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協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克萊門斯·梅特涅,歐洲協調的創建者。

歐洲協調(Concert of Europe),又稱為會議制度(Congress System),是出現在歐洲的1815年至1900年左右的勢力均衡。其創建成員為英國奧地利俄羅斯普魯士,她們均屬摧毀了拿破崙帝國四國同盟的成員。稍後法國亦加入成為協調的第五個成員。最初,歐洲協調的領導人物為英國外務大臣嘉梭雷子爵奧地利首相梅特涅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一世

在19世紀時,歐洲協調的理念其實是藉由不同政治協定及外交經驗的累積,逐步建立及發展起來的,其中最重要的首推維也納會議及其相關的協定。廣義的維也納協定更包括儲蒙條約1814年巴黎和約1815年巴黎和約維也納協定、神聖同盟、四國同盟。協調中曾經召開的會議,包括1814-15年在維也納、1818年在愛斯拉沙伯、1819年在卡斯巴德、1820年在特拉波、1821年在萊柏克、1822年在凡羅拿、1830年、1832年和1838、1839年在倫敦。歐洲協調至克里米亞戰爭時開始瓦解。1878年柏林會議為最後之歐洲協調。由於各強國之間的衝突連連,致令協調難以達成,最終會議制度於一次大戰爆發時即告完全消失。

起源[编辑]

構思建立一個歐洲聯邦已於以往被一些人,如戈特弗里德·萊布尼茨[1]初代格倫維爾男爵[2]所提倡。梅特涅綜合他們的想法及權力平衡的概念,提出了歐洲協調,即各強國之野心被其他強國所約制。

1792年起爆發法國大革命戰爭以來,至1815年拿破崙一世被流放至聖赫勒拿島,歐洲各國數度處於法國對外擴張所引發的戰爭中。同時法國的四處軍事征服已引致自由主義的大幅散佈整塊歐洲大陸,令到很多國家也採用了拿破崙法典。基於對法國大革命激進主義的反對[3],歐洲各傳統的封建王國統治階層均決心於壓抑自由主義民族主義,並將歐洲回復至1789年前的情況[4]普魯士奧地利俄羅斯組成了神聖同盟,以維護基督徒的社會價值觀及傳統的君主主義[5]。除了英國以外,其餘反法同盟的成員國均隨即加入了神聖同盟。

歐洲復辟[编辑]

歐洲復辟(European Restoration),是標誌著叛亂、工業革命中產階級的興起,這段時期常指1814至1848年,反映在法國大革命戰爭拿破崙戰爭以後,君主主義對其國民(如意大利燒炭黨)或軍隊(如俄國的十二月黨人),為保持其合法統治性所作出的爭鬥。

法國大革命戰爭及拿破崙戰爭將自由主義民族主義社會主義散佈到整個歐洲。歐洲一些專制君主,如葡萄牙若昂六世兩西西里王國費迪南多一世、普魯士的腓特烈威廉三世和法國的查理十世,均視國民的反抗為對其統治的威脅。作為回應,他們試圖維護其保守主義及君主主義的合法統治性,但卻反而加強了反抗。

歐洲渴望改變的意圖,最後在1848年革命的廣泛散佈中完全顯露出來。專制君主只能選擇遜位,或是立憲改革。在這段動盪時間,歐洲大陸各國已經被工業革命成功的英國所拋離。

早期歐洲復辟行動

確保歐洲復辟的同盟

歐洲復辟的失敗

1848年革命中不受影響的國家

梅特涅時代[编辑]

梅特涅時代(Age of Metternich),反映在1815年滑鐵盧戰役拿破崙戰敗後,至1848年革命之間的歐洲政治。在維也納會議後,歐洲強國集體同意保持勢力均衡。此舉部份包括了協助鎮壓任何歐洲帝國境內的內部動亂。這段時期被標誌是舊專制政權,成功鎮壓著平民階層的起事。"梅特涅時代"一字取名於奧地利外交家、首相,克萊門斯·梅特涅。他在這段時期操縱了奧地利及德意志地區的政治,並是證明當時反動態度的最佳例子。

梅特涅時代最後迎接來一個戲劇性的結束,因為歐洲的民族自決的渴求終於在1848年革命中一次過爆發出來。革命中幾每個歐洲主要城市均有發生反抗。不過除了法國以外(因為法國民眾已經成功推翻七月王朝),其他歐洲強國均普遍地成功鎮壓了反抗行動。然而,政府都必須作出了重大讓步(如奧地利政府罷免了梅特涅本人),引致到日後的民族主義抬頭、德意志統一意大利統一的行動,以及哈布斯堡王朝統治的緩慢衰落。

