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托爾斯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列夫·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肖像油畫,
現存於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出生 1828年9月9日儒略曆8月28日)
俄國亞斯納亞-博利爾納
逝世 1910年11月20日(82歲)
俄國阿斯塔波沃車站
(今列夫·托爾斯泰鎮
職業 小說家
體裁 寫實主義
受影響於 費奧多爾·陀思妥耶夫斯基亞歷山大·普希金亞瑟·叔本華
施影响于 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馬丁·路德·金維吉尼亞·伍爾芙奥尔汗·帕穆克路德維希·維根斯坦

簽名

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托爾斯泰俄语Лев 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1828年9月9日儒略曆8月28日)—1910年11月20日儒略曆11月7日)俄國小说家哲学家政治思想家。同时也是非暴力基督教无政府主义者教育改革家。他是在托爾斯泰这个贵族家族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位。

托尔斯泰著有《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和《復活》這幾部被视作经典的長篇小說,被认为是世界最伟大的作家之一。高尔基曾言:「不認識托爾斯泰者,不可能認識俄羅斯。」[來源請求]在文学创作和社会活动中,他还提出了“托尔斯泰主义”,对很多政治运动有着深刻影响。

早年经历[编辑]

20岁时的托尔斯泰,1848年。

1828年8月28日,托尔斯泰诞生于他家位于图拉的庄园——亞斯納亞-博利爾納托爾斯泰家族是非常知名的古老的俄羅斯貴族家庭。托尔斯泰小时候双亲即去世,是由亲戚抚养長大的。1844年他进入喀山大学学习法律与东方语言,但是从未取得学位。1847年他中断学习回到亞斯納亞-博利爾納「晴園」,希望经营「晴園」同时自行安排学业。他给贫苦农民送茅草,但随后就将大量时间花费在莫斯科圣彼得堡的社交场所中,终于欠下了一大笔赌债。1851年托尔斯泰和他的兄长一共前往高加索当兵,此时他可以尝试写作,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分析。1852年他参加了一场战斗,表现勇敢,且发表了小说《童年》,透過小主人翁单纯的内心世界的細膩描写,展示了一位聪颖、敏感儿童的精神成长过程。[1]

1853年托尔斯泰读到了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非常钦佩。1854年托尔斯泰被调往多瑙河战线,并参与了克里米亚战争中的塞瓦斯托波爾圍城戰,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这段时间他继续分析自己的成长歷程,写成了《少年》和《青年》成为研究他思想成长的重要资料。并将自己的战争经历写成《塞瓦斯托波尔故事集》,发表之后很受欢迎,他开始在文学界小有名声,屠格涅夫和涅克拉索夫都对他抱有很高希望。

1855年11月托尔斯泰离开军队回到圣彼得堡,这一段时间他很矛盾,他重新投入娱乐圈子,酗酒好赌,而同时他自己又清楚的觉得不能再如此,并对别人类似的行为大加挞伐。这种偏激的个性使得他很快不被文学圈子所容。最典型的就是他与屠格涅夫。屠格涅夫性情温和,使托尔斯泰對他抱有一种父辈的感情,非常赞赏他的天赋,希望他不要虚度光阴,认为如果他不浪费自己的天才的话将比任何人都有成就。青年的托尔斯泰有时候和对方相处很好,但是也常发生激烈的争吵,最终导致两人1861年的长达17年的决裂,在給朋友的信中說“屠格涅夫令人厭煩。……他才華橫溢,但他就像一個依靠管道送水的噴泉,你始終擔心他會很快斷水枯竭。”

1857年游历西欧,写短篇小说《琉森》。1863年托爾斯泰發表了中篇小說《哥薩克》,這是他早期創作的總結提出自己貴族平民化的觀點。1873年到1877年,托尔斯泰完成了另一巨著——《安娜·卡列尼娜》。陀思妥耶夫斯基称“《安娜·卡列尼娜》是欧洲文坛上没有任何一部作品可以与之相媲美的、白璧无瑕的艺术珍品。作者本人是空前绝后的艺术大师”。1879年他在《忏悔录》中寫道:“我有一些困惑的时候。生活停顿下来了,仿佛自己不知道该怎样生活,或该做些什么;我感到迷茫,不知所措,人也变得忧郁了……”。

1889年開始撰寫《复活》,十年後完稿,男主人公聂赫留道夫知道玛斯洛娃是当年他诱姦的對象時,灵魂被深深震动了,他决心用自己的行动来赎罪。

婚姻生活[编辑]

托爾斯泰的妻子别尔斯和小女兒亚历山德拉英语Alexandra Tolstaya

1862年9月23日,34歲的托尔斯泰与年僅17歲的索菲亚·别尔斯结婚。索菲亚是沙皇御医的女兒。[2]他們前後育有13个孩子,其中有8个活过了童年。[3]他和妻子的关系至今仍有争论。別爾斯說:“他愛我,但只在夜裡,從來不在白天。”她抱怨:“不會有人知道他從來不曾想過要讓他的妻子休息片刻,或給生病的孩子倒一杯水!”但可以确认的是大部分时光他们过得不错。他妻子帮助他管理庄园,整個庄园占地380公顷,有森林、河流、湖泊,苹果园有30多公顷,树木成荫,风景优美,使生活井井有条。这使得托尔斯泰可以将全部时间用于文学作品的精雕细刻。在這裡,托尔斯泰给人类留下了《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传世之作。他每一部作品都要修改很多次,他妻子也进行誊清和保存文稿的工作。[2]

