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社會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紅火蟻是一種真社會性昆蟲。

真社會性(英語:Eusociality)是一種在生物的階層性分類方式中,一類具有高度社會化組織的動物。「eusocial」一詞是1966年由蘇珊·巴特拉(Suzanne Batra)所提出[1],而愛德華·威爾森則對此用語作了進一步的定義[2]。在一般常見的定義裡,真社會性動物具有三項共同特徵[3][4]

  • 繁殖分工:群體中可分為專行繁殖的階級,或是較少、甚至不進行繁殖的階級。
  • 世代重疊:群體中的成熟個體,可分為兩個以上的世代。
  • 合作照顧未成熟個體:某一個體會照顧群體中其他個體的後代

早期只有部分無脊椎動物被歸類為真社會性動物,而目前所知符合真社會性定義的物種,則分別散佈在昆蟲中的數個十足目裡的槍蝦科,以及一小部分的囓齒目[5]

演化[编辑]

已知的真社會性物種並非來自相同起源,即使是同在膜翅目中的各種真社會性動物,也散佈在不同的演化支中[5]。早期觀念認為,個體之間的相互餵養行為(trophallaxis),是產生社會性群體的基礎[6]。而目前關於真社會性群體的起源,則有許多不同的理論,可解釋不同起源的真社會性群體。

在標準模型的解釋裡,作用於真社會性群體早期演化階段的親屬選擇(kin selection),會使群體中的成員趨向於擁有相近的血緣關係。而之後親屬選擇若與群體選擇(group selection)結合作用,則導致原始的真社會性群體誕生[7]。而另一種替代模型認為,群體選擇才是造成真社會性群體出現的主因,親屬選擇則屬於次要的力量,因為一個真社會性群體成員,不見得一定要有相近的血緣關係[7]。還有一種概念稱為超有機體(superorganism),此觀點認為,對於個體來說,進行群體與群體間競爭的利益,大於進行群體內競爭的利益[8]

有一種稱為單雙套系統假說(haplodiploidy hypotheis)的理論,解釋部份物種真社會性群體的可能起源。這些物種的性別決定系統會產生具有單套染色體的雄性,以及有多套染色體的雌性。此種現象稱為單雙套(haplodiploidy)[5]。這類物種中雌性成員之間的血緣關係,比雌性和自己後代之間的血緣關係更大。在親屬選擇的作用下,幫助姊妹哺育後代的利益,便大於哺育自己後代的利益[5]。這類動物包含螞蟻蜜蜂胡蜂

裸鼴形鼠Heterocephalus glaber)。

範例[编辑]

膜翅目中的螞蟻胡蜂以及蜜蜂是典型的真社會性群體,這些昆蟲的巢穴中有一隻或多隻「女王」(如女王蜂)進行大部分的繁殖,其他則擔任輔助性的士兵或工兵(如兵蟻工蜂)。其中胡蜂的生活方式與另兩者有所不同:雌性胡蜂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擔任輔助性的角色,除了留在原有巢穴中幫助女王之外,在環境允許的情況下,也可能會離開群體自行建立新巢[5]

此外等翅目昆蟲,也就是白蟻,以及一部分的半翅目纓翅目昆蟲也具有真社會性。而哺乳類中已知具有真社會性的動物只有濱鼠科(Bathyergidae)中的裸鼴形鼠Heterocephalus glaber)與達馬拉蘭隱鼠Cryptomys damarensis[9]。在裸鼴形鼠的社會中,有一隻專門負責所有生殖的「女王」,並且由2到3隻雄性負責與其交配[5]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Batra, S. W. T. Nests and social behavior of halictine bees of India (Hymenoptera: Halictidae). Indian J. Entomol. 1966年, 28: 375–393. 
  2. ^ Wilson, E. O. The insect societie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1年. 
  3. ^ Michener CD. Comparative social behavior of bees. Annu. Rev. Entomol. 1969年, 14: 299–342. 
  4. ^ Gadagkar, Raghavendra. And now... eusocial thrips!. Current Science. 1993年, 64 (4): 215–216. 
  5. ^ 5.0 5.1 5.2 5.3 5.4 5.5 Freeman, Scott; Jon. C. Herron. Evolutionary Analysis. Pearson Education, Inc. 2004年. ISBN 0-13-101859-0. 
  6. ^ Wheeler WM. A study of some ant larvae with a consideration of the origin and meaning of social habits among insects. Proc. Am. Phil. Soc. 1918年, 57: 293–343. 
  7. ^ 7.0 7.1 Wilson EO, Hölldobler B. Eusociality: origin and consequences. Proc Natl Acad Sci. 2005年, 102 (38): 13367–13371. 
  8. ^ Reeve HK, Hölldobler B. The emergence of a superorganism through intergroup competition. Proc Natl Acad Sci. 2007年, 104: 9736–9740. 
  9. ^ Burda, H. Honeycutt, R. L, Begall, S., Locker-Grutjen, O & Scharff A. Are naked and common mole-rats eusocial and if so, why?. Behavioral ecology and sociobiology. 2000年, 47 (5): 293–30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