主要會議[编辑]

亞琛會議[编辑]

亞琛會議(Congress of Aachen)舉行於1818年10月,位於普魯士萊茵蘭亞琛(法語稱愛斯拉沙伯,Aix-la-Chapelle)。其中有英國、奧地利、俄羅斯及普魯士所參與。會議主要議定的事項,包括駐法國佔領軍的撤退事宜、抑制奴隸貿易巴巴利海盜、對付西班牙殖民地叛亂事宜。其中只有撤退法國駐軍成功,其他主要事項均被否決。

特拉波會議[编辑]

特拉波會議(Congress of Troppau)舉行於1820年10月20日,位於奧地利波希米亞特拉波。由於1820年革命的爆發,因此召開了是次會議。當中英國因為反對鎮壓那不勒斯王國的自由派,於是與法國一樣只派出觀察員。會議最後簽訂了《特拉波議定書》。此會議亦表現了東歐及西歐開始滋長的對抗。

萊柏克會議[编辑]

萊柏克會議(Congress of Laibach)舉行於1821年1月,位於奧地利克拉尼斯卡萊柏克。這次會議是特拉波會議的延續。會議亦邀請了兩西西里的國王參與。英國同樣只派了觀察員出席,而法國則派了全權代表參與會議。會議決定奧地利出兵鎮壓那不勒斯的革命,並鎮壓了皮埃蒙特的革命。

凡羅拿會議[编辑]

諷刺凡羅拿會議的漫畫。

凡羅拿會議(Congress of Verona)舉行於1822年10月,位於奧地利威尼西亞凡羅拿。這次會議中英國派出了威靈頓公爵作代表,而非觀察員出席。會議主要決議關於西班牙革命及希臘獨立戰爭的事宜。最終決定不對希臘作出任何干預,而法國則派兵於1823年協助西班牙國王復位,並鎮壓了西班牙的自由派人士。經此會議後,英國外相喬治·坎寧決定退出會議制度,並採取光榮孤立的外交政策。

協調的結果[编辑]

在1822年,凡羅拿會議面對爭議是否法國波旁王室派兵進入西班牙,支援西班牙的保王派人士。當法王路易十八得到批准後,他即派遣大軍攻入西班牙,並協助斐迪南七世復位。

1830年塔列蘭的瓜分比利時計劃。比利時大部份領土由法國荷蘭普魯士瓜分,剩下的土地成立安特衛普自由邦,由英國保護。

在1830年,比利時革命爆發。法國大使查理·莫里斯·德·塔列蘭-佩里戈爾向協調提出了瓜分比利時的計劃,但被拒絕採納。最後各國在1839年的倫敦條約中決定比利時獲得獨立、脫離荷蘭聯合王國,並作為中立國。

協調的終結[编辑]

經過早期的成功後,協調開始因為各強國的共同目標被各國之間的軍事、政治及經濟對抗而走向衰落。進一步的衰落發生在1848年各國不約而同的革命以及1860年代德意志地區的統一及日後的對外擴張。歐洲協調在19世紀後半期,被它以往的參與者發動的戰爭所破壞:

歐洲協調在1878年柏林會議中,雖然成功重劃了巴爾幹半島上的政治版圖。然而舊的勢力均衡已被不可逆轉地改變了,統一德意志的普魯士跟法國的長期對峙逐步將歐洲國家區隔成兩個敵對的陣營,傳統的均勢為一連串不穩固的同盟條約所取代。至20世紀初期,各大國已經正式分裂成為兩大陣營,協約國同盟國,並爆發了一次大戰,十九世紀的歐洲協調則隨之而告終。

参考文献[编辑]

  1. ^ Loemker, Leroy, 1969 (1956). Leibniz: Philosophical Papers and Letters. Reidel, 58, fn 9.
  2. ^ John M. Sherwig. "Lord Grenville's Plan for a Concert of Europe, 1797-99." The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Vol. 34, No. 3 (Sep., 1962), pp. 284-293.
  3. ^ Ibid., pg. 329.
  4. ^ Ibid., 330.
  5. ^ Spahn, M. (1910). Holy Alliance. In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Retrieved May 15, 2010 from New Advent.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