但是托尔斯泰将记录自己年轻时代行为的日记交给了妻子,内容記載托爾斯泰婚前曾經賭博、找妓女、甚至感染性病,還與一名女工生了一個私生子。這讓別爾斯大为光火。她在日記中寫道:“我真想燒了他的日記和他的過去。”“我夢見了一個巨大的花園,……我抓起他的孩子,撕扯起來。我扯下了他的頭顱和雙腿——我像瘋子一樣。”她學安娜·卡列尼娜那樣去“臥軌”,甚至服毒自殺,鬧得全家不得安寧。她自己也承認“總有一天我會嫉妒得自殺。”這使得托爾斯泰更厭惡這場婚姻。他在日記中寫道:“(索菲亚)成了我痛苦的根源。”“我不知道如何解决這種瘋狂,我看不見任何出路。”

另外托尔斯泰晚年激进的思想也让夫妻产生很大隔閡,甚至準備放棄財產,過簡樸生活,而與妻子發生齟齬。他的妻子既不理解,更完全不能接受,認為是“整套哲學牽强附會、矯揉造作,完全建築在虛榮心、名利欲和出風頭的基礎上。”大女兒塔妮婭說:“妳無微不至地關心他的物質生活,但是妳卻忽略了他更珍視的東西。如果妳同樣關心他的精神生活,他會是多麼感動,會百倍地報答你的付出。”夫妻之間缺乏交流,使得婚姻生活每況愈下。高爾基說托爾斯泰“非常喜歡談論女人,但總是帶著俄國農民的粗野口氣……他對女人的態度是一種頑固的敵意。他最喜歡做的事情莫過於懲罰她們。……這是一個男人對沒有得到他應有的幸福而進行的報復。”

晚年[编辑]

托尔斯泰的陵園位於亞斯納亞-博利爾納(Ясная Поляна

1910年11月10日,82歲高齡的托尔斯泰從自己的雅斯纳亚-波良纳庄园秘密離家出走,伴他同行的有他的医生和小女儿亚历山德拉。托尔斯泰在途中患肺炎,最後客死在阿斯塔波沃英语Lev Tolstoy (rural locality)車站的站长室裡。托爾斯泰彌留之際,全球各地的記者雲集這個小車站,他的所有子女也都來到膝下,但托爾斯泰臨死也不想見妻子一面。威廉·夏伊勒(William Shire)感嘆道:“他們在各方面都得天獨厚,惟獨不具備相互理解的能力。”[4]11月22日,托尔斯泰被专列送回雅斯纳亚-波良纳庄园并安葬在那里。[5]

托爾斯泰五歲時,大哥尼古拉告訴他一個秘密。只要把這個秘密解開,世界上就不再有貧窮、疾病和仇恨。他又說這個秘密已經寫在一根小綠棒上,綠棒就埋在小山澗旁的路邊。這個小綠棒的故事,令五歲的托爾斯泰神往不已,找尋綠棒是托爾斯泰年幼時最熱衷的冒險遊戲。托爾斯泰終其一生都在尋找傳說中的綠棒,死後也是被安葬在那片樹林裡。[6][7]

在中國,《新青年》杂志1卷2号曾刊出翻译自《托尔斯泰的生活》一书的托爾斯泰之逃亡一文。

宗教和政治信仰[编辑]

托尔斯泰身着农民服装,列宾画于1901年。

托尔斯泰在读过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后,开始逐渐转向该书所宣扬的苦行禁欲的生活。[8] 在1884年,托尔斯泰写了一本名叫《什么是我的信仰》的书,在书中他公开地承认了他的基督教信仰。他声称自己信仰耶稣传教英语Teachings of Jesus,特别是深受《山上寶訓》的影响,以及有关非暴力和平主义的教条。美国貴格會介绍过托尔斯泰的非暴力主义思想给它的成员,如威廉·佩恩乔治·福克斯就深受托尔斯泰的和平主义影响。1908年,托翁在致印度人民的公开信中谴责了英国殖民统治,宣扬“勿以暴抗恶”原则,鼓励印度人用“爱的原则”拯救自己。在英国念书时就喜爱托尔斯泰的甘地大为震动,于1909年开始与托翁书信交往,直到第二年托翁逝世。深受托翁感染的甘地在南非建立了托尔斯泰农场,接受了“勿以暴抗恶”的思想,被罗曼·罗兰许为托翁圣火的传人[9]

甘地和其他托尔斯泰农场的居民,南非,1910年。

注釋和参考资料[编辑]

  1. ^ 1910年11月10日 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逝世. 人民网. 2003-08-01 [2013-10-04]. 
  2. ^ 2.0 2.1 Susan Jacoby, "The Wife of the Genius" (April 19, 1981) The New York Times
  3. ^ Feuer,Kathryn B. Tolstoy and the Genesis of War and Peace,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8014-1902-6
  4. ^ 威廉·夏伊勒,《愛與恨:托爾斯泰夫婦的風暴婚姻》(Love and Hatred: The Stormy Marriage of Leo and Sonya Tolstoy)
  5. ^ 葛维樱. 托尔斯泰百年忌辰寻访:在车站去世场景保留至今. 新浪网(转载自《三联生活周刊》2010年第47期). 2010-11-19 [2013-10-04]. 
  6. ^ 黃友玲. 托爾斯泰理想的實踐──小說《復活》的賞析與啟迪. 《曠野》. 2010.9-10, (167) [2013-10-04]. 
  7. ^ 陈毅兴(1998),第二章 童年时代
  8. ^ Tolstoy's Letter to A.A. Fet, August 30, 1869
  9. ^ 人道主义光辉不灭——托尔斯泰逝世百年祭. 腾讯网. [2013-10-03]. 

参考书目[编辑]

  • 陈毅兴 编. 《列夫·托尔斯泰》. 辽海出版社. 1998. ISBN 7806388893. 

參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Leo Tolstoy dedicated websites

传记和评论

Leo Tolstoy in the media