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德罗·阿尔加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亚历山德罗•阿尔加迪(Alessandro Algardi ,1598年7月31日–1654年6月10日),亚历山德罗•阿尔加迪是意大利巴洛克盛期的雕像家,主要活跃于罗马,在其生命的后几十年,和弗朗西斯科•波洛米尼、彼得洛•达•科尔托纳一起,是吉安•洛伦佐•贝尔尼尼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早期生活[编辑]

   阿尔加迪生于博洛尼亚,年轻时在阿戈斯蒂诺•卡拉奇工作室当学徒。然而,他对雕塑的兴趣引导他为天赋卓越的艺术家Giulio Cesare conventi工作。他两个已知的最早作品可以追溯到这个时期:两个圣徒雕像,白垩,位于博洛尼亚圣玛利亚教堂演讲台。20岁时,曼图亚公爵费迪南多一世开始委托他工作,他也被当地的珠宝商委托以珠宝设计的工作。在威尼斯短暂停留后,1625年他到了罗马,带着曼图亚公爵给教皇侄子红衣主教卢多维科•路德维希的介绍信,后者雇用他修复古老雕像。

利奥十一世墓[编辑]

   由于博尔盖塞和巴贝里尼的赞助的推动,吉安•洛伦佐•贝尔尼尼和他的工作室获得了大部分的罗马雕像委托。阿尔加迪为获得认可奋斗了近十年。在罗马,他获得朋友们的支持,包括彼得洛•达•科尔托纳和他的同事波罗格尼斯、多梅尼奇诺。他的早期罗马定制包括红陶和一些大理石肖像胸像,他自己则制作一些小的作品如十字架。1630年代,他在人民圣母堂的meillini小教堂meillini家族坟墓工作。
   阿尔加迪第一个重要委托是1634年的利奥十一世的坟墓,那是红衣主教乌巴尔迪尼(美第奇)为其叔叔美第奇家族第三位教皇在1605年统治不到一个月的雷欧十一世定制的葬礼纪念碑。纪念碑制作从1640年开始,1644年基本完成。由贝尔尼尼设计的乌尔班八世墓反映了这种布局,中心是教皇的盛装神职雕像,一只手做祝福状,在他脚下,两个侧面寓意女性形象在他石棺两侧。然而,在贝尔尼尼设计的墓中,教皇激昂抬起的手臂和姿势被其下的活跃的戏剧性抵消,在那里慈善和公平的形象要么分心、要么沉思,而死亡骨骼则积极拼写着墓志铭。阿尔加迪设计的墓少了很多动态。代表气度和慷慨的寓意形象有着冷漠、飘渺的尊严。代表气度的寓意形象已确认为雅典娜和标志性的智慧头盔。丰满酷似Duquensnoy著名的圣苏珊娜,但更优雅。该墓昏暗单调,缺乏乌尔班八世墓的祭文情愫的多色激情。
   1635-38年,彼得洛•邦康姆帕格尼委托阿尔加迪制作一尊庞大的菲利普•奈里和天使跪在圣玛利亚面前的雕像,位于瓦里切拉,完成于1640年。之后不久,阿尔加迪为博洛尼亚的圣保罗教堂制作了一组互动雕像,表现圣保罗被斩首,有两个人物,跪着的圣徒和刽子手。这些作品确立了他的名声。如贝尔尼尼的典型作品经常描绘巴洛克艺术的戏剧性和情感表达,而阿尔加迪的雕塑相比对手作品则比较克制和清醒。

英诺森十世的宠幸和西班牙的委托[编辑]

   1644年巴贝里尼家族的教皇乌尔班八世去世,英诺森十世继任,巴贝里尼家族和他们喜爱的艺术家贝尔尼尼失宠。另一方面,阿尔加迪被新教皇和他的侄子宠幸。阿尔加迪的半身像受到高度赞扬,其正式程度与贝尔尼尼的活泼表达形成对照。如今可在朱庇特博物馆发现一大批阿尔加迪制作的英诺森十世青铜像。
   阿尔加迪不以其建筑能力出名。尽管他负责教皇的别墅项目,潘菲利别墅,现名多利亚潘菲利别墅,位于罗马圣庞加门。他可能在设计方面获得了建筑师/工程师吉罗拉摩•拉伊纳尔迪的专业指导,以及他的助手乔万尼•弗朗西斯科•格里马尔迪在结构上的帮助。牌局室展示了潘菲利收藏的古代和现代的雕塑,这些都是阿尔加迪可以提出建议的。在别墅地面上,阿尔加迪和他的工作室安置了雕塑喷泉和其他园林元素,在那里也有他的立式雕像和浅浮雕。
   1650年,阿尔加迪遇到迭戈•委拉斯贵兹,他从西班牙被雇佣来。结果,在阿兰胡埃斯皇家宫殿阿尔加迪制作了四个壁炉,花园中的尼普东的喷泉的雕像也出自阿尔加迪之手。萨拉曼卡的奥古斯汀修道院的蒙特利伯爵和夫人的坟墓,也是阿尔加迪的作品。

《阿提拉的逃逸》浮雕[编辑]

   阿尔加迪为圣彼得巴西利卡制作的雷欧教皇和阿提拉的大幅大理石深浮雕面板,促进了这种大理石浮雕的使用。以前罗马教堂大量使用大理石浮雕,但对于大多数顾客,大理石祭坛太昂贵。在这个浮雕中,两个主要人物,严肃、勇敢的教皇和沮丧、胆怯的阿提拉,从中心到三面出现。只有他们两人看到了降落的天使战士向教皇的防御集结,而其他在浮雕背景中的人则坚守尘世的职责。主题是为了教皇国寻求影响力,它描述了伟大的雷欧在超自然的援助下阻止匈奴人劫掠罗马的历史传奇。从巴洛克的角度看,这是神干预人类事件的瞬间。无疑其赞助人传达出信息严厉的提醒所有观众教皇具有能够召唤神来惩罚敌人的能力。
   在完成其为同时代人所景仰的著名浮雕后不到一年,阿尔加迪就去世了。晚年,阿尔加迪握有一个大型工作室并累积了大量财富。阿尔加迪的经典范式被学生们(包括Ercole Ferrata和多米尼科•圭迪)所传承。安东尼奥•拉吉最初和他一起受训,后来两人完成了他为圣尼古拉设计的祭坛,用一个时间在同一地点将两个分开的大理石片连接起来,但却十分成功的分离了神和人类的世界。工作室中其他鲜为人知的助手包括弗朗西斯科•巴拉特、吉罗拉摩•卢辛迪和朱塞佩•佩罗尼。

艺术评论[编辑]

   阿尔加迪也以其过渡关注心理细节的描绘闻名,表现了面貌,以严肃然后是自然主义的方式,并关注服装和布料,如laudivio zacchia半身像、卡米罗•潘菲利半身像、以及Muzio Frangipane和他两个儿子莱罗和罗伯托的半身像。气质上,他的风格更类似于古典和杜克斯诺的矜持巴洛克而非其他巴洛克艺术家的激情作品。从艺术角度看,他在肖像雕像和儿童群像上是成功的,在这些方面他不得不紧密跟从自然。他的一些已完成的红陶样式受到收藏家的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