪的要求,似乎变得有心无力。而且,他还要与从前对其绝对服从的部下妥协,故此身心俱疲。不过,当他放下议会事务,重返战场的时候,拿破仑又重新显示其军事天才与领导才能,再度缔造他在1814年的辉煌战绩。

有人认为拿破仑政权之衰落,始于俄法战争之失败[來源請求]。但另有一说指出这种论调不正确:令拿破仑颓废的流放生活,比俄罗斯之冬的杀伤力更大。在厄尔巴岛时,他变得毫无生气,又变得愈来愈胖;在1815年初,他更开始有肠脏问题,虽然不算很严重。总的来说,法国的转变比拿破仑的健康更重要,又大大限制了这位法国皇帝的权力。他曾经对班傑明·康斯坦 (Benjamin Constant) 说过:“我老了。也许,当一个安静的立宪皇帝比较适合我,更适合我的儿子。”这一说法认为,拿破仑清楚明白当下的情况,但心里始终不接受立宪,故此一直心绪不安。

滑鐵盧戰役[编辑]

由于在戰事的昨晚曾下过雨,拿破仑等待環境变乾,在延迟了数小时後才于6月18日在滑铁卢開始战爭。但是到了近黄昏为止,法军仍未能击退陡坡上威灵顿的军队。当普鲁士大军压境,攻击法军右翼时,拿破仑企图阻止联军会合的策略失败了。法军败走,而联军则步步紧迫。6月19日早上,Grouchy将军带领法军赢得滑鐵盧之战役。他成功带领北方军队撤退,让法军重整旗鼓,但为时已晚,皆因法军大势已去,不能抵抗联军猛攻,只能撤退到巴黎。

帝国覆灭[编辑]

滑铁卢战役结束三天后,拿破仑返回巴黎,但仍然希望平息国内的不满。然而,议会与民众不容许拿破仑继续执政。只有拿破仑与他的弟弟呂西安·波拿巴仍然相信他们可以解散议会和建立独裁,以期力挽狂澜于既倒。不过,就连军部总长路易·尼古拉·達武将军也认为,法国的命运之在乎议会的决定。

拿破仑的成功,曾经吸引法国人民远离她从1789年起坚持的原则,但现在法国又重返起点。拿破仑从1796年到1814年的战役令法国大大扩张版图;但现在的失败却可能令法国得不偿失。与其负隅顽抗,不如由塔列朗以“正统原则”捍卫法国。拿破仑最后认清事实,终于在6月22日退位予其子拿破仑二世。由于儿子仍在奥地利,所以传位仅仅具有象征性。6月25日,新临时政府总理Fouché暗地里向拿破仑通知,告诉他一定要逃离巴黎。拿破仑到达前妻約瑟菲娜·德博阿爾內的家Chateau de Malmaison,亦即约瑟芬在他第一次退位前逝世的地方。6月29日,普鲁士军队继续追击,要抓到拿破仑,无论是生是死。拿破仑于是向西逃到Rochefort, Charente-Maritime,希望能逃到美国

这位前法国皇帝在7月17日被捕,最后再度被驱逐。路易十八则返回巴黎,在联军保护下在7月8日再度复辟。法兰西第一帝国正式结束。

年表[编辑]

日期 關鍵事件
2月26日 拿破崙逃離厄爾巴島
3月1日 拿破崙在昂蒂布附近登陸。
3月13日 維也納會議宣布,拿破崙的王位是非法的。
3月14日 元帥內伊曾經說會將拿破崙用鐵籠子關住,押回巴黎,但他最終仍帶著6,000名士兵投靠了拿破崙。
3月15日 拿破崙的妹夫和那不勒斯王繆拉在得知拿破崙越獄后,為了他的王位向奧地利宣戰。
3月17日 第七次反法同盟成員英國、俄國、奧地利和普魯士,協定各派兵150,000人以終結拿破崙的統治。
3月20日 拿破崙重返巴黎——百日王朝開始。
4月9日 繆拉試圖帥那不勒斯軍強渡波河。然而,他在奥基奥贝洛戰役中被擊敗,因此在餘下的戰爭中,那不勒斯軍不得不全面撤退。
5月3日 Bianchi的奧地利第一軍在托倫蒂諾戰役中決定性地擊敗了繆拉。
5月20日 在繆拉逃往科西嘉島后,那不勒斯的將領向奧地利求和,而後簽署了Treaty of Casalanza
5月23日 費迪南四世恢復了在那不勒斯的王位。
6月15日 法軍跨過國界線進入United Netherlands(于今比利時)。
6月16日 拿破崙在里尼會戰中擊敗布呂歇爾。同一時間,內伊元帥和威靈頓公爵在四臂村之戰的結果卻是難解難分。
6月18日 滑鐵盧難分難解的激烈戰鬥后,威靈頓和布盧徹徹底擊敗了拿破崙的法軍。同時進行的瓦爾夫戰役持續到第二天,Grouchy元帥獲得了對Johann von Thielmann的毫無意義的勝利。
6月21日 拿破崙返回巴黎。
6月22日 拿破崙宣布讓位給他的兒子。
6月29日 拿破崙離開巴黎前往法國西部。
7月7日 格拉夫·冯·齐腾的普魯士第一軍進入巴黎。
7月8日 路易十八的王位恢復——百日王朝結束。
7月15日 拿破崙向HMS Bellerophon梅特蘭船長投降。
10月13日 繆拉于五天前到達皮佐,希望恢複他的統治,而後在那裏被處死。
11月20日 巴黎和約簽訂。


反法同盟
第一次(1793-1797)
第二次(1799-1802)
第三次(1805-1806)
第四次(1806-1807)
第五次(1809)
第六次(1812-1814)
第七次(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