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詩歌 (奧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布蘭詩歌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布蘭詩歌》(拉丁語Carmina Burana),亦譯為《博伊倫之歌》或《布朗尼之歌》,是德國作曲家及音樂教育家卡爾·奧福(Carl Orff)的大型合唱及管絃樂作品。內容取自同名的文學作品,是其中一首較為人所認識的二十世紀古典音樂作品,當中的開場及終曲《哦,命運》更是本曲的代表作。2009年,由英國廣播公司和其他機構所做的一項調查中發現,《哦,命運》是英國近75年來最為人所認識的古典樂曲。[1]電視電影廣告中的配樂中經常出現。奧夫在創作的技法上,運用最簡單的旋律素材、強烈吃重的節奏,將沒有任何發展與變樣的樂句大量的反反覆復,在看似單調乏味的手法上,營造出源源不斷的能量。

有關原作的背景資料[編輯]

原來的文學作品《布蘭詩歌》,創作時間由於11世紀至13世紀不等,集合不同年代的神職人員的內容,再經過不同人所抄錄後所聚集而成的作品。詩集包含了超過240首由11和12世紀的詩歌和戲劇所組成,部分配有旋律,大部分為情歌、祝酒歌以及宗教歌劇。大部分以中世紀拉丁語寫成,亦有中古高地德語古法語的篇章。

1803年,Johann Christoph von Aretin在Benediktbeuern修道院發現了《布蘭詩歌》。後來這部手稿被轉移至慕尼黑,現時存放於巴伐利亞國家圖書館內(對應簽名:clm 4660/4660a)。

後來經過學者舒麥樂對詩篇內容進行了編輯,於1847年正式出版發行了名為《布蘭詩歌——來自本尼迪克特教團的歌》一書。

由於從手稿中,部份詩篇附有流行於9世紀及10世紀時期的無線紐姆記譜法,因此推定當時《布蘭詩歌》能夠以音樂表達出來,這種種特徵亦成為了奧福以此為題的動機。

創作背景及結構[編輯]

卡爾·奧福在1935年發現了《布蘭詩歌》,並在1935-1936年期間,對其中的24首進行了譜曲。由此誕生了一部全新的作品,尤其是在奧福的作品誕生期間,世界上還無人對這部原始的中世紀旋律進行改編。

1937年6月8日,奧福的作品在法蘭克福歌劇院進行了首演。

奧爾夫將他的作品分為三個部份:

  • Primo vere(春天)
  • In taberna(在酒館)
  • Cour d'amour(愛的宮殿)

除了《布蘭詩歌》外,奧福還創作了另外兩套作品:《卡圖利詩集》(Catulli Carmina)及《愛神的勝利》(Trionfo di Afrodite),合稱為「三部曲」(Trionfi)。然而後兩首的知名度及演出次數遠遠落後於《布蘭詩歌》。

配器[編輯]

曲目[編輯]

