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彭公交车上的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克拉彭公交车上的人(the man on the Clapham omnibus)是一个假设的模型。在英国法里,法院通过该模型判断案件当事人的行为是否符合理性人标准。尤其对于过失侵权的民事诉讼。克拉彭公交车上的人是一位有教养的、智慧而又聪颖的普通人。被告的行为将以此标准予以检验。法官格里尔LJ (Greer LJ)在霍尔诉布鲁克兰兹赛车俱乐部一案中(Hall v. Brooklands Auto-Racing Club (1933) 1 KB 205)运用了这个概念,即被告应当符合注意标准以防被确认存在过失。

该词组由理查德·汉·科林斯MR爵士(Sir Richard Henn Collins MR)在1903年的一起涉及诽谤的麦夸尔诉西方晨报案(McQuire v. Western Morning News)中首次用于法律用途。他将其归功于鲍恩勋爵(Lord Bowen),后者在1871年蒂奇伯恩案(Tichborne case)将其作为初级律师的辩护理由。布鲁尔辞典(Brewer's Dictionary)将首次使用的时点界定于该案件。

记者沃尔特·白哲特(Walter Bagehot)在19世纪描述伦敦的普通百姓时说道:“公共意见就是那个坐在公交车后排秃顶男人的意见。”克拉彭当时在伦敦是一座不起眼的、人来人往的郊区。其被视为平凡伦敦的写照。单词(omnibus)过去被用于称作公交车,但自20世纪以后在审判领域得到广泛使用。

在加拿大,专利法就显著性的问题在著名的贝罗伊特诉维尔米特案(Beloit v. Valmet Oy (1986), C.P.R. (3d) 289)中借鉴了该词汇。在澳大利亚,“克拉彭特公交车”一词影响了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从而形成了“邦迪电车上的人”(the man on the Bondi tram)。在香港,对应词汇是“筲箕湾电车上的人”(the man on the Shaukiwan T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