本曲可分成三個部份,合共有25段,當中頭尾各兩首並歸納於三部份內。

曲目 中文 英文 拉丁文
中古高地德語
古法語
演唱方式
前奏
命運,世界的女皇 Fortune, Empress of the World Fortuna, Imperatrix Mundi
1 噢命運 O Fortuna O Fortuna 合唱
2 哀悼命運的創口 I bemoan the wounds of Fortune Fortune plango vulnera 合唱
第一部份 (Part I)
春天 Spring Primo Vere
3 春之笑靨 The merry face of spring Veris leta facies 小組合唱
4 太陽照耀萬物 The sun warms everything Omnia Sol temperat 男中音獨唱
5 看哪,迷人的春天 Behold, the pleasant spring Ecce gratum 合唱
草地上 On the Green Uf dem anger
6 舞曲 Dance Tanz 純器樂
7 高貴的樹林生機勃發 The noble woods are burgeoning Floret silva nobilis 合唱
8 店員,給我胭脂 Shopkeeper, give me colour Chramer, gip die varwe mir 合唱/小組合唱
9
(a)
輪旋舞 Round dance Reie 純器樂
(b) 那群不停地在轉的人 Those who go round and round Swaz hie gat umbe 合唱
(c) 來吧,來吧,我的愛人! Come, come, my love! Chume, chum, geselle min! 小組合唱
(d) 那群不停地在轉的人 Those who go round and round Swaz hie gat umbe 合唱
10 就算我擁有了全世界 Were all the world mine Were diu werlt alle min 合唱
第二部份 (Part II)
在酒館 In the Tavern In Taberna
11 滿腔怒火 Burning inside Estuans interius 男中音獨唱
12 從前我住在湖上 Once I lived on lakes Olim lacus colueram 男高音獨唱/男聲合唱
13 我是賣醉的修道院院長 I am the abbot of Cockaigne Ego sum abbas 男中音獨唱/男聲合唱
14 當我們在酒館 When we are in the tavern In taberna quando sumus 男聲合唱
第三部份 (Part III)
愛的宮殿 The Court of Love Cour d'Amours
15 愛神無處不在 Cupid flies everywhere Amor volat undique 女高音獨唱/童聲
16 日、夜與一切 Day, night and everything Dies, nox et omnia 男中音獨唱
17 那位站著的姑娘 A girl stood Stetit puella 女高音獨唱
18 在我心中 In my heart Circa mea pectora 男中音獨唱/合唱
19 當男孩遇上了女孩 If a boy with a girl Si puer cum puellula 男聲小組
20 來吧,來吧,快來吧! Come, come, O come Veni, veni, venias 雙合唱團
21 我的心懸於天秤 In the balance In trutina 女高音獨唱
22 這是快樂的時刻 This is the joyful time Tempus est iocundum 女高音、男中音獨唱
童聲合唱、合唱
23 最親愛的 Sweetest one Dulcissime 女高音獨唱
終曲
白花和海倫 Blanchefleur and Helen Blanziflor Et Helena
24 歡呼吧!最美麗的 Hail, most beautiful one Ave formosissima 合唱
命運,世界的女皇 Fortune, Empress of the World Fortuna, Imperatrix Mundi
25 噢命運 O Fortuna O Fortuna 合唱

其他使用[編輯]

《哦,命運》歌詞翻譯[編輯]

《布蘭詩歌》中最著名的一首詩歌《啊,命運》手稿。圖中的人像便是代表運氣的女神福爾圖娜。

拉丁文中「Fortuna」所指的,可能是指在羅馬神話的「運氣女神」福爾圖娜(對應於希臘神話中的堤喀Tyche),司掌的是「機緣、機運、運氣」。不過現時絕大部份的中文翻譯都將其改稱作「命運」,其實並不準確。真正掌管命運的女神:在羅馬神話中的應該是帕耳開Parcae,或是對應於希臘神話中的摩伊賴Moirae,與北歐神話中的諾恩三女神Norns

Latin English 中文

O Fortuna
velut luna
statu variabilis,
semper crescis
aut decrescis;
vita detestabilis
nunc obdurat
et tunc curat
ludo mentis aciem,
egestatem,
potestatem
dissolvit ut glaciem.

Sors immanis
et inanis,
rota tu volubilis,
status malus,
vana salus
semper dissolubilis,
obumbrata
et velata
michi quoque niteris;
nunc per ludum
dorsum nudum
fero tui sceleris.

Sors salutis
et virtutis
michi nunc contraria,
est affectus
et defectus
semper in angaria.
Hac in hora
sine mora
corde pulsum tangite;
quod per sortem
sternit fortem,
mecum omnes plangite!

O Fortune,
like the moon
you are changeable,
ever waxing
and waning;
hateful life
first oppresses
and then soothes
as fancy takes it;
poverty
and power,
it melts them like ice.

Fate, monstrous
and empty,
you turning wheel,
you are malevolent,
your favor is idle
and always fades,
shadowed,
veiled,
you plague me too.
I bare my back
for the sport
of your wickedness.

In prosperity
or in virtue
fate is against me,
Both in passion
and in weakness
fate always enslaves us.
So at this hour
pluck the vibrating strings;
because fate
brings down even the strong,
everyone weep with me.

哦命運,
像月亮般
變化無常,
盈虛
交替;
可惡的生活
把苦難
和幸福
交織;
無論貧賤
與富貴
都如冰雪般融化消亡。

可怕而虛無的
命運之輪,
你無情地轉動,
你惡毒兇殘,
搗毀所有的幸福
和美好的企盼,
陰影籠罩
迷離莫辨
你也把我擊倒;
災難降臨
我赤裸的背脊
被你無情地碾壓。

命運摧殘著
我的健康
與意志,
無情地打擊
殘暴地壓迫,
使我終生受到奴役。
在此刻
切莫遲疑;
因為那最無畏的勇士
也已被命運擊垮,
讓琴弦撥響,
因為命運
已擊敗最無畏的勇士
一同與我悲歌泣號!

外部連接[編輯]

註釋[編輯]

  1. ^ [1] O Fortuna is 'most listened to classical piece', 28 December 2009.(於27/3/2013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